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刘洋波 2010-06-18 11:0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密尔希望社会与个人各有定位,各得其所,让社会的归社会,个人的归个人。但他忽略了人的相互依存,只强调对某一特定个人或群体的伤害。这也是保守主义攻击他最得力的地方。社会稳定的基础在于某种共同的信仰、共同的道德、共同的观念。但是个人的认同与价值观事实上都是由他的文化传承以及他所处的社群中获致的。因此,一个人的自我的形成与社群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种密切的关系使得社群价值成为个人价值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公共政策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8 10:59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阿伦特的公共领域理论并不建立在近代自由主义对公私问题的看法之上,而是反映出古希腊的观念对其思想的重要性。她堪称亚里士多德的门徒,认为人天生就有政治方面的倾向,因而应当开展行动,参与政治。“政治参与并不像近代民主理论家所说的,只是一种保障私权或者民权的必要手段;而是根本来自天性,是人对自我存在的一种实践与肯定。”

公共政策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8 10:58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过着完全独处的生活首先意味着被剥夺了真正人类生活所必不可少的东西:来自他人所见所闻的现实性被剥夺了;通过公共世界中的各种事物作为媒介的与别人相联系或相分离的那种“客观”关系被剥夺了。对一个私人来讲,不管他做了些什么,对别人来说都毫无意义、毫无影响对他至关重要的东西对别人来说也无足轻重。

公共政策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8 10:48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生活世界包括了人们默知的传统,对自身体验赋以的意义,协调同他人的行动的期待,以及根植于语言和文化之中的背景性预设。它是个人关系的领域,以相互理解为目的的交往行为发生于其中。“系统”(system)是指劳动分工和不同领域的行动即目标的运行,它包括市场经济和官僚政治。P58页。

公共政策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8 10:38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到90年代,民主理论出现了“以投票为中心”到“以对话为中心”的转向。这一转向就是“慎议民主”(delibrative democracy)理论的出现。它给予公共领域在政治过程中以核心地位,即在公众关心的事物上形成公众舆论和意志。这一转向的重要推动者之一就是哈贝马斯,他把民主合法性建立在一个交往性的公共领域之上。“作为以对话为核心的民主概念,慎议民主将信念寄托在对交往生产力的政治动员和利用上。”

公共政策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8 10:2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公共领域不是“霸权”,它强调的不是统治,而是对各种不同意见的开放。与其说它是一个物理空间,不如说它是随时产生的,只要有两个或更多的人在一起讨论公共事务,公共领域就开始出现,它是有关公共利益的公共对话。在这个意义上,公共领域总是一个话语空间。同时,公共领域不仅是意见论证的舞台,也是社会认同形成和扮演的舞台。它是不同文化和社会阶层的交集,社会认同在这样的话语空间中被建构、解构和重构。P67页

公共政策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8 09:58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班赫比认为,西方的公共领域可以分为三种基本类型:“竞技式的”(agonistic model)、“对谈式的”(discursive model),三者分别以阿伦特、艾克曼(Bruce Ackerman)与哈贝马斯为代表。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63页

公共政策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8 09:0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哈贝马斯把“市民社会”的制度核心看成是由国家和经济领域以外的自愿组织构成的,包括教会、文化团体、学术界和独立媒体、体育休闲俱乐部、辩论会、公民组织、草根请愿团、职业协会、政党、工会以及“另类机构”。这些自愿组织的任务或功能是“通过相互依赖和同时发生的两个过程维护和重划市民社会与国家的界限:扩大社会平等和自由,对国家机构进行重构和民主化。”《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62页

公共政策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2:05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所谓的自由意味着个性相对于权威与大众的胜利——这里的权威指的是以专制方式统治的权威,而大众指的是要求少数服从多数权利的大众。所有不扰乱秩序的行为领域,所有只属于一个人内在世界的领域(诸如意见),所有表达不会引发暴力而伤害他人的意见的领域,所有允许竞争者自由竞争的实业领域,都属于个人,社会力量无权合法地干预。——邦雅曼.贡斯当 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33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1:41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社会的同化作用“趋向把低的提高而把高的降低”,这种整齐划一的摧残,把一切个人性的东西都磨成一律,可能将人类生活变成一池死水。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33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1:32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密尔认为:“任何人的行为,只有涉及他人的那部分才需对社会负责。在仅只涉及本人的那部分,他的独立性在权利上则是绝对的。对于本人,对于他自己的身和心,个人乃是最高主权者。”约翰.斯图亚特.密尔:《论自由》,许宝骙译,商务印书馆2005版,第11页。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32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1:2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所谓消极自由,就是“免于……”的自由,它回答的是如下问题:“主体(一个人或人的群体)被允许或必须被允许不受别人干涉地做他有能力做的事、成为他愿意成为的人的那个领域是什么?”以塞亚.伯林:《自由论》,第189页。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32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1:1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个人主义基本的观念之一就是隐私的概念,即与公共领域相对的私生活的概念。在私人领域中,个人不受或不应受到他人的干涉,能够做和想自己所中意的任何事情。这种不受干涉的自我的思想本质上是一种现代思想,它构成了个人主义的核心观念。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32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0:51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阿伦特认为,当希腊和罗马人说到“人”的时候,他们指的是他们城邦里的公民。以赛亚.伯林认为:“在古代世界,似乎很少有对作为政治理想的(与它的实际存在相对立)的个人自由的讨论。孔多塞已经指出,在罗马人与希腊人的法律概念中,不存在个人权利的观念”产生明确的个人观念,认识到个人作为一个人,同时作为一个“私生活中的自我”,理应受到尊重,这是在个人主义兴起之后才发生的事情。P30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0:22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伊壁鸠鲁主义的宗旨,是在一个政治压力遥远但邪恶、社会压力切近而龌龊的世界里寻找一种放松。在某种程度上承认世界的现实但厌恶这世界对私人存在的侵扰。这种立场在罗马有其重要的政治含意。在罗马,家庭生活向来被视为共和国生活的具体而微。家庭生活是公共领域的镜子,公共领域则应该是私人生活一切最佳部分的反映,而两者都是罗马美德的学校。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30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0:0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私”的概念在西方经历了一个复杂的演变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它原有的贬义完全消失了。汉娜.阿伦特说:“按字面意思理解,隐私意味着一种被剥夺的状态,甚至是被剥夺了人类能力中最高级、最具人性的部分。一个人如果仅仅过着个人生活(像奴隶一样,不被允许进入公共领域)那么他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今天我们使用‘隐私’一词时,首先不会想到它有被剥夺的含义,这部分是由于现代个人主义使私有领域变得极为丰富。”P29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20:0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博比奥指出公与私的原始区分的有一种等级秩序,公优于私。但在自由主义传统中,这种秩序遭到质疑,私的地位越来越重要。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71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6-17 19:51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没有强健的私人领域来满足我们对亲密关系、家庭生活和个性的需求,我们就只能在社会的强光下存在。而一旦缺乏私人领域的安全感与庇护,公共生活也将随之瓦解。私人领域是人类参与公共事务的活水泉源,近代以来公共领域的崩溃,就是由于隐私已被市场和资本主义的发展所蚕食;如果没有一个平行的私人领域的重建,公共世界的恢复根本是不可能的。胡泳:《众声喧哗——网络时代的个人表达与公共讨论》P71页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5-31 15:59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1851年5月1日,第一届世界博览会在伦敦开幕,时年33岁的马克思在与恩格斯的通信中感慨到:“当人们只用七天就从伦敦到达加尔各答的时候,我们两人早就毁灭了,或者老态龙钟了。而澳大利亚、加利福尼亚和太平洋呢!世界的新公民们将不能理解,我们的世界曾经是多么小。”159年后,世博会来到中国,马克思可能没有想到,伦敦到上海的路程已经从当时的120天缩短到现在的12小时,从某种意义来说,世界真的变平了!

科技 | 转发(0) | 评论(0)

刘洋波 2010-05-26 12:1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英特尔公司有一句很经典的话:“我们只有两种原料,一种是沙子,一种是脑子,我们现在只缺脑子,不缺沙子”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同样非常缺乏脑子。究其原因,用价值中国网创始人林永青先生的话来说就是,中国式思维更多是‘经验思维’,而非“理论思维”,不易传播、也不易学习、更不易创新。中国“缺乏脑子”的根结在于中国缺乏知识管理。

企业文化 | 转发(0)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