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财经商业新媒体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您的位置:书评频道 - 最新书讯

人口老龄化不可避免,大逆转悄然而至

人口老龄化不可避免,大逆转悄然而至

2021/8/9 10:43:09
  


  在放开三孩政策之后,全国首个生育二孩、三孩的补贴来了!四川攀枝花出台新政:生育二、三孩家庭每月每孩发500元补贴,直至孩子3岁。这个话题迅速冲上微博热搜。


  近期,七普数据引发的大讨论,三胎政策的全民调侃,生育率创新低屡上热搜,城市抢人大战引发热议……从不同侧面反映了,大家对人口话题极度关注。


  人是一切的根本。经济竞争、科技竞争,归根结底是人的竞争。人口因素会影响社会的方方面面,包括家长的焦虑,教育的内卷,大宗商品的价格,通胀的未来走势,乃至税收、不平等……


  事实上,不仅仅中国在面临人口和老龄化问题,在全球范围内,人口大逆转趋势也正在发生。我们需要从全球视野审视人口结构逆转的问题。经济学家查尔斯·古德哈特和马诺吉·普拉丹著新书《人口大逆转》,分析了全球人口结构和全球化趋势的逆转对金融和实体经济的长期影响。


  《人口大逆转》


  作者:查尔斯·古德哈特马诺吉·普拉丹


  这是一部全景式解读人口结构变化对全球经济影响的作品。与现在大部分关于人口的著作不同,它超越了只关注某一地区和国家的局部视角,从全球角度审视人口结构变化的后果及其影响,由此更能看清问题的全貌,进而提出有效的应对之策。


  对关心未来世界经济走势和未来投资机会的读者而言,这是一本非常值得关注的书。


  一个加速到来的老龄化世界


  过去三十年全球通胀和利率下行、国家间收入不平等缩小主要源于世界人口红利和全球化红利。中国崛起、全球化和东欧重新融入全球贸易体系,连同人口因素,包括婴儿潮一代进入劳动力市场和抚养比的改善、更多女性就业,使得劳动力供给受到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正向冲击。1991年到2018年的27年间,全球发达经济贸易体系的有效劳动力供给增加了一倍多。


  但是,未来将不同于过去。事实上,在许多关键方面,过去的趋势将出现重大逆转。


  许多发达国家,尤其是欧洲国家的出生率稳步下降。未来30~40年,出生率将低于人口更替水平,许多国家的劳动力增长会大幅下降。在日本、中国、北亚大部分地区以及一些欧洲大陆国家,如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和波兰,劳动力的绝对数量将会减少。同时,随着发病率和死亡率降低,预期寿命会延长,65岁以上退休人员的数量将较快增长。


  全球老龄化的影响可以被抵消吗?


  自动化和人工智能,更高的老年人口劳动参与率,以及印度和非洲人口友好型经济体的发展前景,是我们最常听到的抵消老龄化影响的因素。但全球老龄化的影响真的可以被抵消吗?


  1.  自动化是对全球劳动力的补充而非替代


  自动化仅在非常狭隘的意义上能够代替劳动力。从全球人口结构的角度看,自动化是一个至关重要的补充。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未来,与老年护理相关的工作肯定会增加。老年护理是一项劳动密集型工作,但不一定能像其他服务部门的就业那样大幅增加未来的国民产出。换言之,大部分病人护理都是消费品,而不是在未来能创造价值的资本品。


  就全球范围而言,自动化的好处尚不明朗,还不足以抵消全球经济老龄化的影响。就目前而言,认为可以由机器人满足复杂的养老需求也不现实。


  2.65岁以上人口能否工作到更大年龄?


  简单的回答是肯定的。实际上,更困难的是如何在现有基础上提高劳动参与率。


  第一,由于55~64岁年龄段(尤其是女性)劳动参与率的提升,劳动参与率已经大幅上升了。如果劳动参与率所需提升的部分已经在今天基本实现,当人口结构问题变得更为严重时,未来改善的空间就更小。


  第二,一国养老金制度的慷慨程度与其劳动参与率成反比,我们的关键假设是养老金/退休福利可以减少,但不会大幅减少。老年人劳动参与率的提高或许只能抵消一小部分正常劳动年龄人口增长率下降的影响,然而实际退休年龄只是最近才开始勉强提高,而且通常不及预期寿命提高的多。


  3.  印度和非洲能否抵消老龄化经济体的人口不利因素?


  从数值上讲,可以。从经济意义上讲,极不可能。


  就数量上看,那些在未来10年甚至更长时间内劳动力可能不断增长的经济体的人口红利很大程度上可以抵消那些正在迅速老龄化的经济体中的人口不利因素。全球劳动力的增量可能来自印度、撒哈拉以南非洲经济体和一些其他新兴经济体。


  世界可以通过两种方式获得这些经济体中的丰富劳动力。首先,从这些经济体向劳动力不足的经济体移民可以直接抵消那里劳动力萎缩的影响。其次,如果在经济体之间转移劳动力这一更直接的方式不可行,那么资本则可以流向劳动力充裕的经济体。这些资本可以与劳动力充裕的经济体中的本地劳动力供给相结合,生产商品和服务,而这些商品和服务又可以被出口到劳动力不足的经济体。


  然而,尽管印度和非洲拥有庞大且相对尚未开发的劳动力资源,但它们都没有能力复制中国的崛起。它们自身的进步很可能是稳健的,有时甚至是惊人的,但很可能达不到老龄化的全球经济所需的动力。新兴经济体发展的主要障碍在于它们执行复杂、需要协同的长期经济战略的能力。我们甚至会说,新兴经济体之所以无法转型为发达经济体,不是因为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而是因为行政管理陷阱。


  我们需要意识到,人口老龄化和逆全球化趋势的叠加,将从根本上改变世界经济,包括通胀和利率的高企,高负债经济体陷入的困境,融资方式从债权向股权的转变等。新冠疫情会加剧人口和全球化的逆转趋势。


  无论如何,未来将与过去完全不同。


每日关注 更多
最新资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