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无所畏惧》:数字时代的领导力

——价值中国专访Tieto国际集团前总裁、《无所畏惧》作者 Pekka Viljakainen

  数字时代已经到来!我们不得不面对改革的浪潮,不管是企业抑或是个人,对这次的变革都必须做足充分的准备。现在,它已经拉开了序幕,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变革的力量和宽度是如此的巨大。作为领导者,我们能够控制这次变革吗?抑或是我们被它困住?价值中国近期专访了No Fear研究项目(由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私人资助)的发起人、芬兰企业家PEKKA,与我们分享数字时代的商业领导力。

价值中国:Pekka,您在业界获得了巨大的成就,非常感谢能跟我们分享您在专业领域的经验与智慧。

Pekka Viljakainen:谢谢,这是我的荣幸,非常高兴能有机会与大家分享一些我所了解的事情。

价值中国:我们了解到您对IFIP世界CIO论坛(WCF)很感兴趣。您认为为什么CIO,企业管理者,政府、行业与学术领袖都应该参与CIO论坛?

Pekka Viljakainen:过去,如果将各个领域的人才聚集在一起,感觉是很可笑的事情,不过,世界正在发生变化,现在我们不仅要了解世界其他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而且要了解其他商业领域的发展趋势。因为领导力是一种关于学习的学问,优秀的领导应该比其他人拥有更强的学习能力,CIO论坛就是一个不仅可以获取信息,发表自己意见的地方,而且是可以向杰出人士学习的地方。我认为仅仅参与是不够的,你必须能够真正与他人分享你所学到的东西,同时从他人那里学习新的东西。

价值中国:这个观点很有意思,我知道您是真的在与其他的参与者分享信息。此外,您认为WCF将怎样推动参与者、IT主管以及所有行业相关的事情发展到一个新的水平?

Pekka Viljakainen:昨天,我在爱尔兰参加了一个论坛,与数百名CIO就欧洲危机的问题进行交流,大家都认识到分享信息对于提高领导力的重要性。换句话说,仅仅保证运营是不够好的,过去,CIO的主要目标是降低成本,保证企业正常运营,但是,现在很明显要支持企业与企业决策。昨天在公开论坛上我还强调必须提前了解商业趋势,商业需要的究竟是什么,如果你能在会场获得其他人的一些建议,所有事情自动就会提升到新的水平。

价值中国:Pekka,您是一个非常成功的企业家。您过去在创办企业,并将其发展壮大的过程中,有什么成功心得能与大家分享呢?

Pekka Viljakainen:首先,我从来没有放弃一个企业的念头,创办企业就要有坚定的信念,因此,必须全心全意的投入,最终有什么结果就随遇而安。虽然我不是事事精通,可是我会努力学习,我努力理解自己所学的的东西,遇到不懂的事情我会与客户进行坦诚的沟通。努力工作,有学习的意愿,对自己的决策进行反思是一个优秀的企业家应具备的素质。有个很容易被大家忽略的事情就是这个世界的所有事情都将全球化,想想中国和印度,包括每一种商业模式、每一个领导、每一个支持程序,你所做的事情应该有全球性的竞争力,这是个很有意思的事情,之后做出本土化的修改。比如25年前从芬兰本土开始,逐步扩展到欧洲,之后是整个世界,正确的全球化解决方案可以处理所有问题。

价值中国:能介绍下您刚刚就职的公司,您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从中所获得的经验吗?

Pekka Viljakainen:首先,不能将一个国家的领导力复制到另一个国家,你必须在所有不同的国家培训你的团队,我的意思是不要将美国的领导类型直接输出到中国市场,或者将德国的类型传播到其他国家,我是说要从基础开始学习,产生自己的独特价值。过去十几年,我的失败之处就是总是低估了文化不同所带来的差异,我有一点点害怕这样的事情,不过,也许写作《无所畏惧》一书是克服这些恐惧的好方法,现在,我觉得所有事情都不必恐惧。

价值中国:你遇到这么多问题要解决,主要是因为你在一个全球化的企业中担任领导的角色。能分享下您个人成长经历中遇到的有关领导力的成功故事吗?

Pekka Viljakainen:我出生在芬兰与俄罗斯交界的地方,13岁时是一个电脑迷,创办了一个遍布全国的、大约有18000名员工的企业,我逐渐从一个本地的英雄成长为全国瞩目的企业家,并且对一些年轻的领导者甚至是向全球传播我的价值观念,我想这是我最大的一项成就。我天生是一个书呆子,领导力就像类似一种强制的事情,对我来说,这是很难做的事情,但是最终,我觉得自己做的还可以。

价值中国:这样的经历对你写书有很大影响,那么具体是什么促使你写了目前的这本书:《无所畏惧:数字时代的商业领导力》(No Fear: Business Leadership in the Age of Digital Cowboys)?这个标题背后的意义是什么?

Pekka Viljakainen:我对当一个作家一无所知,我写作的第一个目的就是记下过去25年来我的领导哲学与我所学的成果。起初,计划发表在商业期刊上,大约10到15页,最后我想在正式退休前还有30年的时间,我已经雇佣过许多人,我想写下我的领导经验,但是,当我写下这些笔记,所有我所学到的东西,真的包含了很多互相联系的内容,最终就成了一本书。书中没有什么系统的理论,只是一些基本的理念,就像标题所说的一样。恐惧、管理人员怕丢面子是企业成长,以及领导力提升方面一个最重要的元素。企业过于注重形象,而不太关心真正的是非,这在10年前可以行得通,可是现在就不行,随着新生代进入就业市场,他们会质疑一切,他们努力要找到真相,如果企业想要隐藏一些事情,就会失去他们的信任,那就是我整本书以及标题想要表达的想法。

价值中国:为什么您会与Mark Mueller-Eberstein合作写作这本书?

Pekka Viljakainen:首先,Mark拥有十几年在德国、美国等国家的工作经历,我也读过他之前的书《Agility》,我觉得他是一个好的合作者,会从美国的立场给我一个不同的意见,而且是一个有美国背景的大企业的观点,他曾在微软等企业工作。这就是我认为我们之间的能力与背景配合的很好的原因,整本书就是我的基本观念加入了他的智慧。

价值中国:因为您丰富的国际化阅历,这本书对读者会非常有吸引力,能简要介绍下书的主要章节所要传达给读者的信息吗?

Pekka Viljakainen:我认为每个人都能看见自己身边的一些基本现象,但是我们想解释的是这些现象,也就是全球化、新生代与技术快速变化的结合,从企业策略角度、领导力的角度以及更广阔的社会角度出发,这意味着什么。本书最核心的观点是从个人角度出发这一切意味着什么,他们要做出怎样的改变;还有从企业战略的角度出发,将面临怎样的情况。从个人的角度扩展到更加广阔的社会角度,各章节都有详细的介绍。

价值中国:按照您的观点,为什么读者在书中会找到相关性?

Pekka Viljakainen:我旅行到过40多个国家,做了很多采访,与很多人交流,他们都看到了变化,现在全球经济衰退之后,所有的企业领导都在询问下次增长点在哪里,突然,你会发现主要的人力资源就是酷爱游戏的新生一代。因此,有许多人在寻找答案,想要搞清楚应该做的事情,以及怎样改变自己的行为方式,这种现象到处都是,不仅在欧洲和美国。此外,我要提到的要素是领导力怎样在中国、俄罗斯、拉丁美洲等新兴市场发展,我能想到的世界范围内还在继续发展的企业基本都存在于新兴市场。

价值中国:您与书中提到的很多全球性领导建立了良好的关系,能谈谈与他们对话的情况吗?

Pekka Viljakainen:很荣幸能与许多大型国际化团队合作,大概20几年前,我参与了一个项目,通过这个项目,认识了许多企业的老板与一些国家的政治家。刚开始想要采访他们的时候,有点担心,不知道他们是否愿意参与,让我非常惊讶的是沟通进行的很顺利,很容易就能碰撞出火花。他们都是很有魅力的人,很积极的分享他们的忧虑,以及解决那些我在《没有恐惧》一书中提到的问题的最好的实践。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访谈录,对他们的合作我真的很感激。

价值中国:在您做采访、进行遍布40多个国家的旅行,以及写作这本书的过程中,您发现哪些独特的事情,从而推出了这本书?

Pekka Viljakainen:我发现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由于2.0网络革命,世界上所有国家的新生代的行为都趋向一致,换句话说,10年前,你能够看到年轻一代的差异,纽约、北京、莫斯科的年轻人肯定是不同的,可是现在不同之处很少,比他们的父辈要小很多。如果你能够制定正确的策略,那么你的业务便可以扩展到全球各个角落,以一个开放的眼光,你就可以发现世界到处存在新的商业机遇。此外,全球的经济正在遭受挫折,包括美国、欧洲以及新兴市场,所有国家都面临相同的状况:怎样以更加开放的姿态与这些新一代人才进行对话,这也可以说是在更新整个世界。

价值中国:书中的所有章节都有管理人员可以操作的具体办法,能分享一些经验吗?

Pekka Viljakainen:我对领导哲学很感兴趣,它来起初源自MIT关于增强或简化哲学的研究。起初企业中所有大的变化就是一个自上而下的变化,你制定一个策略,然后从企业主管一直贯彻落实到每一个员工。然而,与这些新一代人才共事,在一个社交媒体的世界里,实际上并不可能这么做。因此,你必须有一个可以冲锋陷阵的、目标明确的管理团队,以及能够从业务中找出正确因素的经理人,在普及到整个组织之前,简化它。因此,对变化的管理是我在书中试图探讨的一个问题。此外,进行反思。作为一个领导,我的角色是什么,作为一个经理,只等待优秀的业绩从天而降,你必须改变自己的工作方式,将自己想象成一个生产者,你在制造一个东西,需要将不同年纪、不同国籍的人整合到一起工作,本书的许多观点都是围绕这个话题进行。

价值中国:书中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直升机模式,这是跟您飞行的经历有关吗?

Pekka Viljakainen:呵呵,不是的,直升机模式指的是在商业活动中,你站在一个特别宏观的角度来看问题,就像飞向高处的直升机不能清楚的看见地面的东西,也就是不能看到问题的细节。直升机模式处理问题,可以看到远景,但如果不降落,就不是一个好的领导,因为不知道地面上真正发生了什么事情。

价值中国:这些观点得益于您做过很多旅行。能谈谈您目前及今后的工作,以及您计划怎样将你的工作与书的宣传推广活动结合在一起?

Pekka Viljakainen:目前,我还没想好接下来要做什么,只是想要总结一下之前的经历,晚些时候再决定要什么。书的宣传工作正在很多国家进行,很方便就可以买到。写书的工程就是分享我所了解的能够提升的,参与的世界所有的事件,提供一些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信息。旅行是我生命的一部分,虽然不是生命的全部,但是重要的一个部分,因为只呆在家里就不可能成长为一个管理人员。

价值中国:凭借这么多经验,您对未来有怎样的预测?

Pekka Viljakainen:商业的各个领域都将面临全球化,这意味着领导者,包括美国的、欧洲的或其它地区的,未来可能会遇到一些不能处理的商业事务,他们必须解放思想,必须对全球商业与领导力领域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一个深刻的理解。我们还没有看到正在发展的技术革新中最小的部分,我们现在已经发明所有的东西了吗?我们有facebook、google、网络电话,我们就拥有了一切?不,十年后将会有许多更新的东西出现,技术将推动这个趋势。我们将不再谈论全球化、新兴市场以及低成本人力市场的机会,因为市场、商业将冲向这些新兴国家,这里有许多资金、人才,事实上,这些国家的许多人才将会引领经济潮流。这就是许多西方企业希望与那些国家、人才、团队等建立合作的原因。

价值中国:您在旅行或工作中,肯定遇到过一些有意思的问题,与您的工作、书相关的有意思的问题还有哪些?答案是什么?

Pekka Viljakainen:呵呵,也许另外会出一本书来回答这些问题。事实上,许多问题都是与实际相关的,我的学习是关于领导力需要改善的有哪些地方,不同国家商业立法的不同,我对俄罗斯很关注。此外,我也有一些担忧,当人们问我对国家风险,安全问题的看法,我想在《无所畏惧》一书中已经全部囊括这些问题。我已经尽力用以一种非常开放、透明的方式来分享这些观点

价值中国:有哪些资源可以推荐给职业人士提升他们工作?

Pekka Viljakainen:对我来说,与客户进行开放而自然的沟通是非常重要的,通常这些人是非常关注我们工作的。许多商业学校已经做出了令人瞩目的工作——它们实际上成为一个以社交媒体方式分享信息的主要平台,而不是宣传10年前出版的书本上的知识,像MIT、哈佛的商学院,我经常会利用他们提供的资料。当我在一家大型企业工作时,我就用我们内部的社交媒体分享大量的资料,即使这些资料可能不是百分百正确。能有18000个同事来改正我的错误是非常棒的事情,他们并不是在寻找答案,他们实际上是在寻找我的错误,我从中学到了很多,我想每个人都应该通过这种方法学习、分享。可能有许多人都有机会用20000个同事,你与他们交流的越多,你获得的也就越多,这是我从亲身的经历中得到的。

价值中国:您从no-fear community中也学到很多吧!

Pekka Viljakainen:这是一个专业的商务人士社区,可以链接到全世界所有相关资源,《无所畏惧》的读者就可以通过这个社区获得很多网络资源。此外,我们也想让读者分享自己的一些经验,甚至是所犯的错误,从而获得更大的成功。

价值中国:你曾经遇到过哪些不能克服的挑战吗?这对您现在做事情的方法有什么影响吗?

Pekka Viljakainen:我刚开始从事商业活动时还很年轻,并没有明白一个领导成为教练的重要性,培训通常是系统化的,是以一种令人难以忍受的过程和方式,来发展和建立来自团队非常诚实和直接的反馈。回顾这20年来的事情,觉得当时在这方面真的很弱,这个弱点阻碍了很多事情的进展。关注团队的发展壮大,同时个人也得到成长,对一个领导来说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你不能将这个外包给人力资源部门或者企业顾问。如果一个领导不愿意这样做,他就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领导者。

价值中国:面对这样的困难,确保对团队的直接、诚实,帮助他们发展。

Pekka Viljakainen:就是这样。

价值中国:许多正在经历这种事情的人都会受到您的启发,那么,过去、现在与未来,谁对您的启发最大,为什么会这样?

Pekka Viljakainen:对我影响最大的、最重要的人是来自客户方面,或者我的商业合伙人。我曾经与最大的技术公司、最大的银行等合作过,其中有来自各个层次、各个部门的人都对我有过帮助,我不能列出对我启发最大的3个人或5个人,因为没有一个可以随便复制的公式,你只能制定自己的公式,但是你可以借鉴经验、从不同的资源获取知识,我曾经从一个下属那里得到启发。我认为应该要建立自己的网络,与他们分享知识,这种信息的交流对我的启发会更多。

价值中国:您认为当今我们面对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解决方案有哪些?

Pekka Viljakainen:世界正在走向完全透明与竞争,没有什么可以隐藏在企业内部,没有什么也不应该有什么社会应该隐藏的东西,这意味着你必须有一个可靠的工作方式,必须明确你想要的是什么,以及你想让你的团队怎样做。这听起来很好,但对很多企业来说是一个挑战,对许多国家也是一样。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是,不管你是政府或是企业主管,你都要考虑哪些问题应该简化,哪些事情应该加强,你的主要精力应该放在哪里,什么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什么才是领导层需要考虑的问题。再回到全球化的问题,如果你的商业模式没有全球性的竞争力,就应该反思,因为现在有很多可供选择的信息资源,完美的执行力,用你的专业知识进行整合,之后就可以赢利,很容易就可以解决这些挑战。

价值中国:我们已经谈了很多问题,如果您在做访问,您想要问自己的问题以及答案是什么?

Pekka Viljakainen:第一、有没有什么事情会做的与《无所畏惧》中讲到的不一样,我没有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因为商业和组织的范围都很广泛,书中所提到的也只是一些个案,我们想要提供的只是一种开放性的思维方式,这只是一本笼统的商业类书籍,不会提供一些具体问题的答案。第二、会不会再出一本《无所畏惧2.0》的书来深入探讨一些观点?不会的,我们有no-fear社区来分享知识,我希望这个社区未来能发展成全球性的网络社区,有许多国家的读者来社区交流,这就是no-fear 2.0。

 

价值中国英文采访:Business Leadership In the Age of Digital Cowboys

陈建宏:全球化与数字时代的领导力胜出法则

林永青:《无所畏惧》:谁能领导数字时代?

Pekka Viljakainen
简介

叠拓(Tieto)国际集团前总裁。Pekka A. Viljakainen 20多年来一直担任企业管理者和技术团队之间的使者,处理大型国际组织内复杂的管理和行政问题,并取得令人满意的结果。1986年,他创办Oy Visual Systems公司,成为企业家。2000年,加入叠拓公司。因善于处理大型国际组织内部复杂的公司治理问题,在业界赢得“推土机”的绰号。他在叠拓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建立一个更加有效的信息社区。

Pekka A.Viljakainen曾参与一项旨在推动真正的服务革新与遍布欧洲、俄罗斯与中国的数字化战略的项目,作为一个许多行业的组织合伙人,Viljakainen分析了消费者行为的基础变化,及其对所有信息密集型企业战略的影响。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 京公网安备11011202000565号
Copyright 2004-2021 版权所有 价值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