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赵晓:“在德国,起初纳粹追杀共产主义者,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接着纳粹追杀犹太人,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后来纳粹追杀工会成员,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此后纳粹追杀天主教徒,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天主教徒;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却再也没有人为我站出来了。”
2010-10-22 09:32:3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