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首页 > 财经 > 宏观 > 中美贸易谈判将收尾 汽车关税对等分歧将掀波澜

中美贸易谈判将收尾 汽车关税对等分歧将掀波澜

方闻水 摘录自 第一财经日报 | 评论() 2017-07-06 11:38 [收藏]

  半夏已至,4月中美首脑共同敲定的“百日计划”也开始进入倒计时。

  近一个月以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团队放出“将对海外钢铁和铝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的风声(即232调查),在二十国集团(G20)汉堡峰会这个注定狭路相逢的场合,难保不引发风波。

  接近双方谈判的核心人士告诉第一财经,美国谈判团队一直试图将多边问题单边化。举例来说,过去数月美国团队一直期待中国能够单方面降低对自美国进口的整车关税。“各国关税是多边承诺,对所有国家同时适用,要减大家一起谈、一起减(即多边减让谈判),所以汽车关税不可能只在中美两国之间进行。”

  然而,汽车关税只是一个突破口,美国谈判代表希望他们所有开放程度比中国高的产业,都能够突破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已有条例,达到对等。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政府学院教授马克·罗泽尔(MarkRozell)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目前特朗普政府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清晰的政策优先目标和方向。美国的传统盟友们也不再指望美国能够扮演一个强有力的支撑角色,转而寻求自身利益。

  只为卖车?

  希望中国单方面对美国降低汽车关税,这在国际贸易圈内人看来,几乎陷入了一个逻辑上的死循环。

  我国加入世贸组织(WTO)的降税承诺已在2010年全部履行,进口汽车关税在2006年便已达到了世贸组织规定的最终约束税率,其中载人的机动车辆最终约束税率为25%,机动车辆零件、附件最终约束税率仅为10%。

  对外经贸大学中国WTO学院院长屠新泉对第一财经记者称,除了最惠国税率以外,一般单方面降低关税会出现在两国达成的双边自贸协定(FTA)中。

  而另一位多年参与中美谈判的资深观察人士则对第一财经记者分析称,美国要求中国降税只有三条道路,要么与中国谈判双边自贸协定,要么推动达成亚太地区自由贸易协定(FTAAP),要么推动结束多哈回合谈判。“现在看来美国对三条路都不感兴趣,要解决逆差问题,只有靠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了。”

  这种谈判策略背后的驱动力也十分简单,因为中国目前是全世界最大的汽车市场。

  而这并非没有先兆。特朗普今年3月发表讲话,给美国的汽车公司们打了一剂强心针。他表示,所有会阻碍美国汽车业发展的条例都将会被撤除。

  “作为普通公民,我很悲哀地看着外国汽车大批地倾销到我们的商店,而这些国家却不进口我们的车。我们接纳了它们,没有关税。”特朗普在讲话中表示,“它们却不接纳我们造的车。不会再这样了。”

  根据今年3月份白宫团队透露出的信息,特朗普的逻辑是,美国企业若向中国市场出口汽车,就必须向中国缴纳25%的关税,因此导致2016年中国汽车市场约2750万辆的新车销量中有96%都在中国境内生产。并且,通用汽车等美国车商要想在中国建厂,就必须与中国公司成立合资企业。相比之下,美国只对进口汽车征收2.5%的关税,并且外国企业可以在美国设立独资企业。

  不过,前述核心人士则对第一财经记者解释称,中国在WTO框架下的汽车约束税率是25%,美国是2.5%,这是在多边框架下,根据两国汽车发展水平以及其他开放平衡谈判的结果,“现在他说不对等,不是要改(国际规则)吗?”

  汽车进口关税只是一个引爆点,“现在,凡是对于开放度比我们高的领域,他们都说不对等;不管当年怎么谈、怎么定,现在都要一一对等,这就不是中美两个国家的事情了。”该人士说,“他们自己有压力,因为竞选时说了大话。”

  继《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在5月下旬发布,中国商务部紧接着发布了《关于中美经贸关系的研究报告》(下称《报告》)。

  接近《报告》的一名核心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份中方发出的报告类似白皮书,正是为了让谈判双方正确看待双边合作。主要目的是揭示互利共赢的本质,谁都没有吃亏,“公平要讲规则,对等要看国情。”

  《报告》直面了中美双方关注的问题,并触及“规则”和“国情”。其中“中美经贸关系的时代背景”部分,花了大篇幅提及“中美经贸关系的法律保障是世贸组织规则和多双边协定”和“中美两国国情不同”。

  规则部分,《报告》指出,中美经贸关系的法律保障是WTO规则和多双边协定。WTO规则为中美经贸关系发展提供了稳定和强劲的制度保障。中美经贸关系是WTO规则框架内的双边关系。G20、亚洲太平洋经济合作组织(APEC)等机制内各方达成的共识和作出的承诺应认真履行。中美在战略与经济对话、商贸联委会等高层经贸对话中所作的承诺双方也应共同遵循。

  中国并不孤单对于特朗普的谈判策略,各界看法不一,第一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认为是“下一盘大棋”者有之,认为就是出于兑现选举压力者更有之。

  第一财经记者接触到的大多数美国商界及学者,则对特朗普的做法更加不以为然。

  马克·罗泽尔便非常直率地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美国的盟友缺乏对特朗普政府代表的美国领导力的信任。有些国家被特朗普指责为没有对联盟做贡献。特朗普的“美国优先言论”传达出美国正在转向解决国内问题,而对国际问题缺乏兴趣,这让那些曾希望美国能够有领导力和支持能力的国家深感忧虑。

  “这些竞选言论都是说给国内听的,却忽略了国际现实。”马克·罗泽尔说,“特朗普简单地通过指责外国竞争将贸易问题复杂化了。但确实回应了很多投票人的想法。”

  今年4月,美国南部弗吉尼亚州的贸易商凯斯(KeithKibiloski)在广交会扫货期间对第一财经记者说,什么也不会发生,这一切都只是作秀。这么多天过去了,特朗普除了每天不断发言并发推特,什么也没做。“要修美墨边境长城,修了吗?否决奥巴马医改法案,否决了吗?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改变,但是比100天要久得多。”

  以汽车行业为例,如果打开世界地图,包括美国在内的大型汽车品牌,一直在努力寻找制造成本更低的发展中国家市场,在当地建厂,产品部分在当地销售,剩下的相当比例返销回美国本土。与中国依然缺少强有力的自主品牌汽车不同,日本、韩国都在上个世纪发展出了极具性价比、能够在美国打开市场的汽车品牌。

  可想而知,在G20会场上,日本和韩国面对的谈判压力,至少不会比中国更小。

  前述核心人士也表示:“他们(墨西哥、韩国、日本)的压力更大。”

  今年1月开始,特朗普频频放话,凡是试图在美国之外建厂并将所制造汽车返销美国的车企都将面临重税。1月23日,特朗普就曾围绕汽车贸易点名批判日本“不公平”。

  当地时间6月30日,特朗普和韩国总统文在寅在白宫召开联合新闻发布会,特朗普表示:“韩国公司能在美国销售汽车。美国的车企应当在互利的基础上享有同样权利,我确信我们将能够做到。”此前特朗普与文在寅讨论了前总统奥巴马执政期间签署的美韩自贸协定。特朗普嘲笑该协议对美国工人来说是个糟糕的协议。

  追溯既往,在大选期间,特朗普曾对一些汽车行业的领导人心存芥蒂,最为突出的就是其对福特汽车首席执行官马克·菲尔兹的不满。特朗普批评福特汽车公司在墨西哥制造生产汽车产品。

  “我们都再看看,他们会怎么处理钢铁吧。”面对即将到来的G20峰会,前述核心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说。

(提示:以上内容为用户自行转载或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正在读取...
每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