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许倬云 2015-05-07 20:25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很奇妙的。若干人摆在一起时,总会有意见不协调的地方。如果都是由亲人担任决策单位的成员,或是由共同创业的伙伴担任成员,在一个阶段内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论是大家长或是大家都佩服的大哥,都能控制住局面。但是等到董事会进入第二代,有新的成员加人或是旧的成员退休,那么斗争就难免了。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5-07 20:2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一个稳定的、可以容纳不同意见、从不同角度看待问题的董事会,可以为公司决定一个长远有效、带来长久利益、使公司长期经营的政策。这样的董事会确定了政策、确定了方向,他们就可以聘请一位符合他们需要的,能够替他们实行理想、推行政策的专家来担任总经理。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5-07 20:2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王导施政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道家“无为而治”的特点,他息事宁人,善于调和南来北人集团和江南土著力量的矛盾,为东晋的长期稳定奠定了基础。整个南朝的历史没有特别的繁荣强盛,但也一直没有崩溃。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5-07 20:23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比较唐太宗和明太祖,两位领导人的性格、行事风格不同, 对国家的政治风气形成了极大的影响。他们对后世的影响也是深远的。唐朝前期的国力强盛以及文化上的开放心态与唐太宗有很大关系;而朱元璋也给明朝政治打下了很深的烙印,明朝长期出现君主与臣下的紧张关系以及文化上的故步自封倾向。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5-07 20:23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李广、程不识各有所长,也各有所短。这两个人之间难作必然的好坏评断。就亲和力与团结力来说,李广军队的五千人可以顶五万人来用,而程不识的一万人则永远是一万人,但也是不至于轻易被打垮的。程不识指挥军队的风格在汉朝延续了很长的时期,所以汉朝时“军中只闻将军令,不闻天子诏”。换句话说,指挥的命令只能下达到第二级,无法下达到第三级以下。这样的部队非常坚实,但扩张性与活动性都受到相当大的限制。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4-05 19:4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这些基层社会力量的意愿,和对于政权统治方式的反应,都是政权能否稳定的重要因素。如果中央的权力团体和社会力量之间没有足够的沟通,公权力的行使往往就不是以维持一个政治共同体的正常运作为目的,而是以公权力压制社会;社会力不能影响政治力的时候,社会力必定像决堤一样,冲破约束,颠覆政权。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4-05 19:44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社会力量和政治力量的互补和彼此制衡,其实在今天的美国一样可见。不过,美国不是以宗族和邻里作为结合社会力量的基础,他们是以工会、政党、企业、信仰等种种多元的方式,将许多人口结合成一块。所谓现代方式的结合,一样有领袖和群众,一样也以利益结合,只是美国的结合方式是个人自愿的,自己作选择,也可以自己退出,团体对于个人的约束性并不构成一个僵化的压力。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4-05 19:43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中国自古以来有一句话: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似乎是一种周期。历史学家眼中也有一种周期,他们认为朝代由盛转衰是一定的,开国时必定兴盛太平,而这个朝代将要结束时,一定是内忧外患接踵而至。这两个观念中所说的“周期”,并不是一个必然的历史规律,却正好描述了一个政治共同体,将其当做一个复杂系统来看,它是如何逐渐失去自己的调节能力,以至于不能面对困难的。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4-05 19:43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不论是历史上的皇朝,抑是今日市场经济的企业组织,其领导人的行事风格,在开创阶段,即不仅决定了企业能否成功,并且也会影响其日后发展的格局与形态。本文由刘邦与朱元璋二人的性格及其规划为例,不过是借历史引喻譬解而已。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5-04-05 19:42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中国历史上,皇朝起伏递嬗。以皇朝兴衰为基本数据,则开国时的创业,当然是经营的现象,其领袖(开国君主)必须有所筹措;开国以后,继之垂统的君主,也时时必须面对种种问题,例如天灾人祸、内忧外患,……如何处理这些问题,也是经营。

管理综合 | 转发(0) | 评论(0)

许倬云 2014-09-28 16:51 于 北京 通过网站:

我们经常听到有人感慨说: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好像今天的世界缺少了大家可以遵循的伦理与道德原则。这种感慨何代无之,在四、五千年前的古代埃及记录上,曾有人做过同样的感慨。而中国的经典里,也时时充满了这种感慨。其实,每隔一段时间,社会结构和文化价值都会有所转变,于是新时代的价值和旧时的价值就会不同。

文化/艺术 | 转发(0) | 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