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首页 > 金融 > 信托 > 万亿到期信托压境 兑付保卫战狼烟燃起

万亿到期信托压境 兑付保卫战狼烟燃起

施培杰 摘录自 一财网 | 评论() 2014-05-05 07:57 [收藏]

  一场保卫信托产品刚性兑付的战役或将于5月燃起战火,参战方将包括信托公司、AMC(资产管理公司)等机构。

  虽然信托公司对兑付高峰严阵以待,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接触的多名信托人士均表示,风险并没有想象得那么大,包括信托公司股东、地方财政、资产管理公司等将确保产品到期兑付。

  “暂时出现的流动性问题尚不足虑,从此前的案例来看,兑付问题最终会被各方采取接盘展期等方式合力解决。”一名信托公司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分析。

  中国信托业协会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一季度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11.73万亿元,比年初增长0.82万亿元,增幅7.52%。增速有所放缓,冲规模的势头有所遏制。

  前述信托公司人士表示,相对于“保兑付”来说,今年冲业绩规模相对没有那么重要,“保证存量项目的安全兑付,是各家信托公司业务的重中之重”。

  万亿兑付洪峰来临

  中信证券研究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预计2014年将有7966只集合信托产品到期,规模共计达9071亿元;考虑到结合利息支付等因素,今年集合信托需兑付的本息将近1万亿元。

  野村控股认为,今年5月,信托产品兑付高峰开始。野村控股同时预计今年第三季度(9月开始)中国将发生信托兑付危机,届时到期的信托产品将从一季度的6940亿飙升至1万亿人民币。

  近日多家信托公司召开的年度工作会议上,风控被列为重要内容。建信信托董事长杜亚军在该公司2014年工作会议上表示,要强化风险防控。认真执行集团统一风险偏好,加强项目风险全流程管控,落实案件防控责任制,确保不发生案件和安全责任事故。昆仑信托总裁王亮在该公司2014年工作会议上表示,今年重点工作之一是严控风险,依法合规,保障公司稳健经营。

  平安信托昨日公布的2013年年报中提到,影响公司业务发展的不利因素之一是,行业兑付压力加大,违约风险增加。在今年到期的集合信托中,房地产、平台信托占比最高,分别达27.34%和24.82%,到期规模预计分别为2479亿元和2251亿元。随着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煤炭、房地产等强周期行业面临的行业风险会逐渐增加,信托贷款违约事件未来仍会不断发生。

  去年以来,多起产品兑付风波引起业内聚焦。2013年1月,“中信信托-舒斯贝尔特定资产收益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由于项目公司工程严重停滞,中信信托申请拍卖抵押土地,在历经四次司法拍卖后,中信信托终于得以收回6.5亿元本金。

  2013年4月,由于2012年底裕丰公司陷入债务危机,引发资金链断裂,还款困难,从而导致陕国投发行的“裕丰公司二期建设项目贷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兑付困难。

  2013年12月,吉林信托宣布“吉信•松花江【77】号山西福裕能源项目收益权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一期)”出现兑付危机,该项目融资方山西福裕能源所在的联盛集团金融负债近300亿元,已基本失去债务清偿能力,山西联盛及其下辖公司等12家企业的重整申请被法院受理。而在今年2月,吉林信托上述信托产品的第四期也出现逾期无法兑付。

  今年1月,被称为信托界头号兑付大案的、由中诚信托发行的“诚至金开1号集合信托计划”出现兑付危机,涉及资金30.3亿元,不过,随后受托人与意向投资者达成一致,本金如期兑付,但第三年剩余的7.2%利息无法兑付。尽管华融资产否认出资接盘,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接触多位知情人士均将接盘方指向华融资产。

  系统性风险不足虑

  银监会主席助理杨家才在去年末提出信托行业要建立恢复与处置机制、行业稳定机制等八项机制。这是否意味着风险个案的频繁暴露倒逼行业建立相关机制?对此,多名信托人士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给予否认的答复。

  多名业内人士认为,尽管风险个案的暴露可能多于往年,但系统性风险不足虑,长远来看,八项机制的建立是为信托业的转型打下坚实基础。

  “在蔡鄂生副主席分管信托的时代,信托行业相当于从婴幼儿长成了顽童,现在杨家才主席助理分管信托,重点是如何调教好这个顽童。”某央企旗下信托公司中层人士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八项机制的每一项都是非常接地气、非常务实的。”

  该人士指出,其所在的信托公司三令五申要做好风险防控。“我们现在基本不做民企的项目,即使老板在福布斯榜上有名,只要是民营企业我们基本不做,不是因为戴有‘有色眼镜’,而是我们更多的是看重国企背后的雄厚的财力,能够确保项目兑付,这一点在政信类项目上尤为明显。”

  2012年12月末,财政部、发改委、央行和银监会联合发布《关于制止地方政府违法违规融资行为的通知》(463号文),给政信类合作项目带来一定影响。不过,政府违规担保仍然通过“打擦边球”等方式绕过规定。审计署曾表示,已向有关部门和地方政府提出建议,坚决制止地方政府违规担保,切实加强对BT、垫资施工、信托、融资租赁等融资方式的监管。

  从此前暴露风险个案的处置方式来看,信托项目遭遇兑付危机时化解方式主要包括以下四种,第一,借新还旧,这其中包括同一信托公司发行新的信托计划接盘遭遇兑付问题的信托计划,以及不同信托公司之间合作发行新的信托计划来接盘遭遇兑付问题的信托计划两种方式;第二,资产管理公司接盘;第三,地方财政的实质性“兜底”;第四,正常的司法程序处置抵质押物。

  近日,银监会下发了《关于信托公司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99号文)。业内有分析认为,其中要求信托公司股东提供流动性支持的内容,实际上强化了刚性兑付。对此,银监会非银部副主任张电中表示,99号文中强化信托公司股东的责任并非推动“刚性兑付”,“这种说法并没有全面理解我们的文件精神”。

  央行近日发布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4)》中提到,有序打破理财产品的刚性兑付。信托、理财业务加速发展,蕴藏潜在风险。从运营情况看,部分信托公司经营方式比较粗放,风险管控不完善,问题信托产品风险事件有所增多,一些问题产品存在“刚性兑付”。

  《报告》指出,“刚性兑付”现象有悖于“卖者尽责,买者自负”的市场原则,不仅助长了道德风险,也抬高了市场无风险资金定价,引发资金在不同市场间的不合理配置和流动。一些产品投向限制性行业和领域,规避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和金融监管。银行、证券和保险业的同类理财产品缺乏统一的监管标准,容易形成监管套利。

  不仅信托行业人士认为今年的兑付风险案例将多于往年,资产管理公司也同样紧密关注着信托业的不良情况。中国信达总裁臧景范在该公司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信托业近几年的爆发式增长,违约项目可能会有所集中,信托行业的不良资产也将给资产管理公司提供更多业务机会。

  “经济处于下行周期,银行业不良情况也出现了连续两年多的上升。”前述央企背景信托公司人士表示,信托兑付高峰之下,风险个案的暴露并不是信托行业的问题,是与整个经济形势有关,“金融本就是经营风险的行业,银行可以出现不良上升,信托公司就不能出现风险暴露吗?重要的是当风险出现时如何化解,这种资产处置能力也是体现信托公司实力的重要指标。”

(提示:以上内容为用户自行转载或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正在读取...
每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