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观

 

物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观

 

高懿德

(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研究院 山东 日照 276826

                                                                           

    要:迄今为止,无论是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们,还是马克思主义的实践家们,只是把马克思主义片面地理解为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学说,或关于人类解放的学说,或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学说,并未全面、真正地把握到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本质,由此导致了马克思主义实践的巨大失误和挫折,极大地动摇了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全面地看,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实质,乃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相互统一的根据、条件和途径的思想体系,而其哲学基础,则应是“物道主义”世界观。

词: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本质;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自然解放;物道主义

作者简介:高懿德,男,1962年生人,山东临朐人,曲阜师范大学国学院教授,哲学博士,理论经济学博士后,马克思主义哲学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两专业硕士生、博士生导师。

 

 

 

The View of Marxist of Wudaoism

Gao-Yide

(Chinese Classics Institute, Qufu Normal University, Shandong Rizhao, 276826)

Abstract: So far, Marxism has been one-sided understood as the theory of the liberation of the proletariat, or human liberation, or proletarian and human liberation, which can’t grasp the all-sided and real essence of Marxism, resulting in huge mistakes and setbacks of Marxist practice, have greatly shaken people’s belief in Marxism. Comprehensively, the true essence of Marxism is the theory of the unified rationale, conditions and ways of the liberation of the proletariat, human liberation and natural.

Key words: The real essence of Marxism; Proletarian liberation; Human liberation; Natural liberation; Marxism of Wudaoism

 

 

邓小平曾多次指出,我们搞了这么多年,究竟什么是马克思主义,什么是社会主义,至今没有搞清楚[1](P63137)。可以说,自马、恩之后,人们就从来没有真正弄清楚究竟什么是马克思主义。值此马克思诞辰二百周年之际,弄清楚他所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基本精神或真正本质,正是对他本人的最好的纪念。

本文将证明:

其一,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追求或根本精神或真正本质就是:“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自然解放”这三大解放思想的相辅相成、相互内化的辩证统一。它们构成了整个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及其历史发展的内在红线,构成了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真正本质。可以说,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就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相互统一的根据、条件和途径的思想体系。

其二,以“三大解放”为基本精神的马克思主义,其最终的哲学基础应当是物道主义世界观,故从根本上说,它是“物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

一、如何看待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理论体系庞大,内容繁杂,几乎涉及到哲学和人文社会科学甚至各领域,甚至涉及到自然哲学领域,并且有着后来人的继承性发展和改变甚至是片面性、歪曲性的发展或改变,因此,从不同的角度和不同时代,都会对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本质产生不同的理解和认识,甚至会产生曲解,由此造成马克思主义实践的偏差、挫折和失败。因此,正确认识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实质,是我们确立科学的马克思主义信仰,正确地发展马克思主义和进行科学合理的马克思主义实践,实现马克思主义所追求的社会发展目标的关键一环。

但要正确地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必须坚持以下几点:

第一,必须完全以马克思、恩格斯的思想主旨和理论架构来理解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共同创造,但主要是马克思提出、阐述和奠定基本思想宗旨与基本理论框架的学说体系,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东西已经完整地由马克思和恩格斯,特别是由马克思所提出和阐述,至于后来者的继承和发展则只是对这些基本东西的具体化和特殊化(即民族化或特色化)。因此,真正揭示马克思主义本质的只能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马克思、恩格斯特别是马克思的思想主旨及其基本理论框架,后继者及阐释者的思想只能作为理解马、恩思想经典的启示性材料,而不能直接作为马、恩本人的思想或马克思主义本身的成分。当然,如果它们从根本上符合已经被正确地理解和把握的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宗旨和思想框架的话,它们就是马克思主义的东西。总之,只有马克思、恩格斯特别是马克思所确立的它们的思想体系的最基本的思想宗旨或框架,才是确证真正的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标准。

第二,必须把马克思、恩格斯所确立的最基本的思想主旨作为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本质,而以对马、恩阐述它们的思想体系的解读作为佐证。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本质从根本上体现为其理论体系所着力论证和追求的最基本的思想宗旨,也就是马克思主义整个理论体系所力图证明和实现的观念性目标,理论体系本身不过是论证其科学合理性和阐述其实现条件和途径的思想系统而已。思想宗旨是目的、目标和根本,思想体系则只是其手段和体现形式。马克思主义整个学说体系的思想宗旨,就是马克思主义整个学说体系的本质所在。对于庞大繁杂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来说,一定有着多个和多层次的思想宗旨,但无疑,其最基本层次的思想宗旨及其系统关系才是马克思主义整个学说体系的最根本的本质,对于它们的准确把握,是正确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实质的根本所在。

第三,必须以对马克思、恩格斯所创立的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的全面的辩证理解或解读来证明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宗旨。对马克思主义整个学说体系最基本层次的思想宗旨的准确把握诚然是正确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实质的根本所在,但因马克思主义最根本的思想宗旨就体现在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中,所以只能从对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全面而辩证的理解与把握中去理解和把握到其根本思想宗旨,除此别无他途。

对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全面而辩证的理解和把握,是准确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根本宗旨的重要条件。马克思、恩格斯限于他们那个时代状况以及他们思想发展曲折路程的限制,他们的根本思想宗旨并没有一开始就完整提出来,而是在思想发展的进程中逐渐提出和形成,并且也没有完整的表述形态,而是在他们不同时期的思想文献中逐渐显现出来,并通过他们的整个学说体系烘托出来,他们的思想体系对思想主旨的阐述也偏重不一,由此造成了理论系统与思想主旨的某些不协调。针对这种状况,就不能仅仅从理论体系的框架结构关系上,更应当从其内在的各种基本思想成分的辩证关联上,去理解和把握马克思主义的精神脉络,由此才能找到它真正的根本宗旨。

二、马克思主义的真正实质

无论从马克思、恩格斯对他们自己思想主旨的揭示性文献看,还是从他们思想体系中所蕴含着的基本思想成分及其系统关联看,马克思主义真正的最基本的思想宗旨和精神追求,即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真正实质,就是系统地阐述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的根据及实现它们的条件和途径,以指导相应的社会实践运动,实现三大解放的学说系统。

首先,马克思、恩格斯在他们思想的逐步形成过程中,曾经揭示过他们的人生追求和思想追求,即克服社会异化,实现人类本质的回归,最终实现无产阶级、人类和自然的解放与幸福。

马克思与恩格斯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从根本上看就是要实现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最高人生追求,实际上,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也不过是实现他们最高人生追求的思想中介。所以,从马克思、恩格斯的最高人生追求便能略知他们所创立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最高思想宗旨。

马克思首先确立起来的人生最高追求就是为人类的福利或幸福而工作,中学时期,他便立下了选择“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的志向和誓言[2](p7),并在以后的人生中忠实地履行了这一誓言。大学期间他认识到自然、社会和精神对人类的三重束缚、奴役和压迫是造成人类最大不幸的根源,因此他认为,帮助人类从这三重束缚、奴役和压迫中解放出来获得自由和幸福,就是“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工作和职业。于是,在大学期间他就树立了为人类的自由解放而斗争的志向。在离开学校开始进入社会的《莱茵报》时期(1982-1843),他发现了底层劳动群众遭受社会压迫和剥削的社会现实,便在1843年底写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1843年末-19441月)中发誓:“必须推翻那些使人成为被侮辱、被奴役、被遗弃和被蔑视的东西的一切关系。”[3](p10)这里他特别关注被这些关系所剥削、压迫和奴役的底层阶级的解放,也包括所有可能成为被这些关系所剥削、压迫和奴役的人——如资产阶级——的解放,总之,是包括一切人在内的全人类的解放。在1843年秋写的《论犹太人问题》中,他比较系统地阐述了人类解放及其与政治解放、宗教解放的关系。但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他发现和揭示了以人类解放为中心的人类解放、无产阶级解放和自然解放的三大解放相统一的理论,由此奠定了他所要创建的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根本宗旨。

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他中心阐述的是人类解放思想,但却同时把工人阶级的解放和自然的解放既作为人类解放的中介,又作为与人类解放同等重要的两大解放目标。于是,马克思所毕生追求的人类解放事业,就变成了工人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三大解放事业。

在马克思看来,实现三大解放事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先在思想上对它们进行理论证明和途径设计,形成关于实现三大解放的根据、条件和途径的学说系统及相应的实践纲领,然后再用这些学说系统和实践纲领去引导整个社会去进行相应的三大解放运动,三大解放彻底实现所达到的社会形态就是共产主义社会。据此,马克思认定,进行这项工作就是他一生所追求的“最能为人类福利而劳动”的职业,其中最重要最现实的工作,就是尽快对三大解放事业的根据、条件和途径做出全面系统的理论阐述,由此而形成的思想体系当然也就是三大解放理论。我们知道,从马克思一生的思想脉络和逻辑看,他确实是穷尽一生历尽千辛万苦地做了和基本完成了这项伟大的工作或事业。

其次,从他们思想体系中所蕴含着的基本思想成分及其系统关联看,三大解放及其统一性联系,始终是整个思想体系所要阐述的最高主题。他们的整个思想体系涉及众多思想领域,但所阐述的内容最终都集中到三大解放上,实质上都是阐述三大解放的支持材料,即都是阐释三大解放的根据、条件和途径的思想材料。可以说,三大解放始终是马克思主义整个学说体系的最核心、最根本的思想主题。诚然,马克思早期思想的重心是人类解放,晚期思想的重心是无产阶级解放,自然解放则从来没有成为马克思思想的重心,以至有人认为早期思想是人本主义,晚期思想是阶级主义,早期思想中蕴含着自然解放,但早期思想不成熟,只有晚期思想才是成熟的马克思主义。这些看法的错误在于割裂了马克思主义思想体系理论要素的统一性联系。事实上,马克思主义的早期思想已经走向成熟,《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就是他早期思想成熟的标志。正是在这部著作中马克思比较充分地阐释了三大解放思想及其相互关系,而这些思想正是他一生思想所思考、阐释的核心主题。当然,在这部手稿中马克思的人本人道主义思想还相当浓厚,但也已经同时蕴含着无产阶级和自然界的立场,因为此时他不仅仅把无产阶级解放和自然解放看作是人类解放的中介或手段,而是已经出于无产阶级和自然界的利益同时把它们看作与人类解放一样值得追求的价值目标。至于晚期思想以无产阶级解放为重心,乃是因为无产阶级解放是实现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的根本途径,是实现三大解放的首要战役,而且无产阶级受压迫和奴役最重且不堪忍受,故是首先需要着重阐释的,至于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则因处于第二、三大阶段性战役而暂时不急迫,故在马克思的后期思想中并没有成为重心所在,但这并不能否认它们的重要性及其在马克思主义整个学说体系中的核心地位。

其三,从三大解放的统一关系看,三大解放必然同时构成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根本宗旨和主题。这是因为三者之间是互为条件,一体而成,缺一不可的关系,追求其中任何一个目标的彻底实现,都必然地要实现其他两个目标。

关于三大解放之间的统一性关系,将在下面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追求三大解放”一题中进行详尽的阐述。

上述三点已经充分表明,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的真正实质,就是系统地阐述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的根据及它们的实现条件和途径,以指导相应的社会实践运动,实现三大解放的学说体系。简言之,马克思主义就是关于三大解放的学说系统。

总之,三大解放相辅相成、相互内化,贯穿于马克思思想和生命的始终,构成了马克思主义的精神实质。

由此可见,那些把马克思主义理解为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学说,或关于人类解放的学说,或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学说的马克思主义观,都是片面狭隘的。

马克思曾强调,他的学说是对资本主义必然灭亡,社会主义必然胜利的社会发展规律的探索和表述,而不是从他个人头脑中发明出来的救世良方,从而他不同意把这个学说冠以他个人的名义,而主张将其称为共产主义学说或科学社会主义学说。马克思在此试图说明,他的主义实际上是探索和表述社会主义制度必然取代资本主义制度的社会发展理论。按照马克思一生思想的基本脉络看,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的社会发展理论的最终指向是无产阶级、人类和自然的解放、自由和幸福。从根本上看,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只是整个马克思、恩格斯他们已经完成的学说体系中的主体性内容,由于时代的限制和马、恩他们本人的有限人生,对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的更系统的阐述还没来得及进入马、恩的工作日程。

三、马克思主义必然追求三大解放

三大解放成为马克思主义根本宗旨和主题的必然性,在于三者之间客观上有着内在的必然性联系。

在马克思看来,无产阶级受到有产阶级(资产阶级)的剥削、奴役和压迫,人类受到自然、社会关系的奴役和压迫,自然也受到人类的奴役和压迫,归根到底都是由于生产力的落后和私有制生产方式造成的,这在资本主义社会表现得尤其鲜明和尖锐。落后的生产力限制了人们的生产能力,必然造成私有制、雇佣劳动制度和异化劳动,异化劳动又全面造成人与人之间和人与自然之间关系的全面异化,进而必然造成有产者阶级(资本主义社会里是资产阶级)对无产者阶级(资本主义社会里是无产阶级)的剥削、掠夺和压迫,人类对自然界的剥削、掠夺和压迫,有产者又受到这种制度及自己对无产者剥削、掠夺、压迫关系的反向束缚、压迫和奴役,全人类又受到自己对自然界剥削、掠夺、压迫关系的反向束缚、奴役和报复,如此,就使得所有的阶级、全人类以及自然万物(自然界)都处于被束缚、被压迫和被奴役的不幸状态中。因此,马克思认为,无产者和全人类要获得解放、自由和幸福,必须同时解放自然界,而要实现这些解放,首先必须充分发展社会生产力,然后在此基础上彻底消灭私有制和雇佣劳动制度,由此才能消灭异化劳动其所造成的人与人、人与自然关系的全面异化,无产阶级、全人类和自然界才能获得全面而彻底的解放,并由此走向自由、和谐、幸福的康庄大道。这就是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的基本逻辑,而这种基本逻辑也就决定了三大解放必然是整个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最高追求。

马克思的人生逻辑告诉我们,创建马克思主义学说体系是实现他最高人生追求——即为人类解放、自由和幸福而奋斗——的伟大工作。但人类解放的重要成分是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劳动阶级的解放,而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劳动群众的解放活动正是人类获得解放的根本途径,人类解放又是劳动阶级获得彻底解放的必要的前提条件。另一方面,无论是劳动群众的阶级解放,或是整个人类的解放,它们的彻底实现都必须以把自然界从人类的奴役下解放出来为先决条件,从而,自然的解放又是劳动阶级和全人类获得彻底解放的必要环节,而且本身也有着尊重自然的道德价值。从出发点与道德角度看,马克思主义就是劳动阶级主义、人道主义和自然主义的有机统一。

关于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之间的基本关系,马克思、恩格斯有过如下论述——

其一,马、恩认为,无产阶级解放和全人类解放具有相通性与一致性。

在《哲学的贫困》中马克思指出:“劳动阶级解放的条件就是要消灭一切阶级[4](p194)。他还说过:“工人的解放包含全人类的解放;其所以如此,是因为整个人类奴役制就包含在工人同生产的关系中,而一切奴役关系只不过是这种关系的变形和后果罢了。”[5](p101)在《共产党宣言》中,他又指出:无产阶级“在消灭这种生产关系的同时,也就消灭了阶级对立的存在条件,消灭了阶级本身的存在条件,从而消灭了它自己这个阶级的统治。”[6](p294)在《法兰西内战》初稿中,他指出:“工人阶级正是通过阶级斗争致力于消灭一切阶级,从而消灭一切阶级统治。”[7](p98)

在马、恩看来,无产阶级解放与人类解放的一致性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方面:

一方面,无产阶级解放是实现人类解放的前提和条件。

马克思自从在《论犹太人问题》中提出人类解放的理论和实践主旨后,始终把无产阶级作为人类解放的物质力量和条件。例如,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马克思就已经把人类解放的实现寄托于无产阶级的解放。他指出,“德国人的解放就是人的解放。这个解放的头脑是哲学,它的心脏是无产阶级。”[8](p16)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他明确指出,一旦无产阶级获得解放,才能为人类解放奠定坚实的基础。在《共产党宣言》中,他第一次把人类解放视作无产者及其先进分子共产党人的事业。

恩格斯在《英国工人阶级状况》德文第二版序言中同样强调了无产阶级解放是实现人类解放的前提条件[9](p423)18719月,他又在《关于工人阶级的政治行动》中指出:“我们要消灭阶级。用什么手段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这就是无产阶级的政治统治。”[10](p123)

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指出,科学社会主义继承了空想社会主义要解放全人类的愿景,然而依照社会发展规律,必须肯定:“完成这一解放世界的事业,是现代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11](p760)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恩格斯才认为“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条件的学说。”[12](p230)

另一方面,马、恩又认为,人类解放既是无产阶级获得最终解放的基本条件,也是无产阶级解放的必然结果。

在马、恩看来,没有全人类的彻底解放,就不可能有真正的个人解放和无产阶级解放;无产阶级只有消灭阶级差别和对立,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无产阶级自己。在《共产党宣言》中,马克思指出,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一劳永逸地摆脱一切剥削、压迫以及阶级差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进行剥削和统治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的奴役下解放出来。”[13](p257)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解放全人类就成为无产阶级解放的历史必然。

恩格斯在1883年为《共产党宣言》写的德文版序言中重申了这一观点,“被剥削被压迫的阶级(无产阶级),如果不同时使整个社会永远摆脱剥削、压迫和阶级斗争,就不能使自己从剥削它压迫它的那个阶级(资产阶级)下解放出来。”[14](p252)

其二,马、恩认为,自然解放和人类解放具有相关性,自然解放是人类获得彻底解放的终极条件,并且是人类解放的重要成分。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指出:“自然界,就它自身不是人的身体而言,是人的无机的身体。人靠自然界生活。这就是说,自然界是人为了不致死亡而必须与之处于持续不断的交互作用过程的、人的身体。所谓人的肉体生活和精神生活同自然界相联系,不外是说自然界同自身相联系,因为人是自然界的一部分。”[15](p161)“人对自然的关系直接就是人对人的关系,正像人对人的关系直接就是人对自然的关系,就是他自己的自然的规定。因此,这种关系通过感性的形式,作为一种显而易见的事实,表现出人的本质在何种程度上对人来说成为自然,或者自然在何种程度上成为人具有的人的本质。”[16](p184)这种人和自然的同一性关系就映射出自然的解放乃与人类解放的高度相关性。

在马克思看来,自然不仅仅是人的生存场所或实践客体,在更大程度上也是人的身体的一部分。从二者统一来看,人就是自然界。人的本质是感性自然与生存自然的统一,人对自然界的攻击和奴役,本质上也是对自己的一种攻击和奴役;另一方面,人奴役自然界,必然被自然界反奴役,必然遭到自然界的强烈报复。因此,将自然从人的异化生存方式下解放出来,就是人类自身解放的重要成分,彻底的人类解放必然包含着自然的解放,解放自然就是解放人类自身,自然的解放是人类获得彻底解放的终极条件。

马尔库塞曾提出,把自然从被压抑的征服状态中解救出来,不仅是生态问题,而且是政治和社会问题。自然“将不单纯地作为材料——有机的或无机的物质而出现,而是作为独立的生命力,作为主体-客体而出现;对生命的追求是人和自然的共同本质。”[17](p132)“自然界中存在着支持和促进人的解放的力量。”[18](p133)

总之,“无产阶级——人类——自然”是有机统一的。它们的有机统一性决定了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自然解放的有机统一性。马克思提出的社会有机体理论是一个反映人类社会诸多要素之间的全面性联系与有机性互动的充满生机与活力的整体性、辩证性范畴。社会历史是一个在生产力发展的推动下所实现的由低级到高级、由简单到复杂的不断发展的过程,人类的发展过程也是一个不断从自然及不合理的社会关系的压迫和束缚中获得解放的历史过程。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真正解放自己,同样,人类只有解放自然才能真正解放自己。因此,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是辩证统一的。

四、主流马克思主义本质观评析

迄今为止,主流的马克思主义本质观主要有如下三种:无产阶级解放论;人类解放论;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论。这三种观点皆有偏颇。

1847年,恩格斯曾说过:“共产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19](p676)这在很大程度上把马克思主义视为无产阶级解放的学说。这一说法后来被视为马克思主义的经典定义。斯大林则进一步将其解释为:“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是关于社会发展的科学,关于工人运动的科学,关于无产阶级革命的科学,关于共产主义社会建设的科学。”[20](p615)“马克思主义是关于自然和社会的发展规律的科学,是关于被压迫和被剥削群众的革命的科学,是关于社会主义在一切国家中胜利的科学,是关于建设共产主义社会的科学。”[21](p538)

把马克思主义视为无产阶级解放的学说在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和马、恩之后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发展中长期占据主导地位,但这种观念是极端偏颇的。我们知道,马克思、恩格斯所创立的马克思主义,本质上是阐述无产阶级、人类和自然解放的完整学说体系,而且人类解放往往被马、恩看作是三大解放的中心所在,无产阶级解放运动既被看作是人类解放的重要环节和成分,也被看作是实现人类解放的根本途径。因此,把马克思主义视为单纯的关于无产阶级解放的思想是极其片面的。

马克思的早期思想无疑侧重于人类解放,并且人类解放始终是马、恩的马克思主义思想系统的基本宗旨,也多次被马、恩所强调。恩格斯除了将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或科学社会主义)看作是无产阶级解放条件的学说外,更多地将其看作是包括无产阶级解放在内的人类解放的学说。恩格斯曾说:“人终于成为自己的社会结合的主人,从而也就成为自然界的主人,成为自身的主人——自由的人。完成这一解放世界的事业,是现代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完成这一解放世界的事业,是现代无产阶级的历史使命。深入考察这一事业的历史条件以及这一事业的性质本身,从而使负有使命完成这一事业的今天受压迫的阶级认识到自己的行动的条件和性质,这就是无产阶级运动的理论表现即科学社会主义的任务。[22](p634)因此,恩格斯将解放人看作是无产阶级的伟大使命。

斯大林之后,人们又重拾恩格斯“人类解放论”的马克思主义本质观,把马克思主义视为关于人的本质和自由的人学。中国改革开放后,国内学者也认同人类解放论的马克思主义本质观,将马克思主义看作是关于人的解放的科学[23](p1),认定“马克思精神是人的自由解放”[24](p8-28),马克思主义是“关于人的自由解放的学说”[25](p28),是“人的解放的纲领体系和科学理论”[26](p314),是“人的思想解放、政治解放和社会解放的纲领体系和科学学说”[27](p315),是“人的解放的思想革命纲领、政治革命纲领和社会革命纲领的完美统一”[28](p315)

“人类解放论”的马克思主义本质观比“无产阶级解放论”的马克思主义本质观无疑更多更深刻地把握到了马克思主义的真正本质,但仍有片面性之嫌,因为马克思主义的根本宗旨除了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外,还有着自然解放这一重要维度的内容,因而仍然未能全面、深刻地把握马克思主义的整体本质。

近几十年来国内不少学者认为“无产阶级解放论”和“人类解放论”都有偏颇,故主张把二者总括为马克思主义的本质。这种共识性观念体现在十几年来中国高校《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教科书中,就是直接把马克思主义界定为“马克思主义是关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的科学”[29](p1)。但这种“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论”的马克思主义本质观仍然是片面的,因为它仍然遗漏了马克思主义的自然解放这一基本宗旨。

五、物道主义的马克思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本质既然是无产阶级解放、人类解放和自然解放相互统一的学说,那么,它的立场或出发点就不仅是无产阶级的,也是人种人道主义的,更是物种物道主义的。

在资本主义社会,遭受压迫和奴役最深而导致生存最痛苦、命运最悲惨的无疑是无产阶级,因而,无产阶级解放是三大解放中的最迫切者,是最应优先考虑的。无产阶级解放当然首先是立足于无产阶级立场上,具有无产阶级性质,但它同时也蕴含着人类解放的人道主义性质和自然解放的自然主义性质。这是因为,资本主义社会制度既造成无产阶级被资产阶级剥削、压迫和奴役的状况,同时也造成资产阶级和自然界被资本主义制度本身所压迫和奴役的状况,从而,无产阶级必须消灭资本主义制度,在同时解放资产阶级和自然界的条件下,才能彻底解放自身。因此,无产阶级的彻底解放,就必须同时立足于全人类和自然界的解放,否则就无以实现自身。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马克思、恩格斯说,无产阶级的解放,就是人类的解放。当然,它也必然是自然的解放。

三大解放是高度一体的,都是值得追求的价值目标和必需的立足点与出发点,追求任何一个解放都必须同时追求另外两大解放,都必须同时立足于无产阶级、全人类和自然三大立场和出发点。如果只立足于其中之一或之二,那么,便必然不会真诚地对待其他解放,而最终无法实现自身的彻底解放。

如此,三大解放的统一,在立场上便是无产阶级、全人类和自然界的统一,这种统一的基础,必然是物道主义的哲学世界观。无论是无产阶级,还是全人类,都是世界上不同的物种存在者,自然界也不过是许多不同的自然物种的集合体,并且所有物种都是平等的存在者,拥有平等的存在地位、权利和权力,都有按自己的存在之道平等存在的权利,而只有当它们能够自由自在地按照自身存在之道存在时,它们才具有自由、幸福的可能性,任何对它们的压迫和奴役,其实就是强行改变了它们自身的存在之道,必然造成对它们的自由和幸福的剥夺。因此,无产阶级、全人类和自然的解放,就是把它们作为世界上的平等物种看待,解除对它们不平等的压迫和奴役,让它们能够自由自在地按照自身的存在之道实现自身的存在。所以,三大解放最终必须立足于物道主义的哲学立场,从而,物道主义必然是马克思主义最基本的哲学立场。

在马克思、恩格斯那里,三大解放的哲学立场是辨证唯物论和人本唯物史观,但它们更深刻的基础应是物道主义的哲学世界观。如果仅仅立足于辨证唯物论和人本唯物史观,三大解放就会必然走向片面的人本人道主义道路而失去自然解放的维度,并最终导致无产阶级解放和人类解放的不可能。物道主义哲学[30](p7-27)在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基础上,进一步科学合理地阐明了世界上各种物种的真正关系,尤其是人类与自然万物的真实关系,消解了历史唯物论的人本片面性,科学合理地说明了三大解放的统一,为三大解放的统一奠定了科学而统一的理论根据、立场立足点和理论实践的合理出发点。只有彻底立足于物道主义世界观,才能充分克服人本人道主义的片面性而实现无产阶级、人类与自然立场的全面统一性,实现人道和物道的真正统一,找到彻底实现三大解放的现实道路。

在马克思看来,彻底实现三大解放的未来社会就是共产主义。他指出:“这种共产主义,作为完成了的自然主义,等于人道主义,而作为完成了的人道主义,等于自然主义,它是人和自然界之间、人和人之间的矛盾的真正解决”[31](p185);这种共产主义是“人同自然界的完成了的本质的统一,是自然界的真正复活,是人的实现了的自然主义和自然界的实现了的人道主义。”[32](p187)马克思的这种思想可以表述为如下逻辑:第一,这种完成或实现了的人道主义,就是充分按照物道生存的物道化人道主义,即是人道主义的物道化,因而是人的实现了的自然主义,因此等于自然主义;第二,这种完成或实现了的自然主义,就是被人类充分尊重并助其实现了的人道化物道主义,即是物道主义的人道化实现,因而是自然界的实现了的人道主义,因此等于人道主义。

这种逻辑表明,无论是完成或实现了的人道主义还是完成或实现了的自然主义,其核心都是对物道的充分尊重和实现,本质上都是彻底的物道主义。因此,只有立足于物道主义,充分尊重和实现世界万物的存在之道,才是无产阶级、全人类和自然万物都获得彻底解放,实现自由和幸福的必经之途和终极途径。

 

 

 

参考文献:

[1] 邓小平.邓小平文选(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

[2]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40)[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82.

[3] [4] [6] [8] [12] [13] [14]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1)[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5]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42)[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7] [10] [11] [22]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3)[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5] [16] [19] [31][32]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1)[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9]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4)[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

[17][18] []马尔库塞.工业社会和新左派[M]:任立编译.北京:商务印书馆,1982.

[20][21] [前苏联]斯大林.斯大林选集(下卷)[M]. 北京:人民出版社,1979.

[23] 吴江.马克思主义是一门大史学[M]. 北京:中央编译出版社,2002.

[24] [25]李鼎文.马克思精神是人的解放[M]. 北京:东方出版社,2002.

[26][27][28] 王荣栓.重读马克思[M]. 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

[29] 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M].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 .

[30]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1)[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

编辑/发表时间:2023-11-01 22:29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贡献者:
高懿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