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讯分享首页 > 产业 > 生物/医疗 > 从“价差”走向“效差” 微医领跑数字医疗3.0

从“价差”走向“效差” 微医领跑数字医疗3.0

苟景钟 摘录自 价值中国网 | 评论() 2021-07-30 17:28 [收藏]

7月28-29日,首届浙江省数字医疗健康产业杭州峰会在杭州举办。大会以“拥抱数字新经济、创领医疗新未来”为主题,邀请“政、产、学、研、医、投”多方重量级嘉宾出席大会,从政策解读、应用场景、产业生态、投资趋势等多个维度,对数字医疗健康的创新和发展趋势展开分享与探讨。浙江省商务厅党组书记、厅长盛秋平,杭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刘忻出席大会并致辞。

近年来,随着国家医改进入深水区,数字技术的赋能已成为进一步深化改革的最大增量。作为通过数字化服务和赋能医改超过十年的先行者,微医集团董事长兼CEO廖杰远受邀出席大会,并作了题为《从边缘到先锋——数字化驱动中国医改的路径》的主旨演讲,分享了多年来微医以数字化为引擎赋能医改的创新实践。

数字医疗“三步走”

作为国内最大的数字医疗服务平台,2015年微医创办了国内首家互联网医院——乌镇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院的出现,开创了在线处方、在线复诊、远程会诊等融合创新的先河。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初,全国互联网医院已超过1100家,已然成为新时期医疗机构开展医疗服务的“必选项”。

“数字医疗从曾经的‘边缘’到今天的‘先锋’,浙江正是源起之地。”廖杰远在发言中表示,数字医疗发展至今已经经历了单体互联网医院、互联网医联体和紧密型互联网医联体三个阶段。

在1.0阶段,单体的互联网医院打破了医院的围墙,使得数据的互联互通和线上线下的医疗服务闭环成为可能。在2.0阶段,依托互联网医院建立的互联网医联体,在打通医保在线支付的基础上,构建起“互联网+医保+医疗+医药”的综合医疗保障服务体系,落实“三医联动”改革。在3.0阶段,基于数字化平台的紧密型互联网医联体,正在逐渐改变医疗机构的运行模式,以健康结果为导向,构建起全新的健康责任机制,并推动了按病种人头支付的医保支付方式改革。

1.0到2.0:成为医改“必选项”

“微医见证并亲历了行业从‘锦上添花’到‘雪中送炭’的转变,并且身体力行探索数字医改的升级路径。” 现场廖杰远以微医的创新实践为线索,阐述了数字医疗从1.0到2.0的进阶之路。

从创办乌镇互联网医院至今,微医旗下已拥有27家互联网医院,其中有17家成为了医保定点机构,打通医保在线支付。2020年疫情期间,微医的互联网医院高峰时承担了武汉40.8万慢病重症患者97%在线复诊购药需求,有效减少了线下就医交叉感染的风险,确保了慢病患者疫情期间的按时、规范用药。

在最基层,微医通过数字化手段将优质医疗资源不断下沉,帮助农村和偏远地区打通医疗服务的“最后一公里”。微医通过自主研发的流动医院,赋能基层医疗机构,为基层群众提供家医签约和医疗健康服务。如在河南郏县,微医就依托流动医院,助力当地构县、乡、村三级医疗机构智能分级诊疗体系。据介绍,截至2020年底,微医流动医院服务已覆盖全国12个省份69个县2800万人口。

在慢病管理领域,微医在山东泰安打造的互联网慢病医联体,成为了国内首个城市医保部门直接购买数字慢病管理服务的模式创新。该模式形成了线上线下一体化的管理闭环,并通过数字化、规范化的全流程管理,强化了医保监管和控费。仅1年时间,当地慢病患者单次人均就诊时间就从2-3小时减至30分钟,单次处方金额较2019年下降12.7%,同时也相对节约了医保基金支出。

2020年,微医作为主要发起和运营方的山东省互联网医保大健康服务平台启动运行,开出全国首张平台型互联网医院的医保电子结算单,第一次真正打通了互联网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的全流程。同时,平台逐步为医保统筹区的参保人建立起全生命周期的数字健康画像,赋能医疗给方优化服务,帮助患者开展自我健康管理,并助力商业健康险的开发。

迈入3.0:从“价差”走向“效差”

当前,国家正在大力推广三明医改经验,以促进全国医改的不断深化。廖杰远表示,在实现了供给侧、需求侧以及支付方之间的数字化链接之后,数字医疗也进入了紧密型互联网医联体的3.0阶段,通过搭建以健康结果为导向的管护组织,进一步赋能医改。

微医在天津建设的天津基层数字健共体,通过落地云管理、云服务、云药房、云检查“四朵云”平台,在当地实现管理统一、责任共担、利益共享、服务同质,创建了贯穿居民生命全周期、健康全过程的健康管护组织,切实提升居民健康指标,提高医保基金运行效率。

天津基层数字健共体通过数字化手段赋能基层医疗机构,规范管理路径,为患者提供标准化、智能化的慢病管理服务。据介绍,当前健共体正以糖尿病管理为切入点,在依托互联网医院的紧密型医联体内,该健共体探索医保“整体打包付费”“按人头打包付费”等支付方式;根据医疗健康管理质量考核结果,落实“结余留用、超支不补”的激励约束机制。

廖杰远表示,天津基层数字健共体由互联网医院牵头、协同全市267家基层医疗机构共同组建,医改3.0的紧密型互联网医联体目前已初步完成体系构建。这或许是互联网医疗的再一次进化。天津基层数字健共体在此领域进行的路径探索,反映出数字化助力改革的趋势,也将推动医疗体系从“价差模式”走向“效差模式”。

在7月24日召开的2021全国深化医改经验推广会上,天津基层数字健共体被评为2020年度“推进医改服务百姓健康十大新举措”。针对微医在天津的探索和实践,三明医改“操盘手”詹积富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互联网医院牵头组建紧密型医联体,建立以家庭医生签约为核心,以慢病管理为抓手的健康责任制,就是三明医改3.0阶段的目标,相关的实践经验具有良好的示范效应,成效值得关注。” 

(提示:以上内容为用户自行转载或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其内容的真实性与准确性,请慎重判断。)

每日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