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私企立宪”的孤独探路者

——价值中国专访大午集团创始人孙大午先生

价值中国:我们发现一件值得深思的事情,就是您多年前所提出的很多问题:金融市场改革、停止计划生育、农村土地流转管理、明确私企产权、遗产税等等问题,都在此次2015年“两会”成为重点。您对于本次“两会”有什么想给读者分享的?

孙大午:这些问题和“两会”热点遇到一起不是偶然,说明了我们国家和政府的进步,说明了大家(委员们)都对这些问题有共同的改变希望。但是有些缓慢了。这些问题任何一个都在约束着中国经济的发展。

金融方面我就不再说了,可能很多人知道我是因为“金融问题”,我曾经因为所谓的“非法集资”被抓进监狱。我们就说计划生育吧,中国快速老龄化是非常大的问题。现在很多跨国公司的生产基地纷纷从中国迁走,是因为中国劳工成本上升了。另外中国的年轻一代因为养老负担太重,晚婚晚育已经被不断推迟到更大年龄了。也导致了中国人在压力下消费能力降低,不敢消费。人口红利过早透支!我非常希望国家能够及早修改计划生育法规,只要人口有合理的增长,其它的土地、产权、遗产税问题都是要基于人来面对的嘛!这样其它问题的解决就是个时间问题了。期待本次两会的成果能够顺利实施,执行。

价值中国:您认为私企做大之后就不再姓私,而是属于社会。我们都非常认同这个观点,财富达到一定程度,其实就是帮助社会在管理财富。另一方面,既然属于社会财富,那么私企做大之后的传承问题就显得非常重要,这个是否就是您在企业里推行“私企立宪”和“三权分立”的出发点?今年早些时候,您又提出了“企业治理贵在确权。”十几年过去了,请谈一谈“私企立宪”给大午集团带来的变化和具体的实践感受。

孙大午:企业做大之后就是社会的了,员工需要从社会上招聘,利润需要在社会上消费,每个人只要有消费就在为社会做贡献。所以企业做大了健康了都是在替社会管理财富,都不是自己的。“私企立宪制”基本内容是:大午集团设立“三会”:监事会、董事会、理事会。监事会由家族成员组成,对董事会、理事会进行监督,监事会无决策权,也没有任免董事长、总经理的权力;董事会由企业内部人员选举产生的董事组成,行使企业的投资等决策权,无权干涉经营;理事会由分公司一把手组成,执行董事会的决策,行使经营权,理事会会长即总经理。

管理通常要涉及人的本性,还要涉及善与恶。为此,大午集团“三会”共同制定一部企业内部“宪法”,实行三权分立,即决策权、经营权和监督权相分离。大午集团产权归我和妻子刘惠茹所有。企业不设股份制,企业整体继承。

所有管理者与普通员工,按照工作年限、职位等享受相对应的福利。这个模式我们已经实施十几年了,现在来看,效果比我预期的好。每个人都在积极工作,因为有选票。大家也更加积极的相互配合,总的来说是因为“私企立宪制”现在大午集团的每个人是“竞”而不是“争”,各自努力工作,因为团队也不愿意选择不尽职的人。我们对于这套模式非常有信心,大午集团以后的发展还要基于它。

价值中国:“十八大”之后,政府明确表示农村建设用地可以直接入市,可以抵押贷款,同地同权,同房同价。作为一家农产品行业里的领军企业创始人,您的企业与土地有着非常紧密的联系;您也曾经谈到过,按照《土地管理法》大午集团(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一直在“非法”的存在。请问您对土地政策的变化有什么切身的体会?现实中具体的变化有哪些?

孙大午:这个土地问题是我们大午集团、也是全国的民营企业真正合法化的根源问题。现在中央两会上对于土地管理法的改革有提议,我觉得非常好、非常急迫。希望能够早点看到具体的内容并且开始实施。因为民营企业以及私有产权合法化是全社会的大问题。

价值中国:从2005年开始大午集团进行改革后,您已不参与公司的具体运作,开始为推动出台一部农村创业促进办法而四处奔走呼吁,其中民间金融是您呼吁的主要问题之一。您曾经说过:“农村的真正问题不是贫穷,而是贫血!农村要发展,离不开金融。”本次“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互联网金融”得到李克强总理的认可,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明确表示:不会取缔“余额宝”等互联网金融产品。一些民间金融机构照的发放也开始松动,您认为民间金融的发展模式应该是什么样的?不少媒体在说“互联网金融的春天来了”,那么您对于民营金融机构有什么期望?

孙大午:中国的私企发展最大的瓶颈就是金融问题,融资难,融资无门。没有金融支持,再好的商业计划也没有用。现在的互联网金融是很热门,但是很多也是游走在合法与非法的中间地带。希望政府及时从法律上给予支持。

关于民营银行是所有关注中国经济的学者与企业家都在期盼着的。现在看来让政府全面放开还不到时候,因为国有银行很难让他们一下子放弃那么多的利益。所以我的期望是稳步的一步步推进吧。只要不倒退!

价值中国:您认为:“不要以为现在我国还是人口众多,其实是下降的趋势了。必须认识到,停止计划生育已经紧迫!否则,对国家未来的发展就是犯罪!”本次两会上关于“计划生育政策”改革的声音也很多。3月5日,李克强总理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推进计划生育服务管理改革”,未再提及过去每次都表述的“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不动摇”。不少专家解读都感觉到了人口政策的松动、和已经到来的拐点。对于计划生育问题您有什么新看法?

孙大午:计划生育问题刚才我们分析过,的确是非常紧迫了。希望李克强总理能够来推动。

价值中国:大午集团一直以“好人相聚的地方”为荣,您还曾经谈到:“私营企业不姓私。救亲不救疏、救近不救远、救农不就城、救急不救穷”等等观念。请问您认为企业公益行为应该在企业发展的什么时候做?怎么做?做多久?公益除了品牌影响力之外还有没有其它收益?

孙大午:大午集团的很多行为都是因为公益才那样做的。例如我们的学校、医院、公园、图书馆、体育馆,有的是全公益,有的是部分公益。我们的饲料产品、种鸡、水厂等等,我们企业追求的稳健建设自己的大午城,以农户们“共同富裕”为目的。

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有公益慈善的思想,现在我们要“共同富裕”,自己是产品制造者,也是消费者。我们请我们学校里的学生们,从实际生活里体验大午集团的环境和服务,以后也会成为大午集团的品牌支持者。公益是一个长期的事业,不求收益而收益自然就来。信任和理解就是收益。

价值中国:中国低端制造业遭遇用工成本上升、专利壁垒、技术、出口、经济放缓等种种问题之后,几乎集体丧失竞争力。“两会”上也没有支持低端制造业的相关议题。作为民营企业的农产品著名品牌企业,对行业现状或者说在当前中国经济大形势面前,您认为民营企业的出路在哪里?制造业的出路在哪里?农产品相关行业的未来如何展望?

孙大午:我们大午集团一直注重技术研发,我们的种鸡研发的技术是获得了专利的,领先与市场的,只有这样才能够从竞争中胜出。中国制造业的出路也应该不要纯粹的简单模仿,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人别人不能替代你,这才是出路。说起来农产品行业,我觉得以后的发展方向是绿色农业。

价值中国:大午集团作为一家有社会责任感的“好人相聚的地方”这样的企业,多年前您就提出了共同富裕的目标和建设“大午城”的发展愿景。今天我们看到大午医院、中学、温泉、体育馆、敬儒公园、水世界、新民社区等已经建立起来了。对于“大午城”的未来,您现在做如何考虑?

孙大午:我们要继续努力,把“大午城”建设的更加好,更加宜居。让所有居住在大午城里的居民,和外来的游客都能够感觉到大午城的美好、幸福!

价值中国:您对于中国民企的经营发展有什么样的建议?近期您新的思考请给读者分享一下。

孙大午:学习柳传志先生,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把自己的事做好了就是负责任的企业。

(采访人及撰稿人:姚尧、《法治中国》微信公号;2015年3月)

孙大午
简介

孙大午,河北省徐水县人,优秀农民企业家,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02年被聘为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一个为中国农民的前途命运忧心忡忡的思想者,被媒体称为“中国企业家的良心”和“中国农民英雄”。

孙大午初中毕业后曾待过山西临汾28军82师与徐水县农行,这两个经历让他发现农牧业可以发展经营。1985年他创立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董事长,以一千只鸡与五十头猪起家。担任董事长期间,孙大午自学不缀,并于1996年6月获颁河北省养鸡状元荣誉。

1995年,大午集团已经成为中国五百大私营企业之一,孙大午也获选为保定市人大代表。1996年8月,他当选了保定市禽蛋产业联合会的理事长。2001年,孙大午除了大午集团董事长外,亦兼任大午学校校长;2002年10月,他被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聘请为高级研究员。

2003年5月29日,他被指向三千多户农民借款达一亿八千多万元,被诱捕,并以非法集资的罪名遭到收押,并曾指控其非法持有弹药。他的两位弟弟,大午集团副董事长孙志华与总经理孙德华、和集团的财务处长也都被扣留。最终他被徐水县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罪名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罚金10万元,大午集团同时也被判处罚金30万元。 尽管获得媒体、农民、学者与网友的支持,但他选择不再上诉,并于同年11月1日父亲生日时出狱回家,跟他的企业与农民走在一起,继续奋斗。

孙大午因此被描述成一个优秀的农民企业家,一个为中国农民的前途命运忧心忡忡的思想者,甚至有人称他为「中国企业家的良心」,也有媒体称呼他为「中国农民的英雄」。他在北京大学演讲,直言农村有八座“大山”。他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牢狱之灾而受到全社会的瞩目。无论外界对他如何评价,他却对自己始终有着清醒的认识:“看似可喜可贺,其实是可悲可叹的人物。”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