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首页 > 产业 > 房产/汽车 > 车主邦戴震:为创业精神失常,却说这是最好的芳华

车主邦戴震:为创业精神失常,却说这是最好的芳华

杜贺 摘录自 希鸥网  | 评论() 2018-01-03 15:17 [收藏]

 

车主邦创始人戴震

40岁的戴震,在14岁时就被《青年人类学》这本书催熟了商业格局。随后的人生里,他把14年的芳华给了房地产和家居行业,成为这些领域的金领。

如今,他还会和团队在长春零下25℃的室外,为第一次商业产品需求测试成功而泣极;也会在看《芳华》丛林冲锋场景时产生共情泪奔。心有猛虎细嗅蔷薇,说的就是像戴震这样的创业者。

当特斯拉成为新能源汽车的代名词时,历经了14 年的挣扎。灵魂人物马斯克从出生就面临夹缝求生的选择,父母离异,父亲狂虐,校园欺凌……当他想做新能源汽车特斯拉时,当他想做太阳能电池时,当他想做可回收火箭时,他无时不在被专家质疑,被女友抛弃,被技术阻挠,但最终马斯克实现了新能源整合梦。

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待你,“我不知道什么叫放弃”。在中国能源领域,也有一个人坚持专注于做能源整合的梦,这个人就是戴震。

14岁,一本书启蒙他对商业夹缝的认知,四次跨界都在做“商业地产+”。

比起马斯克的幼年经历,戴震要幸运得多。他很早就开始蓄积对梦想甄别的能力。14岁时,戴震在身为团委书记的姑父家发现了一本书,这本书打开了他最初的商业格局,使得他很早就开始思考如何在夹缝中突围,用场景将核心需求打通。

这本书就是吉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青年人类学》,此后戴震将这本书的结论奉为自己的商业箴言,并严格坚守。“人和其他事务,都要找到自己生存的夹缝空间。只要找到这个空间,就能把价值最大化。”

思维格局决定行为选择。打开商业格局意识之后,所有生意在他看来先要打破信息不对称,再进行资源筛选和匹配。初中时运动裤在校园里风靡一时供不应求,戴震便坐一千公里火车去海城西柳批发市场,用13.5元每套的成本价批发了几百套运动裤,再用45块钱一套的价格卖给同学,一下子就成了万元户。

接着高中时戴震继续倒腾小商品,很快又拥有了一辆几千块钱的摩托车,到了大学,戴震索性自己供养自己不向家里要钱,大学期间学费和生活费全自己掏。

正是这样的商业历练,戴震对夹缝生存的硬件基础属性和刚需服务也格外敏感。他认为自己的职业履历中,一直在围绕“商业地产”做跨界。

从商业地产+食品他做过连锁咖啡经营,到商业地产+家居他做过红星美凯龙,到如今的商业地产+出行(加油站、充电桩、加氢站),他早早就看准了车主邦和能链背后的服务价值。

做商业地产跨界生意有什么好处?以星巴克为例,戴震认为这些围绕商业地产硬件做增值服务的商业模式,都具有典型好生意的三个特征:

好生意要有市场规模化能力的底层硬件。商业地产都是在人流量最大的城市中心,这里是一个城市里最高频刚需的集采地。从麦当劳到星巴克,生意的底层逻辑无不具有高频刚需的应用场景,这也正是戴震看中加油站商业地产属性的原因。

好体验就要将产品品质标准化管控,这是好生意的内核。星巴克为全球咖啡建立品质标准,从而定义出咖啡生产制作甚至包装的规格,让星巴克成为一种全球咖啡品质的代名词,圈粉无数。

对价格敏感的用户,还要求好生意要有极强成本控制能力。当市场规模化和产品标准化之后,定价权将更为自由灵活,也更能回归到市场经济的自由竞争之中。

在戴震看来,加油站就是一个高垄断的有商业地产属性的高频场景,他相信硬件升级+油品集采服务是一种符合新能源改革趋势的商业,他的野心是为新能源行业建立标准,为后汽车市场消费者释放规模化红利。

集采能链,打通上百家商用车平台接口,做能源互联网油品“支付宝”。

雅宝路上向来以使馆区闻名,鲜有人知道中石油、中海油、中石化的总部也在这里,这里是中国成品油的总部基地,车主邦和能链的总部也驻扎在这里。戴震想要做的就是油品链接总部基地,想要打开能源互联网创新标准和开放式整合,希望连接的是所有加油站、所有充电桩和所有车主。

但想要搅动能源这个庞大的垄断式的供应链市场谈何容易,要做行业标准整合,就得找到更轻量化的方式解决最急需服务的那群人的刚需。

而采购价格成为车主邦切入能源整合的第一个先发优势。三年前,中石化中石油占领成品油九成以上的供应终端,很多私家车主在品牌驱动下,更愿意相信国有老字号金字招牌,也更能接受较高的油品价格。

三年后,随着社会加油站和民营加油站的高质低价油品和体验式服务升级,对价格更敏感的商用车车主开始涌向社会加油站,这给垄断市场的油品议价带来空间,供应链结构正悄悄随价格转换角色。

标准化就意味着要将供应链竞争加剧,这将会损失行业内很多人的既得利益,但站在商业价值和用户体验的角度,恰恰是戴震做这件事的初衷。能源行业有较高的产品认知成本,外行人和很多车主并不知道近三年来燃油市场供给端发生了根本性变化,也并不知道如何选油品,和有权利自由选择品质更好价格更低体验更好的服务。

戴震敏锐地看到能源行业这种竞争格局转换之下,需求端共享红利的可能。“现在服务和价格双重优势之下社会加油站和民营加油站服务筛选空间更大,无论是中油,中化这些国内潜力供应商,壳牌等全球成品油专家,还是地方性连锁品牌,以及一些民营品牌,大家油品质量也不错,也认同互联网规模化服务的理念”。

这个福音,就是互联网能打破定价权,能解决客户流量重新分配,也能解决成本问题。对燃油这种绝对垄断市场的产品,但凡降低0.1个点的采购成本都是很难的,毕竟加油出车是一个硬刚需而能源又是永远供给不足的资源,用价格集采和资源供给双向流通加速,这是B端实现资源链接的核心诉求。

谁更需要这项服务?商用车的在途油耗更大,也因此2亿私家车年用油总量和3000万商用车年用油总量同等。而商用车对价格也更敏感,具有批量集采成品油的强刚需,这种判断在长春首次产品需求测试时也得到市场验证。

当商用油、民用油价格不相上下,物流成本却越来越高时,商用车车主和国内上百家物流平台开始追捧。

车主邦对商用车车主带来的新价值是什么?受采购成本高,加油排队耗时,油品质量不稳定等问题困扰,现在一个新手商用车司机有了一种新的选择。

通过车主邦官微、App或者第三方平台接口可以完成就近导航、选择加油站、选择油号油枪、优惠加油和一键支付操作,整个过程3分钟完成。

车主邦成立于2016年5月9日,简单讲就是连接商用车成品油市场供需两端的资源开放平台;而能链是车主邦全资子公司,主要为加油站提供充电桩、收银台、自动加油机等硬件,同时,能链具备成品油批发资质,可以满足商用车平台在油品交易过程中的发票需求。

随着全国26 支城市铁军的覆盖,能链石化打破价格垄断冰山。车主邦与58速运、货拉拉、易到、云鸟科技等top20商用车平台完成标准化API接口对接,在整个交易流程中车主邦只提供结算和开票服务。

通过平台快速整合全国12万加油站和3000万商用车高质低价油品使用这一件事,其交易量就足以支撑车主邦成为加油站的“支付宝”,最终成为互联网能源B2B业务中成品油的“阿里巴巴”。

创业的征途如星辰大海,而戴震非常清楚车主邦和能链当下的使命。“如果G7的目标是物流行业的操作系统,车主邦做的就是车的芯片,我们的定位就是做能源相关的硬件。

我们只会围绕加油站这个商业地产场景下的能源需求做加法,其他不相关的服务我们会自动屏蔽,但是互联网新技术和新产品我们也会跟进,比如自动加油站,车主邦已经有自己的专利。”

每天都在公司如何活下去之间纠结,但创业是人生中最好的芳华。

回归到商业的本质,生意人和商业领袖的分野,一个以盈利为目的,追求短期速成;另一个源于梦想和使命,愿意去打破藩篱,愿为更多人谋求福音而百折不回。戴震早早就明白,在中国要坚持一个新能源的整合梦也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或许要投入他余生所有的芳华和积蓄。但,他愿意。

“好的电影应该是一个普适的价值,《芳华》里把人性讲得很透彻,它是一个社会的缩影,我在这里看到了我自己,我的人生何尝不是一段芳华“。

谈及上周刚看过的电影《芳华》,这个满族汉子颇有几分意气风发,他认为这正是他经历的人生最好的芳华。

从打工到成为创业者,戴震觉得角色上差异并不是很大。“在《芳华》里面,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人角色不同,体验不同,选择不同,所以世界观不同。成功与否,只是别人的评价,真正专注于自己的角色时,主角自己其实很平静。”

作为一部戏的主角,平静的表相下是汹涌,要经常考虑初创公司如何选赛道:一个是做给别人看,为了各种目的在做。这个世界上99.99%创业者是这样。这也正是这些公司活给别人看,而更容易死掉的原因。

另一个是做给自己看,让公司活下来。戴震认为,让公司活下来,最核心的是团队。今天的人力资源,未必都会跟着你一直到上市那一天。

而未来的企业也一定都会死掉,电影《华尔街2》中银行家说,“没有企业不死”,我们做自己的时候,每个阶段进来的人,都是为了让这个企业活下来。企业在不同峰值间转换,在不同峰值时,不同岗位的人会为企业活着贡献不同的价值。

马斯克是一个合格的创业者,能够坚持的创业者是公司活下来的支柱。在没找到融资之前,戴震卖掉大连的房产和车子,投入上千万作为项目启动资金。为了创业从洲际酒店金卡会员变成如家金卡会员。为了创业,每天很难真正慢下来用心陪伴家人和女儿过一个周末。

就算有闲暇时间,戴震还是会不自觉的打开电脑看看业务想想团队,随时随地被创业项目填满脑子。这不仅让我想起刚进入车主邦8层办公区时每一片透明玻璃上车主邦业务相关的板书,这些板书内容接地气儿到让你意外,做什么如何做反复思考,深思熟虑。

车主邦是一个偏商务驱动的商业模式,对内推崇专注和极致,将“战功,体验,快”作为内部企业文化,战功是第一位,凡事做到极致,看结果。体验要好,给别人物质回报或思维思想。快就是互联网思维,市场快速规模化。

既然要做整合平台,对外则推行开放和合作,“在能源这个领域,我自己愿意为这件事做一辈子,愿意为这件事去负债5个亿,欢迎更多同行来跟我们合作,我们对竞争对手也持开放共赢的态度。”

戴震经常说“行百里者半九十”,一件事做到90分是不能出彩的,要做到极致才能超过对手,但他也愿意为一个高速成长的团队在学习中不断试错来买单,他非常感恩这一群“打都打不走的人”,有钱的时候能跟着,没钱的时候也愿意跟着的人。

车主邦团队

“我非常感谢我的团队”,戴震从未亲自对自己的团队讲过,他的团队每天都在被戴震痛骂的体验中反复,甚至有时为了一个客户体验需求的改进会被骂得怀疑人生;但没有人离场,团队依然有能力把活干得非常好。

而这种团队凝聚力的打造,缘于这个40岁的男人面面俱到的义气。一个细节是在8层的办公区里,有一个专门空出来的办公区。这里是戴震专门预留给26支全国各城市市场团队负责人的工位,这与5层办公区人满急需工位的情况有点违和,但为了一线人员回到总部能找到自己的位置,戴震偏偏要人事特意空出来。

马斯克的梦想从小就有,然后用一生的坚持来圆梦,最后才有了特斯拉的成功。戴震认为,人看长期很坦然,人看既得利益会很纠结。“要天下,要规模,要颠覆一个行业的固有模式建立新标准,就不能赚快钱。

如果不想要天下,当一个郡主,投一个城市三个月实现盈利,赚钱很容易。“所以,只要专注做到极致,就能活下去,而且最终能活得好。

为了更好的活下来,戴震认为创业者和高管团队持续学习能力非常关键。只有有“没有兜底思维”的驱动,才成为真正的创业者。业务运转之后,团队要快速成长起来,让很多业务逐渐实现自运转状态。

但离开上帝视角的执行,执行又会陷入一个思维惯性,创始人还需要始终思考用户在哪里,他们会在哪些场景需要车主邦,什么样的服务价值才是高频刚需。

创过业的人都知道,每个创业者在台前都是一个活BP,但幕后却都是孤独侠。戴震坦言,前段时间精神上出现一些障碍,因为创业的决策成本很高,而公司所有人的错误都最终会由他来承担。

这就像产后抑郁症的妈妈一样,只要是孩子犯的错,受的伤,忍的痛,都会认为和妈妈有关系。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创业者都是有母性光辉的人,在孵化陪伴一个创业项目时极尽母亲的责任。

不过,一年半的共同努力换来的是市场和用户的认可。戴震告诉希鸥网,目前车主邦平台用户已超过350万,业务覆盖26个城市,进入一个新城市三个月左右就可以实现盈亏平衡。据戴震透露,继1000万人民币pre-A轮融资之后,车主邦已经于近期完成数千万元A轮融资,投资方包括国内知名投资机构、港股上市公司背景的投资机构等。

从成本标准化入手满足商用车加油高频刚需,再通过行业软硬件服务标准化加固B端硬件接口和C端服务黏性。这轮融资之后,将重点推进规模化标准落地,计划在明年6月份之前完成103个城市的布局。

作为能源互联网领域的一匹黑马,车主邦目前已启动A+轮融资,已在接触排名前十的国内头部战略投资人,未来将持续加强降维打击能力,要让公司在活下来之后拥有生产核弹的能力,也因此愿意付出公司控制权之外的所有东西。

马斯克曾形容自己最艰难的2007年为“一边嚼着玻璃,一边凝视死亡的深渊”。任何一个做自己的创业者,何尝不是有这样的体会。这正如电影《芳华》结局的寓意,一部分人为了做成别人或者为了虚荣而活,终究活败了。做自己虽然孤独,但总能在夹缝中活下来,赢得梦想。

说明:文中数据由企业提供,真实性由企业负责。

车主邦入选创业黑马“新零售top50”榜单


来源:希鸥网 作者:波儿

(提示:以上内容为用户自行转载或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正在读取...
每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