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首页 > 产业 > IT/互联网 > 苹果FBI解锁iPhone大战一周年:你以为结束了?

苹果FBI解锁iPhone大战一周年:你以为结束了?

辜文 摘录自 网易科技 | 评论() 2017-02-16 11:47 [收藏]

  据外媒(CNET)报道,距离去年“苹果大战FBI”时间已经过去一年,事件双方都没有对这一问题再发声,看上去一切安稳。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2016年初,联邦调查局试图强迫苹果帮助解锁一个恐怖分子的iPhone,引发了在“安全”和“隐私”之间的法律大战。对战双方一边是巨无霸科技企业,以守卫用户隐私安全为己任,时刻提防着一个类似奥威尔《1984》所描述的监视制度的出现。(讽刺的是这本书在特朗普上台后再次成为畅销书)。苹果的对手则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政府,声称如果不能获得重要情报,就会面临恐怖袭击的威胁。

  网络安全专家表示,此次争论或将对很多领域——从私人相片到科技企业在其他国家的运营方式——带来深远影响。

  正当双方互不相让准备对簿公时识,事情以一种出人意料的方式结束:联邦调查局突然说它不再需要苹果的协助,整个事情就此了结。

  由于大战并未上升到法庭,我们自始至终没能得到“安全”和“隐私”到底哪个应该优先的答案。事情过去一年后的今天,这场争论的结果仍然处于迷雾之中。如果再发生类似的事,可想争论还会再起。

  锡拉丘兹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威廉·斯奈德(William Snyder)说:“去年错过了一个机会。……问题在于你是选择在平静时期处理它还是等到付出高昂代价时再选择面对。”

  联邦调查局将CNET引向联邦调查局长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在去年4月的言论,科米谈到美国如何始终平衡隐私与公共安全,以及加密技术如何破坏了这种平衡。“强加密的逻辑意味着所有人的生命,包括执法,都将很快受到强加密的影响。”他说。“在我看来,根据我们的历史和我们的价值观,绝对的隐私以及那些认为政府应该把手从人民手机上拿开的想法没有任何意义。”

  与此同时,苹果CEO蒂姆·库克继续力挺强加密技术和苹果公司保护用户数据的努力。上周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大学,库克说:“我们并非激进分子,而是我们被要求做一些我们明知错误的事。所以我们在盲目屈从和反抗之间做出了选择。我们选择反抗和斗争。”

  往事回顾先做一个快速回顾:2016年初,联邦调查局希望苹果开发软件用以解锁一部嫌疑人的iPhone。机主法鲁克(Syed Farook)在几周前在加州圣贝纳迪诺进行恐怖袭击造成14人死亡。

  苹果帮助FBI从疑犯iCloud账户中提取数据,但有些数据仍然不可获取。由于不知道手机密码,联邦调查局也无法打开手机。

  2016年2月16日,美国治安法官Sheri Pym命令苹果为FBI开发后门软件。命令遭到苹果拒绝。库克认为,该项命令会威胁到所有iPhone用户的安全。称绕过iPhone密码意味着在其iOS系统中创建一个后门,而它也可被用来窥探所有其他的iPhone。

  接下来的几周内双方在法律文件和公众意见中争论不休。这场战斗在3月21日——恰巧是原定法庭聆讯的前一天——宣告结束。联邦调查局找到了第三方机构帮助解锁手机。事实证明政府根本无需苹果的帮助。

  另一起发生在纽约布鲁克林的案件以一种类似的方式结束。在找到第三方解锁iPhone的途径之后,联邦调查局放弃了对苹果提供帮助的诉求。

  在两起案件中,联邦调查局最初都以为只有苹果公司才能帮助解锁iPhone。但无一例外地,FBI都在事情最后关头找到替代解决方案。政府并没有指出具体是哪个组织帮助解锁了iPhone,不过后来有报道称以色列安全公司Cellebrite是所谓的神秘帮手。今年初Cellebrite遭到黑客入侵,900G数据泄露。这事儿着实让苹果心惊了一下。

  加密之辩争论的焦点是法鲁克的iPhone 5C上所使用的加密技术。该技术对数据进行内容扰乱加密,需要密码才能访问。即便调查方将整个数据复制,数据仍能保持加密。而如果调查人员强行输错密码10次,iPhone上的数据就会被抹掉。

  苹果和隐私权倡导者坚持认为,加密对于确保个人信息和通信安全至关重要。不过政府和执法官员对加密持反对态度,认为会妨碍到他们调查犯罪和恐怖活动的能力。

  苹果与联邦调查局的隐私大战让加密成为下至普通消费者上至国会关注的议题。辩论也促使其他组织采取行动。Facebook旗下的消息应用程序WhatsApp在4月推出端到端加密,这意味着即使是Facebook也无法查看这些消息,一举杜绝了它被迫向政府出卖隐私的后患。

  与此同时,苹果同联邦调查局的战斗也并未停歇。参议院情报委员会的两党领袖Richard Burr和Dianne Feinstein都表示支持对加密问题进行立法。有报道称Burr准备了一个提案,要求对不配合政府调查的企业处以刑事处罚。该法案将授权联邦法官有权命令像苹果这样的科技企业帮助执法官员访问加密数据。而在产品中建立后门正是苹果所反对的。

  “安全、隐私和法律专家的一致共识是,这是一个可怕的想法。”乔治城大学McDonough商学院商业与公共政策中心项目主任拉里·唐斯(Larry Downes)说。

  “这意味着隐私保护的终结。”

  在5月下旬,该法案没有进入参议院表决就不了了之。自那之后也没有其他的加密法案被提出。Firefox浏览器开发商Mozilla的数据显示,截止到今年1月,一半以上的互联网流量现已加密。

  未来何去何从?

  虽然苹果虽然没能战斗到法庭,不过它的一些行业伙伴却得到了在法庭上申明立场的机会。

  微软和谷歌都面临类似的法律纠纷,其中执法部门要求访问其云服务中存储的数据。亚马逊还被要求提供与阿肯色州谋杀案相关的Echo音响录音。在爱尔兰建有大型数据中心的微软在法庭上表示,除非得到爱尔兰方面的批准,否则它不会向美国政府提供保存在爱尔兰的数据。相较之下谷歌比较不幸:本月初,一名美国法官裁定谷歌必须向FBI提供保存在美国境外的电子邮件数据。

  与苹果的案例略有不同的是,微软和谷歌储存在云端的信息并未经过加密。美国政府希望绕过《存储电子通信法案》(Stored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Act)的限制,这一领域在未来可能会出现更多问题。

  同时,苹果继续加强其设备的安全性。8月,苹果第一次效仿同行开展漏洞报告赏金计划,奖金高达20万美元。计划鼓励外部研究人员发现并上报其软件产品的漏洞以帮助完善产品,以前苹果都是在内部进行漏洞筛查。

  特朗普带来更强硬立场在美国大选期间,苹果同众多硅谷企业一样都是希拉里的支持者。特朗普的上台给局面带来更多变数。在加强执法方面,新总统或将采取比奥巴马更强硬的立场。

  在线法律技术公司Rocket Lawyer的首席执行官查理·摩尔(Charley Moore)认为,新政府在数据收集方面会更进一步,甚至有可能强迫私人公司向政府分享隐私信息。

  白宫没有回应置评请求。

  在竞选期间,特朗普多次对苹果不配合政府调查进行了抨击。“他们(苹果)以为自己是谁?”有次他这么说。在另一个场合,特朗普甚至呼吁民众抵制苹果产品,直到后者妥协帮助解锁设备。只不过这并未实际发生。

  特朗普上台后的一些早期政令已经让科技界十分不满。针对穆斯林国家的入境限制令引起了苹果、微软和数十家其他公司的强烈抗议。特朗普任命的联邦通信委员会负责人阿基特·帕伊(Ajit Pai)也有可能会废除网络中立原则,这一原则为大多数科技公司所青睐。

  特朗普还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协定中有条款保护成员国公司无须以提供软件源代码作为进入另一国市场的条件。这与苹果公司保护隐私的立场一致。不过在美国退出TPP之后,这一保护条款亦不再适用于美国公司。

  在竞选过程中,特朗普曾拿希拉里任国务卿时用私人服务器处理机密邮件这一丑闻大作文章。特朗普原计划在一月下旬签署一份关于网络安全的行政令,不过最终没有任何解释地取消了签署。

  在特朗普入主白宫,加上国会由共和党把持的情况下,网络安全专家预计与加密和隐私相关的政策将会很快迎来变动,只不过并非像911之后的《爱国者法案》那样作为遭受攻击的灾难后反应。2001年遭受911恐怖袭击之后,布什政府签署颁布《爱国者法案》,法案强化了行政力量的监视权力,也引起了有关侵犯民众隐私的争议。

  “在遭受灾难性攻击之后,侧重点向国家安全方面倾斜。”前国家安全委员会反恐官员丹尼尔·罗森塔尔(Daniel Rosenthal)说。如果美国再次遭受攻击,那么将又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来调整政策倾向,使之疏远隐私和数据安全。

(提示:以上内容为用户自行转载或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正在读取...
每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