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吴敬琏 2014-05-06 11:3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未来中国的方向,是当前许多经济学家甚至全国人民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确立了市场化的正确方向并取得了推动经济高速成长的巨大成就。但是21世纪初以来,出现了不同意见和选择,改革似乎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面临选择。未来十年在继续完成市场经济改革任务的同时,积极而慎重地推进政治改革,既是未来中国改革的主题也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兴亡和每个公民的根本利益。在这样的问题上容不得半点犹疑。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吴敬琏 2013-11-11 15:3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改革方案的实施真刀真枪,利益相关者一定会设置障碍,所以党和政府的领导人要有极大的政治勇气。这是改革成功的必要前提。当然,并不是说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政府,作为国家的公民,作为国家的主人,我们每个人有权利有义务来支持改革。http://cv18.cn/BIZnzFfU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吴敬琏 2013-07-30 17:03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政治改革,是未来中国改革的主题 》(http://cv18.cn/R2jVJ3ra)未来中国的方向,是当前许多经济学家甚至全国人民都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未来十年,在继续完成市场经济改革任务的同时,积极而慎重地推进政治改革,既是未来中国改革的主题,也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兴亡和每个公民的根本利益。

政治学 | 转发(0) | 评论(0)

吴敬琏 2012-01-05 10:5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中国模式是过渡体制, 宏观政策两难的根源是体制。中国经济增长最根本的动力还是来源于制度的变革。改革要有顶层设计,最大的顶层设计就是,我们到底要建设一个什么经济。是强势政府的经济,还是一个法制基础上的市场经济。

宏观 | 转发(1) | 评论(2)

吴敬琏 2011-10-19 14:0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我现在感到特别担忧的是,如果匡救时弊的措施只是停留在宣言和承诺上,而实际的改进鲜有成效,各种极端的力量就会趁势而起,动员目前显得愈来愈不耐烦的民众,导致社会的动乱。

政经 | 转发(0) | 评论(2)

吴敬琏 2011-07-01 10:28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如果不理顺由初次分配所决定的基本分配关系,主要依靠政府的再分配措施来矫正基本分配关系的重大扭曲,虽然能够在某种程度上抚慰缓解由贫富悬殊、贪腐横行引起的大众愤懑,但是,其消极后果也是不容忽视的。

政经 | 转发(0) | 评论(2)

吴敬琏 2011-05-24 18:2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目前在财税体制,在金融市场形成,在法制国家的建设,教育、科研体制等等方面都积累了大量需要积累的问题,根据前几个五年计划和五年规划的经验,这些改革都势必会遇到种种既得利益或者是意识形态等等方面的阻力,所以这些障碍能不能得到克服?是决定转型成败的关键。

政经 | 转发(0) | 评论(1)

吴敬琏 2011-05-24 18:2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中国宏观经济面临着两个主要问题:第一,长时期存在的过度储蓄和消费不足这种不平衡情况继续存在,保持GDP的持续平稳增长,缺乏内在动力,即最终需求不足。第二,货币超发和流动性氾滥的后续效应开始显现。产生上述问题的根源在于中国长时期采取一种投资驱动的增长模式,而这种增长模式造成了投资回报率的不断下降和消费率的持续下降。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吴敬琏 2010-12-29 11:19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现在私募基金的问题就非常严重。我感觉,私募基金好多都不是真正做私募基金了。私募基金和风险投资的价值就在于,能够帮助你改善整个企业的战略、管理,所以一般都培育好几年,平均大概要五六年。但目前我们的私募基金不是这样。现在有个说法叫做“临门一脚”,就是你条件都具备了,我就找你了,我要入股。

基金 | 转发(1) | 评论(3)

吴敬琏 2010-10-11 16:11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政府有责任提供由透明规则和公正执法构成的市场秩序,但是,有一部分官员认为,其中没有太大的牟利空间,他们更愿意做微观决策。这样,就出现了腐败问题。可以说,这是偷换了政府职能概念。在市场经济中,政府应该提供的是公共产品,而不是其他。如果政府介入微观经济活动,那么,事情就完全颠倒了。这是我们现在遇到的最大的危险。

政经 | 转发(0) | 评论(3)

吴敬琏 2010-08-15 12:2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现代化的过程往往是各种矛盾被暴露、被释放,而且有时变得激化的一个过程。发展经济学有个可以说是定理性的概括,就是说:在现代化已成为现实的情况下,这个社会趋于稳定;但在这个现代化的过程之中,社会矛盾错综复杂而且容易激化。

研究综合 | 转发(0) | 评论(1)

吴敬琏 2010-08-15 12:2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现在两极分化特别严重,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增长方式,主要靠投资拉动的增长,一定会造成收入的比重下降,这是马克思已经讲清楚了的问题;再一个是体制上的原因,就是重商主义、普遍寻租这么一个体制基础。

政经 | 转发(0) | 评论(1)

吴敬琏 2010-08-15 12:25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回顾1990年代初期,那时我们是天真了一点,以为只要经济发展起来,政府就会自动退出,就可以很平滑地过渡到自由市场经济了,不知道这里有一个路径依赖的问题。如果政府有很大的配置资源的权力、干预企业的权力,就会相应产生一个寻租空间。所以,你要政府退出它应该退出的领域,就触及到它的利益了,做起来就很难。

政经 | 转发(1) | 评论(1)

吴敬琏 2010-08-15 12:2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新世纪以来,我们社会有两个愈演愈烈的趋势值得特别警惕。一个是腐败的趋势。新世纪以来的城市化过程,出现了一个新的寻租空间即政府垄断的土地资源。另一个是贫富悬殊的趋势愈演愈烈。我们现在的基尼系数,大致在0.5左右,这样的贫富悬殊在世界上都是前列了。但这两个趋势的愈演愈烈还不是最可怕的。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