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簪、银钗

名称: 银簪、银钗
  制造年代:
  材料:
  规格: 凤钗长33厘米,扇钗长29.6厘米,扇形簪长29厘米
  是古代男女均用的一种别住发髻的条状物,可以用金属、骨头、玉石等制成。而钗则主要是旧时妇女用来插戴在发髻上的一种首饰,由两股簪子合成。因此,簪、钗在古代都是既有固发作用,又有装饰作用的。簪、钗是中国古人开始束发以来即开始使用一直延续2000多年的固发用具。因此,每一时期的簪、钗形式不同,代表了不同时期的工艺水准和审美理想及审美风格的变异。妇女的发髻就格外复杂多样,堪称中国古代发型之最。其束发用具种类也极其繁多,特别是金银簪、钗更为华丽。除实用功能之外,还有装饰作用。簪、钗的质地有金、银、玉或铜,上面镂刻花鸟纹,挂垂饰,精美的嵌以宝石。这些银簪、银钗使唐代妇女别致的发髻更加多姿多彩。
  凤形钗顶部由两片叶子托起一束折枝花,一只银凤高高站立于折枝花端,凤冠直立,眼睛直视远方,巨大蓬松的凤尾直拖在地;另一只银凤斜蹲在其下,回头向上仰望着上面的凤凰。扇形钗中间是呈逆时针旋转的曲线纹,构成一个个独立而又相连的圆。扇形簪的外部造型像一把半开的折扇,中间是细密繁复的窗格纹,又像一朵朵晶莹的雪花扑打在窗棂上。
  无论是簪、钗,还是凤、扇,其构图都讲究严谨、细密、繁复,同时又不失浪漫与想象。做工精巧、细致。
  由于年代久远,长期不用,因而每支簪、钗都有变色、发污现象,尤其是扇形钗,其钗体部分几乎全变成绿色,而钗头也有部分变色。至于扇形簪则更是变成黑色。 由于扇形簪、钗含银量较低,所以易变绿变黑;而凤形钗含银量较高,变色较少,更宜于收藏。
  收藏簪钗:不可与硫磺相接触。变色后可用洗银水清洗,其色泽会恢复。  

客家人的银簪

  客家妇女以贤惠、勤俭著称于世。 头戴凉帽,身穿大襟衫,背着小孩,手扶犁耙,赤足先进在田野,是传统的客家妇女形象。客家妇女戴凉帽的习俗始于宋末。当时,客家先民从中原南迁,为了生存,妇女亦和男人一样耕作劳动。但妇女走出深闺,抛头露面有失体统,于是头戴竹笠,并罩上一块开有两个小孔的黑布遮面。后来,在实际使用中感到这样不方便,便把布剪短,并缝在帽沿的四周,成为既实用又好看的凉帽。再后来,索性连布帘都除掉,只戴竹笠。也正因为是劳作的需要,客家妇女历来是不缠足的,她们的大襟衫也是将原来的长袍而改短。
  客家地区凡是上了年纪梳盘头髻的妇女,在脑后盘结的发髻上,至今仍然保留着插上一支银簪的习俗。银簪一般都是由白银制成,长约10厘米,中间较窄,两头较大,末端尖利,雕有花纹,精巧玲珑,其形状类似现在的“耳挖子”。以往,客家人尤其是客家妇女、经常遭受流寇、土匪或邪恶势力)包括流氓、地痞、无赖汉等)的欺凌,为了防身自卫,便开始随身携带一些短小锋利的铁器,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开始演变成为客家妇女插在脑后盘头髻上的银簪。
  银簪还有其它作用:一,凡遇头痛脑热等疾病,客家先辈会用熟鸡蛋白与银簪用布包在一起,趁热在患者身上来回擦拭,据说疗效甚佳。二,娄客家姑娘要出嫁时,做娘的总要送一支银髻用布包在一起,并再三叮嘱女儿,在房事时如遇新郎出现“暴脱症”,可取银簪向男方尾椎骨处重刺一针,便可转危为安。三,如被毒蛇咬伤,用银簪刺蛇伤处,撞出毒血,可防止蛇毒入心。
  客家人在岭南立稳脚跟后因所处环境山多田少,男人不得不纷纷外出谋生或读书求仕,而家里从“家头教尾”(养儿育女)、“灶头锅尾”(操持家务)、到“针头线尾”(缝补衣服)、“田头地尾”(耕种土地),事无分大小、活无分轻重,都由妇女一肩挑。她们日末出而作,日入而末息,一生都在默默地无私奉献、甚至百年归寿后,墓碑上连个自己的名字都没有。
  客家妇女能够独立生活,因而有一定的独立人格,但她们同客家男人一样,也难于摆脱时代的局限。表现在她们的婚姻问题上,一方面她们的许多姐妹可以通过对唱山歌,表达爱情,与自己中意的男子缔结良缘;另一方面许多地方残留着指腹为婚、童养媳、换婚及买卖婚姻的陋习,使客家妇女成为直接的受害者,因而,有“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一说。而“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给狐狸满山走”这一从一而终的清规,又使得她们对这种不幸婚姻的抱怨,客家地区就有了“哭嫁”的习俗。出嫁那天,新娘在上轿前痛哭流涕,用哀怨凄郴的山歌,感激父母的养育之恩,惭愧自己无以为报,表白对新夫家的种种担忧,可怜自己不是男儿身。那带哭的歌声,几乎字字是血,石头听了都会流泪,要不是三姑六婆的劝导恐怕送嫁的队伍很难成行。而今,社会进步了客家妇女的婚姻与命运,都有有了时代的亮色。
  对客家妇女的最高“奖赏”,恐怕莫过于他们生孩子“坐月”时能喝上娘酒了。这种娘酒是用糯米酿造的,在产妇生下小孩的一个月内“坐月”时,配以猪肉、鸡、蛋等煎煮,有美容、驱风、散瘀、活血、强身、催乳之功效。同时,主家还要煮姜酒送给亲戚及邻居以示报喜。如果,姜切成片的确良,表示生了女孩,如果姜切成丝的,则表示生了男孩。客家妇女有强健的体魄,客家娘酒是功不可没。
  美国传教士罗伯史密斯,曾在客家地区居住多年,他在《中国的客家》中认为:“客家妇女,真是我们所见到的任何一族的妇女中最值赞叹的事”。英国人爱德尔也在他的《客家人种志略》一书中评价:“客家妇女,是中国最优美的劳动妇女的典型”。一部客家人的历史因客家妇女而添色增辉。
编辑/发表时间:2009-05-30 06:20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
贡献者:
狄志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