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未来学大师奈斯比特:未来构筑于现在

 
   
[导语]约翰·奈斯比特27年前的著作《大趋势》,在《纽约时报》高居畅销榜两年,全球发行量超过1400万本。《大趋势》里的大部份预言都在今天一一实现,据《金融时报》报告,《大趋势》一书中的预言没有一条是错误的。

近日,约翰·奈斯比特继《大趋势》及《亚洲大趋势》之后,在新作《中国大趋势》中,提出了 “中国新社会的八大支柱” 理论,并总结出中国正在创造一个崭新的社会、经济、和政治体系的“中国模式”。价值中国网应邀在北京出席了他的新书发布会,并对奈斯比特夫妇进行了专访。

价值中国网网:在您的新书《中国大趋势》中提到,世界的中心将会慢慢移到中国,但就现在看来还不是这样;另外,您觉得中国的快速发展和传统文化思想有什么关系?
奈斯比特夫妇:没有一个国家将会成为世界完全的中心,每一个经济体系都会互相联系在一起,而且不可能把自己的经济体系独立出去,全球经济将会一体化。

中国传统文化思想对于中国现在的成就起了很大的作用,中国人的思想比起欧洲国家的思想更着重长远的发展和思考;而且,中国的思想更注重和谐,而西方的思想更注重竞争。在西方国家,经常会有两个阵营在辩论哪个是对,哪个是错,所以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才可以把事情做好;但是在中国,由政府制定长远发展策略,然后一步一步达成目标。

价值中国网:中国人十分关注历史,认为历史可以推断未来,但同时很多事情,例如互联网似乎无法用历史直接推断。你曾经说过: “人们以为我预言的都是未来,其实我只是把现状写下来,20年来我所写的都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我所要分析的就是哪些事情会长久地影响社会。” 那么,对于中国的未来,您认为中国从当今的这些事情当中应该注意和警醒的是什么?
奈斯比特夫妇:“未来构筑在现在”,这一点是非常清楚的,所以你需要关注现在发生的事情;并知道现在正在发生的改变,而且还要判断这些改变的重要性。其实,未来根本就不是一种秘密,只要你能了解现在,就可以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事情;另外,对于将来的预测,就像3-5年的预测,第3年会影响第4年,而第4年又会影响到第5年的……

在中国,因为它发展太快,要搜集和评估的数据很多,所以预测中国的将来是一件比较复杂的事情。中国的经济发展也是基于中国有5年经济计划,在这个经济规划框架下,中国实现向市场经济主导的转型。在经济计划之下,可以预测未来5年中国需要达成的目标,更多的人可以根据国家预设的目标进行投资工作,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身的能力,去达成目标其中的一部份。

John Naisbitt
简介

约翰·奈斯比特

 约翰·奈斯比特,世界著名未来学家。他的未来学著作的销量已经超过1400万册。据英国《金融时报》证实,他最负盛名的《大趋势》一书中没有一条预言是错误的。从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之后,约翰·奈斯比特先后进入犹他大学、康奈尔大学和哈佛大学学习,此后曾供职于IBM与柯达公司。1963年他进军华盛顿,担任肯尼迪总统的教育部助理部长,还曾任约翰逊总统的特别助理。约翰·奈斯比特还拥有人文科学、技术等领域的15个荣誉博士学位。自从《大趋势》与之后的10本著作在全球范围内取得巨大成功之后,他每年都会周游世界数次,几乎在世界所有大公司发表过演讲。2006年奈斯比特中国研究院在天津财经大学成立,现在奥地利的维也纳和中国天津已经成为他与妻子的常住地。

价值中国网:您刚才说过未来是构筑在现在的基础上,我们需要分析现有的事实和事件,然后准确地去预测将来。那么,你们是如何去组织和分析各种事实和事件的?
奈斯比特夫妇:我们的研究机构有28个人帮我们搜集数据。这些数据来自世界不同的地区,这样集合起来比较全面,研究时会更加客观和中肯。有些人会问我们,他们应该关注哪些数据?哪些数据是比较重要的?我们会跟他们说“不知道”。因为,我们不想引导他们去找某些数据或不找哪些数据,我们对他们的唯一要求就是要寻找事实,什么事是确实已经发生了,并要留意事情的变化。我们从来不会预先接受任何人对某件事情的意见,或者是某些人预测将来发生的事情。我们观察的只有事实,而不是推断,一定要是真的发生了的事实。统计数据只可以帮我们去分析一些事情,可是统计数据本身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另外,经济数据对于预测未来是相当准确的。比如,人们都会看资金的流向,资本会流去哪里就是一个很可靠的指标;又比如,如果想要得到更多对将来的预测,你可以了解一下在你公司里面、或者在一个国家里面,什么是激励制度,什么是惩罚制度;再比如说,你是一个学生,你要知道在学校里,你如果想要拿到好的成绩,你应该要怎样做。考试如果是学校决定成绩的话,那么你就要专注于考试方面,那你在学生当中拿到好成绩的机会就会更多。
价值中国网:约翰,你是一个美国人,可是你只在美国生活不超过10年,因为你一直都是和太太在匈牙利生活,你可否简单地描述一下美国人的特征?还有就是美国梦是否是让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的主要因素呢? 中国人又有什么特征可以让经济持续高速地发展呢?
奈斯比特夫妇:美国是由很多不同国家的人组成的,它能有今天的成就,就是因为在美国生活的人都尽了他们最大的努力,在这个自由的国家拼搏。美国梦说的是在美国,你可以去任何你想要去的地方,也可以做任何你想要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你会领悟到自己最大的潜质。美国有来自世界不同的创业家,他们很多都是因为美国梦而到美国来的。世界上愈来愈少的地方可以提供给创业家这种环境。但是,这个优势正在慢慢地改变,因为中国提供了更多的机会给创业家。很多在美国或者西方国家的中国留学生都回到中国,因为中国的机会比现在任何一个国家都要多。我觉得中国拥有现在的经济高速发展,主要是因为中国企业家的创造力。现在,以往在不同的国家都有很好的发展的中国企业家,也开始慢慢的回到自己的国家去寻找机会,这对于中国经济的发展是非常重要的。
价值中国网:27年前,您的《大趋势》让我们从一个全新的视角看世界;27年后,您的《中国大趋势》让人们从世界的角度看中国。您说,“我不是经济学家,不是哲学家,不是金融专家,没有任何成见,只对中国一个接一个新发生的事情感兴趣”。那么,您对中国印象最深刻的事件和感受是什么?
奈斯比特夫妇:让我最深刻的是中国人做事情的能量和中国人的开放,而这些能量跟美国人和欧洲人有很大的不同。在我第一次跟邓小平先生见面的时候,站在前面的都是一些企业家。他们制造很多不同的东西,最重要的是那时在中国有这样一个新的环境给他们。以前,在中国很多事情都是不允许做的。可现在他们可以做很多父辈不可以做的事。

我还记得我第一次在中国接受访问的时候,那时全部都是男人,而且问的都是一些很沉闷的问题。可是,像现在我在中国接受的采访里,采访者中女士比男士多,而且都会双语,最重要的是他们可以自由地写一些自己想写的内容。

在1979年的时候,当时的副总理邓小平先生到访美国,我记得他的个子很小,可他却是绝顶聪明的巨人。他当时坦承,美国一家工厂一个月的生产量就等于全中国一整年的生产量。所以,他觉得中国需要向西方学习,并在公元2000年成为一个工业强国。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中国的确成为一个工业强国,这也证实他当时的预测和规划是正确的。相比之下,欧盟在2000年的时候说过,2010年欧盟将会成为世界上领先的知识型经济,可是现在大家看到的又是什么呢?

在欧洲,每个政府都有不同的意见,且每个人都朝着不同的方向去走,这怎么可能为达到目标提供一个良好的条件呢? 中国则是由国家订下一个目标,然后制造一个环境,每个人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那么,政府在经济方面的角色应该是怎样的呢? 政府应该要创造一个好的环境,让企业家和人民知道自己可以做些什么。而这些正是中国政府做得很好的,而且做的速度很快

[结语]在访问中,奈斯比特还提到了中国的民主,他认为每个国家都应该有自己的民主制度。有些人希望中国可以像美国一样,有一样的民主;但是,他们有没有想过中国的经济才发展了30年,而美国的民主已经有200年的历史,我们有这样的要求是不是对中国有点不公平呢? 奈斯比特也说了关于印度的民主,他说:印度说自己是最大的民主国家,可是如果一个国家的人民连饭都吃不饱,这个所谓的“民主”,又有什么用呢?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9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