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性别角色: 文化差异大于基因差异

这是一本颠覆性别认知、重塑人生自信的科普经典。科迪莉亚-法恩研究指出,男性和女性都拥有雄性激素(睾酮),但这并不是造成男女行为差异化的原因;男女差异,更多是文化的和社会的、而非基因的标准;同时,人类的性别划分不仅是男性和女性,且数量远多于我们已知的6种,并且男女共性远多于差异性。

价值中国:请问您为何会选择性别意识作为研究的主题?

科迪莉亚-法恩: 我一直对性、大脑和性别化行为这几个研究课题很感兴趣。我曾在《性别错觉 (Delusions of Gender) 》一书中挑战了这样一个观点,出生前不同性别睾丸激素水平的差异会导致技能上的“固有”差异,这种差异有时表现为“移情”(理解他人的想法和感受,并进行情感回应)和“系统化”(理解并建立系统)。

在这本新书中,我对一个大家十分熟悉的论调提出了质疑。竞争、冒险等阳刚品质在男性身上不断进化,因为在我们的祖先在过去通过这种品质来增强他们繁殖成功的概率,这些品质从而被植入了男性大脑,睾丸激素不断刺激他们产生类似行为。

正是这些为大家熟知且根深蒂固的想法使得职场中的性别不平等现象,看起来是“自然的”。与我完成《性别错觉》、《睾丸激素》等书的初衷相似,我希望通过这本书来证明,事实上,科学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也有趣得多。

价值中国:如何从生物学和社会学的角度来判断一个人是男性还是女性?

科迪莉亚-法恩: 至少在英语中,“性(sex)”和“性别(gender)”这两个词经常会被混淆。“男性”和“女性”指的是一个人的生理属性,也就是说,他们的生殖系统是用来产生卵子还是精子的。而社会学更深入地关注男性和女性(性别)的文化意义。

价值中国:本书的中文版标题被翻译为“荷尔蒙的战争”。并且,在书中您专门提到了“雄性竞争,雌性选择”,那么这究竟是一场怎样的战争呢?

科迪莉亚-法恩: 事实上,我在书中挑战了这种传统的性别角色观。这一观点的依据是,男性为生育付出的代价比女性更少(男人仅贡献一颗小小的精子,而女人需提供一颗巨大的卵子、长达9个月的孕期、母乳喂养以及对孩子的照顾),因此雄性通过竞争获得地位,吸引多个雌性,而雌性更挑剔,只选择和“最佳”的雄性构成亲密关系(即地位最高者),这俨然是一种生物必然性。

但正如我书中所解释到的,数十年的进化生物学研究提供了一个更复杂的解释。在动物研究中我们发现,滥交和竞争对雌性的益处越来越被认可,同时雄性繁殖更“容易”和“低成本”的观点不断被挑战。即使是动物,不同的社会、生理以及生态因素也会对性别角色产生影响,使其摇摆甚至逆转。

与动物相比,人类的复杂性体现在我们是极其“低效”的繁殖者!我们的非生殖性行为比其他任何物种都多,从而限制了雄性繁殖“逆转”的可能性。

所以,如果说有什么“战争”正在进行,那就是对性别差异的新旧科学解释之战!

价值中国:在您的研究中,您最想消除人们对性别认知的哪一个误解?

科迪莉亚-法恩: 有很多,但我认为最应该被挑战的一点是“进化形成的”必然意味着“根深蒂固的”或“根植于基因中的”。传统假设认为,男性和女性进化形成的行为——即在过去进化的过程中能够提高繁殖成功率的行为,一定是建立在性染色体和激素基础上的。

但却忽略了进化生物学中越来越被认可的一点,即后代不仅继承基因,同时也继承特定的社会和生态环境,以及这些稳定的非遗传因素在进化特征的发展和一代代繁衍中发挥的重要作用。即使是其他物种(例如绵羊和山羊,或者灌木蟋蟀),当环境中的某些相关事物发生改变时,与性别相关的适应性也可能不起作用,甚至在“雄性”和“雌性”之间转换。

想想这对继承了丰富文化的人类意味着什么。尽管性别的社会结构会因时间和地点的不同而改变,但每个社会都通过刻板印象、准则、期望、价值观、法律、习俗、仪式、角色榜样和与男性和女性相关的实践等赋予生理性别文化意义。这种性别社会化从出生就开始,它使“性别角色”更加灵活:可以改变并适应环境。

价值中国:我们所说的“性”更多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而“性别”是有文化内涵的。您认为东西方“性别文化”最大的差异体现在哪里?

科迪莉亚-法恩: 非常抱歉,我很多关于性别特征的研究成果都是基于北美和欧洲地区的数据,所以我对东方的性别文化知之甚少。但是,显著的跨文化差异的存在无疑证明了性别的社会结构绝不仅仅和生物学有关。

价值中国:能否简要地为大家介绍一下您对“大脑性别”的定义?这与“身体性别”有何不同?这主要与大脑的进化有关吗?正如您在书中所说的:“21世纪的人类仍然拥有石器时代的大脑。”

科迪莉亚-法恩: (我不能十分确定这里所说的“大脑性别”和“身体性别”是什么意思,我猜测这些可能是译者引进的术语。)

曾经,我认为人的性别取决于他所拥有的生殖系统。通常人们认为基因和荷尔蒙(主要)决定了两种不同而又统一的生殖系统,同时也创造了两种不同而又统一的大脑,男性大脑和女性大脑。

但是,性别基因和激素对大脑产生的影响并不像对生殖系统产生的影响那样显著。性别确实会影响大脑,这就造成了大脑中普遍存在的性别差异。然而,这种影响极为复杂,并且与很多其他因素相互作用,这就意味着这些差异并不会简单的将大脑分成两类——“男性大脑”和“女性大脑”。相反,他们会“混搭”,因此大多数人的大脑都像打了“马赛克”一样具有一些模糊的特征,一些在男性中更常见,另一些则在女性中更常见,还有一些在两性中都很常见。

此外,大脑的发育受到经历和文化的影响(而我们的生殖系统并不受这二者影响)。我的书实际上反对了我们拥有“石器时代”大脑这一观点。

价值中国:您认为“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感知风险”,基于此观点您指出“女性比男性更适合参与高风险的金融活动”,为什么?

科迪莉亚-法恩: 这并不完全是我在本书中想要讨论的。男人当然有能力为自己的经济行为负责,只要他们不身处容易冲动的环境中。从我在书描述的有关冒险的研究中可以清楚地看到,人在冒风险时所处的背景和大环境这一因素是十分重要的。

男性对风险的态度并非比女性更积极——两性对风险本身都不是特别热衷。是否愿意承担风险的差异产生于人们对可能的成本和收益的看法。这种考虑不仅仅出于物质上的得失,也包括精神上的满足与否,比如名誉、自我实现等。

举个例子,米歇尔·瑞安在一家知名咨询公司对800余名经理人进行调查发现,女性对成功的预期更低,角色榜样更少,对公司成为行业精英的支持和信心更弱——这与他们认为承担风险和做出牺牲受益更少息息相关。因此,这对企业的启发之处在于,营造没有歧视的工作环境可能比诸如鼓励女性“向前一步”(含蓄地指责女性没有挺身而出或承担足够的风险)更有成效。

价值中国:权力与意志是永恒的社会文化主题。您认为“性别文化”在所谓“权力的游戏”中扮演怎样特殊的角色?

科迪莉亚-法恩: 最明显的是,影响女性在政治、商业以及文化领域掌权的难度。

价值中国:您对未来人类性别意识或大脑性别的发展有什么建议或期望吗?

科迪莉亚-法恩: 这是一个十分重要而又很难回答的问题。

我认为无论什么问题都没有一成不变的答案。

即使在一个国家内,由于种族、社会经济地位、宗教等其他因素,女性和男性也会面临截然不同的问题。

 

(20200818,翻译-撰文:郑睿琪)

 

~~~~《荷尔蒙战争》图书介绍~~~~

 

Cordelia Fine
简介

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教授,牛津大学实验心理学学士、剑桥大学犯罪心理学硕士、伦敦大学学院心理学博士(认知神经科学研究所)。被《泰晤士报》誉为“拥有高度幽默感的认知神经科学家”。她还因创造了“神经性别症”(neurosexism)的学术概念而闻名。

2017年凭《荷尔蒙战争》,荣获第30届英国皇家学会科学图书奖。其著作相继售出14国版权。

2018年4月,Cordelia Fine被授予爱丁堡勋章。 该奖章授予“被认为在人类的理解和福祉方面做出了重大贡献的科学技术领域专家”。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20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