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贵妃与安禄山“私通”真相探秘

    被后世推崇为古典“四大美女”之一的杨贵妃,不仅天生丽质,雍容华贵,而且能歌善舞,通晓音律,堪称大唐演艺圈的“一姐”。作为红极一时的唐代“大明星”,难免被整点“花边新闻”或“桃色新闻”。于是,杨贵妃便在野史稗记与戏剧舞台上,不时被娱乐八卦,不仅给她杜撰出一个最大的“情敌”——梅妃,还让她给唐玄宗送上一顶“绿帽子”,说她曾跟安禄山私通。看来这“大明星”确实不好当,你身子最正,也会有人给你抹黑涂鸦,古今皆然。

    据史载,唐玄宗天宝十四年(公元755年),身兼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在范阳发动叛乱,率15万大军长驱直入,下潼关逼长安。唐玄宗携杨贵妃及朝中大员仓皇出逃蜀中,行至马嵬驿,禁军将士哗变,诛杀杨国忠,逼迫玄宗赐死杨贵妃。之后,唐朝用了整整八年时间才平定这场历史上著名的“安史之乱”!


    “安史之乱”无疑与杨玉环有关联,至少可以说是安禄山以“清君侧”为借口图谋不轨。《新唐书·则天武皇后杨贵妃传》有载:“禄山反,诛国忠为名,且指言妃及诸姨罪。”大意是说安禄山造反,以讨伐杨国忠为借口,而且公开指出杨贵妃及几个姐姐的罪恶。但翻阅新旧唐书,实难找出杨玉环与安禄山有暧昧关系的任何记载或暗示,倒是《新唐书》中有说:玄宗宠信安禄山,命他与杨家诸姨结为兄弟,,而安禄山“母事妃”(拜杨贵妃为干娘),每次朝见天子,杨家人必定设宴招待。这里的“杨家人”应该不包括杨玉环,她可是大唐“皇家之人”。


    那么,杨玉环与安禄山的艳闻又从何而来?是纯属类似当今娱乐八卦性质的坊间传闻,还是唐朝的“狗仔队”潜入后宫卧底“偷拍”之?

    无论是《开元天宝遗事》、《杨太真外传》、《禄山事迹》等野史稗记,还是《唐史演义》、《梧桐雨》等小说杂剧,我们都能看到对“杨安恋”的大肆渲染,有的说得活灵活现,几近当今的某些“写真集”,着实让人难辨真假。其中便有“贵妃三日洗禄儿”的趣闻,说杨玉环为干儿子安禄山三天洗身。“洗三”是古代的一个习俗,在婴儿出生后的第三日,便举行沐浴仪式,召集亲友为婴儿祝吉,也称“三朝洗儿”,意在“洗污免难、祈祥图吉”。杨玉环在禁宫中为比她大二十几岁的安禄山洗澡,似乎让人感觉有些啼笑皆非!

    元代白朴的杂剧《梧桐雨》则说,安禄山进入宫廷后,因与杨贵妃有暖昧关系,被杨国忠察觉而奏明玄宗,安禄山被逐出宫外,改封渔阳节度使,去镇守边关。安禄山离开后,杨贵妃日夜思念,心生烦恼。安禄山起兵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单要抢贵妃一个,非专为锦绣江山。”《唐史演义》中描写说,“禄山与贵妃鬼混一年有余,甚至将贵妃胸乳抓伤。贵妃因恐玄宗瞧破,遂作出一个诃子来,笼罩胸前。”这“诃子”是唐代贵妇中流行的一种无带内衣,也相传是杨玉环为掩饰所伤之乳而发明的。

    最要命的还不在于此。司马光《资治通鉴》卷216中竟然也记载有“贵妃洗禄儿”事,说是杨玉环用锦绣做成的大襁褓裹住安禄山,让宫女用彩轿抬起。唐玄宗还亲自去观看“洗儿”并予赏赐。又说“自是禄山出入宫掖不禁,或与贵妃对食,或通宵不出,颇有丑声闻于外,上亦不疑也。”司马光也倾向于杨玉环与安禄山有私情,但又说玄宗“却不怀疑”。唐玄宗知道杨贵妃与安禄山通宵鬼混,但又毫不怀疑,这堂堂唐明皇岂不成了一“白痴”。

    其实,杨贵妃与安禄山私通之说当属坊间八卦传闻,从诸方面都难圆其说。

    首先是正史上毫无记载,就连暗示也没留下一点。司马光《资治通鉴》所记也是依据野史,不足证信。《资治通鉴》本是用来警示皇帝的“警示教育”片,或许司马光觉得这“杨安恋”实在是个难得的“噱头”,弃之可惜,便腆着老脸放进了“正史”。再说司马光所记“贵妃洗禄儿”的时间是天宝十年,这正是杨贵妃受玄宗专宠的时期,俩人“行同辇,止同室,宴专席,寝专房”,几乎形影不离,安禄山实无机可乘。

    再则,杨玉环“傍”安禄山之动机安在?杨玉环贵极实际上的“皇后”,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当朝宰相又是自己的族兄杨国忠,安禄山不过一封疆大吏,不值得她去投怀送抱。如果说杨玉环是为满足个人的欲望,这安禄山不仅比她大二十几岁,而且十分肥胖,其貌不扬,言语粗鲁,雍容华贵的杨贵妃怎么会瞧得上他呢!

    杨贵妃与安禄山“私通”说,不仅有娱乐八卦的成分,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掺杂其间。李唐王朝的追随者,需要给那场著名的“安史之乱”找只“替罪羊”,杨贵妃当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于是,杨贵妃便成为“安史之乱”的罪魁祸首,又是一个“红颜祸水”论。

    既然这杨贵妃是“红颜祸水”,何不给她假想一个“情敌”,再弄个“情夫”。唯其如此,才让人觉得马嵬驿哗变合乎理情,这杨贵妃死不当惜,而玄宗痴迷于这样一个有失妇道的妃子似乎不值得。

编辑/发表时间:2012-01-01 16:40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潘世东编选于越楚博客
贡献者:
潘世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