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遁

  

仙遁

  作者: 蛇吞鲸
  类别:古典仙侠小说
  仙遁是起点中文网.2008年由网络写手蛇吞鲸所写.主人公孔焯,是一个普通的罗孚派内门弟子,貌似性格温和的胖子,看似胸无大志热爱生活,实则内心阴暗.狠辣.平时里贪吃癖睡,疏于练功.他对于自己无太高的要求.秉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混日子.一次下山祭祖,偶然中得到了失传了数万年的正宗巫族修行法门----大日琉璃金身诀,随后他的运气便一发不可收拾,法宝,仙法,剑术,美女接踵而来,顺应着中土修行界的剧变,修真界有史以来最大的意外与奇迹便诞生了…….
  作品关键字: 孔焯,方月儿,剑仙,罗孚派,罗孚之猪,双修,法宝,洪荒,飞剑.
  跟最近流行的小说很相似,如《凡人修仙传》、《冒牌大英雄》等,反映真实的人性

小说目录

  第一章 无忧无虑的青葱岁月
  第二章 雨夜静思
  第三章 最不称职的师父
  第四章 最不负责任的传艺过程
  第五章 剑法
  第六章 二分归元剑
  第七章 水中练剑
  第八章 山门开
  第九章 让他们一起上吧
  第十章 风华初露
  第十一章 渐臻圆满
  第十二章 野店遇奇
  第十三章 贸然出手
  第十四章 其实,我是一个买卖人
  第十五章 作买卖的得与失
  第十六章 祭
  第十七章 大日琉璃金身诀
  第十八章 初遇
  第十九章 人性啊,不如狗
  第二十章 除妖
  第二十一章 搜刮
  第二十二章 回山*暗潮
  第二十三章 藏经楼
  第二十四章 师伯的师伯
  第二十五章 突变
  第二十六章 战同门
  第二十八章 申辩(六更第二更)
  第二十七章 实力的鸿沟
  第二十九章 面壁思过
  第三十章 叛门而出的恶俗原因
  第三十一章 面对现实
  第三十二章 较技
  第三十三章 成亲
  第三十四章 逃婚
  第三十五章 陌生的弟子
  第三十六章 窝里反的可能性
  第三十七章 离去
  第三十八章 煮鹰
  第三十九章 贪吃的惩罚
  第四十章 师父的熟人
  第四十一章 冉鱼——饵
  第四十二章 又因祸得福?
  第四十三章 福兮祸兮
  第四十四章 怪异妇人
  第四十五章 不算太坏的结果
  第四十六章 炼剑
  第四十七章 士不可以不弘毅
  第四十八章 破局
  第四十九章 奸猾似鬼
  第五十章 我日,老子就是不干
  第五十一章 脱算计,积善功,遇浑人
  第五十二章 阴沟里翻了
  第五十三章 一块破布
  第五十四章 聪明人的选择
  第五十五章 祭炼
  第五十六章 月儿
  第五十七章 月儿(二)
  第五十八章 老天爷是好人
  第五十九章 吃撑了哦
  第六十章 轻舞
  第六十一章 欠
  第六十二章 遁
  第六十三章 回山
  第六十四章 双修?双修!
  第六十五章
  第六十六章 两个狐狸
  第六十七章 老家伙
  第六十八章 阴影
  第六十九章 峨嵋天下秀
  第七十章 原来是个碎嘴
  第七十一章 天雷勾动地火
  第七十二章 罗孚五剑
  第七十三章 令人兴奋的消息
  第七十四章 柳林世家
  第七十五章 开始
  第七十六章 以宝欺人
  第七十七章 十二强
  第七十八章 罗孚的势
  第七十九章 认输
  第八十章 正式求亲
  第八十一章 嫁给你,又何妨呢!
  第八十二章 双簧
  第八十三章 肚子坏了
  第八十四章 算计
  第八十四章 根基
  第八十五章 峨嵋金顶
  第八十六章 挑战
  第八十七章 搭台,唱戏
  第八十八章 战
  第八十九章 真正的较量
  第九十章 一条龙
  第九十一章 日月星(上)
  第九十二章 日月星(下)
  第九十三章 闲鹤闲语
  第九十四章 气运
  第九十五章 师父的债,徒弟还
  第九十六章 暗算
  第九十七章 很暴力
  第九十八章 争斗
  第九十九章 灭杀
  第一百章 余波
  第一百零一章 诛仙剑图·悟
  第一百零二章 大祸,大福,大造化
  第一百零三章 始动
  第一百零四章 某些人的回归
  第一百零五章 一切小心
  第一百零六章 虎之罗孚
  第一百零七章 风铃镇
  第一百零八章 擒获
  第一百零九章 问
  第一百一十章 花错
  第一百一十一章 妖
  第一百一十二章 惊妖
  第一百一十三章 分析
  第一百一十四章 道境九品
  第一百一十五章 你还差得远呢!
  第一百一十六章 圣陵仙府
  第一百一十七章 被擒
  第一百一十八章 难以善后
  第一百一十九章 碎裂空间
  第一百二十章 旗
  第一百二十一章 传说中的血脉
  第一百二十二章 圣陵开、求机缘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三百六十五
  第一百二十四章 番天印、金蛟剪
  第一百二十五章 五色神光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尊门
  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对称的战斗
  第一百二十八章 意料之外的失算
  第一百二十九章 白衣
  第一百三十章 一袭白衣天上来
  第一百三十一章 天神之道
  第一百三十二章 无题
  第一百三十三章 烅
  第一百三十四章 有其师必有其徒
  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要动峨嵋
  第一百三十六章 序幕拉开
  第一百三十七章 截
  第一百三十八章 薪尽火传
  第一百三十九章 峨嵋灭
  第一百四十章 不要回头
  第一百四十一章 干他娘的
  第一百四十二章 异域来客
  第一百四十三章 亲人的气息
  第一百四十四章 蚩尤踪现
  第一百四十五章 火烧
  第一百四十六章 炼化
  第一百四十七章 架临罗生界
  第一百四十八章 柜中少女
  第一百四十九章 九儿·贵人
  第一百五十章 入世与出世
  第一百五十一章 风起罗生界
  第一百五十二章 小事而已
  第一百五十三章 无双城外
  第一百五十四章 各自的算计
  第一百五十五章 天神出手
  第一百五十六章 无题
  第一百五十七章 巫咒初显威
  第一百五十八章 巫咒初显威
  第一百五十九章 线索初显
  第一百六十章 深红之雷
  第一百六十一章 回归之前
  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月二,龙抬头
  第一百六十三章 教诲
  第一百六十四章 巫器
  第一百六十五章 人品问题
  第一百六十六章 风暴初成军
  第一百六十七章 新兵蛋子(上)
  第一百六十八章 新兵蛋子(下)
  第一百六十九章 卡瓦伦要塞
  第一百七十章 迦罗暗军
  第一百七十一章 欺诈者的想法
  第一百七十二章 黄雀在后
  第一百七十三章 齐天大圣
  第一百七十四章 天王位
  第一百七十五章 赤焰天
  第一百七十六章 胜败
  第一百七十七章 金乌神诀
  第一百七十八章 万般缘由凭空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妖族复起使人愁
  第一百八十章 平地起波澜
  第一百八十一章 孰对孰错两难判
  第一百八十二章 天君战天王
  第一百八十三章 便宜师兄?!
  第一百八十四章 大家一起动起来
  第一百八十五章 师徒再相见
  第一百八十六章 前世,今生
  第一百八十七章 这是哪一位奢遮人物?
  第一百八十八章 神说,要有光
  第一百八十九章 伽罗复苏·天神开会
  第一百九十章 翡翠谷藏宝
  第一百九十一章 如意算盘
  第一百九十二章 二VS二
  第一百九十三章 激斗
  第一百九十四章 翡翠谷外·黑暗之源
  第一百九十五章 你是谁?
  第一百九十六章 惊闻
  第一百九十七章 老不死的究竟有没有死
  第一百九十八章 风云初动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变将起
  第二百章 大家一起抢地盘
  第二百零一章 主动权
  第二百零二章 大手笔
  第二百零三章 半年
  第二百零四章 哪吒下界
  第二百零五章 初会三太子
  第二百零六章 东皇钟出
  第二百零七章 各方行动
  第二百零八章 端倪
  第二百零九章 引子
  第二百一十章 姜尚
  第二百一十一章 擒
  第二百十二章 子牙!!

小说文摘

  正文 第一章 无忧无虑的青葱岁月
  

  罗孚乃天下名山,位于中土偏东一点的位置,其山绵延数千里,峰高水秀,层峦叠蟑,气象万千,后山的风景尤为幽奇,皆为深山大泽,多生龙蛇,深林幽谷,大都是那虎豹豺狼栖身之所。
  当然了,罗孚,最有名的自然不是他的风景,而是罗孚派。
  当今天下修道之人多如牛毛,名山大川,多有修行之人或宗派盘踞,道法仙术自然也是层不出不穷,虽说修行之人讲求的是清心寡意,但是这事情一旦牵扯到人,这事情自然也就变得复杂了。
  各门各派,有正有邪有魔,各种矛盾仇恨便如沸水般的翻腾不止,其间缘由,又如在沸水中倒入了一窝大粪般的,臭不可闻。
  经过几千年的厮杀,归并,优胜劣汰,又经过了百年前的正邪之决战,邪魔退避,败守边荒之地。
  那边荒夷地,山险水恶,凶兽猛禽成群,恶瘴毒物扎堆,夷民蛮族,不服王化,并多有人迹罕至的荒境,虽然环境险恶,但是正道也无法攻入,邪魔外道在那里地方苟延残喘百多年,竟渐渐也恢复了些许元气。
  而中土的各大门派,经过百年的发展,也壮大的了起来,形成了以二门三派一谷为首的庞大的正道修行势力。
  罗孚派,便是三派中的一派。
  在众多的门派之中,罗孚派属于老牌子的修行门派,开派了四千年前,四千年来,每一代中,倒也能够出一些人物,因此,一直以来,这罗孚派在中土都有着不小的势力,经过四千年的发展,可谓家底雄厚,实力不可测,挤身于二门三派一谷的豪强之中。
  这一风高云淡,万里无云。
  罗孚山,青松坪上,传来阵阵清脆的如银铃般的笑声,杂夹着如黄莺出谷般的叫声,“三师兄,你又输了!”
  随着声音,一红一白两道人影从松林中跑了出来,跑在前面的是一个年约十五六岁的白衣少年,长得眉清目秀,手里提着一把青锋剑,剑锋闪动,一看就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利器,而在他的后面追赶着的,却是一个十四五岁的明丽少女,一身俏跳无比的红衣,手中同样提着一把剑。
  “九师兄,你跟不掉了,看剑!”
  小女孩儿手中的剑光如虹,闪起几朵艳丽的剑花,向那白衣少年攻了过去,白衣少年一笑,回身舞剑,与那小女孩儿斗在一起,两人兔起鹘落,越舞越急,只见两道寒光,一团瑞雪,在青松坪上滚来滚去,忽然间,人影一分,一团白影,随带一道寒光,如星驰电掣般,飞向坪前的一株参天松树。又听咔嚓一声,将那桂树向南的一枝大枝桠削将下来。树身突受这断枝的震动,松针纷纷散落如雨,而与松针同时落下的,还有一个肥大的身体。
  “哎哟,哎哟!”那肥大的身影艰难的从地上爬将起来,一脸的郁闷,“九师弟,小师妹,你们两个练剑的时候能不能找别的地方,老是到这里来扰人清梦!”
  这是一个矮矮胖胖的少年,年纪与那白衣少年相仿,只是个子却明显的矮半个头,但是腰身却要比那白衣少年大上不止一圈。
  那红衣少女一见这少年,脸上的笑容更浓了,跟将过去,冲到少年的身前,“五师兄,你又在这里偷懒睡觉不练功,看我不去告诉四师叔,让他罚你!”说着,伸手出去,就要拧那少年的耳朵。
  那胖少年虽然体形比较庞大,但是身手却灵活的紧,肥肥的腰肢一扭之下,便闪了过去,嘴里叫道,“你爱去不去,师父他老人家现在肯定在与酒坛子搏斗呢,管不了我那么多!”
  那少女没有拧到胖少年的耳朵,有些着恼的跺了跺脚,“九师兄,我们抓住他!”说着,闪动身影,又向那胖胖的少年欺去。
  白衣少年听了少女的话,速度也不慢,两人一前一后夹攻而来。
  那胖少年一见这情景,也不差慌,脑袋一缩,身子一扭,如同泥鳅一般的从两人之间的空隙中滑了出来。
  “你们两个家伙,别太过份了,要是再烦的话,就别想吃我烤的美味了!”
  这话一出口,两人同时停了下来,特别是那少女,那乌溜溜的大眼睛中闪动起了慑人的火花,忽闪忽闪的看着那矮胖少年。
  罗孚派虽然不禁荤腥,但是毕竟是修道门派,伙食一向以素淡为主,很少有开荤的时候,而这胖少年的师父在这罗孚山中却是一个异数,号称醉剑,其实就是一个酒鬼。
  平时最大的喜好不是修炼,也不是教徒弟,而是酒。
  这罗孚山有酒,但是不多,所以,他常常下山自己去找酒,不过,他也不挑,千两银子一杯的美酒他喝,一个铜板一壶的劣酒他也喝,有了徒弟之后,这个习惯仍然不改,以前这小胖子年纪小,他便抱着小家伙下山买酒,现在小胖子长大了,他也解放了,下山更勤了。
  原本,很正常的,在这个酒鬼师父的熏陶之下,这小胖子应该也是一个酒鬼才对。
  不过,这个世界上,出淤泥而不染的人还是很多滴,这个小胖子似乎天生对酒就不感兴趣,无论他那无良的酒鬼师父如何的引诱愣是滴酒不沾,当然了,滴酒不沾是有一点夸张的成份,不过,他每一次喝酒,绝对不会超过三杯,再多的话,便是他的无良师父用灌的,他也会吐出来,几次来回之后,他那师父终于决定让自己的独门喝酒绝技失传了。
  不过,小胖子不喜欢喝酒,却喜欢美食,而且在这上面的天赋显然是远远大于修炼的天赋,跟着无良师父下山的时候,最喜欢做的除了吃之外,但是偷跑到人家饭店的厨房里去看人家大师父烧菜,从一开始的被追打到躲在人家厨房里一天一夜不被发现,练就了一身的藏匿闪躲的本事,自然,回来之后,这罗孚山上的小动物们便受了大苦了。
  大至狼虫虎豹,小至花鸟虫鱼,全都成了他的备用菜料,为此,也不知道被罚了多少回,不过好在他的身后有一个无良的师父罩着。
  他老人家发现自己的这个徒弟虽然不能继续自己喝酒的衣钵,却能自成一派,想来将来成就绝对不会在自己之下,再想想呢,八年前的那个雨夜,自己“碰巧”有事路过那个峡谷,“碰巧”遇到遭了强盗的孔焯一家,又碰巧的,除了这个小家伙之外,所有的人都死光光了,碰巧自己那天又莫名其妙的发了善心救了他回来,几个碰巧加起来,便成了三个字:缘分啊!
  所以,对这个徒弟倒是挺好的,要求也不高,因此也就养成了孔焯现在的个性与模样,一天到晚的不好好的修炼,除了偷吃便是睡觉,肥的跟个猪一样,因此,在第三代弟子中,他也就第一个得了混号,号称“罗孚之猪”!
  不过他的脾气好,人家这么说他,他也不着恼,一天到晚的嘻嘻哈哈,时不时的带几个关系好的跑到这青松坪来,在那巡山弟子巡不到的地方烤点兔子啊,野狼啊,炖点蛇汤啊,煎点鸟蛋啊之类的,凭着不断进步的厨艺和温和的性格,在这罗孚派混的倒是不错,虽然修为不咋的,但是却也没有什么麻烦,虽然人家称他为罗孚之猪,但是在众弟子也是蛮有人缘的。
  这白衣少年叫做方少白,是罗孚派罗孚五剑之一浮云剑周青的关门弟子,而那红衣女子,则是浮云剑周青的唯一独女周雪。
  这罗孚派渊源流长,派中的人自也是不少,到了现在掌门凌伽上人这一代,师兄弟有十九人,但是最出名的便是以凌伽上人为首的罗孚五剑,浮云剑周青便是其中之一,而孔焯的师父,号称醉剑,虽然名号中也有一个剑字,但是却不在这五剑之列。
  而与他同一辈的师兄弟中,也只有罗孚五剑收了正式的弟子,如果不是因为他八年前下山无意中碰上了那件惨案的话,恐怕到现在也和其他几个师兄弟一样,一个正式的弟子都没有。
  火烈烈的烧着,架子上的兔肉散发着让人着迷的肉香,孔焯娴熟无比的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裹,从包裹里抖出一大堆粉末般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洒在那已经被烧得差不多的兔子身上,一旁的方少白还好些,而周雪在一旁则忍不住的咽了一口口水。
  “五师兄,我最喜欢吃你的肉了!”
  正在往那兔子身上洒着调料的孔焯一听,手忍不住的一抖,“什么?”
  周雪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口误,吐了一下舌头,“嘿嘿,我是说,我最喜欢吃五师兄的烤的肉了!”
  “这还差不多!”孔焯点了点头,“我这身肥肉,可是酸的,不好吃!”
  三人同时笑了起来。
  天,渐渐的暗了下来,师兄妹三人就这么围在篝火边上,吃着烤肉,看着慢慢的从西边升起的一轮圆月,清风徐来,倒是别有一翻滋味。
  远远的,一名中年男子,手里提着酒葫芦,边走边饮,朝着这边渐行渐近,只是走到林边,见到林中三人对坐,谈笑风声的样子,不禁停下了脚步,嘴角弯起,轻轻的摇了摇头,似乎是怕打扰他们一般,转身离去。
  ……
编辑/发表时间:2009-05-29 20:44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
贡献者:
韩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