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式民主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位于普尼克斯山上的演讲者的平台,是公民议会的聚会场所,“黄金时代”雅典所有的政治斗争在此上演。雅典的政治家们站在此处发表演讲,例如前5世纪伯里克利阿里斯提德以及前4世纪狄摩西尼埃斯金尼Αισχίνης)——同样还有数不胜数的平民。背景上矗立在卫城上的是帕台农神庙雅典娜居住的庙宇,静静地俯视他们的论争。

雅典式民主(有时被称为古典民主)是在古希腊城邦雅典(包括中心城雅典及附近的阿提卡)发展出的一套民主体系。雅典是已知最早的民主政体之一,可能也是古代世界最重要的一个。其他的希腊城市也设立了各种民主体制,其中大多数(并非全部)借鉴了雅典的模式,但没有一个如雅典一般强大或持久(更确切地说,是存有完好的文献)。它的存在,作为独特而有启发性的对直接民主的实验,即人民并非选举代表,而是直接参与对立法和行政议案的投票,将作为一个珍贵的教材永远为后世所铭记。这种民主的参与者虽然并非阿提卡的所有居民,但参与者的遴选并非基于经济层次的区分,并且参与的范围非常广泛。在此之前,从未有一个民族如此投入地参与管理自己。

词源

“民主”(δημοκρατία)一词来源于希腊语的δήμος(人民)和κρατος(强权),即人民掌握权力。而κρατος(kratos)事实上是一个粗鄙的词,在现代西方语言中的君主制寡头政治等词(以英语为例:monarchy, oligarchy)中代表统治的词根来源于αρχειν(archein,统治),表示治理、领导等义。可能该词是对民主的蔑视者所起。不过不管怎么说,雅典的民主政治家们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名词。

希罗多德撰写了现存最早的希腊语散文,在他的著作中该词被证实使用,但是这也可能早不过前440年或430年。对于该词能否追溯到民主政体的早期没有任何的定论,不过在前460年左右[1],一个男孩的父母决定将他命名为“德谟克拉提斯”(Δημοκρατης),很可能是一种对民主顶礼的姿态。

历史

雅典的权力一部分来自于她拥有阿提卡地区全部的土地,传统上认为这是忒修斯治下村镇联合συνοικισμóς)的功劳。对于那些认为忒修斯并非历史人物的人来说,阿提卡的联合仍是一个谜团;厄琉息斯前8世纪似乎仍是一个独立的城邦。

梭伦(约前590年)、克里斯提尼前508年)以及厄菲阿尔特前462年)都对雅典民主的建设做出了贡献。在历史学家之间对于谁创立了什么机构、以及什么是最有决定性的事件还存有不同的看法。普遍的做法是将雅典的民主归于克里斯提尼名下,因为梭伦的改革最终失败,政权落入独裁者庇西特拉图手中;而厄菲阿尔特对于克里斯特尼的宪章进行的改动进行得相当平缓。

庇西特拉图家族独裁统治的终结被后人归于哈尔摩狄奥斯和阿里斯托革顿Ἁρμόδιος και Ἀριστογείτων)对于喜帕恰斯的刺杀,而当时的僭主实际上主要是其兄希庇亚斯。此二人被后世的雅典人作为为城邦追求民主和自由的象征(所谓“弑僭者”)而景仰。这次暗杀发生于最终的起义爆发前四年,而可能正是事件后独裁者日益加紧的统治导致了局势的不稳。他们在民主的贵族反对者中间非常受欢迎。

最伟大、在位时间最长的民主领袖是伯里克利。在他死后,雅典的民主被伯罗奔尼撒战争后期两次短暂的寡头革命所打断。在民主恢复之后,雅典执政官欧几里德施行了数项改革。在流传下来的文献中对这个前4世纪版本的民主的阐述要详细于对伯里克利系统的描述。前322年马其顿人消灭了这种制度,虽然后来雅典的各机构又得到恢复,但它们在何种程度上承载着民主的精神仍具有争议。

参与者及局外者

雅典人口及组成

我们对于雅典人口只有粗略的猜测,因为雅典人自己从来不进行人口普查。奴隶外乡人(μέτοικος)的数量特别不稳定。在前4世纪中,雅典的人口可能达到25万至30万左右;市民家庭的数量可能有10万人,而其中3万人为可以参与议会投票的成年男性公民。在前5世纪中期,成年男性公民的数量可能高达6万,不过这个数字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期间锐减。这次下滑从未被恢复,由于战后引进了对公民资格更严格的认定标准。从现代的眼光看这些数字可能相当不起眼,不过在古希腊世界雅典是个超级大国:1000多希腊城邦中的大多数只能召集1000至1500公民,而另一个强国科林斯最多时有过15000人。

非公民的人口被分为外乡人和奴隶,可能后者的人数更众。在前338年,演说家喜帕里德斯(断章13)称阿提卡有15万奴隶,不过这个数字可能只是一个印象:奴隶人数比市民更多,但并没有多到将其淹没的地步。

注释

  1. ^ OCD cites SEG 34. 199; Aeschylus Supplices. 604
编辑/发表时间:2009-03-22 08:18
编辑词条如何编辑词条?)                          历史版本

资料出处:
贡献者:
王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