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仇勇 2010-07-27 10:5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长期来看,这种做法弊大于利。如果从一开始就教育企业和公众以更理性的慈善价值判断体系来衡量行为,我想这会导向更健康、更持续的慈善行为。

杂谈 | 转发(1) | 评论(1)

仇勇 2010-07-27 10:5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这种“被安排”的镜头至少有一个好处,即客观上鼓励了企业的慈善导向。在慈善刚刚开始在中国商界和中国社会中萌芽的初期阶段,它至少起到了树立榜样的作用。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7 10:55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这种“被安排”的镜头至少有一个好处,即客观上鼓励了企业的慈善导向。在慈善刚刚开始在中国商界和中国社会中萌芽的初期阶段,它至少起到了树立榜样的作用。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7 10:5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捐款,是其作为长期计划的社会责任工作的一部分,而不是灾难发生时的表演。捐款的数额,大过在日常运营中关心消费者健康、关注员工安全、关注社区责任吗?

社会/民生 | 转发(1) | 评论(1)

仇勇 2010-07-27 10:53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需要媒体率先觉醒。我们需要一台赈灾晚会,让可歌可泣的故事和人物被传诵、被记念,关怀和关心受难者,我们需要传播善,但是,它可以去“商业化”,去“明星化”,去“公关化”。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7 10:53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从汶川大地震以来,企业越来越难以承受公众舆论的巨大压力,也越来越把通过“镜头”捐款视作一种树立企业社会责任的品牌形象的行为。当一些企业和知名企业家(如王石)因为捐款数额与公众期望有差距时,潮水般的恶评瞬即而来。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7 10:51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我们可以有一台充满人道主义、人文关怀、歌颂善的力量的晚会,但无需出现任何捐款企业的名字,更不必设置现场认捐环节。最多,反复公布中国红十字会等捐助渠道的联系方式即可。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7 10:49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当CCTV的玉树赈灾晚会上,镜头扫过无数写着大大的公司名字和捐款数额的红牌子,当一些捐款企业代表被安排讲1分钟或者10秒钟话时,我们到底该反感,还是该赞赏这种安排? 请注意,在这里我想讨论的是这种“被安排”,不是捐款这一行为。

社会学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7 10:48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被《时代》评为2005年的最佳发明,Businessweek则称之为当年最佳产品。这也是一个新媒体向旧媒体挑战的例子。它打破的是传统媒体独家播放权的“黑色限制”。有意思的是,sling媒体创始人之一,Jason Krikorian是律师,花费很多时间在媒介研发、包装和运营公司方面,力求不会被传统媒体告上法庭。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7 10:4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绍介一个新生事物。从BCG的《管理新知》上看到的。slingbox,一个可以通过电脑或手机观看家中电视的东东,不论身在何处,通过互联网即可实现。录相机是“转换时间”,它是“转换地点”,即消费者可以决定在什么地方看他们想看的电视。在美国市场上,它卖200美元,据说在日本台湾等地也能买到。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7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我们不仅常常以掌握主流话语权为傲,以传播主流思想为荣,而且对任何异见和异端都有不可抑制的抵制和消除的欲望,这似乎反映了我们内心深处总有着另一种不可抑制的喜欢“秩序”、“洁净”、“整齐”的欲望:比如爱好团体操、爱好“正宗”、爱好着装统一。而塑造主流的行为就这样还在继续着,从董仲舒,到今天的叶委员。

杂谈 | 转发(1) | 评论(1)

仇勇 2010-07-20 11:3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我们这样被教育,同时我们也这样思想。这又是生活中的“多数人的暴政”的体现,我们总是习惯于按主流思想的方式思维,习惯于和大多数人一样,而不是不一样。这是民主吗?即意味着多数人对少数人的统治的民主吗?危险的是,我们的生活中尚缺乏一种机制,可以保护少数人的利益不受多数人的剥夺和侵害。

文化/艺术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再想想你对元朝的记忆吧,除了不到100年的统治时间、野蛮的人口等级制度和血腥征战外,你还知道些什么?但事实上,元朝同样有优美的关汉卿、马致远们写出的曲词,有遍布广葇大地上的27个天文观测站,而今天的北京,正是从元朝时奠定了城市格局。

历史/哲学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6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在这样逻辑的背后,是把汉民族和汉文化当作中华民族正统文化主流的以我为尊的思想,其它外来文化都只是支流,都只能融入,这是什么样的历史观和文化观?而这样的历史观和文化观,并非只此一例。事实上,我们从小到大所被灌输的正统历史(想想你学过的历史课本吧),无非就是一个炎黄的子孙如何定鼎中原、改朝换代的故事,其讲述的主体一直是汉民族的历史——如果岳飞是民族英雄,那金兀术是不是民族英雄。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5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让我欣赏的公关,是21世纪战略咨询公司的密斯特车。他更多做的是政府公关和行业公关,推动运输行业节能、推动玩具行业符合SA8000法规、安排尤努斯到中国的行程等。他做的事,我觉得不纯粹是为了金钱,而是有社会责任在其中。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5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公关打交道,本身就是一种愉快的过程,你会感到他对你个人见解、独立立场的尊重,而且,他试图控制信息传播过程和结果的“狡黠手腕”,也让你感到是在和同等智力和角斗风格的人在竞争——你只有更敬业,更专业,才能被他尊重,并打败他。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公益型公共关系——举办一些知识性的讲座和讨论会,比如有一次请的是安捷伦中国实验室的一位工程师讲他们是如何遴选各种创新的想法,然后判断那些真正具备商业价值。对记者来说,这是一种很愉悦的思维的“汇谈”。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1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游说你——有准备地推销自己的公司:鄙公司的做法在业界有何先进之处、对中国产业经济的提高有何作用等等,她在帮助记者找到选题点,然后成功地把公司“卖”给这家媒体的主编,然后是读者面前。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控制信息供给以影响记者的立场和判断——她从来不修正记者文章的观点和倾向,不过,她有聪明的方式:提供给记者能够改变你的观点、倾向的素材,让“事实”去影响你。她甚至愿意与你一起探讨自己的老板和公司。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

仇勇 2010-07-20 11:30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审慎遴选媒体,特别是,与真正职业素养高的记者保持长期个人关系——她会很“挑”媒体和记者,真正用功、专业和敬业的记者,她才会用心结交。

杂谈 | 转发(0)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