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财经商业新媒体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您的位置:书评频道 - 最新书讯

“中国烟草大王”褚时健去世,传奇落幕,无畏于低谷,有道于高峰

“中国烟草大王”褚时健去世,传奇落幕,无畏于低谷,有道于高峰

2019/3/5 16:28:31
  


  摘要: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从“中国烟王”到“中国橙王”


  引言:


  褚时健,这是一个在中国烟草时尚举足轻重的名字,菏泽市一位将地发光共产发展成世界及行业巨头的能人


  3月5日(今日),原云南红塔集团有限公司和玉溪红塔烟草(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中国烟草大王、褚橙创始人褚时健去世。


  下文整理自褚时健先生为《褚时健传》所作自序,中信出版集团出版。


  我脑子里从来没有过退休的概念。2001年从监狱出来后,周围的亲戚朋友帮我安排了如何休息养老的生活,但我过不来那样的生活,我不做事不行,天生就爱忙。考虑过好几个行业,最后还是决定种橙。一个原因是农业我一直有接触,熟悉行业,橙子在水果里味道营养都好,但并没有太普及。另外,我们如果种出一个好的品种来,对市场来说是件好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这几十年,特大型企业经历过,中小型企业经历过,级别越高责任和压力就越大,别人看我快乐的时候其实我并不快乐。所以还是做做私人企业算了,自己经营点小生意,有问题自己负责,心里头不慌,挺好。


  大家都劝我莫做了,70多岁了,身体也不是很好,在家和老伴儿种种花养养鸟,安度晚年,别人都这么过,你咋个不行?唉,我还确实不行,真想要我多活几年,让我苦一苦可能效果更好。人哪,没有希望就没有人生乐趣。


  我和我老伴儿都经历过“右派”时期农场的生活,所以到山上种橙的问题并没有多难克服。我们最开始种橙那几年,管理人员不好招,大学生来我们这里都嫌条件艰苦,干几个月就走了。我能理解他们,从小生活环境无忧无虑,哪里能受山上种地、收入也不高的苦?但我和我老伴儿把它作为我们的生活方式,觉得可以过。


  其实种橙我也是从头学起,样样都要自己翻书看,找专家问。我找了几个得力的作业长,他们帮我守着地里具体的事情,方向性的事情我来把握。尽管我不用自己拿锄头,不用亲自去摘果子,但是,果树每天长得怎么样、有什么问题,我必须比农民还要掌握得仔细。我如果说不出个一二三,就指挥不动他们。哪一行都是一样,你要做管理工作,首先生产业务就要熟悉,不然话说出来都不对路。


  2008年,褚时健手拿橙树苗


  要把橙种好不容易。大家都以为农业是个技术壁垒低的行业,以为春天种下去,秋天等着收就得了。哪有那么容易?除非你不想干好,就想跟着天吃饭算了,那的确没有什么难度。但真要做好,不花精力不动脑子不行。我们的果子这么些年来,从水源开始,土壤的有机质比例、剪枝的频率、挂果多少,样样都要操心,每年的情况都不一样,每年都有新的问题出现,所以不断要有对策。我这个脑子里,记了不知多少数字。我从小数学并不好,但我心里总在盘账,对数字,敏感得很。


  2005年,我们发现果子口感太淡,果肉不化渣,就赶紧解决,从肥料配比、浇水的频次、开花时间控制,每个细节都要抓。现在大家吃到橙子都说“甜酸比例合适、味道好,果肉化渣”,那是我们花了好多年时间一点点调出来的。传统的观点都是农作物70%靠天,我这个果园,就是希望让大家有一个认识:只要用先进的、科学的观点来经营农业,把工业的一些制度引进农业,就不用那么依赖老天了,把70%的依赖降到30%,人就主动了。


  我们来搞这个果园,自己要掌握足够的种植知识和技术,也要让下面的农户、作业长有一些知识观念。让他们掌握技术其实不难,每年我们都会请柑橘研究所的专家到果园来和我们沟通交流;但改变观念没那么容易,特别是农户们,他们对我们的标准化生产没那么快就接受。作业长们好得多,他们都是农业技术方面的熟手,但他们的观念也是一点点改变过来的。刚开始那几年,我也和作业长们着过急,生气了还用烟头扔过王学堂,其实没什么大问题,分歧都在观念上。我希望他们不仅掌握先进技术,最重要的是更新观念。


[1] [2]
每日关注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