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首页 > 产业 > 文化/教育 > 【保利春拍】笔墨淋漓,纵横自在——崔如琢《飞雪伴春》

【保利春拍】笔墨淋漓,纵横自在——崔如琢《飞雪伴春》

苟景钟 摘录自 中华网 | 评论() 2019-05-27 12:03 [收藏]

  作为中国当代唯一超十次破亿的艺术家,崔如琢作品以引人注目的市场表现,一次次巩固了他作为中国当代最为重要的艺术大师的地位。此次北京保利2019春拍,将呈现崔如琢大尺幅作品《飞雪伴春》

 

 

  崔如琢飞雪伴春

  设色纸本镜心

  145×370cm.

  2013年作

  约48.3平尺

  题识:飞雪伴春癸巳之寒秋庭院中石榴开口大笑天空如洗清风拂面如琢五写飞雪伴春图于京华

  钤印:甲申生(朱文)、静清斋(朱文)、如琢(白文)、愿与梅花共百年(朱文)

  大手笔、大气象、大境界——崔如琢先生

  巨幅写意山水画《飞雪伴春》赏析(节选)

  邵盈午

  《飞雪伴春》实乃“大手笔、大气象、大境界”的煌煌巨作,笔苍墨润,逸韵天成。从形制上看,此画为横幅,高145cm,宽370cm(145X370cm),合计为48.3平尺,即行内惯称的“丈二匹”。此画在构图上运用了“平远法”(而非历代画家在表现“雪山”时所惯常采用的“高远法”与“深远法”),以树石组成近景,间以溪流,这不仅造成了以疏旷清寂为其特色的空间深度,也极易使观者对“自然”产生一种亲和感。当我们徐徐展开画卷,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银装素裹、岿然耸立的“大”山——这山,寓静于动(“飞雪”)又寓动于静,透发出一种横绝太古、遗世独立的超凡气度。

  “以水墨最为上”,是贯穿于崔先生山水创作中的一大要则。从《飞雪伴春》来看,崔先生颇擅用墨之法,在黄宾虹、潘天寿、傅抱石等前辈大师用墨的基础上,颇有出蓝之概。他用破墨,能够在模糊中求清醒,清醒中求模糊;用积墨,能够在杂乱中求清楚,清楚中求杂乱;用泼墨能够在浓密中透出光明。潇洒灵动而又富有层次;皴擦点染,苍润朴拙,于收放裕如的随机生发中尽显来自造化的浑沦元气。更为难能的是,为强化对象的质感、量感、立体感、空间远近感、整体气氛等,他善于将泼墨、破墨、积墨三者综合应用,神而明之,遂达至变化万端、各致其极之化境。

  最后,从美学风格看,《飞雪伴春》的创作无疑是多种传统资源的集合,其中既有北派山水的雄浑、苍劲,又有南派山水的氤氲、清逸。老辣、刚健与气势磅礴,轻灵、飘逸与明媚秀润,兼而有之。若细加寻绎,我们还会看到“米家”的空蒙、王蒙的缜密、徐渭的恣肆、渐江的劲峭、石涛的疏秀、八大的清逸乃至黄宾虹的苍润,崔先生融通博赅,万取一收,最终形成了他本人所独具的那种大气包举的独特风格。能够臻此境域,固有赖于学养,更关乎天分。崔先生之所以受影响于前人却又超逾前人,时人想模仿他但终究又不像他,其奥秘尽在于此。

(提示:以上内容为用户自行转载或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每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