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从虚拟现实到元宇宙

——价值中国元宇宙行业领袖专访系列

价值中国:我们了解到,您是AR/VR产业的先锋人物。请介绍下,您进入AR/VR产业的相关职业背景?

  汪丛青:我开始接触AR/VR是1991年,大概三十年前。这个行业从那个时候到现在,确实有了很大的发展。我当时的导师TOM FURNESS教授,他研究VR也有60年了,我是他的Virtual World Society(虚拟世界社会)的理事会成员,所以现在也常常跟他沟通。教授在媒体上自称是VR祖父...(笑声)他的确做出了开创性的贡献

  那个时候,我学习的是怎么用VR来颠覆教育这个行业。因为从我的角度,VR其实是一个最完美的教育工具,它可以让你的全部感受都用来吸收信息或者是传达信息。记得那个时候,我的结论是10年以内,VR会变成所有人一个最重要的教育工具,但是过了大概30年,现在VR才终于开始要出现了,所以我那个时候还是太乐观了。

  这中间,我也离开过VR这个行业,在大概90年代中期到2012年,这段时间VR确实没有太多的发展。到2016年,陆续有很多新的投资、新的公司进入这个行业。我看到VR这个行业的起伏上下的是这两次,而且就在这五、六年间发展很快。

       2016年都说是VR的元年,也是我们第一次从HTC的角度发布了全球第一个六自由度的VR设备,它可以让你在一个大空间、在一个房间里面使用。我们上两个星期刚刚发布的一个新产品,这个新设备也是一个六自由度的设备,但是它基本上跟一个墨镜差不多大,只有180克。现在这个设备跟我30年前用的设备相比,非常轻薄,30年前用的是2.4公斤,它的分辨率是200×300,现在我们这个设备是5k的分辨率,重量也只有100多克,这是完全不同的档次。其实区别就是重量差了十几倍,分别率差了100倍,然后这个价钱差了400倍。

 

  我觉得我还是很幸运的,有机会可以看到,这个行业从开始到现在的增长发展的全过程。因为我做很多这方面的投资,我也有很大的机会可以看到未来的这些技术,不管是从创业级公司的这种发展角度,还是我们自己的研发部门,或者其他大公司的研发部门,我都有很多方面、很多机会去见证VR技术,所以我非常看好这个行业的长期发展。

  在不远的未来,我们的生活基本上就会依赖一个这样的设备、我们的头上的这个设备会变成我们最主要的一个人跟人、人跟机器以及人和网络的一个通讯方法。所以,它可以代替我们的手机、电脑,我们的店和电影的屏幕,我真的觉得它应该是我们在计算领域里面最终的一个界面。

价值中国:HTC曾经提出了作为AR/VR升级版本的XR策略。请您作一简要介绍。同时,请介绍下为什么HTC在诸多产品中,将XR选为公司当前的核心方向?

  汪丛青:其实,我们好像没有特别在说,我们要做XR策略。我觉得更多的还是,要怎么去用空间计算的XR领域来发展。我们都有一样的一个想法,就是我们都非常看好 VR这个行业,XR只是一个缩写,其实是extend reality就是XR,汉语来讲每次都说四个字太麻烦了,所以就说XR,但是它其实不是一个大家都接受的词。不同的行业、不同的人会怎么去定义XR,所以我觉得XR不一定是它最重要的一个说法。

  但是从 Special Spatial Computing(特殊空间计算)的概念,我觉得它真的会变成我们最主要计算的方法和界面,它也是我们最有效的方法去实现我们未来的生活。

  现在我们要是把在屏幕前的时间加起来,就是电脑、电视和手机屏幕,每天都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在屏幕前面。未来,这十几个小时不是在三个不同的屏幕前,而是一个屏幕在你的头上,甚至还可能更多,基本上从你早上起来到晚上睡觉,你一直会跟网络连接着,你的全部动作、语音,包括眼睛看的、耳朵听的、和用手在虚拟空间触摸的,以及你周围的所有环境都会被记录,都会用来做你的主要界面,所以这要远远超过手机的影响力。

  现在HTC的产品更多是在手机跟通讯的方面,但是再过几年,你对于口袋里面的手机的依赖性会越来越少。

价值中国:本月,HTC正式推出了全新形态的沉浸式眼镜:VIVE FLOW,请您介绍下本款新品的主要特色。以及为何在这个时间点推出这款产品?

  汪丛青:其实它的特色就是,可以把以前可能好几万块钱的电脑跟设备加起来的功能效果,放在一个这么轻薄的界面里面,也可以让你达到一个高清六自由度的体验。这个其实是我们好多年前一直想要做到的事。对于为什么是现在推出,是因为以前做不到,现在的芯片越来越轻,消耗电越来越少,它发的热就越少,它的屏幕现在也越来越高清,它的这些光学的方面,好多都是这一两年刚刚发明出来,所以有很多以前没有的新材料。

       从我们的研究发现,之前的用户群其实非常窄,大概百分之八九十的用户是男生,而且是18岁到大概40岁的男生,这个用户群虽然在一个总数里面还是挺大的,但是在一个真正人类的比例里面其实是蛮窄的,而且不只是男生是玩游戏的男生。所以我们觉得,这是一个不够广、不够健康的用户群。如果真的是要让女生、孩子和老年人都可以接受的话,必须要把一个盒子形状的,就是我们现在刚新出的设备这样子的。我们希望这个技术可以让大众都接受,要做成一个大家愿意带的东西,而且长时间带起来还会舒服的。

  我们这个新产品,可以达到一个这样的轻薄度,不管是外观还是它的重量,都会引起很多人的兴趣。

  在之前一两周,我收到了非常多朋友的联系,他们不是我们的行业的人,以前对这个行业没有太多兴趣,但是问我这次推出的VR 眼镜可以在哪里买。我认识他们这么久,他们都知道我做VR,以前一点兴趣都没有,现在却都在找这个设备。

  还有,我觉得更有趣的是什么?好多我们行业的一些男生,跟我发消息说,我在这个行业已经5年或者10年了,我一直想让我的老婆去玩 VR,我让她试了好多好多次,她从来只是试一下就完了,或者一点兴趣都没有。但是今天,当他们看到你这个新产品,还问我在哪里可以买这个东西。

       我觉得这一点很关键,因为它还有点时尚,女生觉得戴这个不会把头发弄乱,不需要重新化妆,她会觉得想试一试。想试了,试了以后,才会理解媒体计算方法或者界面给人类带来的好处是什么。

 

  VR是一个有点奇怪的技术,你很难用语言文字去描述,甚至很难用视频去描述它对你的影响。因为沉浸感这个东西不是讲讲就理解了,必须要自己去体验。因为轻薄,所以很多人就有机会,现在去体验到第一次VR对他们的好处。

价值中国:HTC在智能技术方面一直是时代的领跑者,像之前的触屏手机、现在的VR 设备、区块链手机,想请问您,各款产品之间的生态布局考量?是基于培育相关技术的互补性,还是基于企业策略的考量?

  汪丛青:目前这些产品生态是有点独立分开了。我们传统的手机,是在20多年前已经开始发展的一件事,那个时候,像第一个触摸屏,第一个Android,第一个3G、4G手机都是HTC做的,这个公司创新的灵魂非常强大。

  你刚才也说到区块链,大概三、四年前我们做出了第一个区块链手机,因为我们可以看得到未来会有这个需求。但是,这些不同的发展都是独立的机会,他们会做成一个团队去把它实现。

  VR也是一个我们看到的机会,也放了一个独立的团队去把它实现出来。

  现在这几年,我们越来越感觉到,手机的时代已经成熟,没有太多的可创新的地方。这两年唯一的创新就是从3个镜头到4个镜头再到5个镜头,然后从一个平面变成折叠这样。说实话,这些对我们来说,真正的差异是不大的,没有什么真的创新。

        但是可以看到,在VR行业,基本上每个月就有一些创新突破出现。现在有眼睛跟踪、脑电波跟踪和全身的这种跟踪的设备。我们有这样的概念,可以把设备做轻薄,或者做成一个隐形眼镜。

  现在,你可以看到这个行业的发展非常快,一直都在保持甚至还越来越快。在这种情况下,其实给真正有创新能力的公司一个很大的机会,来保持领先、和保持团队的专注力。

价值中国:除了XR,您对元宇宙也有许多研究,那么在您看来,XR 在元宇宙中将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它与其它关键技术,如区块链、AI的关系怎样?

  汪丛青: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JON RADOFF发表过的一篇文章,关于-“元宇宙-区块链”有7层架构。有一层就是 interface(接口),就是人跟设备的界面,这一层就是类似XR/VR,甚至手机跟电脑也可以用它来进元宇宙。

元宇宙的7层价值链(作者Jon Radoff 授权价值中国)

 

       进元宇宙,用一个2D的屏幕的话,你的体验就是有限的,要是用一个沉浸式的设备进去的话,是完整的、沉浸式的、三维的一个互动方式去使用这个内容。

       其实,我真的不觉得元宇宙是一个这么神奇,或者是这么不同的一个新东西,它其实是一个我们现有的东西,它只是在进化,我们花了前面的三、四十年打造的互联网,其实元宇宙就是互联网。只是现在的互联网是,你可以看看字体、图片、视频,在之后的互联网的话,我们不是到一个网站,而是到一个虚拟世界,当然这些网站还存在,你也可以用一个沉浸式的设备去看一个2D的网站,你也可以用一个沉浸式设备来看一个2D的电影,这个也没问题。

      但是你会加多一种到达点,这个到达点不是一个网站,它是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可能是一个游戏,是一个人的家,或者办公室,可能是你的学校这些三维的小事件,它可以大可以小,可以是一个房间这么大,也可以是一个城市这么大,但是你要是用一个XR设备去进入它的话,你的感觉就是你到那里了,你就是有沉浸的体验。

       所以XR跟元宇宙的关系,XR就是你的界面,就像是我们现在上互联网,我们可以用手机、电脑,可以用鼠标和触摸屏来做互动。在未来,我们是用我们的身体,用我们的眼睛、嘴巴、腿来去做我们的互动。进入元宇宙这里,我们是直接听得见看得见,在里边可以用我们的手势识别来去做一个自然的互动,甚至未来用脑电波来做这样的互动。

  这些都是让更大的群体可以去使用。现在要是不会打字的人,很难使用互联网,一些老年人他们可能用触摸屏也不方便,打字也不方便,要让孩子们帮他们去做一些上网的事。但是在未来,实现在真实世界可以去互动的方法,我觉得会更公平化我们的世界,而且也会给更多人更多机会去发展自己的能力。

  现在你住在哪个城市,基本上就在那个城市去办公,就在那个城市里面去上学。未来要是带上这个眼镜,就可以到全球的任何这些虚拟世界,是不是同一个城市或者同一个国家,都没关系。

  在人际的方面,可以帮助大家实现一个平等的存在。你看为什么哈佛大学这么难进去,因为他每年可能有1000、2000个学生可以进去,大家有一个物理的地方来限制,要是未来这些学校都有它的虚拟版,它每年可以有上千万的学生或者上亿的学生进来。大家关心要去高考吗?其实没必要。

        所以我觉得,很多我们现在觉得重要的东西未来可能会改变。我们现在要赚这么多钱,要买东西,要去秀我们有什么,可以去哪里。未来任何人戴上一个头盔,你想要什么,虚拟版可能不会很贵,都可以拿得到,所以大家可以更有机会去得到,可以达到一些体验和给自己满足感。找工作,可以在全球任何地方找工作,可以住在一个海滩,海滩的旁边就有一个很舒服的地方,我把眼镜拿掉,就可以有一个很舒服的地方去住,但是我的工作可能是在纽约或者北京。

  企业给我的工资可能就是一个正常大城市的公司,但是我戴上眼镜,在一个很便宜的地方去住,就可以得到一个在物理和虚拟都让我达到满足感的生活。所以,这个界面很重要,因为它给了你一个自由度

价值中国:对于元宇宙,比较普遍的一个观点就是,“元宇宙是互联网的下一代”,请谈一谈您的元宇宙观,以及与今天互联网的关系。

  汪丛青:我觉得元宇宙不是一个简单的升级,因为它让我们可以绕开现实的,物理的生活。因为我们现在生活的每一方面,都离不开你在哪里住,你在哪个国家,是一个中国的国籍还是美国的国籍,还是泰国的国籍,现在这些东西对很重要,在未来的世界里面可能不重要。

 

元宇宙,不是替代互联网、而是扩展互联网

来源:汪丛青,2021年11月

 

  从哲学的角度,对于你是什么人,其实就有不同了。你是一个男人或者女人也不重要了,你在虚拟的社会里面的角色,是一个年轻人还是老年人也不重要,你唯一的价值就是说,我在虚拟的世界里面,我的贡献是多少?我的创意是多少?我的想象力是什么样?这个是最重要的一个方面,不是可以举重多少,或者个子多高,或者多帅或者多丑,这些东西其实都会越来越不重要,我觉得对于人类的长期发展,对于我们社会的影响会非常大,比现在互联网的影响要大多了。

  现在互联网,虽然可以在中国买一个美国的产品,然后运过来,但是还是在这个世界里面存在,其实是用人民币来解决,或者可能在美金的网站去买一个美金的东西。未来,我可能就用一个虚拟的货币,这个虚拟币是哪个国家的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我的财产有可能很多,但不是物体的财产,现在大家都在想,我的车跟别人比,我的房子跟别人比,我住在三环还是二环里面,然而这些东西以后都不重要。

      所以,怎么样会给一个人满足感,怎么可以让他有成就感,包括社会价值观,都会完全改变的,我觉得这个还需要很多创意想法,你可以去想一想,因为它对社会的影响,我觉得远远超过现在从科技的角度的影响。

价值中国:许多业界最重要企业,都正式宣布进入元宇宙领域,包括游戏、社交、AR/VR、影视、媒体等不同业务板块。请您描绘一下,元宇宙的几种最可能的发展路线图。

  汪丛青:我觉得元宇宙的发展路线,你很容易地参照互联网的发展路线是什么,其实从一开始,就是信息,之后变成一些电子购物,然后变成大的网络游戏,再然后现在又有一些网络学习。

       基本上现在任何线下我们在做的东西,都会有个线上版本的;而再过10年,任何现在在线上的东西也会有一个元宇宙生版本的,大概率可以这样选择。

  但是这个元宇宙是不是由同样一些公司做,我就不知道了。就像是以前,在线下最成功的像沃尔玛的渠道,现在他的渠道怎么样了?以前最好的教育,可能是学校在做吧,现在在网上最好的学校是什么?也不是以前那些。

        所以其实人类需要的东西不会变,我们每天要做的事情,不管是学习还是工作,还是去吃饭、娱乐、社交,我们未来这些东西还是要继续,只是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里面。

        对于元宇宙,我觉得不用想像得太复杂,它也不是一个完全的新东西,它只是一个新的媒体、一个新的界面让你去操作,它就是你本来一直在操作的东西。

 

(采访/撰稿 李疆疆 2021年11月5日)

 

~~~~~~~~~~~~~~~~~~~~~~~~~~~~~~~~~

 

 

HTC VIVE 新品分绍,请访问:【HTC VIVE FLOW】网站

 

 

 

 

 

汪丛青
简介

汪丛青是 HTC 中国区总裁,领导HTC大中国地区全面业务;包括Vive/VR、区块链手机、Viveport内容平台、投资及合作伙伴关系等,以及公司在全球的 XR Suite业务。

汪丛青目前还是拥有300多家公司成员的虚拟现实产业联盟 (IVRA.com) 的副主席、价值180亿美元的虚拟现实风险投资联盟 (VRVCA.com) 的总裁,并负责监管 Vive X VR 加速器 (VIVEX. co) 在北京、深圳和特拉维夫。还是虚拟现实/增强现实、人工智能、创业以及通过全球活动和媒体在中国开展业务领域的热门演讲者和思想领袖。

汪丛青出生于中国,在美国接受教育。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在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在华盛顿大学获得电气工程学士学位,二十多年前,他在那里专攻虚拟现实和人工智能。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565号
Copyright 2004-2021 版权所有 价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