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陈祥生:人类在自然科学上的创新,必须要以社会科学的创新为基础。如果政治制度上不能取得突破性的创新,那么科学上的创新却为变得非常有限。比如说;军工企业不准民营企业的进入,把13亿人的智慧能力都排除在外。光靠几家军工企业能搞出多少先进的东西。美国的波音,雷神,多是私营企业,他们是优胜劣汰,而我们设置了那么多的门槛,创什么新啊?怎么创啊?如果国家把这些行业放开,我们必将有极大的收藏获。
2009-10-02 19:03:24 于 美国 通过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