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具

茶具
  现指专门与泡茶有关的专门器具,目前则主要指饮茶器具。《茶经》中详列了与泡茶有关的用具28种、八大类,对茶具总的要求是实用性与艺术性并重,力求有益于茶的汤质,又力求古雅美观。
  茶具对茶汤的影响,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表现在茶具颜色对茶汤色泽的衬托。陆羽《茶经》之推崇青瓷,“青则益茶”,即青瓷茶具可使茶汤呈绿色(当时茶色偏红)。二是茶具的材料对茶汤滋味和香气的影响,材料除要求坚而耐用外,至少要不损茶质。
  其中,宜兴紫砂壶和景德镇瓷器因普遍使用。
  茶具又称茶器具,茶器,有广意和狭义之分:广义来说:是泛指完成泡饮全过程所需设备,器具,用品及茶室用品亦统称为茶道具。狭义意来说:仅指泡和饮的用具,即主茶具。


品茶之趣,不仅注重茶叶的色、香、形、味和品茶的心态、环境、茶友、话题,还要讲究用什么茶具加以配合。茶具艺术本身也是一门发展中的学科,尤其今天,作为""的含义在不断扩大,许许多多没有茶叶成分的也称作了"茶",茶具就更为丰富了。明代许次纾在《茶疏》中说:"茶滋于水,水藉于器,汤成于火,四者相湏,缺一则废。"一般,品茶者对茶和水都比较注意,对于器,是四者中最不注意的,甚至认为器与茶性之间没有直接联系。这是因为缺乏了解而不理解的结果。

中国是茶的故乡,也是茶文化的发源地。茶具一词,最早见于西汉王褒《僮约》中"烹茶尽具"四字。这个"具"是什么样子,称呼什么,质地和用途如何,都不清楚。代,士大夫们嗜酒饮茶,崇尚清谈,促进了民间的饮茶之风渐兴。到了唐代,朝野上下无不饮茶。茶还在佛、道宗教的影响下,成为款待客宾和祭祀神佛、祖先、亡灵的必备之物。茶具就成为与饮茶风气密不可分的一个组成部分,茶具的直接视觉感受成为品饮茶的先导。陆羽总结前人用茶、煮茶、制茶、饮茶的方法,写出了世界上最早、最完整的茶叶专著--《茶经》,其中就专门讲到了茶具。《茶经》中把采茶、制茶的工具称为"具",把煮茶、饮茶的工具称为"器",和我们现在的称呼不同。本书所说的茶具,是指煎煮、品饮茶的各式器具。

对于茶具,中国古代茶人非常看重,给它们取高雅的名称,如给风炉取别号为苦节君,其他茶具的名称,见之于《考槃余事》有:

建城--藏茶的箬笼。

湘筠焙--焙茶的箱子。

云屯--盛泉水的罐。

乌府--炭篮子。

水曹--洗茶具的桶。

鸣泉--煮茶釜。

品司--竹编的篓子,放茶用。

沉垢--放用过的水,盛器。

分盈--水杓。

执权--秤茶的秤,当时规定一两茶,二升水。

合香--茶盒。

归洁--洗壶的刷帚。

商象--古石鼎。

降红--火筷子。

啜香--茶杯。

易持--茶杯托。

国风--扇炉之扇。

撩云--茶勺。共有27种之多。宋代,对茶具统称"玉川先生"(卢仝号),《茶具图赞》把12种茶具称为"十二先生",并取了姓名、字、号(日本的《茶寮图赞》也把茶具分列"十八客",各取了姓名、字、号)。像风炉,尊称为卢相国,取名鼎,字师古,号调和先生,其他茶具还有:

砂丞相--名涛,字松声,号鼓浪居士。

漆雕秘阁--名承,字易持,号古台老人。

竺秘书--名密,字合香,号湘阴公子。

霍将军--名扫,字兴迹,号清净真隐。

平节度--名则,字公平,号思齐闲人。

等等。

茶叶与茶具是不可分离的,茶具是随着饮茶方法的改变而改变,而不断创造出新的品种来的。茶具,历来是非常讲究的。品茶不仅仅是生理上需要饮水解渴,并且升华到一种文化,为全民族所共有。汉族、蒙族、藏族、维族以及西南众多的少数民族,他们在语言、文字、习俗方面不管有多大差异,然而,饮茶、品茶、使用讲究的茶具是一致的。茶和茶具是珠联璧合的文化载体。范仲庵的"黄金碾畔绿尘飞,碧玉瓯中素涛起",梅尧臣的"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苏东坡的"潞公煎茶学西蜀,定州花瓷琢红玉",等等,都是借茶具之美烘托佳茗之精。如果茶叶上乘,茶具粗俗不堪,品饮时就会大煞风景,情趣大减,故古人诙谐地比喻说"茶瓶用瓦,如乘跛马"。

茶具与陶瓷的发展又有着密切的关系。陶器有土陶-硬陶-釉陶的发展过程,表明着人们对于烧陶火度技术的掌握也由低级发展到高级。釉陶火度再高上去就可以烧成瓷器了。有了这比陶器细润光亮的瓷,陶茶具也就逐渐为瓷质茶具所代替。从晋代开始,青瓷茶具生产较多。南方是当时青瓷的重要产地;在北方,则出现了白瓷茶具。

陆羽在《茶经》中品定说:"碗,越州上。"越州的茶具,就是指今天浙江余姚、上虞一带越窑的产品。他还把越窑和河北任丘的刑窑进行对比。他说:有人说刑州的窑比越州的窑烧得好,那是不对的。如果说邢州窑瓷器像银子一样明亮,那越州窑的就像玉一样晶莹;如果邢州窑像雪一样洁白,那越州窑就像水一样透亮。邢州窑瓷白,茶汤倒在里面呈红色的;越州窑瓷青,茶汤在里面是绿色的。陆羽还引用了晋代杜毓《荈赋》的诗句,"器择陶拣,出自东瓯",品定茶器东瓯瓷为最好。"东瓯",指的就是浙江温州一带。东瓯瓷,碗沿不向外卷,而碗底又慢慢向上舒卷,盛水约半升左右,大小适合。越州窑和湖南长沙的岳州窑色泽都是青的,有助于显出茶的本色来。在陆羽看来,盛入茶汤之后呈红、褐、黑色的茶具,就不能算好的茶具了。当时,南方烧瓷技术超过北方,岳州窑的彩瓷、四川大邑窑的白瓷茶碗都很有名。大诗人杜甫称赞了大邑窑:"大邑烧窑轻且坚,如叩哀玉锦城传。君家白碗胜霜雪,急送茅斋也可怜。"

由于茶的不同,各个地区的茶具在同一时代中也不一致。在宋代就有了茶盏,而且是斗茶品评的重要茶具。当时,烧瓷技术又有了很大的提高,全国形成了官、哥、汝、定、钧五大名窑。

代,青花瓷茶具声名鹊起,因为在白瓷上缀以青色纹饰,既典雅又丰富,和茶文化内涵的清丽恬静很一致。青花瓷在烧制技术达到一定高度后,又在艺术造型上不断追求,把流嘴从代的肩部移至壶腹部,受到了国内外的推崇。日本茶道开山之祖村田珠光(1423~1502)最喜爱这种青花茶具,后来日本就把它定名为"珠光青瓷"。

从元到明这一时期中,与瓷茶具同时发展的,就是至今不衰的宜兴陶了。

"景瓷宜陶",并驾齐驱,在烧制、釉色、造型上都有了极高度的革新发展。从茶具上说,由于明代把宋以后的"蒸青"进一步改为"炒青",饮茶方法从煮饮变为泡饮,为宜兴紫砂陶开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纪元。茶具在历史长河中逐步在多样化方面不断增强其艺术性,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在品茶的过程中,欣赏各式的茶具就成为一项自然衍生的程序,一种愉悦的审美过程。

茶具和饮茶方式关系最为密切。唐代用的是茶饼,饮用前要炙烤、碾粉、过筛。煎煮的时候,有的还加有姜、葱、盐等佐料,煎成以后的浓度因各人的口味不同,备有一种壶形的注水器,用作浓度不同的冲淡。这种在晋代就有的器皿,因为壶嘴上塑有公鸡的鸡冠,称为"鸡头流子"。把壶嘴称流子,今天的制壶艺人还是这样称呼。在唐代,改称为"注子"。关于注子是酒具还是茶具,考古学家们一直有争议。直到1981年陕西扶风县法门寺塔坍塌,于1987年4月3日发掘了塔基下的唐代地宫,发现了前所未见的一大批宫廷用茶具,其中就有沉睡了1100多年的注子,说明注子既可以用于斟茶,也可用于斟酒。

刚煎煮的茶汤很热,为了使用方便,又出现了一种可托茶碗的托盘。这种托盘能载不少杯樽,故古人取其名为"舟",近代人叫它"茶船子"。这种茶托和清代普遍使用的盛茶盅的茶盏托又是不同的。

茶盏、茶盏盖和茶托三位一体。四川人就特别喜欢喝盖碗茶。它有四大好处,一是盅小于碗,上大下小,注水方便,还能让茶叶沉积于底,添水时茶叶翻滚,易于泡出茶汁;二是上有隆起的茶盖,盖沿小于盅口,不易滑跌,易凝聚茶香,还可以用来遮挡茶沫,饮茶时不使茶沫沾唇;三是有了茶托,不会烫手,也防止从茶盅溢出的水打湿衣服,特别在礼节上,端起上有茶盏的茶托送至客人面前,具有一种"端茶敬客"的礼仪;四是保温性好。

从汉至唐宋,随着制茶和饮茶风习的发展,从茶饼碾碎煎煮加佐料到不加佐料,及至元末改用了散煎煮,明代则直接用开水泡饮,茶具也随之从庞杂而变为精简了,从而出现茶盏、茶杯、茶壶这些专为品茶而用的器皿逐渐定型了。嗣后,人们从茶具的质量和性能上也开始进一步予以专门研究。这和许多学科一样,分类愈细,钻研愈深。

在唐代中期到明代中期的800多年间,随着制茶、饮茶的变化,茶具的变化也有民间与宫廷之间的差异。陆羽作为一个平民,他虽然写了世界上第一部茶文化的论著《茶经》,可是由于时代和个人经历的限制,他所论述的茶之具、茶之器也有一定的局限性。唐代是中华民族封建社会鼎盛时期的朝代,"王公上下无不饮茶"的风气形成是需要一定的文化经济和社会安定作基础的。安史之乱中,陆羽流寓浙江、江苏、江西等地,尤其在湖州定居达26年,所写的茶之源,茶之事,不免都以江浙一带的为主。他在唐大历五年(770)推荐湖州长兴的"顾渚茶"为贡茶,在此之前的广德年间(763),他把宜兴的"阳羡茶"推为贡茶。当时全国列为贡茶有17种,分布在今鄂、川、陕、苏、浙、赣、闽、皖、湘、豫等省,大部分不是陆羽一一推荐,他也不可能一一考察,更不可能对唐代宫廷茶事加以记载。因此,茶之器就需要加以补述,这方面,法门寺地宫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佐证。

茶具的质地有漆器水晶玛瑙、竹制品及玻璃等。除玻璃外,这些质地的茶具并没有起到什么大的作用,还被许多人所摒弃。如明代的张谦德就把金、银茶具列为次等,把铜、锡茶具列为下等。《红楼梦》里妙玉以"绿玉斗"茶碗沏茶招待宝玉,那摆的是自己的"身份"而不是茶该当用玉器。在一本小说中,写了曹雪芹和他表兄喝茶时的茶具:一个雪花蓝高颈瓷壶,打开壶盖,里面有个瓷球,瓷球里可以放进茶叶。泡茶之前先将开水冲入壶中将壶烫热,然后将水倒尽,放入瓷球,再将开水徐徐冲下,旋紧瓶盖闷好。每人面前放一套成化窑的蓝花盖碗,花色淡雅,款式各异。盖碗下边有茶托,是雕花描红的一朵盛开莲花,盖碗就放在花心中间的圆圈上。莲花下又有一个一寸多高的倒喇叭形圆座……从这段描写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晚的茶具制作已是非常地讲究和华贵了。

茶具的产地

中国陶瓷业历史悠久,中国的英文名China即是最初瓷器传入西方,"瓷"字的谐音。古代名窑颇多,不能一一介绍,只选与茶具关系密切的名窑,简介于此。

1.越窑

该名称最早见于唐人陆龟蒙的《秘色越器》一诗,系对杭州湾南岸古越地青瓷窑场的总称。其形成于汉代,经三国、西晋,至晚唐五代达到全盛期,至北宋中叶衰落。中心产地位于上虞曹娥江中游地区,始终以生产青瓷为主,质量上乘。陆羽《茶经·四之器》中评述茶碗的质量时写道:"若邢瓷类银,越瓷类玉,邢不如越也;邢瓷类雪,则越瓷类冰,邢不如越二也;邢瓷白而茶色丹,越瓷青而茶色绿,邢不如越三也。"陆羽煮饮绿茶,故极推崇越瓷。

2.邢窑

在今河北内丘、临城一带,唐代属邢州,故名。该窑始于隋代,盛于唐代,主产白瓷,质地细腻,釉色洁白,曾被纳为御用瓷器,一时与越窑青瓷齐名,世称"南青北白"。陆羽在《茶经》中认为邢不如越,主要因为他饮用蒸青饼茶,若改用红花比较,或要反映真实的茶汤色泽,则结果正好相反,所以两者各有所长,关键在于与茶性是否相配。

3.汝窑

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在今河南宝丰清凉寺一带,因北宋属汝州而得名。
汝窑茶器(3张)
北宋晚期为宫廷烧制青瓷,是古代第一个官窑,又称北宋官窑。釉色以天青为主,用石灰一碱釉烧制技术,釉面多开片,胎呈灰黑色,胎骨较薄。

4.钧窑

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在今河南禹县,此地唐宋时为钧州所辖而得名。 始于唐代,盛于北宋,至元代衰落。以烧制铜红釉为主,还大量生产天蓝、月白等乳浊釉瓷器,至今仍生产各种艺术瓷器。

5.定窑

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在今河北曲阳润磁村和燕山村,因唐宋时属定州而得名。唐代已烧制白瓷,五代有较大发展,白瓷釉层略显绿色,流釉如泪痕。北宋后期创覆烧法,碗盘器物口沿无釉,称为"芒口"。五代、北宋时期承烧部分宫廷用瓷,器物底部有"官"、"新官"铭文。宋代除烧白瓷外,还烧黑釉、酱釉和绿釉等品种。

6.南宋官窑

宋代五大名窑之一,宋室南迁后设立的专烧宫廷用瓷的窑场。 前期设在龙泉(今浙江龙泉大窑、金村、溪口一带),后期设在临安郊坛下(今浙江杭州南郊乌龟山麓)。两窑烧制的器物胎、釉特征非常一致,难分彼此,均为薄胎,呈黑、灰等色;釉层丰厚,有粉青、米黄、青灰等色;釉面开片,器物口沿和底足露胎,有"紫口铁足"之称。16世纪末,龙泉青瓷在法国市场上出现,轰动整个法兰西,由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语言称呼它,只得用欧洲名剧《牧羊女》中女主角雪拉同所披的青色长袍来比喻,于是"雪拉同"成为青瓷的代名词。龙泉窑又有新的发展。杭州南宋官窑遗址建立了南宋官窑博物馆。

7.哥窑

宋代五大名窑之一,至今遗址尚未找到。有的文献上将浙江龙泉官窑称为哥窑,实为讹传。传世的哥窑瓷器,胎有黑、深灰、浅灰、土黄等色,釉以灰青色为主,也有米黄、乳白等色,由于釉中存在大量气泡、未熔石英颗粒与钙长石结晶,所以乳浊感较强。釉面有大小纹开片,细纹色黄,粗纹黑褐色,俗称"金丝铁线"。从瓷器的釉色、纹片、造型来看,均不同于宋代龙泉官窑。

8.建窑

在今福建建阳。始于唐代,早期烧制部分青瓷,至北宋以生产兔毫纹黑釉茶盏而闻名。兔毫纹为釉面条状结晶,有黄、白两色,称金、银兔毫;有的釉面结晶呈油滴状,称鹤鸽斑;也有少数窑变花釉,在油滴结晶周围出现蓝色光泽。这种茶盏传到日本,都以"天目碗"称之,如"曜变天目"、"油滴天目"等,现都成为日本的国宝,非常珍贵。该窑生产的黑瓷,釉不及底,胎较厚,含铁量高达10%左右,故呈黑色,有"铁胎"之称。宋代著名书法家也是茶学家的蔡襄在《茶录》中云:"茶色白,宜黑盏,建安所造者绀黑,纹如兔毫,其坯微厚,燲之,久热难冷,最为要用。出他处者,或薄或色紫,皆不及也。其青白盏,斗试家自不用。"可见,宋代盛斗茶之风,又视建窑所产茶碗为最佳之器。

9.景德镇窑

在今江西景德镇。始烧于唐武德年间,产品有青瓷与白瓷两种,青瓷色发灰,白瓷色纯正,素有"白如玉、薄如纸、明如镜、声如磐"之誉。它在宋代主要烧制青白瓷。元代为宫廷烧制青白瓷,上有"枢府"字样,还烧制青花、釉里红等品种。至明代它成为全国瓷器烧制中心,设立了专为宫廷茶礼烧制茶具的工场。这时青花瓷有很大发展,茶具传到日本,日本茶道之祖村田珠光十分喜爱,称之"珠光青瓷"。此时,釉上彩、斗彩、素三彩、五彩等品种相继出现,还烧造了多种名贵蓝、红釉、甜白釉瓷器。清代时它又创制珐琅彩、粉彩等多种新品种。自宋代开始,景德镇瓷器就远销日本,明清时大量输入欧洲,同时也奠定了"景瓷宜陶"的瓷都地位。

10.宜兴窑

在今江苏宜兴鼎蜀镇。早在汉晋时期,就始烧青瓷,产品造型的纹饰均受越窑影响,胎质较疏松,釉色青中泛黄,常见剥釉现象。于宋代开始改烧陶器,及明代它则以生产紫砂而闻名于世。据明末周高起的《阳羡茗壶系》中记载,紫砂壶的创始者是金沙寺僧,正始于供(龚)春,供春是学使吴颐山的家僮。明正德年间,吴颐山在金沙寺读书时,供春暇时仿老僧制壶,做了一把银杏树瘿壶,现藏中国历史博物馆,但原盖已失,曾由清黄玉麟配制一瓜蒂盖,后被著名画家黄宾虹看出"张冠李戴",遂又由制壶名家裴石民重做一个树瘿壶盖。供春之后,出现了制壶的"四名家",即董翰、赵梁(一名赵良)、袁锡(一名元锡)、时朋(一作鹏)。和"四名家"同时的另一位名家李茂林发明了壶放在匣钵(瓦囊)中烧制法,一直沿用至今。明万历年间至清初,被公认为第一制壶大家的是时大彬(时朋之子),他与自己的高足李仲芳(李茂林之子)、徐友泉三人因排行都是老大,故称"壶家三大"。时大彬另有四大弟子,即邵文金(又名享祥)、邵文银(又名享裕)、蒋时英、欧正春。同时,还有紫砂壶艺史上重要人物陈用卿、陈仲美、惠孟臣。现品饮乌龙茶用的"烹茶四宝"中的容量仅50~100毫升的茶壶,人称孟臣罐,即其所擅长制作而得名。到了清初、中期,第一大家为陈鸣远,名家还有邵茂林、邵旭茂等。乾隆中后期至道光年间,紫砂壶史上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是陈鸿寿。陈鸿寿,号曼生,曾设计了众多壶式,由杨彭年杨凤年兄妹制作,壶身上留有大块空白,自己刻铭,后人称"曼生壶式",多学之。之后,又出现黄玉麟裴石民朱可心等制壶名人。现健在的顾景舟又将制壶艺术推向顶峰,被誉为"一代宗师",与时大彬齐名。此外,还有蒋蓉等一批陶艺家,从而使宜陶始终居于最高水平的地位。

编辑/发表时间:2013-03-06 21:09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茶具知识:http://www.52ciqi.com
贡献者:
闫军籍磊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