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危机宝宝

金融危机宝宝

 
(图)金融危机宝宝金融危机宝宝

   《劳动法》第42条规定,妇女在怀孕、生育和哺乳期间不能被解雇。于是,公司女员工就通过突击怀孕的形式,以期避过由金融危机引发的裁员风潮。这种用于逃过解雇而被生育的孩子被称为“金融危机宝宝”。词义可以引申为公司白领面对大环境变化的无奈之举,或者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小民智慧。

 
  姑不论未来的抚养成本,生孩子显然是个有趣而快乐的事情。农人在冬季造人较多,城里人在萧条时期生育上升,这种现象是基于马尔萨斯理论的成立,亦即生育力是取决于结婚的年龄和同房的次数。随着避孕技术的发展,生育力开始跟性行为的次数显然已经弱相关。于是,生育就变成了一个可以根据家庭决策来实施的行为。

 
  如今的都市人群,通常会计算自身的经济条件和养育孩子的成本来决定生育,也就是说生养孩子其实成了一种经济行为。

 
  根据经济学诺贝尔奖得主——加里·贝克尔的说法,孩子相当于一个耐用消费品,是可以提供一定的“效用”。不说那些明确的养儿防老,在目前的城市,子女给父母带来的基本上是心理收益。而生育力则是取决于收益、子女成本、知识、不确定性以及偏好等因素。

 
  由于没有考虑社会因素的影响,用数学模型分析出来的经济学结论常常会失灵。不过,经济学作为一种方法还是非常管用。以下这个例子,虽然跟大学者的结论不尽相同,但却是十分地道的经济算计。

 
  话说美国的金融危机已经开始蔓延,以至影响到你我身边人的工作和生活。部分企业的裁员已是箭在弦上。在这个背景下,部分白领开始热议生宝宝的事情。一边是金融危机,一边是宝宝,根据“许多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其实都是相关的”理论。你可以把两个名词叠加,结论就是本文要说的“金融危机宝宝”。

 
  据媒体报道,在一家IT公司做软件运营测试的邱女士听说美国总部现在正在制订全球裁员计划,所以她目前正酝酿着“造人计划”。她所在的公司非核心部门,肯定是裁员的重点,为了避免被炒掉,邱女士不得不将当妈妈的时间表整整提前了两年,“反正早晚要生的,现在时机最好”。

 
  与此同时,在一家外资机构做企宣的王小姐目前已经突击怀上了宝宝,而在一年前,她还曾声称绝对不扎堆凑热闹生“奥运宝宝”,结果担心被裁员的她还是匆忙怀上了“金融危机宝宝”。王小姐觉得,与其被公司裁员后没有生活着落,还不如借怀孕之机回家带薪休息一段时间,饭碗也暂时可以保住。这样算起来,一举两得突击怀孕还比较划算。

 
  根据劳动法规定,妇女在怀孕、生育和哺乳期是不能被解雇的。假设员工如果不怀孕就会失业,假设从怀孕到哺乳期限为2年,职员年收入是12万元,那么这2年宝宝带给父母的就不仅仅是心理收益,即使扣除个人所得税等等,宝宝将给父母带来约20万元的真金白银。至于被迫提前生育的心理损失,则应该在享受天伦之乐的收益中扣除。由此可见,这个“金融危机宝宝”,其实是个金宝宝,是带着父母度过危机的金宝宝。
  根据此案例,可以修正贝克尔的关于生育行为的经济学分析。结论可以变为:孩子不仅是一种耐用消费品,还可以是一种投资项目,在由消费获取心理收益的同时,还可能出现即时的高回报资本收益。或者说,如果养儿又能够防老,那么小孩这种产品就可以兼着失业保险、养老保险以及娱乐功能。
编辑/发表时间:2010-06-25 12:44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贡献者:
吴委叶兰娣洪石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