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百佑

萧百佑   
萧百佑

萧百佑,广东人,至2011年47岁,毕业于暨南大学国际金融专业,本科学历,是奢侈品行业的从业者,同时也涉足地产。因其“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的口号而被称为“中国狼爸”。2011年11月14日,萧百佑做客江苏教育电视台,其教育方法在现场引发一片争议,不过萧百佑坚称自己是“全天下最好的父亲”。

 
中文名: 萧百佑
国籍: 中国
毕业院校: 暨南大学
年龄: 47
学历: 本科
专业: 国际金融专业

目录

人物简介
家庭成员
育儿目标
萧氏家规
教育方法
回应质疑

 

 

人物简介

  萧百佑参加高考时获得了广东省第八名的成绩,被暨南大学录取。[1]他的四个孩子中的三个被北京大学录取。萧百佑的教育口号是“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只要孩子的日常品行、学习成绩不符合他的要求,就会遭到严厉的体罚,被称为“中国狼爸”。2011年11月14日,“狼爸”萧百佑做客江苏教育电视台,在现场遭到南京众多专家、学者的尖锐质疑,不过“狼爸”毫不示弱,坚称自己是“全天下最好的父亲”。[2]
 

家庭成员

   萧百佑与妻子黄天淑育有1子3女。长子萧尧出生于1989年,与长女萧君都生于香港,老三萧箫、老四萧冰出生在美国。
 

育儿目标

  3个年长的孩子现在全部考上了北大,最小的萧冰正在读高三,学习古筝的她,目标是中央音乐学院。“我的孩子读的是最好的幼儿园、最好的小学、最好的中学,大学也必须是最好的大学。”萧百佑说,“在我的家里,孩子最大的成功就是考北大。”
 

萧氏家规

  第一,所谓民主,孩子是民,家长是主。
 
  第二,没有零用钱,不许喝可乐,不能吹空调,不能随便打开冰箱门。
 
  2009年,香港商人萧百佑的儿子萧尧、女儿萧君同时考上北大,这在北大历史上也是头一次。老三萧箫2011年也被北大录取,创造了“一门三北大”的奇迹。小女儿萧冰目前在中央音乐学院附中读高中。萧百佑他写了一本《所以,北大兄妹》的书,讲述自己的教育经验。“狼爸”说自己家是最民主的,“萧式民主”倡导的是“孩子们是民,家长是主”。只要他提出的要求,孩子们必须无条件服从、遵守。为了培养孩子艰苦朴素、勤俭节约的生活作风,萧百佑规定,不许喝可乐,不能吹空调,不能随便打开冰箱门。至于零用钱更是没有,因为不能私自购买任何东西。即使拿到压岁钱也得悉数上交,待到念大学时再由父母返还。这些是狼爸最基本的“家规”。[4]
 

教育方法

  在“狼爸”萧百佑眼中,“打孩子”不仅是家庭教育中不可缺少的环节,而且是“最精彩的一个部分”。在节目录制现场,萧百佑带来了他管教孩子的重要工具——鸡毛掸
 
  他认为,自己学生阶段的成功主要受益于母亲“动辄就打”的教育方法,所以在教育自己的孩子时,他选择了延续家族传统
 
  萧百佑表示,他并非是公众眼中的“野蛮父亲”,用暴力强迫孩子服从自己的意志。“‘打孩子不是像说得那么简单。根据我的经验,要打得科学,打出艺术并不容易。那什么是科学地打呢?我认为,是明家规、定尺度的家法。孩子们知道怎么做是对的,怎么做是错的,错的是新错还是重犯。错了打哪里,打多少下,打的时候不能有不良的反应。打完之后要孩子表述受罚后的决心。”萧百佑说。萧百佑认为,孩子身上有三个特性:动物性、人性、社会性。在12周岁之前,孩子身上动物性的特征表现得比较强烈,必须用“打”的方式才能让孩子懂得是非道理。“所以在孩子12岁之前,我都是以打为主,”萧百佑说,“但孩子到了12岁,为人品行已经基本成型。此后,我就不会对孩子动手,而是完全依靠说教。”[1]用心良苦——其子女作为外籍考生参加高考
 
  打并不能完全体现狼爸的价值,他真正用心良苦之处在于——“4个孩子都不在中国大陆出生,却都在大陆接受教育”。而这一点,正是解读狼爸成功奥秘的钥匙。
 
  据公开资料,兄妹二人2009年参加了“港澳台全国联考”。萧尧以591分被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录取,萧君以616分被法学院录取,萧君还是港澳台联考的状元。
 
  应该说,兄妹二人的考试成绩相当不错,这份成绩单放在哪位家长的手里都是件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但除了孩子们的个人努力外,狼爸选择的道路也至关重要
 
  港澳台联考:功夫不负有心人
 
  萧尧和萧君都是在香港出生的,虽然无法确证两人是否落户香港,但从参加“港澳台全国联考”这一点上来看,两人应当都有香港户口。
 
  作为内地高校招收华侨、港澳地区及台湾学生的考试制度,“联考”的出题范围并不超出大陆高中的学习范围,并且和普通高考比,在整体难度上偏低。针对萧尧和萧君参加的文科考试而言,虽然文科数学会较普通高考的文科数学难,但同时也有“不考政治”等优势。相较而言,“联考”的理科题更难一些,但狼爸让孩子们从小就背诵国学经典,早就打定主意走文科路线。
 
  一些参加过联考的港澳学生,都会提及平时学习内容与考试范围不同,但自小在大陆接受教育的萧尧萧君却不必担心这个问题,而且在考试前,家里还专门安排他们在上海进行了长期封闭式复习。
 
  进入北大的两道门差别不小
 
  2009年,香港地区有830人报名参加联考,最终有530人获录取。录取比例接近64%。而同样是2009年,大陆高考的录取率约为61.7%。
 
  2009年,北京大学港澳台联考的文科分数线是591分,最终招收了5人(萧尧和萧君正在其中)。而萧尧恰好是“踩”着分数线上了北大,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但翻看2009年时北京大学的普通高考招生分数线,除了西藏等个别省区外,文科591的分数基本上属于最低的要求了,再加之考试难度的不同,这两种考试真正的差别又进一步被拉大了。
 
  此时再回头看“狼爸”当初安排的路线,不得不说金榜提名的确有他的功劳。
 
  如果萧尧和萧君在香港“高考”
 
  如果不走“曲线救国”(参加联考上北大)的路线,而是和其他多数香港孩子一样,在香港接受教育,参加香港的“高级程度会考”,萧尧和萧君又会面对怎样的局面呢?
 
  2009年时,有近3万9千人参加了香港“高考”,其中向大学联招提出入学申请的大概有3万5千人左右,而这些人中只有1万7千人左右(不到50%)达到了入学的最低分数线(拥有上大学的资格),但由于最终只有1万1千个学位可以分配,所以计算下来,2009年时香港高考的最终录取率为28%。
 
  这和2009年时香港地区港澳台联招的录取率64%相差甚远,而且香港高考难度也较之为高。
 
  而狼爸在之后的采访中曾表示过“不赞同内地人去香港上大学”。
 
  是的,比如今年1万多名内地生申请香港大学,最后的录取比例竟然达到了36:1,从狼爸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报考方式的确是太傻了
 
  女儿萧箫:2011年考入北大
 
  与哥哥姐姐不同,三女儿萧箫和四女儿萧冰出生在美国,目前无法确证二人是否为美国公民,所以分情况分析。
 
  据媒体报道,2011年夏天,萧箫考入北大,但具体的专业和分数都不清楚。
 
  如果萧箫没有入美国国籍,而是和母亲一样是香港人的话,那么她应该也像兄长一样参加港澳台联考,但实际上,自2009年萧尧和萧君占据5人名额中的2个后,2010和2011年,北京大学的港澳台联考文科类招生,却一直处于“零招收”状态。(据网友提供的数据)
 
  而如果萧箫入了美国国籍的话,她很可能以留学生考试的方式进入北大,留学生考试的出题范围与大陆普通高考的范围差不多,题目难度会简单些,更加“优惠”的是,2011年北京大学留学生考试只有语文、数学、英语三门。对于从小在内地接受教育的萧箫来说,主场优势更加明显
 
  四女儿萧冰:目标中央音乐学院
 
  由于个人成绩不如哥哥姐姐,“狼爸”给萧冰制定的目标是中央音乐学院。
 
  中央音乐学院也可以港澳台联考的方式进入,而如果萧冰没有加入美国国籍,那么她将享受到如下便利:中央音乐学院规定需要通过专业考试才可以报考,而在香港考试局不多的“国际专业考试项目”中,恰好有中央音乐学院的等级考试和乐理考试,科目设置中也正有萧冰所学的古筝。[5]
 

回应质疑

  质疑1 :是否在倡导“奴性教育”?
 
  南京师范大学副教授朱强:萧百佑用“打”的体罚方式,让孩子懂得服从。本质上是用暴力强迫孩子服从自己的意志。用这样的方式培养的孩子,只会成为唯唯诺诺,没有独立思想的人。“狼爸”培养出来的很可能是“羊子”、“羊女”,本质是一种“奴性教育”,孩子的性格会受到扭曲。萧百佑打孩子与孩子考上北大,这两者之间并非存在必然联系,所以不值得提倡推广。
 
  “狼爸”回应
 
  孩子在年幼时,不需要独立的思考,只要学会服从家长就能成长。“在我看来,在0至12岁孩子的性格中,动物性占主要成分,很多行为都是无意识下进行的,所以要用鸡毛掸子给他立规矩。”根据萧百佑的家教“理论”,12岁至18岁,孩子的“人性”才渐渐开始占主导地位,懂得是非曲直。18岁之后,孩子才有社会性的表现,才有社交需求。所以,在萧百佑定的家规中,子女在上大学前,不能与其他孩子交朋友,生活中只能有“亲人”、“同学”两个概念。
 
  “我的三个孩子都考上了北大,事实证明,我的家教方式培养的并非没有独立思想的孩子。我只不过在孩子年幼时,帮助他们认识这个世界。”萧百佑说。
 
   质疑2 :如此家教,孩子怎能快乐?
 
  “南京市十佳家长”、作家张姬雯:“狼爸”萧百佑定下了“严苛”的家规:不允许看电视,除了新闻;不许随便喝可乐;不允许随便打开冰箱门;甚至不能开空调等。孩子们只要触犯任何一条,就要接受鸡毛掸子的惩罚。儿子萧尧也曾说过:“记忆里,只有一次,毫无顾忌地玩,让我感觉到童年的无忧无虑。真希望这样的生活能在童年里多出现几次。爸爸无疑是成功的,但我们也失去了童年时该有的快乐。”在“狼爸”萧百佑的管理下,孩子不可能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狼爸”回应
 
  萧百佑认为孩子对于快乐或痛苦,并没有本质上的认识。萧百佑透露,他知道三女儿萧箫曾经在日记中写过“我没有快乐童年”,但他并没有理会女儿的想法。他认为,孩子对快乐或痛苦的认识是建立在与其他孩子对比的基础上:别人不能玩,自己能玩,就快乐;反之,则痛苦。所以,孩子并不真正理解什么是快乐。今后对童年的认识也是建立在回忆上的。“现在,他们考上了北京大学,在学生阶段取得了成功。所以,我相信以后他们在回忆童年时,肯定认为是快乐的。”
 
  质疑3 : 不要在意光鲜的表面,而要关注孩子内心
 
  南京一中特级教师黄侃:“狼爸”的三个孩子考上北大,但他们的内心世界并不一定如外表那么光鲜靓丽,他们心里也许比较压抑、痛苦。无论怎么“打”,都会给孩子心理上造成伤害;一个成年人打一个孩子,在我看来,就是以强凌弱的表现。我希望“狼爸”萧百佑能与孩子多沟通,了解孩子的感情,避免悲剧重演。
 
  “狼爸”回应
 
  萧百佑表示他并非像外界所描述的那么“冷血”,他之所以动手打孩子,完全是出于对子女的爱。萧百佑告诉记者,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为了教育年幼的孩子,几乎放弃了工作,始终没能提拔。“一个副科长,我就干了十年,”萧百佑说,“我敢说,自己是全天下最好的、最负责任的父亲。”萧百佑还告诉记者,“三天一顿打,孩子进北大”并非他的原话。据介绍,到现在,全国各地已有30多个孩子被父母送到萧百佑家中,利用寒暑假,接受“狼爸式”教育。萧百佑还希望在退休后,建一所私塾,为社会提供服务。
 
  在得知黄侃老师的经历后,“狼爸”萧百佑表示会反思自己的家教方式,在日后会与孩子做更多沟通。[2]
 
 
 
参考资料
编辑/发表时间:2011-12-04 18:07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百科
贡献者:
于士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