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股权众融的世界开拓者

——专访全球最早股权众融交易所CEO保罗·尼德雷尔

价值中国:今天我们要进行独家深度采访的对象是ASSOB(澳大利亚创业融资板)的首席执行官PAUL Niederer(保罗-尼德雷尔),尼德雷尔是一位众融(CrowdFunding)领域的世界级行业领军人物,同时也是一位出色的企业家。 尼德雷尔,非常感谢您来到这里与我们的听众分享您丰富的经历。

尼德雷尔:我很乐意与大家分享。

价值中国: 您做出了很多世界性的成就,并且起到了非常深远的作用。ASSOB是全球最早的众融上市公司,也是唯一一家被《2013世界银行众融报告》列为样板的股权众融企业。我们回顾过去,从您早期的职业经历来看,您可以描述一下你最重要的工作角色,并且向我们讲述一下从这些角色中您获得的收获吗?

尼德雷尔:"我最开始获得了会计资格,这对于进入商业领域来说是个非常好的基础,但是我并没有去做一名会计或财务人员。我进入了营销行业的国际市场营销领域。我在伦敦工作了一段时间后,我去了新加坡、瑞典还有很多不同的地方,所以我有幸学习到了各个国家不同的商业制度和流程。这段经历让我注意到如何从商业的角度来看问题。这是非常可贵的经验。"

价值中国: 尼德雷尔,作为一名引领世界的众融权威人士,您能跟大家分享一些有价值的经验吗?

尼德雷尔:"我认为不管是投入资金的投资者、还是利用资金做项目的筹资人,都要投入很高的热情。一个很重要的经验是:每一次寻求筹资机会的时候,一定要具备三个重要的条件:创意、团队、追随者。

首先是创意,要有一个吸引人的、极好的想法,人们才会去追随你。这个想法要充满激情地传达给人们,能够激发起他们的兴趣,让所有人都想参与其中。比如说你要去户外烧烤,人们会问“你在做什么”,那么你要激情澎湃的来进行描述。第二点是团队。你必须要有一个实力均衡的团队,不仅仅要有技术团队,还要有管理团队。只有一群技术卓越的人是不够的。 正如苹果公司一样, 斯蒂夫·沃兹尼亚进行产品设计研发,然后乔布斯来把产品销售出去。第三是追随者。你要有一群忠实的追随者,他们喜欢你的想法,追随你的项目。如果你的产品或项目没有人喜欢,那么也不会有人来购买或投资。另外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你必须要兑现你的承诺。你在宣传时承诺的那些回报,在实际实行时一定要致力于实现它们。"

价值中国:通过这些问题我们也再一次见识了您丰富的经验和阅历。能否向我们大体介绍一下,与传统筹资方式相比,众融模式的成功机会如何?

尼德雷尔:"我认为大多数的众融平台的成功率是40%到60%。人们会选择这种方式来融资通常是因为他们已经去找过了风险投资者、天使投资人和银行,但是没有成功融资。因为众融通常是最后才会被选择的方式。随着时代的改变,众融会变得越来越普遍,会有很大的产业关联性。当你不能通过其他方式融资的时候,这确实是一种融资渠道。"

价值中国:您在澳大利亚正做一项非常了不起的事业。可以给我们讲一下ASSOB的历史和它所传达的价值吗?

尼德雷尔:ASSOB于2005年成立,当时资本市场上还没有众融(CrowdFunding)的概念,我们的众融实践甚至早了大量美国的企业,我们已经为大约300个不同的小企业筹集了大约1.38亿澳元资金。其中一些公司已在证券交易所上市,其他的被大型公司收购,还有一些仍然在运作。在这个领域,在起步阶段的投资的风险一直是很高的,一些没有成功的公司将会倒闭。所以,你会看到各种类型的公司存在。

价值中国:你们的商业和盈利模式是什么,如何区别于其他公司呢?

尼德雷尔:我们已经有了一个相当高的门槛,就是所谓的尽职调查。我们会去调查这些人是不是“好的”管理者,调查产品有没有受到知识产权保护,调查实际条款以确认双方都清楚这些条件,意思没有被扭曲。我们会收取5000澳元(前期资金)和募集资金的8%的来为客户调查这些内容,并确保他们利益不受损害。

价值中国:对于有兴趣使用您的服务和平台的人来说,这是一个优秀的价值主张。从这里就能看出您能取得现在的成功是有理由的。现在您可以分享一下如果存在资本劣势的情况下需要什么经验。

尼德雷尔:这里我认为人们首先要意识到,有部电影提到过,“建造出来,人们便会来。“人们总是说,如果你创造的东西是惊人奇妙的,人们便会聚过来。这个观点不适用于众融。我认为,如果你要筹集资金,你必须卷起袖子努力工作,以吸引人们到众融网站浏览你的资料页面。你将他们吸引到那里,然后与他们定期沟通,更新他们的信息,并告诉他们这是怎么回事,一段时间以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觉得这值得他们投资。这关乎你和对你的项目有兴趣的人的关系建设。

一个很好的例子:最近有一部电影Veronica Mars(美眉校探),之前这个节目拍了3季,但最后终止了。很多影迷对这样的结果感到很失望。他们将电影放在Kickstarter上,希望筹集200万资金。影迷们将融资的消息传播出去,他们为投资者更新信息,做了一个很棒的视频。他们只期望获得200万,但最后得到了560万美元。吸引人们到网站上,和他们建立联系,与他们沟通,为他们提供好的资讯与项目,他们最终就会投资。

这项工作听起来需要很多综合的经验和能力,运用社交媒体、利用所有渠道会为众融带来很大的成效。

讨论一下现代人的沟通方式,有“三层生存模式”: ??第一个层次是你的朋友,你的初始资金将大多来自这个层次。到了所谓的第二级:朋友的朋友。当到达了第三个层次:朋友的朋友的朋友时,如果你的融资到达了这一圈人,那么你已经可能拥有了一个非常成功的项目。最近一个3D打印机在Kickstarter(新加坡版)上筹集资金,他们将打印机和项目信息公布在很多媒体上,最后居然将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拉入,在第三层也成功融资。他们在第三层也设法得到了非常好的融资。这并不经常发生,但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思考,如何获得第三层投资人在产品上的投资......

价值中国:尼德雷尔,您是一个优秀的沟通者。我们已经进行了众融专家的系列采访,您的观点非常清晰,易于理解。您是怎样走进融资和众融的领域呢?

尼德雷尔:“我之前是一名会计,早期对互联网、网络营销和周围的信息系统很感兴趣。我后来建设了我自己的网站和博客等等,不过那是在很多年前了。所以我对那时可以在人工完成,而现在可以互联网实现的交易很感兴趣。股权众融,就是这样一种业务。

价值中国:对于您的巨大成功来说,必不可少的因素是什么?

尼德雷尔:“我写博客,在这个领域里支持其他人,试图成为在众融领域中股权众融的专家。在平台上与人沟通,分享我的经验。一些有兴趣的人会与我联系,然后他们将继续做他们想做的事情。我相信沟通和分享在这个领域非常,非常重要。

价值中国:由于您深厚的专业经验、和清晰的行业沟通和人脉网络,现在您已经走遍世界。世界银行的报告将你列为整个众融领域的专家。您的工作在未来5年将如何演变?

尼德雷尔:“ 这是股权众融的初级阶段,我相信在原有模型如,若持有某一公司的股份,你需要在股份公司拿到一个实物的股权证明,因为它最终会变成一个在多司法管辖区中的持股凭证。

当你看到比特币和电子货币等东西时,也许将来它不再会是一个特殊的彩色数字硬币或类似的东西。我觉得我们往后的发展,会越来越远离(可以追溯到20世纪30年代的)传统安全法规的阻碍,并转向投资的一种风险较小的模式。

我不知道那将是什么模式,但我认为随着岁月的流逝,如果仍然基于大多数国家的法规,融资将非常艰难。日后其他形式的融资模式会涌现,也许基于商业或其他非股权因素而引发的知识产权收益。所以它的未来发展方向将会很有趣。

价值中国:您已经给了我们一些关于众融发展方向的令人兴奋的见解。依您看来,您个人的全球策略是什么?

尼德雷尔:只是希望把我们的平台引入其他国家,让那里的人们使用我们的平台众融。我们可能在未来几个月内在新西兰开拓平台。我们已经有了在美国的平台,而且马上就要开放了。然后我们会去到其他国家,当然中国会是很好的建立平台的地方。我知道中国的法规已经变得越来越开放,包容不同的商业模式。

价值中国: 您是众融领域的先锋人物这点具有很大意义,您拥有的经验可以与全世界的人分享。我认为成功应该拓展到世界范围。您对众融还有其他看法吗?

尼德雷尔:我认为随着时间推移,政府监管会越来越放松。我认为当今世界很可悲的事情是,政府并不管人们去赌场并输掉全部家当的事情,然而却出来一揽子政策和监管来阻止人们投资早期企业。我认为去赌场是不好的,而投资创业初期的企业能提供增长率与就业岗位,是非常正当的行为。

价值中国:我们已经探讨过这个问题,但是并没有阐述地很清楚。您是否认为众融只是传统融资手段的补充还是会完全取而代之?

尼德雷尔:这是有关规模的问题。我并不认为众融会完全取代传统的融资方式,因为有些交易是非常复杂的。如果有人想要在我们的平台融资一百万美元, 需要遵照证券法,正确地准备所有文件并合法提交,这些都绝非易事。而对于六七十万元的小额融资来说,通过中介或者代理来携手完成,保证投资者不陷入困境并提供指导,比较容易实现。

捐助型众融、和奖励型众融,比如Kickstarter 和 Indiegogo,都是在一定程度上的赞助者的“即时满足”。举例来说,你投资数百美元,然后你知道你会在六到八周之内收到一个手表或者其他。这是一场非常公平的交易:你出资,然后你获得手表。

而股权融资是你对一个公司在期望的基础上进行的一个长期融资,你期望公司能被管理并成长,然后你的出资能得到回报,或者在公司出售后得到分工。这就像耗时数年的旅程。我认为需要中介来确保投资者的出资得到良好的经营管理并且确保投资者知道他们实际在投资什么。

价值中国:如果人们想了解您日志内容,可以为他们介绍一些资源吗?

尼德雷尔:我有一个关于“权益众融”和“投资者众融”的网站叫Google alert。每天Google alert发送给我12、15或20篇文章。我只是大致浏览,挑出那些很有趣的,我觉得这是我了解每天世界上发生什么事的最好方法。[见保罗-尼德雷尔的个人网站:<http://www.paulniederer.com> 你会发现有关众融的重要信息]

价值中国:作为一个成功的企业家和领导者,您认为您之前学习到的技能对自己有什么帮助吗?

最近,有些人认为这些技能可能不是那么重要,但是拿到学位(尤其是商科学士学位)让我对我的业务有了更好的了解。学位证帮不了你太多,但它可以改变你对事情的看法,让你对和业务相关内容更感兴趣,而你的职业也将遵循你的兴趣方向。

价值中国:自2013年8月,中国政府启动了一项计划对金融市场的开放计划。比如上海自贸区、和北京石景山互联网金融基地的设立。您认为经济的开放会带来哪些变化?

尼德雷尔:我猜很多人会说中国很有创新性。世界上很多地方都有中国人,他们刚到一个地方,也许会先从给别人洗衣服这些事情做起,但接着他们也会做很多其他事情。这些人很有创造力和创新力,他们会理财,并且他们很能吃苦。这部分人群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尽管他们不在国内。

中国金融市场的开放让他们更高效的做事,给他们提供更多解决问题的方法。金融市场的开放,也给了他们更多创业和发展的机会。如果有人要做权益型众融,可能就会有人说“多棒的想法!我要把钱投进去。”

我相信,开放会带来更多的机会,人们会开始创业而这会推动经济发展,使中国由出口依赖型经济转为有真正由自己设计和发展起来的众融业,由中国政府资助。这会推动经济的发展,因为这是中国人自己给自己投资。我认为开放会带来这种类型的成功。

价值中国:您希望澳大利亚或者全球各国的政府能够针对投资出台怎样的政策?

尼德雷尔:我认为这就要回到个体责任的问题了。法律规定不可能面面俱到。我相信尤其是当投资额较少时,像是1千美元或5千美元,只要投资者对于投资的高风险(你的投资可能打水漂,全都拿不回来)完全知情,并签字表示自己的投资是基于对风险的认识的,那么法规就应该承认这项投资。

很幸运的是澳大利亚的法规就是这样编写的。人们如果对风险完全了解后还是要投资,就可以继续投资。但我认为美国的法规更像是告诉你不能把10%以上的收入用于投资,不能干这个,不能干那个。美国的法规试图阻止人们投资,而不是让人们认识投资所需要负的责任。这样就会导致人们认为企业融资过程中,需要负责任的人是法律系统,而不是投资把钱用于机会投资的个体。

如果你看看赌博,如果有人输钱了,没人会责怪赌场。他们不会对赌场说:“那人输了10万美元,你们太可恶了!”从这个角度说我们对于同一件事产生了不同的态度和标准。我认为至少在投资时你应该签字,表示你知道自己可能血本无归,但我还是想投资。

价值中国:这很有趣。您刚刚提到了美国。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起Jobs法案(2012年4月),这个法案会带来怎样的改变,会不会因为太多的条条框框反而限制了市场自由?这些都会带来全球关注和激烈讨论。您身上也聚焦了世界各地的目光,作为一个资深的行业领跑人,人们都很希望听听您的想法。之前提到,您有很多旅行演讲的经验。在这些旅途中您有什么值得分享的故事么?无论是有趣的、惊奇的、始料未及的、或大为吃惊。

尼德雷尔:我最近在非洲的一个国家为很多小企业做了演讲。我为他们介绍了众融的运作方式。

有位先生在问答时间从听众席站起来说:“众融对西方国家或许可行,但并不适用于我们”。当时听众们都很好奇,我会说什么。所以我说:“听着,今早我读了一篇文章,讲述了朝鲜人因为认为多吃野生动物,能够让他们变强,因而就大肆地买卖和杀戮野生动物的故事。我很希望能发起一次众融就这种行为拍一部电影。让所有朝鲜人知道他们多么愚蠢,杀害的行为多么可耻。在座的所有的观众都鼓起了掌声,他们也认为这样的众融能够在非洲和世界其他国家使用,让人们知道因为毫无根据的古老迷信、而杀害动物是多么可笑。

另一个故事是这样的。我大概30年前住在新加坡。新加坡的气温基本都在30°C左右。而我需要去北京参加几场会议。所以我就直接去机场登上了飞机,但飞机着陆时北京实时温度极其低,我又没有带外套,30年前的北京也没有多少橱窗商店。所以我只能去一家军装店买了件军大衣来保暖。那是个很好的回忆。

下面是第三个小故事。有时人们想要融资时希望采用众融的方式,他们具备吸引人的故事,完美的团队和大批追随者,你就会对他们的整体印象很好,感觉他们该有的都有了--故事、团队、追随者什么都不缺。你会看到那些融资成功的人经常会思考“我的故事是否有卖点,我有没有一个别人看到会相信能做出好东西的团队,我们是否有足够的客户群喜欢我们的3D打印机。”。如果有很多科技发烧友都想要一部3D打印机,你就会有很多追随者。所以一旦你具备了所有这些条件,你就能基本确定自己的众融会成功了。

价值中国:这些故事很有意思,让我们很愉快地看到了“故事的魅力”。对于怎样成功地发起众融,您也介绍了很多有趣的易于理解的经验和想法。我们现在最后的问题是,我们现在调换一下身份,这个问题比较开放性。如果你是这个采访的主持,您会提怎样的问题,您又会如何回答呢?

尼德雷尔:这是个好问题。首先我会问想要在众融领域成功必须投入些什么?我觉得当然就是最好的故事、一流的团队和坚实的公众基础。当然你也要有激情和能量驱使你不忘自己的责任,为人们做出贡献。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众融呢?我觉得众融让这个世界更美好。它为这个世界带来了新的产品、新的机遇,让人们接触很少有机会了解的东西。我们的平台有个众融名单。名单上面的融资者除了我们平台,根本找不到其他渠道筹集资金。

另一个需要问的问题是,我们应该发起怎样的众融?不是说融资团队一定会追随一项事业,但这必须是件人们很期待并想要参与其中的事情。比如,美剧Veronica Mars有很多剧迷都等不及想看它的电影版(Veronica Mars成功在Kickstarter融资)。又比如有很多高科技发烧友希望拥有一台3D打印机。在我们的平台门户上也有一些其他的项目,比如养老产业的项目,如隐藏皮肤瑕疵的遮瑕膏等。有很多不同的选择,你应该推出众融的项目应该是人们可以一起交流的也希望在在生活中拥有的东西。

价值中国:尼德雷尔,非常感谢您。很荣幸能请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我们的访问。也很感谢您和听众们分享的这些深刻地见解和有趣的经验。

尼德雷尔:谢谢,也很感谢你们这么有深度的问题。

Paul Niederer
简介

保罗·尼德雷尔(Paul Niederer),世界级的众融行业权威人士,现为澳大利亚创业众融交易所(ASSOB)CEO。对于帮助创业者和投资人对接机会,尼德雷尔拥有着高度的热情。
ASSOB是澳大利亚的上市公司,也是全球最早的股权众融上市企业。尼德雷尔作为众融领域的开拓人物,特别关注权益领域的社会化融资。曾经出版专著《更简单地融资》。
尼德雷尔最近被美国媒体评为“全球十大股权众融人物”。他长年帮助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新加坡、南非、荷兰等诸多国家的众融行业,进行产业创新、及法规完善的研究和咨询。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