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首页 > 金融 > 资本 > 中国资产负债表中的奇葩——政府部门巨额银行存款

中国资产负债表中的奇葩——政府部门巨额银行存款

马丽娜 摘录自 金融家 | 评论() 2014-11-07 10:58 [收藏]

市场分析人士经常以中国的银行存款或M2与GDP之比的上升作为中国杠杆率上升和潜在金融风险的指标。

然而,对这些银行存款的持有者作进一步的分析,人们就会发现中国资产负债表中的一个奇葩:截至今年9月底,政府机关团体(不包括国有企业)共持有约18.3万亿元的银行存款,约相当于GDP的30%。
 


 

图表1:机关团体拥有18万亿元存款


不仅如此,这些政府部门的银行存款近年来以每年近20%的速度增长,占M2的比重持续上升。同时,政府在央行持有的现金从2012年底的2.4万亿元增加至今年9月底的4.1万亿元,相当于GDP的6.9%,27%的当年财政开支。相比之下,美国财政部在美联储仅持有约1180亿美元的现金(3.4%当年开支)。
 


 

图表2:中国机关团体存款比重持续上升


但与此同时,近年来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的债务也不断上升。各种估算显示,此类债务占GDP的比重介于150%-180%之间。似乎中国的政府部门(包括各类事业单位)一直在以6%以上的利率融资,然后将借来的钱以不到3%的收益率存回银行,而此类存款规模高达22万亿元左右,相当于GDP的37%。

上述发现引出几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1. 这些存款具体归属于哪些政府机构?在名义GDP增速低于10%且M2增速仅为13%左右的情况下,这些政府机构的银行存款为何会以接近20%的速度增长?

2. 融资成本高于6%而收益率不到3%的“负利差”显然是没有效率且不可持续的。

3. 更重要的是,不同于国有或私人企业,这些事业单位所获取的“盈利”似乎并不通过纳税、分红或再投资等渠道回流到实体经济。这些事业单位的边际消费(或投资)倾向显然低于消费者或企业。因此,如果政府将这些“收入”重新分配给消费者或企业应有助于促进更高效率的经济增长。

4. 此外,如果政府主动改善自身的资产负债表,利用其现金存款来偿还债务或增加企业股本,这不但能够大幅降低中国的杠杆率,而且还可以避免过度紧缩的货币政策拖累整体经济增长或损害企业部门。


政府是否能利用其低收益的储蓄存款来打破这一僵局并让股市恢复健康?我们认为政府当然有这个能力而且曾经有过经验。

2004年中国政府就曾动用其4,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的约800亿美元向大型国有银行进行股权注资。与十年前相比,政府如今拥有的巨额储蓄为中国经济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来应对结构调整面临的阵痛和消化前期刺激政策的后遗症。但在政府降低自己的储蓄之前,中国经济仍将继续承担显著的机会成本。

不过,除非政策出现一系列的严重失误,中国应该不会爆发类似其他国家曾经遭受的全面债务危机。


 

下面是中国资产负债表的简化版:


 

在我们看来,减少广义政府机构持有的现金不仅可以改善政府自身的损益表(减少利息支出),而且还可能对企业的股权价值提供支撑。


 

我们一直强调,由于中国储蓄率高企,只有建立一个有效的股权融资体系才能降低中国的杠杆率而不致对其经济增长、通胀、就业和国际收支平衡目标的实现造成不利影响(请参见5月29日报告《紧货币可否降杠杆?》)。然而,近年来中国国内股市的股权融资额一直徘徊在每年3,000亿元至4,000亿元之间,而债务融资额高达每年10万亿元以上。一方面是几百家公司排队等候上市批文,而另一方面股市却依然闻IPO消息而色变。


 

政府是否能利用其低收益的储蓄存款来打破这一僵局并让股市恢复健康?我们认为政府当然有这个能力。假设每家公司通过新股发行平均融资10亿元,700家正在排队等候上市的公司募集资金总额也将仅为7000亿元(今年以来IPO平均融资额只有4亿元)。


 

2004年中国政府就曾动用其4,000亿美元外汇储备中的约800亿美元向大型国有银行进行股权注资。这次注资不仅取得了不俗的商业回报(按汇金公司估算,当初800亿美元的投资现已增值至超过3,000亿美元),更重要的是这一举措令中国银行体系恢复了健康,得以重新更有效率地将居民的储蓄转化为对实体经济的投资。


 

与十年前相比,政府如今拥有的巨额储蓄为中国经济提供了更大的空间来应对结构调整面临的阵痛和消化前期刺激政策的后遗症。但在政府降低自己的储蓄之前,中国经济仍将继续承担显著的机会成本。不过,除非政策出现一系列的严重失误,中国应该不会爆发类似其他国家曾经遭受的全面债务危机。


 

本文作者为中金宏观研究团队,中金首席经济学家梁红

(提示:以上内容为用户自行转载或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正在读取...
每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