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安传统医德

  新安传统医德——仁心 孝心 诚心

  □ 牛淑平

  有人提出徽学的特色是:商成帮,学成派,人成群。新安医学正是以其庞大的医家群体、宏富的医学著作以及浓厚的地方医学流派特色而成为徽学的典型代表。当时有“天下名医尽在新安”一说,高素质的明清新安儒医群体,不仅拥有高超的医疗技术水平,更重要的是他们拥有医生的基本职业道德素养。

  一腔浑是活人心的仁心

  医者仁术,新安医家本着“仁爱”、“救人”的理念,赤诚地热爱病人,注重生命,尊重人格,济世活人。新安名医程知在所著《伤寒经注》序中言:“仁天下之事不一,活人为大,活人之事亦不一,医为重……医之为道能活人,亦能杀人。”这是新安医家对“仁心”的认识。清代歙县喉科名医郑梅涧有一枚处方印章,刻印的内容是“一腔浑是活人心”,每每于处方笺上作“起首”之用,一是为了自勉,二是告诫子孙,不得求名邀利。应该说,乐善好施,重义轻利是明清时期新安医家群体的真实写照。如清代新安名医何家骏,黟县碧山人,因医术高超求诊者络绎不绝,但他治病不收礼物,强调:“吾非以医市人”。新安清代名医陈进摩,婺源人,精医术,为人治病,每早晚必亲去探视,贫者施药并济财物,亲疏远近,视同一体,家境本来丰裕,晚年竟因施舍而致贫。诸如此类感人的故事不胜枚举。

  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的孝心

  孝道是新安人遵守的道德规范,能懂得医理以便更好地事奉父母,是人们尽孝的具体体现,所以“为人子者不可不知医”的一片孝心促使许多人走上了从医路。清代婺源名医胡翔凤,自幼笃志力学,后因母病慨然说:“为人子不可不知医”,自此究心岐黄医学,终成一代名医。尤其是在一片孝心的促使下,新安医家割股疗亲、尝粪救亲的故事也屡有发生。今天歙县棠樾村口百余米长的甬道上,仍井然有序地屹立着7座牌坊,这就是全国罕见的棠樾牌坊群。牌坊群按“忠、孝、节、义”的顺序由两头向中间依次排列,呈半弧形展开。其中鲍灿“孝子坊”为明嘉初年始建,清乾隆十一年重修。牌坊额刻“旌表孝行赠兵右部右侍郎鲍灿”。鲍灿,读书通达,不求仕进。因母亲两脚病疽,延医多年无效,即持续吸吮老母双脚脓血,终致痊愈。其孝行感动了乡里,经请旨建了这座旌表牌坊。还有,建于清嘉庆二年的鲍逢昌“孝子坊”,因母亲病重在床,鲍逢昌历尽艰辛,攀崖越岭,四处采药医治,并割股疗亲,以表孝心。乾隆三十九年下旨旌表,称赞他“天鉴精诚”、“人钦真孝”。后即建此坊,传誉乡里。

  药之真伪视乎心之真伪的诚心

  新安名药铺“胞与堂”所制丸散的药材,如人参丸、牛黄丸等丸散中有贵重之人参、牛黄等,出售前先将人参、牛黄、珍珠等贵重品碾成粉末,封固收藏,待患者购药时拿出给患者亲自过目后,旋即与其他药物加工成丸。非常讲求信誉,同时又扩大了产品知名度。再如新安最早的药店“保和堂”,“凡所售丸散皆一一注明其主治,无论老幼愚智咸可以按其条例选购,”在经营中讲究信誉,“不随世人将就贸易,故其药有定价,宁薄息而售,世不二价以徇人”。

  新安医家“仁心、孝心、诚心”的医德虽然打上了封建社会制度的烙印而有所局限,但传统美德仍值得我们提倡,因为即使在今天社会,对于医务工作者来说“三心”精神也是必须具备的。当然,在今天来诠释这“三心”,归根结底就应上升为一个社会责任感问题了,即对自己、对家庭、对社会、对国家的责任感。儒家的“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实际上也是修炼责任感的高度概括。责任感是在一个人的思想、觉悟、道德和良知等可贵品质基础上的高境界产物,也是一个人成才的重要素质。对一位医务工作者来说,具有责任感就是应该明确自己特殊的社会角色。具体地说,第一,包括对自己负责任的责任感,即对自己怎样做学问、做人,怎样做一名优秀的医生的责任。第二,对自己最亲近人的责任感,在社会生活和社会关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最亲近的人,如父母双亲,兄弟姐妹,只有懂得爱自己的父母,珍惜自己的手足之情,怀有一颗给人以爱心的赤心,才可能去热爱祖国和人民,热爱自己的事业,善待患者。第三,对周围人的责任感,社会是由许许多多的个体组成的,在社会中,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必然关系,医患关系就是当今社会的一个庞大的特殊关系群体。第四,对社会的责任感,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才能时刻关心国家的发展,民族的腾飞,树立对人民、对民族、对国家、对社会进步、对世界发展、对人类幸福的责任感,这是在科学的世界观上更高层次、更高境界里的深化与发展。

编辑/发表时间:2009-05-24 11:34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
贡献者:
侯浩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