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见解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付志雄 2020-05-05 13:22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须知,#财富#的社会占有,并不是评价人类生存发展的唯一目的。同类主体之间(民族国家/文化类群)的关系除了借用财富占有的关系来评价,还须用相互类属的关系去定性。倘若你觉着生活处处与你为敌,多半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你给生活希望,生活才能给你风景;你风声鹤唳,生活也只好还你四面楚歌。”所以全球背景下,中国的目标不是与人对赌,而是做好自己。

政经 | 转发(0) | 评论(2)

付志雄 2020-05-03 21:29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巴菲特给美国人炖了一锅鸡汤:2020年的美国是一个比1789年更富更好的国家。他向世界坦言“不要和美国对赌”。这种说法意味什么呢?在有限的维度内,没有出路时人们只好对赌。问题是:世界那么大,中国为何与他人对赌?#做好自己#才是最为重要的。

政经 | 转发(3) | 评论(3)

付志雄 2016-05-27 18:46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市场取向的畸形与不合理是导致金融危机、扭曲运作的根源。如果把市场经济定位在竞争经济,利用地缘经济上的影响改变地缘政治的现状,那么自贸区与货币联盟就可能成为金融运作的一种取向。如果因应各国的资源优势、产业结构及其对国际生产要素流动性的影响,改善并构建国际分工体系的不合理状况,促进世界各国经济独立与政治平等,又将形成具有规避金融风险的结算单元(金融网结)和全球金融链。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4-11-10 09:15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亚太的未来正处在关键的路口,是继续引领世界创造美好未来,还是放慢脚步等待被别人超越;是深化一体化进程,还是陷入碎片化漩涡;是践行开放、包容理念,共同开创亚太世纪,还是身体已经进入21世纪而思维模式还停留在过去。——这段话太经典了。如果我们关于世界的看法无法给出一种鲜活的生命直观态,这个世界在当下结构一起的本体构造就将被解体和丧失,就要被我们所面对的无尽问题及其分析理性给碎片化。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4-11-04 17:54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民主是一个社会化进程,没有脱离这一进程的什么政治民主。倘这一进程科学合理,所谓民主政治问题便自动消解了。所以,如何使中国的改革开放及其社会化进程科学合理,既是经济问题也是政治问题,还是与全球一体化紧密相关的发展问题。说到底,它涉及到我们国家在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实践文化中,社会结构、产业结构、社会治理结构能否与同全球市场运行方式相适合。这类根本问题解决的好,其他一揽子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4-11-04 11:51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纵观全球一体化,研究中国的改革开放进程,思想主义什么的并不是必备良药。在国家社会历史转型的当口,如何改造世界,相较于如何阐释世界变得更重要!世界各国在全球市场中对他们市场结构地位的谋取,科学知识与技术对人类生产生活、产业结构的渗透与改造,全球网络、环境生态和全球性危机对当下和未来构成的深刻影响,世界各国对人的社会主体性作用的全面关注,都将通过他们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实践文化得以彰显。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4-10-25 10:18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有智慧的民族/国家遵循有智慧的治理办法,缺少智慧的民族/国家则按照培育智慧的基本需要(首先热爱自己的民族和国家)进行必要的社会引导和治理。任何民族国家并不是天生就有智慧。它需要社会打造,需要抓住历史机遇,更要在充满民族自信的基础上借他山之石攻玉。如果缺少对自己民族/国家的热爱与尊重,一切听任名家名言所引导,这个民族和国家就变得不可救药了!

政经 | 转发(1) | 评论(0)

付志雄 2013-06-17 14:44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在某些精英看来,一个发达国家对另一文化类群(国家)的暴力强权,不是暴力、不是强权,而是“适者生存”;反而把一个文化类群的历史转型、奋发崛起——所带来的不适与阵痛,诠释为专制和暴政。其荒谬和不可理喻,达到有违良知的境地。 在他们看来:把暴力和强权强加给异质文化的同类,早已司空见惯;把转型过程中的阵痛和不适带给个人,那可绝对不行!!其理由可以追溯到“个人主义至上”这种虚假人道的逻辑认知。

政经 | 转发(2) | 评论(1)

付志雄 2013-03-21 17:42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把民众作为市场载体,其意是说,市场的有序运作要听命于大众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和幸福指数。离开与之命运相关的基本内容,市场化运作便失去了方向。把民众作为市场主体,其意是说,民众总要在社会分工、角色担当和权责义务中感受社会变迁、承受市场波动。此时,作为市场载体的民众便天然具备了双重社会角色:多元文化因子的社会携带者,市场要素的结构重组者。这实际是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对民主制度和民主化进程的历史呼唤!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1-10-30 11:40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中国的文化建设,不是单纯意义上向着传统文化的理性回归,而是在站在时代发展的高度,对自己民族文化心性的创意回归。因此,它凭借的不是人们心意以内的文化自觉;真正的文化自觉应当来自他们类群整体——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来自于兼收并蓄的运作文化对体认文化的全面社会改造。缺少这个意义上的文化建设和改造,真正意义的文化自觉是不会成型的。

政经 | 转发(1) | 评论(3)

付志雄 2011-10-30 11:38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浸润在中国社会的文化形态,大都属于凝结在个体认知、行为约定及其社会心理上的体认文化。它的社会深刻性,常常表现着作为根深蒂固的社会心理和行为惯性的不可轻易改变性(谁敢与大众为敌?)。你若试图改变它,就要侵害所有社会个体的社会权益和现实利益,就要在改变者和被改变者之间构成某种社会对立。这种改革的社会成本将是巨大的!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1-07-06 12:02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中国的文化反思,总是承重着厚厚的文化阴影。以致,人们无法以崭新姿态跨越历史阴霾。这种背景下,令中国知识分子更加嫉恶如仇:凡是传统的必须统统打倒,凡是民族的都要彻底批判。 殊不知:时间之矢已经指向未来,不懂经济发展、不知文化建构,如何侈谈打倒与批判? 我们所处的时代已经提供了这样因素、环境和条件。为何不去社会践行、积极利用?反而在憎恶中把自己带向更深的社会沉沦?!

政经 | 转发(1) | 评论(4)

付志雄 2011-05-16 07:41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当我们在全球经济生活层面,在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发展过程之中——遇到各种新问题、提出各种新要求,“顶层设计”的问题便应运而生。 换言之,传统的国家模式和社会运行机制——面临全新的历史课题已然无法胜任与领衔。它必须以全新的发展面貌重新设计自己、改造自己。这是一种审时度势的动态设计、发展性设计,也是依托我们国家已然在全球经济生活中确立的发展优势所进行的趋利避害的文化设计。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1-04-16 08:57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看待事物需要保持一个审视它的最佳距离。 一般来说,我愿意宏观看、远端看(从未来可能看)、整体看、历史看、有机看。这样,就很少会被某一具体问题所羁绊,相应的烦恼也抛之脑后了。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1-01-02 21:45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时下所谓真理,已然不在认知彼岸,而是在物质场、信息场、能量场、生命场和文化场交互作用的人-我互构的发展关系之中。换言之,只要按照这些‘场’依类而生、因人而动的历史合谋方式,处理好人-我互构的类属关系,真理便在此岸的社会生命维度中验明正身了!毋庸置疑,人的社会生命一旦通过这些‘场’结合在人类变换自然的主体性关系及其实践文化中,人类便无需探索真理,人类就已经达于彼岸。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0-12-22 16:26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在传统思维的理性视域内,“知识、智慧、财富”、“智商、情商、财商”、“伟大、优秀、杰出”——这些令人炫目的东东,最先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和主词。但这种评价世界的视角,毕竟只是传统观念方式的量化改变,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和突破。它只说明:纯粹理性的抽象因素增多,生命要义、文化内涵和主体取向的东西变少。由此铸就的发展现实是:卓越的更加卓越、伟大的更加伟大;悲哀的更加悲哀、丑陋的更加丑陋!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0-11-18 15:31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不立足全球市场、缺少市场-文化定位,政经体制改革,社会和文化体制改革,均不知如何得以成行!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0-11-13 22:38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一个国家社会的宪政体制,不仅在经济建设中促进各阶层间相融关系的全面达成,还须在全球市场对他们市场结构地位的确证关系中,与其他国家形成一种和谐相处的开放约定。那种受制于国家政治取向的宪政体制,明显带有某种制度化和矛盾自体循环的自闭性。它走得愈远,社会自闭愈发刚性;其政令、规则与机制愈发不遭人待见。它要求中国社会的发展,必须走出受制社会自身的困局,必须为传统的天人合一理念寻找新的出场路径。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0-11-13 20:13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按照习惯认知,国家社会通常被理解为经由特定政治经济、思想文化、法律制度维系的运行结构和社会政体;社会上的所有事物都须纳入相应的轨道去运行。与之适合的政治哲学,亦无法走出这个圈圈、这个构造。从发展的视域看,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所有国家/文化类群,都是谋取自身市场结构地位的载体和主体,都要在世界社会的历史舞台发挥特定功能、扮演相应角色。它要求今天的政治哲学拥有宏大视野,框定发展格局。

政经 | 转发(0) | 评论(0)

付志雄 2010-11-13 15:26 于 吉林 - 长春 通过网站:

一个不争的存在现实:市场经济正在成为所有民族国家参与全球经济生活的基本运行方式;信息网络正在成为影响人类观念方式的第二付大脑;全球一体化进程正在成为改变人类观念方式的唯一逻辑线索。 这些发展现实告诉我们:人类的生产生活将由此翻开新的一页;人类期指未来的全部价值创造与文化预设,将由此构成新的逻辑始点。乃至,无论思维个体怎样理性,全部发展与变化无一从出其右!

政经 | 转发(0) | 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