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财经商业新媒体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您的位置:书评频道 - 最新书讯

《城市与压力:为什么我们会被城市吸引,却又想逃离?》

《城市与压力:为什么我们会被城市吸引,却又想逃离?》

2020/3/17 16:51:02
  但是,所有这些都不能想当然地说明大城市不能为单身人士提供良好的环境。相反,城市环境提供了多得多的社会联系的机会,与农村相比,单身在大城市中有更大可能性去选择合适的住房。大城市在不同的交际形式的利用上也更加活跃,特别是社交网络和电子联系的可能性。比较大的城市也会照顾单身社会的需求:无数的外卖饭店保证了人们即使晚上不做饭也能吃好,无数的饭店一直到半夜都还提供热饭,店主们早就明白,单身居民通常有不同的工作时间和吃饭时间。不需要卡点回家的人,可以按自己的意愿安排一天的时间,或者下班后先去做个运动,然后吃饭通常就很晚了。为城市单身居民的需求量身定制的服务行业目前正在德国主要城市如汉堡、慕尼黑、柏林或科隆迅速发展。


  随着单身家庭越来越多,现有的房屋平面图在很多大城市已经不能直接应用,建筑行业也变得更加有想象力了。很多城市老建筑的房屋布局已经不适应我们今天社会的人口组织形式。在帝国时期,德国的单身率是6%~7%,很多单身人士会搬到所谓的单身之家去住,或者在成家之前一直住在父母家,今天却是另外一种情况。2013年,在单身家庭占50%的纽约,当时的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宣布来一场比赛:在城区建小户型的公寓,即所谓的微型公寓,这种公寓拥有25~30平方米的小房间,使用大窗户和从各个方向都可以折叠的家具,同时还会配置公共区域,但却不会出现大学生公寓那样的氛围。这些公寓太小了,所以城市管理部门不得不修改有关地区人均最低生活空间的法律规定。


  城市里或许有更多单身人口,或许孤独的风险也更大,但是城市本身不会让人更孤独,著名的麻省理工学院的研究人员已经证实过这一点。基于在2005年到2006年间收集的英国和葡萄牙的通话数据,他们证实,与小城市人相比,大城市的居民可支配的社交网络明显更大。研究人员发现,电话联系人的数量、通话的数量与通话的时长与居民数量的增长不成比例,比如一个里斯本人平均有11个不同的联系人,而位于该国家北部的小城市利沙的居民平均只有6个电话联系人。而如果人们把通话的时长和频率作为社会关系稳定的标准的话,看上去社交网络大小的变化并没有以牺牲质量和稳定作为代价。人们或许会认为,首都城市居民的大型社交网络更多维护的是表面的联系,然而实际上社交网络的大小根本不会影响到人际关系的质量,只要人们可以通过通话的时长和频率来缔结关系。


  也就是说,如果城市人平均而言有更多的社会交往,而这种交往和农村人相对数量较少的交往一样紧密,那么我们就可以说,城市明显让我们更好交际。而且我们也可以认为城市本身吸引着有交际需求的人。


  社会排斥是社会孤立的一种变体,它是一种特别强烈的会造成严重后果的孤立。当一个人与众不同,当他来自陌生的地方或者当他在社会或心理方面与其他人不合拍时,这种情况就会出现。在移民中,社会排斥的产生往往是因为缺少融合,比如在接收移民的社会中充斥着对陌生人的恐惧或对移民或外国人极大的不信任。下一章我们将重新回到城市中移民的特殊问题。


  然而,有时候排斥根本不需要客观的依据,它也可能纯粹来自对别人固执的主观想法,重要的是,某人感觉到自己受到的歧视、排斥有多深,或者感觉自己的处境有多困难。我们也可以这么说,当人们感觉自己与周围生活的环境不同时,就会产生社会排斥的体验,无所谓这种不同是真实存在的还是只是感觉中的。


  如果你一直觉得自己是被忽略的,那么你在城市中的生活就会特别困难,这也适用于那些仅仅是感觉别人的行为对自己表示出拒绝的人。几年前,匹兹堡大学的研究人员曾报道过,自我感觉中的社会地位也会影响脑部的结构。来自匹兹堡的研究表明,受试人员将自己的社会阶层定位得越低,他的扣带皮层就越小。


  这也再次显示,社会异感的体验和在城市中对自己社会地位的自我评价与大脑之间有相互影响,敏感的脑部区域的结构会发生变化。因此,社会排斥很有可能在社会压力中占主要的份额,此外,邻里关系的碎片化和孤立也是自杀和自残的风险因素。


[1] [2] [3] [4]
每日关注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