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财经商业新媒体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您的位置:书评频道 - 最新书讯

《城市与压力:为什么我们会被城市吸引,却又想逃离?》

《城市与压力:为什么我们会被城市吸引,却又想逃离?》

2020/3/17 16:51:02
  德国人的直接社交网络中平均有25个人,其中家庭成员和亲戚、邻居以及工作和休闲领域的人各占4到6个,在这个关系网中,有一半的关系对情感来说是重要的,有三分之二的人是提供支持的。然而起决定作用的并不是社交网络中人数的多少,而是社交关系的质量。如果跳出直接的社交网络,就会出现另外一个重要的数字:邓巴数字,它是以牛津人类学家罗宾·邓巴的名字来命名的。邓巴阐述了灵长类动物(包括人和猴子)大脑的大小和个体能够掌握的最大的社会群体之间的相互关系。在人类中这个数字为150,也就是说在社交网络中我们可以和150个人维持适合个人的有意义的关系,这意味着,我们不仅知道别人的名字,而且和他们有着共同的经历可以回顾,已经产生了情感联系。顺便提一下,150这个数字也是17世纪欧洲村庄中的平均人口,而且150也是人类社会不用警察等维持秩序就能够掌控的数字。


  一个人在网络中与朋友和熟人的联系有多紧密也能在他的大脑中反映出来,就像我们此前已经描述的,此处有两个脑部区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杏仁核和扣带皮层。首先受到人们经历的社会支持的影响的是扣带皮层的后部,这部分的脑部结构,用专业语言来说叫背扣带皮层,对加工情感和压力的前部区域起着重要的控制作用。简单来说,强大的社会网络和运作良好的社会支持会加强背扣带皮层,这反过来又使前扣带皮层在压力条件下有一个很好的调节作用,从而缓解与压力相处的过程。


  具有启发性的是,人类的背扣带皮层和杏仁核一样,在城市里会变大,在压力的刺激下会更加活跃。因此,人们在童年和青少年时期或者在当下所处的更大更密集的社会环境可能会反映在这一区域。此外,拥有更多的朋友和熟人看起来会让杏仁核和背扣带皮层变大。在这期间甚至有研究证明,脑部区域的大小和活跃程度不仅与个人认识人的数量有关,而且也会随着脸书上朋友的增加而变化。


  孤独和社会孤立会引发严重的健康后果,现在人们已经普遍认识到这一点。同时,研究者还为我们敲响了警钟,如果没有健康和社会政策方面的调整,到2030年孤独会大范围流行。看一下明显指向分离的社会趋势你就会发现这一警告是完全合理的,自从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德国单身家庭的数量持续上涨,从1150万涨到了大约1600万,这意味着,在德国有五分之一的人过着单身生活。联邦统计局预计单身的数量会进一步增加,据此推断,到2030年有可能有23%的德国人单身。德国大城市的单身率是领先的,在人口超过50万的城市的单身率是29%,与此相比,在人口少于5000人的地方的单身率是14%。柏林以31%的单身率在各联邦州中充当了领头羊,紧随其后的是另外两个城市州汉堡和不来梅,各为28%。而在各个城市中,汉诺威以33%的单身率高居榜首,在德国城市的比较中,柏林位于第二位。


  然而,德国不同性别人群的单身生活的发展是有很大差异的。与单身女性相比,单身男子的比率从1990年以来飞速上升,男性中有超过19%的人是单身,而女性的单身率只有16%。通常单身男性首先是那些经济条件不好的人,与此相反,有将近四分之三的单身女性是全职工作者,而在非单身女性群体中只有大约不到一半的全职工作者,而且单身女性担任领导职务的也越来越多,她们中有17%的人迈出了职业生涯中的这一步,而非单身女性的这一比率仅为13%。男性恰好相反,单身男性中只有21%的人担任领导职位,而非单身男性的比重则达到26%。


  这听上去可能让人吃惊,他们并不是以单身的状态生活在城市中的城市野心家,相反,与其他人相比,德国大城市单身人士的生活看上去更加艰难,2011年将近13%的单身家庭需要领低保。据联邦统计局的统计,大约有30%的单身人士——是德国平均水平的两倍——面临贫困的危险。


[1] [2] [3] [4]
每日关注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