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高投资里的绿色成分

访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气候变化应对计划主任 杨富强

  价值中国:中国在应对全球气候变化中的角色和基本国情是什么样的?

杨富强:
在这一点上,中国的立场还是很明确的,我们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条约》,《京都议定书》和《巴黎路线图》,根据我们的自身条件承担责任。中国是处于发展中国家,按照讨论和这几个条约,中国等发展中国家没有具体的减排承诺,但是我们要合适地减缓国家行动,做好一些问题上的准备,要求发达国家做相应的政治承诺和技术转让、资金支持。国家制定行动方案或者政治目标,这些目标也要进一步分解到地区、部门、企业。对企业来讲,就是一个根本性的生存环境的改变。 

 价值中国:2008年金融危机对产油国和消费国都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同时也意味着未来的世界能源图景和新秩序处于重构之后。对此,您有什么样的预期?

杨富强:
在应付金融危机下,各国都采取了不同的方法,但同时大家也认识到应对金融危机是短期的,气候变化是长期的,这两个目标应该尽可能地结合起来,不要因为应对短期的目标而忽视了长期的目标。金融危机之后,中国政府投资了4万亿,以拉动经济的上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多的投资例如投资高速铁路,这和公路相比是一种比较省能、快速、也可以大容量运载的方式。另外我们还在发展可再生能源,像风能、太阳能电池等等也发展很迅速,这方面的投资也很热。我们在投资上面绿色的成分比其他国家也要高。所以,金融危机也给我们带来了应对气候变化很好的契机,比如根据国际能源组发表的一份报告说2008年是几十年来全世界在碳排放量上减少最多的一年。这也给我们提了一个醒,经济发展如何持续?像以前的高碳经济是不行的,这对我们的国际贸易也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未来的能源主流应该是清洁的、可持续的,那就是低碳。 

  价值中国:在发展低碳经济而配置社会资源的过程中,要同时兼顾哪些重要问题?现阶段的重点是什么?

杨富强:
在发展能源的时候,最主要的首先就是节能,它最重要的目标就是经济发展和能源消耗脱钩。但这并不是说能源消费就降低了,而是不再是原来那样按比例发展的模式。1980年到2000年我们实施能源翻一番保证经济发展翻两番的目标。2001年到2006年的变化比较大,结果,能源发展速度比经济发展速度还要快,这不是中国所需要的。所以,实施了20%的节能目标,到2020年原来提倡的一番到两番仍然能够加以实现。第二,能源的增长还要与碳的增长脱钩。我们矿物能源的峰值应该在2040年,但是我们碳排放的峰值估计应该在2030年和2035年之间,这两个峰值的不同,就说明他们之间存在一个脱钩。所以对我们来讲,低碳经济并不是要减缓经济的发展或降低我们的生活水平,而是说在怎样使用更清洁、更低碳的能源和应对气候变化下,能够使我们的社会经济仍然发展,我们仍然有一个很高的生活标准。

目前的重点是像胡锦涛主席提的几点,第一,我们的经济发展中要大量减少碳排放,从2010年到2015年碳排强度要大量减少。这个阶段节能可能仍然是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方法,比如调整经济结构,技术的进步,加强监管等等;第二个,就是加强可再生能源的开发,目标是到2020年要达到15%。根据现在发改委做的新的规划恐怕这个数据还要变,提高一两个百分点也是有可能的;第三,就是我们的国土现在涂上绿色的地方还不多,所以要大力植树造林,现在已经达到18%。到2020年要扩展多种4000万公顷的植树造林,这对于吸收碳有很大的作用。最后,就是整个社会走低碳经济、循环经济的道路,消费观念等最终都要改变。  

  价值中国:在如何将市场机制用于环境方面,中国在这方面的情况是怎样的?

杨富强:
市场机制用在环境方面,这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比如能源价格改革,目前我们能源部门价格改革是整个社会改革中最缓慢的一个,已经拖了整个经济发展的后腿,不利于节能减排。第二,市场投资也很重要,鼓励投资者往哪个方向投资。我们的银行贷款是不是只倾向那些目前来看收回投资比较好的部门,还是应该多支持长期的、可持续的项目?另外,比如建碳市场、发展可再生能源、开发低碳技术等都要充分利用市场机制来筹集资金。 

 价值中国:印度和中国是可再生能源投资增长最快的国家,这里面有怎样的商机?

杨富强:
这里面有非常大的商机,比如原来我们国家规定的是风能到2020年要达到3000万千瓦,现在又提到8000万千瓦,甚至有人提出要提到一亿千瓦。现在太阳能电池市场也热得很,太阳能发电应用很广,将来还有太阳能热发电,这都是投资者非常追捧的。这些首先对投资者有很大的激励作用,另外在我们怎样节能方面都展现了一个很好的市场。尤其是哥本哈根会议之后,无论是企业还是金融行业都意识到气候越来越得到重视。印度以前的风能比我们好,现在我们已经超过它。现在有充沛的投资资源了,这和二三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现在很重要的问题是怎样引导这样大的投资资源往哪个方向投,从长远来讲,投资可再生资源的潜力是非常大的。

  「记者:沈凌莉」
   2009/9/25

 


人物介绍

杨富强,美国能源基金会副主席兼北京办事处首席代表。在1992年至1999年期间,杨博士在美国能源部劳伦斯 伯克利国家实验室工作。1984年,杨博士获世界银行麦克那马拉奖学金赴美国康乃尔大学工作。1977年2月至1984年9月,杨博士先后在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计委能源研究所从事研究及工作。杨富强博士参与国家能源规划,节能以及农村和可再生能源发展等政策研究工作。杨先生持有多个能源和工程学位,包括美国西弗吉尼亚大学工业工程博士,并曾于1979年7月至1980年8月间,在清华大学热能工程系进修。 1999年12月在美国能源基金会工作,2000年11月任美国能源基金会副主席,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




更多行业人物专访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565号
Copyright 2004-2023 版权所有 价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