庚款留学

  转自百度百科

  庚款留学百年祭

  2008/06/11 20:49

   公元1900年,值中国庚子年。是年,义和团杀入北京围攻各国使馆,当街扑杀德国公使克林德。随之,八国联军攻占北京,联军总司令把指挥部直接设在了故宫之中,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仓皇西逃。

   隔年,《辛丑条约》签订,当时每个中国人头上几乎都背负着1两白银的债务,派兵攻入北京的八国再加上比利时、荷兰等六国总共获得赔偿白银四亿五千万两,分39年还清。

   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屈辱的一页,此后的几十年中,中国承担着这一沉重的债务,无论是军阀混战还是抵御日寇的入侵,直到1942年,才将这笔被称为庚子赔款的债务还清。

   然而,与庚子赔款有关的不仅仅是这些,在中国近代史的书页上,还写着这样浓重的一笔:与庚子赔款有关的两个国家、三批留学生和一所大学。

   1908年,美国开始向中国返还部分庚子赔款,以支持中国兴办教育,资助中国学生赴美留学,在随后的几十年中,列强相继效仿美国向中国返还庚子赔款用于资助中国学生出国留学,这被称为庚款留学。

  两个国家

   1907年12月3日,时任美国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在递交给国会的年度咨文中,提出“授权减免和取消对中国超出此数的赔偿要求”,咨文中写道:“我国宜实力援助中国厉行教育,使此巨数之国民能以渐融洽于近世之境地;援助之法,宜招寻学生来美,入我国大学及其他高等学社,使修业成器,伟然成材,谅我国教育界必能体此美意,同力合德,赞助国家成斯盛举。”

   罗斯福的这一建议并非心血来潮,早在1904年12月上旬,中国驻美公使梁诚就中国的赔款是用黄金还是白银偿还一事,与美国国务卿海约翰举行谈判。谈话间海约翰透露出一句:“庚子赔案实属过多——”这一信息立刻被梁诚捕捉。这说明美政府已发现其有关部门在上报庚子之乱的损失之中,有“浮报冒报”的现象。梁诚非常机敏地放弃了谈判策略,不再去和海约翰纠缠赔款用金还是用银,而是“乘其一隙之明,籍归已失之利”。

   1906年3月,美国传教士明恩溥在白宫向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建议,用清政府的“庚子赔款”在中国兴学和资助中国学生来美国留学。而伊里诺大学校长詹姆士在1906年给罗斯福的一份备忘录中声称:“哪一个国家能够做到教育这一代中国青年人,哪一个国家就能由于这方面所支付的努力,而在精神和商业上的影响取回最大的收获。”“商业追随精神上的支配,比追随军旗更为可靠。”在明恩溥等人的推动之下,罗斯福总统的咨文中关于资助中国教育的内容出台。

   延至1908年5月,美国国会通过法案,授权罗斯福总统退还中国“庚子赔款”中超出美方实际损失的部分,用这笔钱帮助中国办学,并资助中国学生赴美留学。

  三批留学生

   北京,史家胡同早已辨识不出当年的风貌,一些幸存下来的四合院在初冬的暖阳中慵懒地矗立着,周围的高楼上偶尔会有玻璃窗开合时折射的太阳光照到四合院的青色墙面上,形成一个小小一闪而过的光斑。

   想要在这里探寻当年庚款留学生选拔考试的情景似乎变得不可能,因为街上走过的看上去最年老的住户也对庚子赔款及庚款留学生的往事没有丝毫记忆。

   也许是时间过去得太久了吧,那场近一百年前的考试留给我们的印记似乎更多的是留在书本中了。

   1908年中美签署庚款留学协议,中国即开始留美学生的甄选工作。1909年到1911年的三年间,清政府三次在全国范围内招考庚款留学生。而考试地点就在史家胡同。

   史家胡同见证了当年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们历经七八天的初试复试之后或品尝胜利喜悦或吞咽落榜苦涩的情景。

   我们后人看来,当年招考的要求真是严苛:考生除了通晓国文英文外,还要求“身体强健,性情纯正,相貌完全,身家清白”。

   1909年8月间,庚款留学的第一次招考举行,应考的学生达到630人,初试考查国文、英文和本国史地,68人幸运过关;复试分别考查物理、化学、博物、代数、几何、三角、外国历史和外国地理诸科,初试复试结束,时间也过去七八天,剩下的人从68减为47。足见标准之高,这47名佼佼者在当年10月赴美,只是出发时,3名贵胄子弟加入他们的行列。这50名学生中包括日后成为清华大学校长的梅贻琦先生。

   50名学生抵达美国后所学多是化工机械土木冶金以及农商诸科,后人看来,多是经世致用之学,而非治国安邦之略。

   然而,走出一扇门,得到的就不仅仅是一侧的风景,当整个世界摆在面前的时候,再“性情纯正”的孩子也会想要多看一些多学一些,本是学习经世致用之学的学生们,谁能保证他们不会被西方政治法律社会所吸引,并浸淫其中呢?

   成为庚款留学生后,这些孩子们的生活从此改变了,然后他们成为了火种,从美国带回西方民主自由之火,这一点也许他们自己都不知道。

   一年之后,1910年8月,仍旧是史家胡同,庚款赴美第二次招考进行,考试科目及顺序一如上年,后人来看那一年的考题仍觉得蛮有趣味。初试中国文试题古色古香,为:“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说”;而英文试题则颇为时髦:“借外债兴建国内铁路之利弊说。”

   复试则考了西洋史、植物学、动物学、生理学、几何和世界地理等科。

   这一年的考录比上年大幅提高,400多人应考,最后录取了70人。

   在这70人中,胡适名列第55名,赵元任和竺可桢与他同榜。胡适赴美初学农,后改哲学,后终多有建树。试想若无当日庚款留学,日后新文化运动将少一员猛将。

   1911年,第三批庚款留学招考举行,63人得以赴美。

   10月间,武昌的炮声打碎了清政府虚弱的外壳,清帝逊位,随后,中国进入近代史上最为混乱的军阀混战时期,庚款留美计划就此搁置。胡适在《美国退还庚子赔款记》所叙及“十年之后,赔款学生当遍于新大陆矣”的盛况,被炮火打得粉碎。

  一所大学

   2007年11月27日,法国总统萨科齐到访清华大学并发表演讲。

   清华大学似乎成为了外国政要来中国的一个必到之地。2002年美国总统布什也是站在清华的讲台上,那一次他提到“这所大学(清华大学)恰好是在美国的支持下成立的,目标是为了推动我们两国的关系”。

   的确,清华大学在中美交流史上占据了重要的地位,从它一诞生,就打上了深深的美国烙印。

   1908年10月28日,中美两国政府草拟了派遣留美学生规程:自退款的第一年起,清朝政府在最初的4年内,每年至少应派留美学生100人。如果到第4年就派足了400人,则自第五年起,每年至少要派50人赴美,直到退款用完为止。

   如何确保这一工作能够有序进行,中美双方商定,在北京由清朝政府外务部负责建立一所留美训练学校,专职负责庚款留学事宜。

   1909年6月,游美学务处在北京成立,8月,清廷内务府将皇室赐园——清华园划拨学务处,作为游美肄业馆的馆址,这就是清华大学的雏形并前身。

   1909年8月,学务处在史家胡同招考了第一批学生,于10月份赴美。这是自洋务运动失败之后,清政府首次官费选派留学生。1910年,70名学生通过考试得以赴美的同时,有140名学生被选入肄业馆进行短期培训,以便随时开赴美国。

   在游美肄业馆的基础上,1911年北京开设清华留美预备学校,虽然当年10月,辛亥革命之后庚款留学中断,然而清华留美预备学校却并未停止选送优秀学生赴美留学的重任,更于1924年改名为“清华大学”。

   1924年,美国国会通过决议,将剩余的庚子赔款用于中国,这就是“二次还款”。

   掌管这笔还款的就是“中国文教促进基金会”,又被称为“中国基金会”。在基金会的账面上,有着1254.5万美金。

   清华大学理所当然地获得了这个基金会所提供的相当部分的奖学金,基金会几乎可以算是清华当时的经费来源。

   在当时中央政权风雨飘摇、军阀混战愈演愈烈的情形下,清华因为有着基金会这个坚强后盾,在众多大学中保有着天然的优势。

   有历史学家评价道:“清华其成功的一大秘诀是,当其他院校求助于军阀政权不稳定的施舍时,清华的年度预算是有保障的。”

   清华大学所获得的庚子赔款的使用,一部分为清华本校的经费,每年约60万元;另一部分为留美学生经费,每年约100多万元。两项合计,约200万元。

   相对充裕的经费,使清华能够在最大限度上保证办学的自主性。

   清华大学的校园即由美国人设计,加上皇家赐园的湖光山色,处处体现出中西融合的映像。相对充裕的经费保证,使清华大学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管理制度和运行机制,校园中自由民主成为风尚,20世纪20-30年代初期,清华大学出现的几次大规模的学校风潮,造成清华校长多次易人,竟有十几任之多,甚至出现清华几年没有校长,由校务会议维持的尴尬局面。

   场面虽然尴尬,但是并未发生校长倚仗权势或是借用政治势力压制学生的情况,不能不说是清华之幸。

   1928年国民党建立了全国政权以后,清华庚款基金全部移交给“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管理。当时教育部同基金会签订的《保管清华大学基金办法》主要有以下几条:(一)清华拥有基金的所有权;(二)教育部拥有基金的支配权(审查清华每年的预决算等);(三)中华教育文化基金董事会拥有基金的保管权,是清华庚款基金的永久保管者;(四)规定清华大学的基金,无论何时都不得动用,基金的利息,也只有到退款终了的一年以后,才能用作学校经费。

   中基会的成员是国际国内极有声望的社会名流,蔡元培、司徒雷登、胡适、丁文江、韦罗贝、翁文灏、汪兆铭、李煜瀛、位朝枢、任鸿隽、孙科、赵元任等,都曾先后替补为董事会成员。

   据说南京政府逃亡台湾以后,一时财政拮据,很想动用此款,但都由于基金会成员的严于把守,使清华基金得以留存。

   1948年12月,北平解放前一二天,校务会的成员进城后没回来,他们去了美国,而后又到了台湾。这样,庚款也随梅贻琦教授去了台湾。在台湾新竹办了一所清华大学。

   2006年,原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更名为清华大学北京协和医学院,与清华大学实行共建,而中国协和医科大学的前身北京协和医学院和协和医院原本也是1917年到1921年间,美国人利用庚子赔款修建的。   

   历史的轨道勇往直前,却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交会出令人遐想的片段。

编辑/发表时间:2009-03-21 12:03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
贡献者:
王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