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重构"中美国"语境下的政商对话

——价值中国专访(美国)中国协会会长 李叶青

  2007年,哈佛大学著名经济史教授尼尔·弗格森提出“中美国”(Chinmerica)的概念。对这一概念人们可能有多角度的解读,但不可否认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国(美国)和最大的储蓄国(中国)之间构成的“利益共同体”在新背景下的国际关系,有着更大的频率、和更多的不确定性。中美关系已走到一个历史性协作和竞争的新出发点,更深层次、更高层面的对话,显得尤为迫切!——中国协会正在承担着中美的企业之间、企业与相应政府部门之间的桥梁角色......

价值中国:首先,请您介绍一下中国协会的基本情况、以及您在中国协会的工作。

李叶青:现在,中国现在在世界上的影响越来越大,中国与世界的交往越来越多,中国人也走向世界,以前是读书、移民之类比较多,现在是中国的企业也要走出去。怎样增进中国和世界的相互了解合作和友谊、减少冲突,这一点非常重要,我们希望在这方面作出一些贡献。我参加过各种社团、校友会、联合会,当过北大校友会会长、美国华人专业团体联合会副会长。,这些组织很好也很有意义,但是局限于华人,美国也有一些有关中国的美国组织,如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百人会等,但它们局限于美国公民。中国协会是在华盛顿由华人与非华人共同参与、建立的组织,目标是看向全世界,当前的重点在华盛顿。我个人的愿望也是华人和非华人在协会内通过平日的共同工作与交往建立相互了解与深厚的友谊。

中国协会最大的障碍是怎样让中外不同背景的人有共同的认同感,感受到我是属于这里的。因为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的社会角色、社会身份。这样需要一方面从理念上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是通过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大家在共同参于做事情,产生认同感,这需要有意识的去培养。包括现在做论坛,美方很多人在积极参与这过程。理事会中就有很多美国人在,通过这个关系,使我们关系越来越密切,需要我们有意识的去培养。比如我们的理事会,理事会成员是由七个大陆人,两个台湾人,五个美国人。未来,我们希望做到更加平衡,让华人非华人在理事会中各占一半。

价值中国:过去两年,中国在美投资规模以每年130%的速度增长。那么对于美国现有的制度框架而言,是否做好了迎接中国投资的准备,为什么?

李叶青:美国实际上早就准备好了。美国应该是在全世界范围内具有最完善的吸引投资的制度和政策,美国一直是吸引海外企业投资最多的国家。对中国而言,其实也是一样的,但是可能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有一些被中国媒体误读的案例导致给中国人造成一种印象,认为美国是不欢迎中国投资的,这可能是这是一个误区。美国实际上喜欢中国投资,而且现在更迫切。包括今年美国奥巴马通过总统令成立一个机构“选择美国”,专门负责吸引海外投资,包括吸引中国投资。以往是没有这样规格的机构,这是由美国总统直接任命的,尤其是美国现在面临就业压力,迫切需要就业机会,如果中国能够在美国投资增加就业机会,几乎没甚阻力。从各方面。政府行政部门、国会、参政两院,都是非常欢迎中国投资的。

比如,我们中国协会这次组织的论坛,现在来参加论坛的人就有两个前议员,一个是美国历史上第一个会讲普通话的议员马修.萨蒙,另一个是美国众议院金融委员会的主席麦克.奥克斯利,他写了一个法案《萨班斯-奥克斯利法案》,是美国过去十年中最有影响力的法案,这些人都是志愿者,来帮助我们组织这次活动。还有美国商务部选择美国投资局Select USA、多家智库、律师事务所、咨询公司,他们表现的非常踊跃。所以我的观点就是美国一直都是一个投资环境特别好的国家。欢迎中国投资,目前是历史上机会难得最好的时机。当然后面一些事情我们需要注意。

价值中国:就准入而言,国企和民企的区别在什么地方?您认为哪些领域是中国企业值得关注的?

李叶青: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特色,具体的领域我不是专家。但总体而言,民营企业比较容易,国有企业难度稍微大一些,国有企业让美国有两个顾虑,一个是国家安全顾虑,一个是不公平竞争。尤其是不公平竞争这一块,美国特别重视,因为美国政府有一个核心的功能就是确保公平竞争。但这也不意味着国企不可以去美国,需要避开一些敏感的行业,如通讯、能源、军事等。在国家队中,地方国有的空间要比央企大一些,在“走出去”的过程中要确保决定是比较透明,要让美国意识到是经济主导而不是其他主导。现在,美国在新能源和中国有合作,国企、央企可以瞄准中美都愿意合作的领域。利用两方面资源和优势开拓新空间,民营企业就非常自由了,包括中国国有企业进入美国市场也可以找其合作。

具体领域,中国的制造业可以去美国开拓市场,主打自己的品牌,比如海尔,另一个就是从服务消费者角度去投资,在美国做研发。美国有高效的研究机构,创新能力非常强大,美国在用全世界最优秀人才与全世界竞争,我们只用自己国内的人才或者局限于华人去和全世界竞争,就处在劣势,当然中国在吸引海外人才方面做了很多工作,但是回来的人毕竟是少数,因此,中国就可以“走出去”的过程中将这些人纳入自己的系统。另外,美国也有很多资源型的东西可以利用,比如农业、房地产,现在美国房地产仍处于低潮,就价格而言好多地方要比中国的大城市低。在美国,依靠房租收入就可以支撑按揭和利润,而且这也符合市场运作的方式,对中国而言,现在泡沫比较多,投资美国房地产是一个可以避免风险的地方。

价值中国:我们注意到国际知名金融数据提供商 Dealogic 的数据显示,2010年,中国企业海外收购的失败率达11%,而美国和英国公司2010年从事海外收购的失败率仅为2%和1%。这个数据看起来与常识出入较大,但仍然能够说明中国企业海外收购的失败率要比英、美企业高,这是为什么呢?

李叶青:就信息上看,失败率远不止11%,不仅是中国,全世界范围内并购的失败率挺高, 好多报道说70%都属于正常,当然要看怎样去定义失败,但总的来说回报应该是很高的。在做并购之前,企业关键是确定并购目标是什么,然后怎么去达到目标。有报道说中国企业走出去,为了走出去而走出去,目标不明确,这是造成失败率较高的原因。这也是经验积累过程。还一个原因就是对各国政治政策了解有限,中国企业缺乏聘请国际咨询机构的意愿,有时为省一些小钱而损失惨重所以,中国企业要敢于用咨询机构,他们的经验是有价值的。

价值中国:纵观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案例,法律、文化问题往往是并购之前最需要考虑的,您认为中国企业应该注意的法律问题、文化问题有哪些?

李叶青:美国是依法治国的国家,中国有很强的人治传统与文化,人际关系够了就够了。中国企业走到美国就要入乡随俗,真正去理解他们的法律。美国总统触犯了法律也得制裁,所以我们要认真去对待法律。我们很多企业家目前还没有养成这样的习惯,总以为和某些人关系好了就一切都好了。另外,有关于文化的事情,这一点可能更重要,那就是 对于员工的理解,要知道员工看重什么,需要什么,价值观是什么,信仰的宗教是什么。美国不允许在雇佣员工时有年龄性别种族的歧视,甚至不能问年龄,这也是企业家走出去要去积极学习了解的东西。


李叶青与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和著名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的长子马丁·路德·金三世

价值中国:中国企业投资美国,中国协会的作用是什么?

李叶青:中国协会起到桥梁的作用。前面提到,中国协会在美国和美国的政界商界智库交往的比较密切,协会中有华人、非华人,中国企业走出去包括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最大的障碍就是文化融合、管理问题,在国内,投资人自己直接去管理老外都觉得难。因此,中国企业在并购美国企业后,可以利用在海外扎根的华人或在海外和老外接触比较多的华人,去帮助把企业做好,这点是我们优势。在信息上,能够帮助走出去的中国企业开拓人际关系、商务关系以及提供媒体公关支持。

价值中国:您长期在美国生活,请您给我们谈谈您对中美文化的理解,您认为中国文化中的哪些要素是能够与美国对话的?中国应该怎样在国际上构建软实力?

李叶青:美国是世界上最多元化的国家,几乎全世界所有的国家,民族和宗教背景的人都在美国生活,这么多元化背景的人们怎么能生活到一起,这是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就我看,这实际是美国非常独特的一点。首先,美国是人们(黑人奴隶和某些特例除外)因各种原因选择主动去的地方;其次,在美国建国之初的独立宣言中,确立了不可剥夺的天赋人权,每个人有追求自由幸福的权利,这方面从人的角度上看,人渴望得到,美国人民和政府也依靠制度尽力去防止这些权利被侵犯,美国人的道德基础好,道德观念强。很多人甚至每星期去教堂,自愿花钱、捐钱接受思想教育。

中国对全世界也是有很大价值的。虽然美国是一个多元化、包容的国家,但实际上又是处于一个比较分裂的状态,教派、种族等等分离性,反映出西方宗教的一个排他性,不管是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穆斯林教这个排他性比较强,虽然在生活中基本上和睦相处,但是在认同上区分很大,这点和中国的不一样,中国有比较好的包容性,从传统理念上来讲有天人合一、阴阳合一,从历史上讲,儒释道三家融在一起,在一个人的生活中可同时存在,这是在其他国家所感受不到的。美国有一点太强调独立,家庭里的子女到18岁就基本独立,祖父母和孙子女很少生活在一起,子女比较少承担对父母的责任,可能是个体性太高独立性太强,感情连接可能较弱,流动性太大,容易令人缺乏安全感,缺乏爱的环境,导致孤独等问题。这是中国可以给世界作出贡献的地方,怎么增强家庭观念,促进不同宗教间的包容性。

价值中国:您认为媒体在中国软实力塑造的过程中,会起到什么作用?

李叶青:先说美国媒体,事实上,好些美国媒体尤其是电影和电视起到了比较坏的作用。很多人到了美国之后,发现美国现实生活中的文化和电视电影中传播的文化不太一样,差别比较大。美国人的生活实际上要保守很多,传统很多。比如,好莱坞把美国文化比较极端的一面展现给了世界,导致一些国家有比较强的反美倾向,尤其是穆斯林国家,他们对美国文化非常反感,他们认为美国的家庭价值非常缺乏。但事实上,美国人在现实中有很强的家庭责任感,中国人到美国会奇怪,怎么美国人下班就回家,和小孩在一起,但是这的确是一个普遍现象。不像在中国,很多人下班了要出去应酬。家庭在美国生活中起的作用还是很强的,包括现在离婚率在下降,而不是上升。

从历史上看,一个国家的崛起往往需要依靠文化优越性或靠武力,当今社会纯粹靠武力崛起的可能性很小。比如美国武力那么强,也不能靠武力去领导,最后还是靠文化。从文化来说,它不是你能强加的,而是这种文化人家愿意来学、愿意来模仿。归根结底是靠模范典范的作用,让文化自身体现出它的优越性,当然在这个过程中,媒体的作用非常大。我知道,价值中国也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努力,将中国文化传播到世界。

 

 {相关介绍}2011华盛顿中美投资论坛

主办单位:中国协会(华盛顿);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华盛顿);中国与全球化研究中心(北京); 华夏时报(北京)

协办单位: 欧美同学会商会;美国中国总商会;北京大学国际法学院;美国大陆集团ACG;世界贸易与投资集团;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美国华人专业团体联合会;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职员协会

战略合作媒体:<二十一世纪经济导报>;价值中国网

李叶青
简介

李叶青,是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中国协会的创会会长。致力于促进中国和世界的相互了解,合作与友谊。协会现有中外会员4000多人,包括前美国国会议员、常春藤联盟大学前校长、外加官、企业家、资深管理人员、学者、记者等,举办过大量讲座、论坛以及交流活动。他还是美国华人专业团体联合会副会长,曾任大华府北京大学校友会会长(2008-2010)。

李叶青也是世贸发展集团资深合伙人及亚洲总裁,从事国际贸易、跨国投资、及地区经济发展咨询服务。团队成员包括世界贸易中心协会商贸促进和平与稳定委员会创会主席、世界银行前美国执行董事、亚洲开发银行前美国执行董事等。曾就职于世界银行集团国际金融公司任外国投资咨询顾问。他在四大洲二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负责举办过大型国际活动,曾在联合国纽约总部、联合国亚太总部、联合国城居署总部、美国国会、蒙古国会、德里大学、内罗毕大学、马来亚大学等地演讲,并且得到胡锦涛主席、美国前总统克林顿、蒙古国总统额勒贝格道尔吉等多国现任、或前任元首和政府首脑的接见。

学历:北京大学法学士(社会学);美国乔治城大学MBA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