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张鸣 2017-09-15 23:38 通过网站:

说实在的,所谓的#善意的谎言#,只在一个非常小的范围内才能存在,需要严格的条件限制。其前提,是要有爱。离开了这些严格限制的条件,还敢舔着脸妄称善意的谎言,说白了,就是不要脸。因为,那里面,一丝一毫的善意都没有,只有满满的恶。谎言是坑人害人的,小则让人们活动失去正确的判断,大则谋财害命,祸国殃民。在上面挂多少遮羞布,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其实,这个判断,一直都是常识,然而,今天常识已经没人信了。

社会学 | 转发(0) | 评论(1)

张鸣 2015-02-25 21:4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清末的新政改革,当然不会一点问题也没有,但的确没有太大的漏子。我们后人所讲的新政种种弊端,其实所举的例证,大体出自当年的报纸报道。而报纸这样的报道,恰是由于改革导致的言路开放,这本身就是改革的成果,而且是不小的成果。改革的失败,恰是由于原本是一场放权的改革,半途出现了收权这种逆改革,无论如何,逆改革与废科举无关,它所导致的改革失败,也与废科举无关。

文化/教育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5-02-25 21:4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西式的新教育,实际上是为了社会的,它的出口,是整个社会,而不是像中国那样,学校的出口仅仅对着官场。社会需要的各种人才,必须通过学校才能培养出来。因为,即使单讲制造业,所需的工程技术人才,也非得经过专门的学校培养才行。传统的工匠,无论多么心灵手巧,都看不懂机械制图,不懂得怎样设计制造机械零件,更谈不上怎样设计安装设备,安排工厂布局。即使现代工厂的经营管理,也不是传统的商人所能胜任的。

文化/教育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5-02-25 21:39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社会需要的各种行业的技能,通过师徒相传,无论需要不需要识字作为基础,都大体上可以满足社会的需求。即使学校大多是为了科举存在的,也总会有一些人被淘汰,一些人只想通过读几年书识几个字,方便谋生。在所有行业的技艺,都处于手工阶段时,没有专门的学校培养技艺,其实没什么关系。

文化/教育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5-02-25 21:38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没错,科举是王朝与士人之间的纽带。众多读书人,通过进士、举人、生员,以及生员之外的众多参加过考试但没有考上的芸芸众生,构成了一个金字塔。这个金字塔,就是引导士子归心朝廷热心功名的那个彀,即唐太宗说,“天下英雄尽入我彀中”的那个彀。说成是纽带,也不离谱。但是,废科举之时,操办此事的诸公,并没有意识到科举实际上是一个选官考试制度,而是当成教育体制的。

文化/教育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5-02-13 19:22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尽管皇室讲孝悌,将友爱,比民间调子还高。事实证明,对皇帝构成最大威胁的,就是皇帝家族中人,血缘关系越近,威胁越大。刘备做了皇帝,大封宗室,给后辈留了一堆的同姓王。但他的后辈发现,恰是这些自家人,构成了王朝的颠覆性力量,叛乱不已。

政治学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4-11-20 15:05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现在的大学教师,已经相当恭顺,相当犬儒了。真正敢在课堂上批评政府的人,凤毛麟角。很多人,其实不过随口一说,偶尔发几句牢骚而已,或者是顺口开句玩笑,调侃一下伟人。那情形,就跟很多人在酒桌上的表现一样。想必,辽宁日报的众多记者和编辑,包括主编,多半也曾经有过这样的言语。然而,一省的党报,却赫然派出大队人马,去把这些鸡零狗碎的言辞收集起来,分门别类,整理出来,估计已经上缴他们的上级,或者更上级。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4-05-06 18:19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提起张勋复辟,即使在当时,很多人都认为是一场闹剧。之所以是闹剧,其实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没有闹成。复辟的理由,今天看荒谬,当年说起来却很正当。用沈曾植的话来说,有四大道理。其一,政局动荡,先是二次革命,然后洪宪帝制和反袁起义,再则府院之争。六年凡三次震荡。其二,国会胡闹。其三,军阀割据。其四,生民涂炭,水深火热。

历史/哲学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3-12-05 15:51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现在大学,最丑陋的现象,其实不是贪腐,而是官学通吃。明明是官僚办学,但办学的官僚却要充作大学者。大学里,还就是有那么一批恶心的学者,喜欢拍他们的马屁。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3-11-15 16:13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人之为人,什么都有尺度,马屁没有。什么都有底,无耻没有。但是,高级的马屁,非读书人办不来的,高级的无耻,也是读书人的专利。只要权力能福人祸人,围绕着权力者,就肯定会有马屁。如果权力者偏好这口,那马屁就会升级。有些人读的书,学到的文才,也就有了用武之地,尽管让人肉麻,浑身掉鸡皮疙瘩,但拍的人,脸不变色心不跳,功夫了得。显然,在无限的权力面前,不是所有的读书人都讲礼义廉耻的。

历史/哲学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3-08-06 14:2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焦虑的背后,其实是不安。我们这个社会,发展到今天,最缺乏的是安定感。http://cv18.cn/2rM2NQuy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0-05-12 11:1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在现代社会,凡是有人群的地方,必须有自治,也就是一个社区的人们,自己管理自己。一来,政府能力有限,管不了那么多,即使有心,也无力,因为所需要支出的成本太高。二来,社区的居住者是公民,是纳税人,他们需要通过自我的管理,进而演练参与公共管理的能力。一般的居民社区如此,大学也是如此。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0-05-12 11:1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不知道为什么,我们的管理者,好像都是牧人出身,脑子里只有看管这一个思路。不管面对什么人,什么事,都得看着,用他们的话来说,就是一眼看不到,就出事儿。出了点事,首先想到的就是加派人手,严防死守,制定规章,严格限制,恨不得辖区所有的人,都按一个动作走路,一个动作作息,只准待在自己的房间里,连串门聊天,都要卡死禁止。

领导力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0-05-12 11:1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我曾在一篇文章中说过,我们的社会,在上者有着看管的喜好,过去是人盯人防守,现在有了摄像头,就到处安,连人不小心提裤子,挖鼻孔都摄了进去。为了让我们的大学生的生活更加检点一点,也为了防止扒手们的浑水摸鱼,管理者的看管,眼下似乎已经到了极点,总不至于在宿舍周围安上电网,在大门口装上铁门,在架上机枪吧。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0-05-12 11:1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于风政先生写过一本书,叫《改造》,讲的是知识分子改造,怎么改造呢,让你先辱及你的父母,交代他们如何用剥削阶级的思想教育了你,然后辱及你的师长,交代他们如何用封建主义和资产阶级思想培养了你,使你最终成为一个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最后痛骂自己,怎么变成一个喝人民血汗的寄生虫。不是说,士可杀不可辱吗,就是一个不杀,大部不抓,但要辱,反复折辱,最后让你一丁点尊严都没有人了,改造也就完成了。

文化/艺术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0-05-12 11:09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天知道。我只知道,这些钱,哪怕只有一部分如果能给到那些交不上学费、用干馒头充饥的贫困生手里,这个社会肯定会更和谐些。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0-05-12 11:08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所谓跨世纪人才,给30万,人文社科的领域,左一个工程,右一个重大课题,无非就是收集点资料,写写字,又不买房子置地,动辄上千万,上亿,甚至几个亿。本科评估,每个学校兴师动众,几个月准备,填补材料,准备材料,评估团来了,隆重迎接,隆重招待,连审阅材料的笔记本电脑都事先准备好,一人一台。要花多少钱,不知道。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0-05-12 11:0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官位和官缺,一直就是上级赏给那些进入官场的人们的一种酬劳,当然,进入官场的人们,得用某种方式才能得到这种酬劳,不是干得好,就得是拍得好。虽说有赏也有罚,但时间一长,赏的总比罚的多,奖品自然要加增,否则连自己面子也不过去。

职场/人生 | 转发(0) | 评论(1)

张鸣 2010-05-12 11:05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士品如此,官爵也如此。无论什么朝代,开始的时候,都是正态分布,大官少小官多,封侯拜爵者更少,时间一长,大家想着法子往高处挤,黑道、黄道,猫洞、狗洞,最后就是“关内侯,烂羊头”,一大群人披金挂紫,清朝末年就是满街红顶子,黄马褂,双眼花翎。

职场/人生 | 转发(0) | 评论(0)

张鸣 2010-05-12 11:0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人混到政界最高层之后,就发现不好玩了,苏东坡发出了“高处不胜寒”的感喟,历来,有才华自负清高,不谙官场三昧者,才会有这种半是牢骚,半是感慨的感喟,可惜,有这种感喟的人,毕竟少了点,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还是喜欢往高处爬,而奇怪的是,社会也趋向于给某些爬的人提供制度的便利,于是,在历史上的很多阶段里,本来理应作为金字塔上端的高处,弄得人很多,拥挤不堪。

职场/人生 | 转发(0)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