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就是财富”的2.0创新演绎

——访价值中国网CEO林永青先生

  文/《中国市场》记者 李毅

  林永青,价值中国网创始人、创融国际资本公司董事总经理。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纽约大学商学院、巴黎商学院联合EMBA;厦门大学MBA。兼任英中商会企业家论坛执行委员、中华绿色承诺专项基金副秘书长、美国金融学会会员。

  引语:与其说林永青是一位企业家,不如说他是一位哲学家。

  7月17日上午,闷热天气中的林永青一身清爽:一簇时尚的胡须,两本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一种强烈的现化和传统合璧的感觉。出身书香门第的他,在回答《中国市场》记者的提问时,使用频率最高的两句话分别是:“从哲学上来讲”和“我说远一点啊”。

  也许正如他自己所说,因为有了宏观的视野和长远的理想,他才能够跳出互联网厮杀的红海,打出自己的品牌。从2004年一手缔造价值中国网,到2005年在国内第一个实践“博客分股权”的经营模式。他用充满理想主义精神的专业博客网,对“知识创造财富”的睿智格言做出了最佳的诠释,他的策略是先快速整合资源、再让资源“货币化”。

  中国市场:《财经时报》称价值中国网为“中国目前最大的专业财经博客网”,这种说法与林总界定的“中国领先的专业财经博客网”并不相同,请问您是否同意这种看法?您当初又是怎么想到要做财经类博客网的?

  林永青:“领先”是一种谨慎的广告用语,因为我本人曾经在跨国公司工作过多年,所以也比较习惯采用这种营销宣传的方式。从比较专业的媒体营销的角度来讲,他们一般会比较注意宣传时的说法。稳重的企业一般不会直接用“最大”、“第一”之类的词语,这可能会引起广告在法律上的纠纷问题。而事实上,我们(价值中国网)应当是最大的。

  至于做财经类博客网的事,这里我想先解释一下“财经”这个词。“财经”这个词事实上很多不同的人对它有不同的理解。有人认为财经就是股票,认为价值中国网与和讯网是同种类型,实际上是很不一样的。“和讯”主要是做股票分析这些方面的,而价值中国网更多的还是在做管理、宏观经济、经济分析、以及商业这些方面的内容。股票当然也有,但只是项目之一。所以我们讲“财经”是一个“大财经”的概念。它应当是既有宏观一些的东西,也有更接近具体“商业”实务的内容。也就是说,凡是与经济相关沾边的东西,就都应当被囊括进去。比如:中央电视台此类内容所采用的频道名称,就是“经济”频道。

  明确了财经的概念后,我之后的考虑主要是从中国经济的发展现状出发的。我出生在一个教师家庭,我的父母都是大学的老师。可能因为我家庭的缘故,我总是在思考:在中国,怎么能让知识真正地转化成财富?又怎么能真正地为中国的发展做出自己的贡献?

  首先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可以持续发展,但一定要用技术来支持它。不能只靠廉价的劳动力,廉价的劳动力是无法支持中国这么大的经济体的。我们某一个家庭也许可以依靠廉价劳动力来养活,但中国的13亿人口不可能。如果不提高产品的知识含量,在相同的行业,美国企业的利润可能是中国企业的几千倍,这就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价值中国网也想做点小小的贡献,希望能把广大专家博客的作者真正调动起来,当然,这个不太容易。因为中国盗版等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我们还是希望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来解决,或者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或者通过我们的努力来实验性的解决。因为我觉得这个事情总要有人来做。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创立这个专业的新媒网,而不是人云亦云。

  其实在价值中国网之前,中国已经出现了一些做博客的网站,但更多的都是大家基于一种娱乐或者说业余或者说消遣的一种职能。这些内容只是网民们在互联网上活动的一部分的内容,它是很难持久的。而我们的专业博客则是为我们一万五千位专业人士提供了交流的平台,它是可以长久的。创立专业博客网固然有难度,但一个是基于我上述的考虑,一个是因为我认为凡是成功者往往都是另辟蹊径的。

  中国市场:您提倡在专业博客网站实行网络实名制,认为它比匿名制有更大的作用,能否解释一下您的观点?请问您认为实名制的推广问题又应当如何来解决?

  林永青:这个问题我是这样看的。我们这个社会需要互相的诚信与认同,“在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说的是互联网发展早期的形态,已经落后了。我们现在要考虑的不是要不要实行实名制,而是你上网做什么?如果你在专业博客网上发表文章或交流,进行自我营销,那么你肯定是需要实名制的。这背后的原因是,现实当中的有效交流是需要信用成本的,只有相互建立起诚信才会交流。而如果相互进行业务往来,对诚信的要求就更高。

  而在美国是不需要实名制的,但在中国则必须结合实际,因为中国互联网的诚信普遍较差。中国要在这方面补很多的课,因为诚信就是社会成本,如果缺乏诚信,整个社会就会为此付出很大代价。我第一次在纽约乘坐地铁的时候,我的一张纸币被机器吞掉了。于是我向旁边的一位管理员说明情况,他问我被吞掉多少钱,我说了他就如数还给我。他根本没有打开机器核对一下,而是完全相信我说的话,这样其实非常好,会省掉很多成本。

  另外,诚信是一个文化问题。我想在文化问题上稍微谈远一点。我们现在缺乏一种对西方科学精神的理解,我对目前兴起的所谓“新儒家”是持反对态度的。要知道,中国在近一百多年的落后,文化是大问题,因为我们没有做到与时俱进。我也知道凭借一己之力想要做点什么也是势单力薄,但总要有人来做,就先从我们能做的做起吧。

  中国市场:林总曾经说过,互联网很可能在某一点有一个颠覆性的技术来改变这个行业。那么您认为在公司的经营模式上是否也存在这样一种使公司获得爆发性增长的可能?比如说2005年开始实施的博客分股权制?有人认为您的模式很有些乌托邦的色彩,过于理想化了,您对此怎么看?

  林永青:我认为这种颠覆性是极有可能的。博客分股权制应该是可以达到这种结果的。美国公司背后的知识思想就更有竞争力,知识和资本是相互转化的,戴尔不就是通过模式创新成功的吗?我刚才也谈到知识转化成财富的问题,其实我的经营模式就是想真正地做到这一点。中国将来的科技竞争力一定要跟上世界先进水平,财经和商业方面的竞争力提升也是如此,让价值中国网分布在各个行业的数万专家的专业知识能够变成财富或者能帮助到更多的人,这样对社会将会是一个很大的贡献。

  现在的技术条件下,互联网会使盗版变得很容易。电影、音乐等都可以盗版,所以以后想依靠出售内容来获得利润就会越来越难。但如果用一些特殊手段去防止盗版,这又是与互联网的协作精神相违背的。所以,我认为知识大部分是不容易被交易的。比如一辆车可以有专利,但你的大量零件等东西是用了前人的技术,那你要不要付费呢?要保护专利人们才会有创新的动力,所以知识的交易应当是大部分不能交易,而有一部分可以交易。

  现在在西方流行着一种新的思想,它认为以后的知识分享方式不是购买和拥有“内容”,而是在交流的过程中付费。它更像是看一场表演,需要花费的就是门票钱。如果你要听歌,不用非要买一张歌星的专辑,只需要在线付费去听。也可以加上视频;另一方面,听一首歌付一首歌的钱就是了,内容被拆开了出售,这后面的机理就是“长尾理论”。而这种模式也将会是价值中国网的主要盈利模式。

  至于理想主义的问题,你可以说上述都是一个理想,我也的确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但我对自己的定位是:一个务实的理想主义者。我会把一个大的理想划分成一个个的小步骤来做,而不会坐在那里空想。如果说我的理想、计划有十步的话,现在价值中国网的状况是我的第二、第三个步骤,我目前的设想走到了第七、第八个步骤,那时的状况应当是知识能够很好地变成财富。做媒体需要视野大、目光长远,做企业却不能好高骛远,这是一对矛盾。但我这个人的结合能力比较强,或者说实现思想的能力比较强。随着时代的发展,建立一个知识型企业,变得越来越重要。如果说乌托邦的话,那我认为做不成就是乌托邦,做成了就不是乌托邦。

  中国市场:您说过,互联网企业往往会有很深的创始人的“烙印”在里面,请问您觉得您对价值中国网的“烙印”体现在哪里?

  林永青:应该说我留下的“烙印”,主要在于培养了一种企业文化——一种务实的理想主义精神。彼得?德鲁克说过:“只有远景而没有执行的是白日梦,而只有执行没有远景的则是恶梦。”有理想才能做大事情,而不是只顾眼前的赚钱。互联网还处在开疆拓土的时代,短线操作不会有大出息,我们要做又理想又务实的企业。如果想在未来拥有更多的市场份额,现在就要做更多基础性的东西,啃硬骨头。很多企业就是因为当时做的比较简单,所以现在会比较痛苦。

  中国市场:在领略了您的自信和远见卓识之后,我想知道您对自己最不满意的地方在哪里?目前公司最让您挠头的问题在哪里?

  林永青:如果说最挠头的问题,应当是团队建设,这与我的愿望还是有差距的。我总想找到既有理想又务实的人,但这很难,我想基本的团队打造恐怕需要5年(也是德鲁克的观点)。以前我认为找一些人,在商业计划书中写上他们的名字,这就是团队,但现在看来不是的。我也曾觉得自己背景好,想找一些同样很强的人一起合作,但也发现行不通。还是马云说的好:“创业不需要豪华团队。”那是面子工程,创业是很实在的事情。

  至于我对自己的不满之处,主要在于一些具体模式上耐心不够,有些事情要有时间才能出结果的。从哲学上讲,“优点就是缺点”,但也正是因为我喜欢创新,所以会导致耐心不够。我认为这个可以用团队来克服,我现在的原则是:如果我的想法在管理层会议上有超过半数的人说No,那么就Pass。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