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影响力投资渐成主流

价值中国:首先,能否略微介绍一下您的专业背景呢?包括个人信息和公司信息。

Shawn:我是美国Big Path Capital的合伙创建人。我有15年的时间是从事国际机构股票销售工作,主要是向海外银行销售股份和普通股,这里的海外主要是指欧洲。

我一开始在纽约一家公司工作公司,之后我到了德国贝森莫格投资公司,再然后就是人们熟知的DOEGI银行。我的工作地点主要是在不同的银行。我会讲德语和西班牙语,这给我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因为我的业务范围主要涉及这些地区。

当时主要的工作是销售股权、股票和债券,包括股权资产和债权资产。

价值中国:出于什么原因你和Michel Schwartz合作共同创建了Big Path Capital投资公司?

Shawn:这里面有两个故事,第一个故事可以追溯到大约2006年,我那时是从事股票销售行业。当时我在一家生物塑料公司工作,一开始我并不知道生物材料是什么。事实上生物塑料是石油塑料制品的一种代替品,一般的塑料主要以石油和原油为原料,而生物塑料的原料是淀粉,例如谷物米饭,因此可以起到保护环境的作用。

我代表公司到欧洲去寻找赞助商。让我很是兴奋的是,我们募集到不少的赞助,投资者主要来自德国和瑞士,因为欧洲更加注重可持续发展的理念,他们知道什么是生物塑料。如果我走进办公室说:“hey,我这里有一份生物塑料的单子需要赞助。”美国公司会觉得很搞笑,因为他们不知道生物塑料是什么东西,事实上连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但欧洲公司却愿意考虑和投资。

我坐在飞机上从瑞士回国的时候就在想,这个领域不错,既可以赚钱,又能做好事,有可开发市场,而且我之前工作的重心就是欧洲。

于是,我建立了一家名叫“可持续发展世界资本”的公司,主要想法是为可持续发展公司募资,寻求募资的对象主要是欧洲投资者。我现在的合作伙伴Michel,在那时经营着一家名为“ watershed”的公司。我们的理念是一样的,只是他针对的是私人企业。我和Mickey是通过双方朋友介绍认识的,通过交流,我们发现彼此有共同的兴趣和志向。这是最初的状况。

今天,BIG PATH已经与超过120家私募基金和风投基金开展合作,我们举办了超过20个基金论坛、峰会和其它影响力投资的教育活动。我们关注能够最大化影响力和财务回报双重标准的项目。

价值中国:公司创立的开始,你们大部分的投资者是机构投资者还是个人投资者?

Shawn:机构投资者。我和Michel了解到很多私募股权基金希望筹钱。因此我们想到提供我们今天正在运营的这样一种服务,并发行了五支基金。

我们第一次尝试是在伦敦, 阿姆斯塔丹等。我们聚集了五位投资者,投资者主要是机构,而非个人,主要是家族理财基金、公益基金会、和其他的机构投资方,都是希望在赚取利润的同时扩大影响力。

价值中国:是因为机构投资者意识到了影响力投资的重要性,私人投资者缺少这种意识吗?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Shawn:我们有五家公司需要基金投资,但一般的私人投资者没有途径进行投资,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知识或者兴趣,有很多私人企业想通过这种方式投资,问题在于没有针对他们的产品,缺少面向他们的小额度的投资需求。

另外我和Michel的经验也大多与机构投资者和家族基金有关,之前工作中建立起来的关系网给我们提供了发展机遇。我们成立这样一家公司当然也是希望为社会做点贡献,但同时我们也希望能够盈利,因此我们希望收获影响力和回报最大化。

另一方面,如果我们的侧重点在散户投资者,那公司业务很难运转维系,利润摆在那儿了,更何况当时我们还处于起步阶段。因此我认为并不是个人投资者缺少知识或者是兴趣,而是缺少这样的机会,但是这种机会正在慢慢增多的。

价值中国:我们再来讨论一下影响力投资的相对宏观的发展趋势。我们知道在十多年,就有一些影响力投资基金或基金会开始进入这一领域,你认为当下影响力投资是否已经成为了投资界的主流,还是仍然需要一段时间来获得人们更广泛的接受?

Shawn:我认为它的发展仍需要时日,但是当下大趋势是有利于影响力投资的。这是一种潮流,主流的大银行都已经提出了各自影响力投资方案。很多人出于对环境遭到破坏的内疚感,也都在进行有益于环保的投资。

我们发现有很多群体在这一领域进行投资,并且这种投资在持续增长。从家族基金开始,扩展到美国东西海岸,到现在这种趋势在美国甚至全世界都流行起来,越来越多的人对其感兴趣。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定义主流的,不过我认为尽管现在不是,但它之后不久就会成为一种主流。

价值中国:参考市场份额和总量来说呢?

Shawn:好的,据我了解,大的银行也都加入了进来,他们都在计划着或是实践着这样一些事情。很明显,这种投资是在增长的。例如,如果参考去年的Investpedia,有点像Wikipedia的一个搜索引擎,我们会发现,“影响力投资”这个短语的检索量居于第八位。因此越来越多的人对这方面感兴趣,并开始学习。

我们的Big Path Capital当然也是这一领域的先锋,我们创新和创造不同的渠道帮助人们进行连接和学习。

价值中国:注意到几乎所有世界级的投资银行都开设影响力投资部门,而你们是专注于只做影响力投资的投资银行。你们之间的区别是什么?相比较而言,你们的优势是什么?

Shawn:事实是,我们是帮助和支持那些大银行的,他们是我们公司的客户,并且随着融资需求的增多,他们越来越寻求我们的帮助和支持。

我们当然面临如瑞士银行,德意志银行,摩根士丹利这些大投行的竞争,但是,我们知道企业在做什么,我们也知道银行在做什么。

我们正是处在中间的枢纽位置,大银行需要我们,企业客户也需要我们。

价值中国:所以你们是一种协作的关系。你们帮助投资银行募集资金?

Shawn:对,其中一些银行是我们的客户。事实上,他们非常乐意联系我们,跟我们共同合作,因为我们是合规专业的公司。

价值中国:那么相比于传统的投资银行,您觉得影响力投资银行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Shawn:首先,作为资金规模比较小的一方,我们不是想要去挑战传统的投资银行,因为他们的资金规模要大得多,我们更想要去支持和帮助他们。

其次,至于我们的挑战,像其他一些规模比较小的公司一样,我们的挑战是公司的增长速度,何时吸纳新的人才,如何控制现金流,如何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因为机会有很多,另外,如何最大程度地使其资本化也是一个问题。这些是我们的挑战。

我们是双重愿景驱动的投资银行。我们已经遇到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询问在影响力投资领域的工作机会和职业发展。我常常向他们建议,高盛、摩根士丹利、美国信托、伯恩斯坦、德意志银行、瑞士银行等等最大的投资银行,都已经进入了影响力投资领域,“最好的进入影响力投资行业的方法是,先进到这些大投行工作”。另外,我们招聘人才的标准,不一定只是以往拥有投行工作背景的人。影响力投资是一个全新的跨界领域,多领域背景的人才更有竞争力。还有,我们希望从事影响力投资的人才,要有强烈的改善社会的动机。

更重要的是,我们无意和那些唯利是图的华尔街大投行集团(Bulge-Bracket)竞争,我们周围一直有大量“既利他又自利”的私募股权、并购、基金融资、战略选择的项目机会,我们相信这个世界是积极的。

价值中国:现在Big Path Capital 发展速度是很快的,我们也了解到贵公司也开展全球性的业务吗。请问在全球性业务中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Shawn:我认为全球性业务的挑战是尽职调查。如何在不同的国家,比如中国,比如澳大利亚,做好尽职调查,如何做出正确的投资决策。

其次,另一个挑战是当地市场,而最好的解决办法是在当地拥有自己的人脉和成员。对规模较小的公司而言,这意味着要做出选择,把你的时间和努力投向哪里。其实全球范围而言,影响力投资的机会有很多,机会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充分利用你的时间、资金、和资源去使其资本化。

价值中国:据我了解,贵公司也曾举办过多次影响力投资主题会议,这是公司内部的会议还是开放型会议?您的计划和目标是什么呢?

Shawn: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想先介绍一下我们公司的一些情况。我们在做四件事情:一是跟私人公司合作;二是私募股权;三是一些公开活动和会议;四是教育。

关于我们公司举办的会议和活动,在过去的10年中,我们举办了50多次影响力投资主题会议,这比世界上的任何公司都多,这些会议大都在美国和欧洲举行。我们会议的关键是运作方法。不需要申请参加,对于任何想要参与的人我们都是十分欢迎的。

大约有80%的投资者和20%的企业出席会议。通过这种方式,投资者感到更舒服自在,他们不会反感,不会认为我们是在推销某种东西。这是我们举办会议的关键之处。

至于大型的主题会议,我们已经举办了三次大型的周年会议,一次是在西雅图,一次是在伦敦,一次在瑞士楚格。而2018年,我们计划将在波士顿举行。我们聚集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一起学习影响力投资,寻求更多的投资机会。

价值中国:传统上,投资银行的服务对象,都区分为买方服务或卖方服务,你们的这种会议和机会,更多是为了投资者这一方?你们不想去推销某种东西,而是为投资者提供这样一个平台和机会,方便他们交流信息和资源,这是你们的初衷?

Shawn:是的。在交易中,我们代表的是资金方或者说买方。当然,在各种活动中,买卖行为还是存在的,但更多是为了投资者,是投资者的舞台,如果他们想发言,阐述自己的想法和意见,非常欢迎,如果不想,也不会强迫,这也是他们喜欢这个会议的原因。我们监督交易去确保它是好的交易。

价值中国:我们注意到你们将论坛品牌称为“影响力资本主义”(Impact Capitalism)。那么,您是如何定义影响力投资,或者更宏观一点,影响力经济的呢?你认为影响力经济会挽救资本主义吗?

Shawn:我并不认为影响力投资或影响力经济的目标是为了挽救什么。

我们把影响力投资看作一种“更聪明的投资方式”,是投资另一种形式。我们定义“更聪明的资金”为:获得高收益的同时也使社会影响和福利最大化,而不需要在商业目标和社会目标进行两难权衡取舍。

有些人可能对影响力投资有不同的看法,这是十分正常的。但是这却是我们的的契机和商机。我们想要展示给投资者,如果你能用同样的投资获得同样的收益,同时又能做好事,为什么不选择影响力投资呢?为什么不呢?

所以,我们的任务不是去说服这些人相信影响力投资,但是对我而言,这已经是一种常识般的存在了,这是我们的焦点。细想一下,投资影响力,你是在做正确的事情(因为这对社会有利),但是你挣的钱却更少,这显然不合逻辑。

所以,我们把影响力投资看做是投资的另一种形式。

价值中国:所以您认为影响力投资没有那么大的野心去改变投资,只是尽力去避免一些不同价值的权衡取舍,在获益的同时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

Shawn:对。我们正在想要去打破人们的误解。我认为影响力投资会继续发展,不管有没有我们,它是一种趋势。我曾经接受投资者的询问说,“他不相信影响力投资”。但是,我不在乎人们相不相信它,事实是它正在发生。每个人有权利选择,使用或者不使用,这取决于投资者。

价值中国:既然已经发生了,就顺其自然,我们要做的就是尽我们的努力去壮大发展它。能谈谈您对未来影响力投资发展的相关看法吗?

Shawn:好的。我了解到,越来越多的人在讨论影响力投资,政府也越来越关注影响力投资,在未来30年左右,我认为银行都会转向影响力投资或者至少会有影响力投资的相关业务。

所以,我们对影响力投资很有信心。并不只是因为我们十分看好影响力投资,而是因为这就是一种趋势。

价值中国:并且您认为不需要说服他人,要做的是找准方向,然后推动其发展。

Shawn:我们的任务是给更多的人展示影响力投资是正确的,影响力投资是一种趋势,至于选择权,在投资者手上。这就像是气候变化,你不需要说你相不相信它,因为它总会发生。

价值中国:让我们来做一些对比。例如,谷歌和NASA合办的奇点大学,他们同样也说过影响力投资是未来发展趋势。但他们也提出一种策略叫做“指数型”发展策略,要帮助更多的人解决“世界性的难题”,例如,气候变化,食物、贫困等。以中国市场为例,影响力投资仍是一个相对陌生的词汇,只有少量的投资者了解它。“传统的”投资者对它有一种误解,认为这种投资会使他的利益受损,而奇点大学的解决方案,是承诺人们项目呈指数级增长,这会使人们更有信心,在投资获益的同时为社会做好事。您有何评价?

Shawn:我认为最好的方式不是嘴上说说而已,而是要给投资者真实发生的实际案例。把公司项目展示给他们,把资金来源展示给他们,把投资结果展示给他们,然后他们才会理解,才会相信。

我们在各类会议上的做的,我们称之为“影响力行动”,投资者会说自己的经历,自己过去一年做了哪些事情,我们公司也会用一些数据证明影响力投资正在发展壮大,在最终,投资者看到的是公司,看到的是资金。

相比于其他投资,影响力投资的投资者会看到,在获利的同时,我们也做了一些好事。我们不是再造金融体系,金融体系已经有了,我们只是投资的另一种形式,这是我们对影响力投资的态度。

价值中国:是的,呈现具体真实的事例,比讲定义、讲概念,效果要好得多。真是非常好的分享,谢谢您。2018年,我们计划在中国举办相关影响力投资的主题会议,有关美国市场与中国市场的对比机会也会有所涉及。届时,特别希望邀请您和贵公司来参加。

Shawn: 我们很乐意,这跟我们的兴趣相同,因为亚洲正吸引越来越多人的注意,我们很乐意参加。

Shawn Lesser
简介

Shawn Lesser,影响力投资全球领导者,2007年和Michael Whelchel共同创办了全球第一家影响力投资银行Big Path Capital。

此前,他还创办了可持续发展世界资本(Sustainable World Capital)投资银行,为清洁能源项目向欧洲机构投资者融资。他还曾担任德意志银行的执行董事。

他常常在众多世界级影响力投资会议参与演讲,在纽约时报、华尔街杂志、布隆伯格、巴伦周刊等世界财经媒体开设影响力投资专栏。在超过10年的时间里,投行和超过40家企业130个私募股权基金合作。在超过50场的影响力投资活动中,吸引了超过3000位影响力投资人。

他在意大利Syracuse大学获得金融学位,在西班牙、德国都有过工作经历,现居美国佐治亚州。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8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