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世诗

   《醒世诗》--罗殿元

  急急忙忙苦苦求,寒寒暖暖度春秋,朝朝暮暮营家计,昧昧昏昏白了头,

  是是非非何日了,烦烦恼恼几时休,明明白白一条路,万万千千不肯修。

  “急急忙忙苦苦求,寒寒暖暖度春秋。朝朝暮暮营家计,昧昧昏昏白了头。是是非非何时了?烦烦恼脑几时休?明明白白一条路,万万千千不肯修。”这是明代一个叫罗殿元的人写的《醒世诗》。“明明白白一条路”是条什么样的路呢?他的意思是清楚的,是的,这条路,在释迦是佛,在庄子是道,可在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呢?

  庄子的大鹏要向南冥飞去,而那些学鸠却愿意就在蓬间跳跃。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追求,“一条路”是不能满足“万万千千”的人的需求的,这才是芸芸众生的生存状态,这才是构成一个繁华世界的基本元素-----多元化的价值观与人生道路的选择。不在“一条路”上去挤,世界才缤纷多彩起来。所以学佛修道者,都应该出于自己的选择,不要强求他人一定要这样走路。

  有的人不肯修,是因为有使命在身,背负着使命,谁又能安安静静地遁入空门呢?在中国佛教史上,三国时的许士行是汉人里第一个出家为僧的人,但看他的人生经历哪里是为了修正什么正果?他出家以后把几乎所有的精力都花在钻研、讲解《小品般若》经里去了。他是知识分子,他是做学问的人,当他发现自己看到的经籍因为“译人口传,或不领辄抄撮过,故意义首尾颇有格碍”时,便“誓志捐身,还迎《大品》”远走他乡去了于阗,决心译出畅达的佛经来。想不到这一去就是30多年,并直至80岁的时候终老于阗。“誓志捐身”,这就是一种责任,一种叫做使命的东西在朱士行身上起着作用,成佛不成佛的,他还放在心上吗?也许,做了这样功德弘大的事,在僧众看来他就已经是成佛了,那么,那些为了一个平凡的责任和普通的使命而夕惕朝乾,终日奔波至于憔悴的普通人,我们又当怎样看待呢?比如很多人为了儿子读书、婚娶一直操心。

  有的人不肯修,是因为有业障在身。众生视禅宗所说的种种福报为画饼不能充饥,远水难消近渴,因此不肯轻信,也不肯虔修。他们要争的是那实实在在的眼前之物,即便是芥末微名,蝇头小利,也要拿出看家本领去搏到精疲力竭。

  还的有人不肯修,是因为他福缘太多,享受都享受不过来,他很难去修行,他在历劫,了结其缘份,这也是一种修行的,这是他走向修行的必经之路。

  其实,在广义上来看,没有不修行的众生。什么叫修行?修行就是了结宿世的因缘,我们活着,做这事那事,都是累劫结缘无数,今生要来了业缘,还宿债。人生在世,各有各的业力与因缘,从而决定了他人生的道路与结果。

                                                                                  

编辑/发表时间:2011-03-07 16:33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网络
贡献者:
肖乐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