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首页 > 财经 > 企业 > 中国私企产权第一案:侯瑞昌“私企产权案”4月10开庭

中国私企产权第一案:侯瑞昌“私企产权案”4月10开庭

姚尧 听说 | 评论() 2015-04-09 07:34 [收藏]

2014124日,中国第一个宪法日当天,全国关注度最高、曝光率最高的“侯瑞昌诉北京市民政局侵占私企产权案”在北京二中院开庭判决。

20141218日,侯瑞昌上诉至北京市高级法院二审,日前得到北京市高级法院通知,2015410日上午9时,该上诉案将开庭审理更加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

此案是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宣传、贯彻热潮中,北京法院判决的全国最著名、最典型、公认最具有“保护私产入宪”、“人权入宪”、“公正高效权威”司法新政风向标特质的私企产权案。

二中院判决书事实已认定:

1,侯瑞昌是私企创业者不具有国家干部、公职人员身份,不属于调入北京民政局系统的干部。

21988年,侯瑞昌与北京民政局建设处确系订立了横向联合组建市政公司的协议[1],协议权利义务约定明确,该协议已实际履行七年半,侯瑞昌已优质履约、已超额交纳了横向联合管理费。

3,该横向联合体的全部投资是由侯瑞昌个人所投入并一直是由侯瑞昌领导、经营管理,经济效益成果卓著。民政局一方没投资。

判决结果:

民政局一方对其单方撕毁协议,不用依法赔偿可得利益损失。

民政局一方承担全部诉讼费、赔偿侯瑞昌500万元,侯瑞昌私人全额投资创建的横向联合体资产,包括其私人全资购买的现居住宅房产权,全部判归北京民政局国有。

判决结果与上述三大事实认定完全相反。

个人出钱购置的房产,所以产权判归国有,法理何在?

个人全额投资于诉争企业,民政局一方没投资,企业产权判归北京民政局国有,够雷人!

诉争企业的创新成果投资、无形资产投资,全部是个人所投,所以企业产权判归北京民政局国有,依据何在?

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宣传、贯彻热潮中宣判的此判例,对抗了我国谁投资、谁所有、财产所有权四项权力的法律规定,对抗了合同法、侵权赔偿法的法律规定,对抗了我国“保护私产入宪”、“人权入宪”的宪法规定,必将成为中国民法史标志性的反面典型判例。

此判例给我国当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大潮的踊跃者们,及时敲响了北京最新判例警钟:“小心你们创业、创新成果的司法安全,小心法院将你们私人投资创业的产权判归国家机关国有。”!“依宪治国”、“依法治国”尚在艰难努力进行时!

侯瑞昌于1978年首创发明了至今仍领先世界的组织行为学“惯性矩思维法”[2],是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第一代草根私企创业者、创新者,与柳传志、王石、南存辉等同期,都是在80年代“莫干山”改革会议“激情与希望”号角感召下,在邓小平所说“十三大报告一个字也不能改”的十三届党代会改革号召下激情创业的。

凡是看过“侯瑞昌产权案始末”视频的人,无不感叹,侯瑞昌是爱国的草根创业者、创新者中的佼佼者、代表者之一。曾被多家媒体称为“中国第一代优秀草根创业者、创新者的活化石。”

本案1995年案发,侯瑞昌申诉19年,诉讼16年,历经北京二中院、北京高法、全国最高法十几次裁定,含全国最高法院王胜俊院长亲自签发的裁定:指明北京两级法院以往裁定均为错案,全部撤销,指令北京二中院再审。二中院在超审限9倍后,终于突破了长达15年“不属于法院受理范围”诉讼程序反复裁定的怪圈儿,选在中国第一个宪法日,终于做出了该案的第一次实体判决,足显十八届四中全会《决定》主创“公正高效权威”司法新宗旨的必要性、庄严性。

侯瑞昌草根创业者、创新者产权案,至今已取得“公权力侵占私企资产案”、“红帽子企业产权案”等同类案件全国多项之最:

1、全国关注度最高、曝光率最高、舆情排行最高、媒体监督级别最高[3]

2、全国最高法院、全国最高检察院维护其草根创业者私企合法权益力度最大、级别最高[4]

3、全国两会代表、委员、常委就该案提交建议案、监督案最多、级别最高[5]

4、法学专家为此案提交《专家法律建议函》级别最高[6]

5、全国私企产权界定申诉、回复级别最高[7]

6、申诉、诉讼时段最长,创“严重超审限”低效率审判之最极端案例[8]

7、与十八届四中全会及《决定》关联度、互动级别最高[9]

8、上访、信访级别最高[10]

9、获司法裁定、决定、判决数量最多[11]

10、地方(首都)法院、检察院就该案对抗全国最高法院、全国最高检察院最激烈[12]

11、该典型错案案例,已列入国内、国际顶级法学殿堂、法学高校案例库,引用最多、级别最高[13]。  

12、地方(首都)法院对抗十八届四中全会及《决定》的时间最早、最极端错判的最典型案例[14]

本案申诉过程中,原告方涉案人员已死了四条人命了,皆是因本案含恨愤病而死,也皆与本案在1999年北京二中院一审至今,没能先予执行,没能给予这四位危亡人紧急司法救助直接相关。

第一代草根创业者、创新者侯瑞昌,也只好继续寻找首都法院违法司法现实下的其他自救路径。

 

注释:

[1]侯瑞昌与北京市民政局建设处于19883月达成了横向联合口头协议,协议主要内容如下:双方联合成立一个市政工程公司,由建设处负责为联合体办理市政公司执照,建设处不向联合体投资,不提供工程来源,完全由侯瑞昌投资、提供技术、设备、工程来源,由侯瑞昌工程队自主经营、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侯瑞昌每年需交给建设处10万元联营管理费,每年递增10%,侯瑞昌及其工程队人员不算调入民政局建设处系统,不纳入民政局建设处的人事编制,不发给工资、福利等费用,不给民政局系统造成任何人事负担。双方横向联合采用自愿原则,来去自由。联合体单独设立财务帐目,单独开设银行帐户。联合体交完了国家的税费、交足了建设处的横向联合管理费后,余下的资产全归侯瑞昌工程队所有。

19958月,北京民政局建设处发文宣布,撤销侯瑞昌的联合体领导职务,联合体的全部资产属于民政局国有。侯瑞昌与民政局协商三年无果后成诉,至今申诉时长已达19年。

[2]1976年,侯瑞昌就读北京建工学院工民建专业。学习结构力学时,注意到惯性矩的计算单位是cm四次方,由此启发,侯瑞昌首创了组织管理学的“惯性矩思维法”,专用于消解负能量,强化正能量。多年后证明,这一项发明,竟是全世界首创,对侯瑞昌一生中的企业管理制度创新,起到了核心作用。该“惯性矩思维法”模式的实效性,至今仍领先于全世界的组织行为学。

[3]北京市两级法院就本案的多次裁判,已有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新闻周刊、中国经济周刊、中国经济时报、检察日报、法制日报、南方周末、中华工商时报、北京青年报、法制晚报、新京报、京华时报、东方卫视等几十家报刊、电视台等媒体近百次报道,已被新华社两次制作成专题电视片在全国播出。新华社为本案发过两次全国通稿,这在全国同类案件报道中,是绝无仅有的。已使本案成为了相关“红帽子企业”产权案、相关“人权入宪”案、“保护私产入宪”案、相关“物权法”案的,全国曝光率最高、关注度最高、舆情排行最高、媒体监督级别最高的著名积案、错案典型案例。本案已被新华社选入中国“两会特别报道”专题电视片播出。

由中共北京市委政法委员会主办的“首都政法综治网 > 资讯 > 舆情 > 一周舆情排行”显示:“侯瑞昌诉北京市民政局侵占其私企1500万元产权案”,201356日在北京二中院开庭的相关报导,在一周舆情排行中排名第8

“侯瑞昌诉北京市民政局侵占其私企1500万元产权案”,56日开庭审理的相关报导,在新浪网57日热点新闻排行榜中,全国排名第8

尽管侯瑞昌始终坚持拒绝海外媒体对本案的采访,但,欧美国家媒体,早已将本案用作指责我国“人权状况倒退”、“权大于法、司法黑暗”、“北京法院仍在支持政府机构强抢创业者私企资产”的典型案例。

[4]全国最高法三次公正裁定,含全国最高法院王胜俊院长亲自签发的裁定:指明北京两级法院以往裁定均为错案,全部撤销,指令北京二中院再审。全国最高检察院指令北京检察院对本案抗诉。

[5]侯瑞昌产权案,已成为15年来历届北京两会、全国两会,获得代表、委员、常委建议案、监督案最多的“公权力侵占私企产权案”。诉讼15年来,为此案能按“公正与效率”的司法宗旨依法解决,已有数十名北京市人大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常委、全国政协常委,在历届的北京市两会和全国两会上,多次提交了建议北京高级法院将本案列为“落实新宪法”、依法保护非公经济合法权益的典型案例的建议案、监督案,提议本案应依法先予执行,建议北京民政局应尽快返还侯瑞昌私企财产权的建议案。其中全国人大常委、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建议函五封,全国政协常委建议函八封。

[6]中国法学界五大泰斗:江平、王家福、应松年、王利明、梁慧星就本案联席研讨、论证,并联名向法院提交了《专家法律建议函》,指明该案属合同之诉、侵占财产所有权之诉,应由法院在查清事实后,依照《合同法》、依照横向联合协议权利义务约定、依照“谁投资谁所有”的法律规定,作出公正的判决。据这五位泰斗讲:他们五人联名为一起私企产权案出具《专家法律建议函》,自建国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原国家国有资产管理局政策法规司司长、产权纠纷调处委员会副主任、国有资产流失查处办公室主任、国家国有资产产权界定系列法规的主编者谢次昌教授,就本案登报点评说:“谁投资谁拥有产权,是一个普遍原则。即使是一个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工作人员,如果他是按与企业达成的协议、合同向全民所有制企业投入的资金,法律也要保护这个人的合法投资权益。否则的话,还有谁敢向全民所有制企业投资呢?”

另有全国著名法学家夏家骏、张曙光、李曙光、杨立新、强磊、毛寿龙、湛中乐、王钧等,均就本案在公开媒体提议,应给予公权、私权、公产、私产公平的诉讼地位,对北京两级法院的错判应给予错案追究。

[7]本案,是我国19年来创业者索还私企资产级别最高的“公权力侵占私企产权案”。中华人民共和国财政部领导高度重视侯瑞昌产权案,财政部已发公文,将该案产权界定申诉材料已转北京市政府,市政府尚未对财政部转交的本案依法复查、纠错。

[8]本案19958月案发,侯瑞昌申诉19年,诉讼16年,本案依法审限是半年,全国最高法院就此案指令北京二中院对本案再审时,是20091017日,至今已超过五年多,已超审限九倍。二中院审理进程肆意拖延,亦从未办理过延期审限法定审批、告知程序,严重超审限,严重违反“公正高效权威”的司法新政。

[9]该案已成为与十八届四中全会“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议程及《决定》关联度最高案例。侯瑞昌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召开前夕,已将案件视频提交给了北京市委郭金龙书记、北京市王安顺市长、北京高法慕平院长,再求归还资产、依法救助、纪检监督及司法监督,已将案件视频提交给了习近平主席十次、张德江委员长五次、李克强总理四次、王岐山书记四次、孟建柱书记五次、最高法院周强院长四次、傅政华副部长五次、中国民主建国会三次,共向十八届四中全会提交案件视频37次,为习近平主席“公正高效”司法新政的迫切性及四中全会提供实证案例。四中全会期间,王岐山书记、王安顺市长、傅政华副部长等将该案材料,分别交办给北京民政局、北京公安局,因该案件视频主要是揭发二中院违法司法,故,二中院接到的交办函应该更多。但,民政局对抗了交办函,坚持不退还侯瑞昌私企资产、坚持不与侯瑞昌对话。二中院更是用完全与事实相悖的、极具典型的错判,直接对抗了交办函。

[10]侯瑞昌已上访、信访上百次。已向江泽民主席、胡锦涛主席、习近平主席、历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并委员长、国务院总理、北京市历届人大常委会、历届北京市政府并市长、民政部、财政部等处递交了百余次上访信。已申诉至中央纪检委、中央政法委。申诉19年来,按国家宣传的一个公民能维权的所有路径,侯瑞昌已走到了顶端。

[11]本案自1999年成诉始,北京二中院一次书面裁定、两次口头裁定驳回侯瑞昌先予执行申请,一次裁定本案不属于法院受理之诉,一次裁定驳回将北京民政局列为第二被告之诉,最后判决侯瑞昌私人全额投资创建的横向联合体资产,包括其私人全资购买的现居住宅房产权,全部判归北京民政局国有。

北京高法三次裁定本案不属于法院受理之诉,一次裁定北京民政局属于适格被告。

全国最高法三次裁定,含全国最高法院王胜俊院长亲自签发的裁定:指明北京两级法院2009年以前的所有裁定均为错案,全部撤销,指令北京高法、北京二中院再审各一次。本案共计13次裁定、判决。

[12]200512月,全国最高法院裁定:北京高级法院原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指令北京市高级法院再审本案。北京高级法院再审本案裁定:本案不属于我国民法调整的平等主体间的财产关系,原裁定并无不当。维持本院原裁定。本裁定为终审裁定。北京高法全盘否定了最高法院对该错案的指认,等于反说最高法院是错案。侯瑞昌二次上诉至全国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决定提审本案,并向北京高法调卷,北京高法竟然拒绝向最高法院提交案卷,致使最高法院无法卷审本案。全国最高法院又两次裁定:北京两级法院原裁定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全部予以撤销,指令北京二中院再审本案“应在查明争议财产归属的基础上作出实体判决”。北京二中院判决:侯瑞昌私人全额投资创建的横向联合体资产,包括其私人全资购买的现居住宅房产权,全部判归北京民政局国有。

20005月,全国最高检察院民行厅交办给北京市检察院抗诉。20038月,北京市检察院对本案不予抗诉通知书对抗了全国最高检察院的抗诉指令,对本案拒绝抗诉。

[13]该典型错案案例,已列入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大学法学院、清华大学法学院、中美物权法研究会等国内、国际顶级法学殿堂、法学高校案例库,被引用最多。

[14]十八届四中全会及《决定》颁布后至今,从全国媒体现有信息筛分量级,二中院的此判决书,已成为顶风作案时间最早、明显极端错判的最典型案例。预计在十八届四中全会及《决定》颁布一周年之前,总结、筛分违法司法、顶风作案最典型案例时,此判例极有可能被选定为全国反面典型案例之冠。

(提示:以上内容为用户自行转载或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正在读取...
每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