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改变世界走向的大趋势

——价值中国专访联合国信息处理国际联盟理事长Mike Hinchey博士

价值中国:祝贺您被提名为联合国信息处理国际联盟(IFIP)理事长。可否介绍下该组织,以及它对各国政府、学术界和企业界的价值吗?

Mike:IFIP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支持下,成立于1960年。它是由各国信息通信技术领域学术团体组成的。这些团体主要来自计算机或工程学会,IFIP通过统一的形式将它们联合起来。所有成员向各自政府给予输入,IFIP则在全球范围内将政策整合,然后各成员便可获得全球范围内的反馈。

我们有13家覆盖所有信息通讯技术领域的技术委员会,我们在出版物、期刊、会议、研究小组等进行合作,推动技术进步。联合国大会(General Assembly)的成员则对政策制定发表意见等。我们有许多倡议,目前最重要的一项就是信息产业的专业化。我们也对教育做出了贡献,并特别关注安全、隐私、灾后恢复等领域。这些都有着全球性的影响。

价值中国:在您任职期间,IFIP都有哪些重要项目?您是如何衡量成功标准的?也请描述下您在任期内要做的事情?

Mike:我对教育很感兴趣,尤其关注如何让更多的女性进入信息通讯技术领域。许多事情在短期内很难衡量,但我认为,我们将能够看到见证一些成功。

我将和许多IFIP计算机团体成员会面并参与到它们之中。我计划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增加我们的会员数量,特别是在那些我们还没有代表的国家和地区。我们在会员方面的新规则和规定将使之成为可能。

价值中国:能否介绍您的成长和启蒙历程,以及其中的一些重要事件?

Mike:我认为我的成长背景很普通。我在一个并不富裕的小乡村长大。但我的确拥有一个优势,就是我的父亲是名工程师,他在香农机场运行空中交通管制系统,因此我能认识与他共事的人们,并使用计算机。我想在我6岁就使用电脑的时候,我的大部分同龄人甚至还不知道电脑是什么。投入到计算机行业是件让我辗转反侧好一阵子的事情。最终我决定,要么在大学学习计算机科学,要么学法语,我选择了前者。

我进入到我所在领域的方式很有趣。我拿起了一本叫做《计算机科学中的正确性问题》的书,其中艾兹格·迪杰斯特拉写了一篇关于“为什么正确性问题一定是数学问题”的短文。我在高中并不喜欢数学,但后来却进入计算机领域,并认识到数学对于计算机的重要性,我想这就是种顿悟吧。

价值中国:在大学时期,生活有怎样的改变?又有哪些重要事件,持续塑造了您对未来的愿景?

Mike:我当时开始寻找硕士项目,然后发现剑桥大学的计算机硕士是这一领域最好的。汤米·霍尔是计算机科学方面的杰出人物,也是部门的负责人,我感到很幸运他能指导我的硕士论文。

有关这个话题的重要转折点正在一所世界级的大学发生,并且有着世界一流的指导者,很显然,他对该领域很了解,从这种意义讲,他为我打开了许多扇门。这或许是我事业上最大的改变。

我支持软件的形式化和模式化的方法,认为软件支撑着我们做的所有事情。事实上,真正起到作用的软件在我们认为关键性的安全问题中也非常重要。因此对我认为,对于开发软件,软件的形式化方法,能给任何企业都带来许多帮助。

价值中国:作为美国国家航空和宇宙航行局(NASA)戈达德太空飞行中心软件工程实验室曾经的主管,能否谈谈做过的工作、机遇、重大挑战,以及想分享的一些经验?

Mike:许多人认为在NASA, 就可以从事所有令人惊奇的事情,就会有超级计算机和机器人,的确,这些都有。但是从日常来说,它和其他工作没什么不同,很普通,不总令人兴奋,但也很有趣。

2005年我创建了NASA的《系统和软件工程创新》期刊。虽然创建一个期刊听起来并不是件大事,但要创建一个冠有NASA之名的期刊就需要两部国会法的批准。有些时刻我们想要放弃,但却相信这是件值得做的事情。它改善了NASA里系统和软件工程的质量,给了研究者通过不同人们来认识周围世界所发生一切的机会。它是改善NASA里人们做事质量的重要资产。

一直到今天我仍然有参与到NASA的许多事情中。我们现在虽然没有正式的工作联系,但我仍和他们一起工作。我在NASA工作时提交的许多专利还在申请过程中,所以我还会定期与他们交流。

价值中国:能否描述下您的学术研究和不同时期的经验吗?

Mike:我完成了我的博士学位之后,很幸运拿到了美国绿卡。有个同事邀我加入新泽西理工学院,他正试着建立实时计算机实验室,他认为我的形式化方法背景很适合。并且我觉得自己很幸运能获得在NASA工作的机会。我本来觉得自己不可能被雇佣的,但是大概一周后,NASA提供给我了职位。我的期限本来是固定的,但他们续延了很多次,直到最后不能再继续延续。

偶然间还有个很好的机会,就是在爱尔兰研究中心做联合主任,那时中心规模还很小,大约只有50人,但也从那时开始,我们的研究人员规模不断在增长,从4所大学的50人增长到8所大学的225人。

我们和许多公司一起完成了许多工作。爱尔兰虽然是个小国家,因此我们研究小组225人的数量已是非常可观的。我们与将近200家公司一起合作。我们做的事情之一,就是与IBM在关于如何能够自动处理数据中心的问题方面合作,并且创建了一家公司。我们希望当问题出现时,我们至少能够自动化处理大部分问题。在过去几年我们还有一家衍生公司,最近以6800万美元被售出。

价值中国:从您的角度和现在所处的角色来看,有什么资源和经验启发能与大家分享一下?

Mike:能涉及如此多不同的领域是个很好的机会,和企业一起进行研究工作也很棒。

尤其是在爱尔兰,我们能接触到许多跨国公司,因为它们在爱尔兰有很多小公司的运营。相比较在美国来说,这意味着我们能和个体直接交流,无论是经理或是员人,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很好的机会。

能够进入IFIP,认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才也难以置信的幸会。我们定期与人们见面并交流。在爱尔兰,我们还可以接触政府,见到首相也很方便,并且还会被邀请去议会,与一些重要官员交流。

价值中国:请说一些大趋势,并谈谈这些趋势将怎样改变世界和我们的命运?

Mike:社交媒体的流行以及云技术(把东西存在云端中)所产生的安全和隐私问题,我认为这将是个大问题。事实上,我们正在处理的物质世界和网络社会,以及两者之间的相互作用也将成为一个大趋势,以及伴随它会出现的安全和隐私问题。

对于企业的信息主管而言,我认为这是资源投入的问题,这是ICT高管可以允许投入人力和资金的工作。高管们应当确定并考虑将他们的资源投入到造福全人类的领域。

价值中国:什么样的事情持续激励着您?

Mike:我很幸运能够和真正有趣的人一起工作交流,我在做一些有趣的项目,特别是在NASA开发前沿技术,也会去一些地方旅行从而遇到优秀的人。

时间总是不够用,如果每天有28小时就好了。

我也不认为自己是一名优秀的高管,我只认为自己是一个喜欢自己工作的人。你喜欢自己所做的工作,对于你在事业中获得成功是很重要的。

价值中国:现今,敏捷性是关键,无论是创业还是推出新产品,或是为一个大企业提供服务。创业的心态都是必需的。创业成功或者企业为保持竞争力持续创新的关键步骤是什么?

Mike:我认为拥有正确的创意并且保持激情去出售这个创意很重要。无论发生什么,无论多少人告诉你这是在浪费时间,都要去坚持完成这个创意。

个人和创造成功产品的团队的关键因素是什么?真正重要的是要有承诺,并且有合适的人员和技能。我不认为自己是最好的高管,但是我能够整合团队中人员各种我没有的技能。

另外,从道德层面出发,我认为问责是必要的,人们必须对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人都会犯错,但是如果可以证明我们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做的事情是正确的,用的是当下最好的技术,那么,问责和专业化是必要的。

道德和敬业精神需要关注。我认为对于保护安全和隐私的问题也需要讨论关注,要确保人们得到了很好的培训,例如,工作领域的合法性。并不是每个人都要成为律师或者法律专家,但是人们至少要了解自己致力的领域。

价值中国:您认为当前工作中不可能的挑战是什么?

Mike:我已经在那些必须投入人力但是有许多问题(主要是时间)的领域削减资金。但最后也都解决了。或许这并不总是我们喜欢的方式,但是至少我们可以做到。因此,我不认为有什么巨大的无法处理的事情,可能结果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最好结果,但是我们做到了。

我也不认为任何人有可以解决所有问题的神奇魔杖,但我认为如果可以坚持自己的目标,并且尽自己所能,那么事情最后都会有圆满的结局。

我当前个人最感兴趣的问题是:世界将会怎样发展?下一件大事又是什么?

(2016-04-25 编译:田君茹,杨悦)

Mike Hinchey
简介

联合国信息处理国际联盟(IFIP)理事长、爱尔兰计算机学会副会长、IEEE的英国和爱尔兰副主席。

他还是爱尔兰Lero软件研究中心主任,这是一个由爱尔兰科学基金会支持的、处于多个城市的国家级研究中心。他也是Limerick大学的软件学教授。

他在Limerick大学获得学士学位、在牛津大学获得计算数学硕士学位、在剑桥大学获得计算机科学博士学位。英国计算机学会院士、爱尔兰计算机学会院士。

曾经担任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软件工程实验室主任。曾经在英国、爱尔兰、瑞典、德国、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担任专职教授。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