价值中国 - 财经商业新媒体
杂志汇
正在读取登录信息...
价值中国网首页 > 杂志汇 > 综合 > 胡润百富
王光乐:艺术之树
价值中国推荐 2009-06-06 17:45 胡润百富2009年第5期 解读此文 收藏此文

王光乐
    1976年出生于福建省松溪县。1992年考入中央美院附中,200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

    2005年在北京一月当代画廊举办首次个展“汉语”。参加过的主要展览有“二厂时代”、“念珠与笔触”、“少年心气——中国新锐绘画”、“形无形”中国抽象绘画展,及连续4届的“N12”联展。


    曾获中央美院毕业创作院长奖,王嘉廉油画奖学金一等奖,中国新锐绘画银奖。现居北京。

    有一个画树的测试:没有任何限制条件,按自己的想象随意在纸上画一棵树。然后根据你画的树对你进行分析。这是投射测验的一种,以前由瑞士人创造的,后来慢慢广泛流传。从你对树的描绘投射出了你个人的性格状态、生活环境状态和内心深处的感触。

    采访王光乐的时候,他谈到了一次曾经做过的 “画树测试”。“我的作品就像一棵大树,上面有很多分枝,其中最粗的两根是我现在《水磨石》和《寿漆》系列”,王光乐说。我们常说作品本身,就是对作家情感与思想的投射,是艺术家自我的表达方式。树、画、人,三个完全不同形式的点,共同勾勒出了一个生动鲜活的王光乐,将其内心深处的情感铺叙在我们眼前。

时间的痕迹
    在整个投射测验中,树枝是生活行动模式及表现力的写照。树枝的多少,代表了神经分泌力的强弱。王光乐叙述中的大树,有很多的分枝,将其跳跃性的敏捷思维展露无疑。而《水磨石》《寿漆》则是目前他的人生中,最为主导性的思想。在王光乐眼里,主流总是滞后的,也许适应主流可以获得更多的关注和收益,但却无法体现“创作”的意境。“其他人可能先对作品有构思、有构图,然后再用不同的手法去实现;而我相反,先思索新的手法,然后去创作,最后作品自然而然呈现出它应有的样子。”他希望人们能够更多地关注美术理论上的革新。如今更多理论者的思想被丰富的前理论禁锢,只有实践手法的创新,才更容易有理论的火花。“理论源于实践”这话亘古不变。

    有人说《水磨石》是一批有题材的反题材式绘画,有题材是因为作品有自己的表现对象,即“水磨石”;而反题材则意味着这些“水磨石”没有符号本身所承载的具象意义,只是绘画语言的构想与创造。单看一块水磨石是没有任何具体意义的,即便观者能将自己的体会与感悟联系在水磨石中,但即便如此也是转瞬即逝的。一块一块相继完成的水磨石却有了跨越时间的累积。

    《寿漆》与水磨石有着不可磨灭的关联作用,只是画面更趋向于简便与色彩的透彻。这个系列的作品是由手法的创新引导的作品构思,灵感来源于王光乐老家老人每年为自己棺材刷漆。他将这种全新的方式引入了创作,作品中可以看到时间的流淌。他从白色的丙烯开始,每天到其中只加上一滴黑色颜料——每天的改变微乎其微,但是当作品最后呈现时,就能明显地看到由白入灰渐变的过程。

生活是永恒的创造力
    王光乐的作品都是时间的产物,又在时间的堆积后,某一天戛然而止。万物相生相克,时间成就了作品,也是时间剥夺了作品的累积。他大部分的画都需要二三个月才能完成,一年也就五六幅作品。有人觉得漫长并惋惜不值:在这个高收益的市场,为何花这般精力去减低收入的速率。但时间才是他整棵“生命树”的干,在积累中增加年轮,传递着新鲜的养料,茁壮他的枝。他把心放在其中,慢慢感受,漫长的作画过程本身是一种享受,感受的是幽静时光流转的安宁。王光乐对于结果却并不刻求,颇像是道家的无为而治、道法自然。

    结婚有了女儿之后,王光乐的生活不再像先前那样忙碌。工作的时间减少了,将情与爱更多地置放在家中,照顾妻儿。孩子永远是艺术家们新的创造动力、涓涓不息的追求源泉。与孩子在一起,往往会让一位创作中的艺术家对周遭世界的观点有转变,或是激发他用更清新的角度去看待身边的事与物。王光乐自己也表示“孩子帮助我们唤醒了自己潜藏的那部分幼年记忆。这些感悟也许会出现在我未来作品的创新之中。”我们期待着这些融合中的转变,希望枝繁叶茂的同时,能结出更多的硕果。

创作就是不断吸收 对话王光乐
胡润百富》:我刚才看你的两个主要系列的作品,《水磨石》和《寿漆》系列。一看就是特别慢和特别冷的感觉,您大概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转变的?现在我们了解到的很多年轻艺术家,都是比较浮的,都想尽力找到一个符号,希望这个符号可以一炮打响。适当地复制,之后每幅都能卖天价。

王光乐:我是特别“个人化”的一个人,特别强调艺术家身份。艺术家是在做扮演,比如画一个女孩子,实际上我也会把自己给透露出来。因为我所表达的是我个体的感受。我之前在中央美院附中,是一个特别躁的人,不善表达,跟谁说不清楚就打架的那么一个人。我在学校里跟同学的关系,包括在社会里跟人的关系,经常用打架来解决。那种方式很不好,伤害别人伤害自己。从那时候开始看书,就一个劲地看,这种方式我觉得特别好。包括上学的时候,我会写一些书法,这些都给我的内心进行调养。然后就开始考虑到这种“慢”的节奏,一慢下来的时候,所有事情我都能解决和参与了,认为这是一个方法。那后来很明显的,我就把它用到我的创作上了。

胡润百富》:是不是觉得已经找到自己的人生状态了?

王光乐:是的,当然创作也有不同,因为它不光是你的事,你也要拿出来给人看。后来,我这么自信地把画拿出来给人看,是因为我接触到很多我周围的人,他的状态和我曾经的状态很像。我觉得他的方法可以吸收。现在很多年轻人跟我聊,然后我觉得他们的想法可能会有用,包括从艺术上找到他们的方法啊什么的,都是一个启发。我等于现在是在坚持我的理念。
 

责任编辑:蒋伟
胡润百富最新文章
一周排行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