吹哨人

  “吹哨者”(Whistleblower)  這個詞起源自英國警察發現有罪案發生時會吹哨子的動作,以引起同僚以及民眾的注意。而從此延伸出來,目前我們所指的“吹哨者”是為使公眾注意到政府或企業的弊端,以採取某種糾正行動。

  一般來說,弊端或不當行為指有人違反了法律、規則或規例,進而直接威脅到公眾的利益,例如欺詐,以及貪污腐敗。

  

  在此,“吹哨者”指的不是一種抓小辮子、打小報告的文化,而是在一個大多數人都能明辨是非的社會中,個人最慎重的抉擇;也就是說只有在一個大多數人都確認誠信、正直為重要價值觀的社會中,吹哨者才有立足之地。

  儘管如此,再正直的“吹哨者”若遇到龐大且不願正視弊端的行政及執法機關或企業,“哨音”可能不會被聽到,而且“吹哨者”的個人安全也會受到威脅。因此,“吹哨者”遭到刑事起訴報復的例子是存在的。

  這證明了“吹哨者”往往必須面對各種的壓力,因而希望能受到匿名保護,因此制定一套的“吹哨者保護機制”對塑造誠信社會有著極大的益處。

  有關保護“吹哨者”機制與條款是因國家而異。

  在英國,有一項法令稱為《1998年公眾利益披露法》,保護披露資料以揭露弊端的人士。

  而在美國,則根據議題改變或者依據有關出現弊端的州屬的政府的看法。最早的一條法令是於1912年出台,它保障了聯邦僱員提供資料給美國國會的權利。

  不過,提供“吹哨者”保護的法律機制必須不斷地加以完善,才能鼓勵、推動更多人揭發弊端。1976年,美國成立了“政府責任項目”,主要工作是協助美國國會建立並完善“吹哨者保護法”。

  目前,由美國國會通過的《吹哨者保護法》在美國的42個州內適用,保護規定非常細緻完整。而且一些國家對“吹哨者”的保護不只限於刑法上,也表現在民法和行政上。

  在確立獨立且有公信力的司法而言,“吹哨者”和證人都是不可或缺的支柱,訴訟發生前,叫“吹哨者”,訴訟發生後,“吹哨者”可以轉為證人,所以兩者都必須受到保護。

  由此可見,整個社會的集體信賴支持,還有法律的積極保障,才是揭弊者最堅強的後盾。

  可是大馬對舉報、揭發弊端者的保護機制仍不健全,目前並沒有一套保護證人或“吹哨者”的法令。

  英國、美國、德國、新加坡等國家不僅都單獨制定了《證人保護法》,而且還設立了專門的證人保護機構,將舉報人包括在證人之內予以特殊的保護。

  最近被大馬反貪污局點名的香港廉政公署在上世紀70年代就制定了《證人保護條例》,司法部門對包括舉報人在內的證人採取24小時保護措施。近30多年來,香港民眾由此對廉政公署產生了較強的信任感,實名舉報的比例從33%上升到71%,證人出庭作證率達到了99%。

  大馬反貪局指表現比香港廉政公署來得優秀,可是除了大馬的清廉指數遠遠被香港拋在後頭外,大馬“吹哨者”人數和證人出庭率這兩張成績單也不比香港“亮麗”。

  政府法律事務部門、總檢察署及反貪局若要贏取民眾的信任,在制定保護證人或舉報人法案方面的探索和努力需要加倍才行。

编辑/发表时间:2009-12-23 08:02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
贡献者:
何党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