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专访]

联合国电信组织的中国面孔

——价值中国专访国际电信联盟秘书长赵厚麟

价值中国:我是价值中国首席国际合作官Stephen Ibaraki。今天我们邀请到刚刚当选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的赵厚麟先生。赵先生,非常感谢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我们专访,并向观众分享您宝贵的经历和观点。

赵厚麟:非常荣幸能参与贵单位的访谈。

价值中国: 赵先生,祝贺你刚刚当选ITU秘书长一职。请谈一下从2015年你任期开始起4年中ITU的目标是什么?

赵厚麟:如你所知,ITU为接下来的四年工作制定了详尽的计划。在接下来的四年中,我在ITU的主要职责是推进并完成这些计划。当然,ITU是致力于电信业务的机构,我们的承诺是将大众和世界连接起来。为达成这个目标我们还面临很多挑战,这也是我们不断努力工作的动力。

价值中国:看来在你的任期中ITU会大有作为。我们听众中有很多大型企业的CEO或高管,请问ITU可以为这些大型企业带来哪些好处?

赵厚麟:ITU对这些企业很重要。ITU已经有150年的历史。在过去的150年中,ITU一直在寻求和世界各地的企业、商会、机构合作。在ITU刚刚成立时,我们就已经有了ICT(信息及通信技术)技术。我们非常乐意和企业合作,因为是为我们的商业伙伴向全世界及全人类提供的ICT技术服务。

而且,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如今现代化的ICT技术和电信企业、机构做出的成就。如果没有这些商业伙伴,获得这些成就是不可想象的。我很清楚我们必须和我们的商业伙伴通力合作,在服务商业伙伴的同时服务大众。

价值中国:你提到了商业伙伴,我想代我的CEO听众们提一个问题:这些国际大企业如何同ITU产生密切联系?

赵厚麟:ITU在1865年刚成立时就组成了当时世界第一个国际电报设备,这个设备可以允许信息再不 同的国家间传播。从电报开始又出现了电话,现在人们可以用移动电话传播信息,这些成果都是由科技的发展推动的。专家们是科技发展的主要推动力,这需要全球专家参与合作。这就是ITU一直努力的领域。

在过去150年中我们一直在制定国际电信标准。如果没有ITU,现在全世界可能都没有高效的通信手段。另一方面,我认为国际市场也需要良好的通信环境。所以提升市场电信环境、鼓励投资电信行业是ITU新的任务。如今,如果没有合适的频率协作,任何科技都不能被认为真正高效。我可以自豪地说ITU依然被认为是世界上唯一能够胜任频率协调的机构。所以我认为各个产业都需要ITU,同时ITU也需要一些企业提供的新技术。我们的合作能达到双赢的结果。

价值中国: 你认为ITU会在哪些方面帮助中小企业发展?

赵厚麟: 这是我想重点分享的话题。过去的12个月是我的竞选周期。我和来自不同国家的ICT技术专家交谈过。我发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很多过去不能想象的事情都有了可能性。在过去只有大公司才有创新的能力,因为过去试验新观点和开展新项目是需要大量投资的。

但现在情况有所改变,移动互联网的信息交流无处不在,创新成本的降低致使中小企业也可以参与到产业革新当中。中小企业的一些新观点核心技术是我们以前无法想象的。这也是我在许多发展中国家观察到的新现象。发展中国家中有许多中小企业,很多企业都具有非常先进的科技实力,其中还有许多ICT技术。更可贵的是许多企业对市场的理解同样十分透彻。他们对把自己的技术投向市场怀有很大的热情。这会对市场产生非常积极的影响。所以我认为ITU与中小企业合作具有很大的潜力。同时我发现很多国家,尤其是发展中国家建有许多高新区和创新产业园。ITU很乐意帮助这些园区的中小企业发展。

尤其是帮助他们落实新想法、开展新项目。我很清楚与他们合作的潜力,我们可以帮助他们发挥自己最大的优势从而实现快速健康增长。我确信这些中小企业在经济市场的发展会对当地产生重大的积极作用。例如我认识许多高新区企业的负责人。我和他们中许多人交谈过,很多人都不清楚在世界其他地方有和他们怀有相似想法和相似技术的企业。

我认为如果ITU可以为这些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企业,提供网络交流平台那么他们的发展空间会超乎我们的想象。因此如果ITU可以和我们的成员一起创造更良好的经济和技术环境,提升各会员之间的交流水平,提升各会员和世界的联系,那么中小企业就能向全世界展示他们的巨大潜力。这对中小企业乃至大型跨国企业都有利。所以我在任期内会尽全力同我们的会员一起为全世界企业创造更好的经济和技术环境。

价值中国: 这真是太棒了。帮助中小企业发展在您看来十分重要。

赵厚麟: 是的,这是重中之重。这对全球和当地经济发展都至关重要。

价值中国: 您当前的工作的确非常关键。那么我们转换一下视角,您认为ICT技术会给政府、经济以及学术界提供什么机会?

赵厚麟: ITU是个很特别的机构,很多政府都是我们的成员。政府在发展ICT技术上可以担当非常重要的角色。很难想象如果政府不支持发展ICT技术会产生什么后果。同时我们也需要政府为良好的市场环境提供货币流通支持,这样产业界和专家们才能投入到ICT的发展中来。所以政府对ICT的发展至关重要。

另外,ITU和经济产业的关系也十分密切,许多企业和经济机构都是我们的会员。他们在ITU的所有项目中都很活跃。比如标准化项目、频率协作项目以及市场拓展项目等等。我很高兴能和他们一同工作。

谈到学术界,我在2006年任ITU副秘书长时就推动了学术界和ITU的合作项目。我去各国参观时都会找机会去当地的大学考察。和学校里的教授和研究人员交谈,我发现在他们的实验室或研究院有很先进的技术和项目。其中很多项目和技术和ITU的标准化进程项目关系十分密切。所以能和学术界合作并把学术界引入经济组织是我们非常乐意看到的。因此我十分看好学术界和ITU乃至经济社会密切合作的潜力。ITU正在努力推动与学术界的合作,世界各国的许多大学已经成为了ITU的成员。如今已有超过80个大学和研究院加入了ITU。但我认为在当前的环境下这个数量还远远不够。许多大学都有ICT课程也有很多与ICT相关的前沿研究。如果可以请这些大学的专家与我们的标准化进程项目合作,我相信会有非常大的好处。2015年起,我会尽我所能推动学术界和ITU、政府以及经济产业的进一步合作。

价值中国: 非常高兴能看到ITU在改善世界经济环境的进程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下一个问题和专业化有关。您之前也提到了ITU面临的挑战,ITU的专业化被认为是其中之一。我的问题是为何专业化是ITU的主要挑战?ITU如何利用不同的项目来提升ICT技术的专业化应用?

赵厚麟: 是的,解决专业化问题是我们主要的任务之一。我们的技术服务和技术环境专业化水平已经处在一个十分成熟的水平线上了。我们几乎可以满足市场的要求。我们的专家和工程师一直在发挥他们最大的能力。专业化技术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们一直努力寻求市场的力量帮助我们不断完善专业化。

价值中国:前段时间我和IFIP的主席Leon Strous 有过一次对话,他提到您是在越南举办的IFIP 2009 WITFOR的核心人物。那么您认为今后ITU和像IFIP这样的组织的合作形式会是怎样的?

赵厚麟: 这个问题非常好。ITU在过去的150年中发展了很多合作伙伴,这些合作伙伴有许多是与ICT技术服务相关的。但这仍然不够。就像您刚才说的,全球有许多科技组织、教师和教授团体。ITU非常愿意和这些组织或团体合作。以为他们有技术、有专业实力和独特的视角。与他们合作会对整个ICT技术产生十分积极的作用。如果我们能和他们合作,对我们双方都会有帮助。

我接受您的建议,今后会和这些组织开展更深层的合作。这也是ITU一直保持专业化的一个原因,我们对全球所有拥有全新观点的ICT合作伙伴都敞开胸怀。如果您发现有ICT技术相关的组织和个人会对ITU的工作有帮助,请告诉我们。我们会尽全力和他们对接。

价值中国: 这太好了,我一定会留意的。我对您在哈萨克斯坦举办的联合国全球电子政务论坛的演说的印象非常深刻,当时我也在场,我认为ITU正在做的项目非常有推动性,令人印象深刻。

赵厚麟: 是的,当时我正在哈萨克斯坦考察,我很惊讶有那么多国家和地区的代表团参加了那次论坛。这意味着那次论坛很成功。我很高兴能看到许多机构正在利用科技和市场的力量帮助自己的国家实现发展计划。同时ITU也很乐意和他们合作,帮助他们实现快速发展。

价值中国: 下面一个问题是关于ACM(美国计算机协会)的。ACM世界最大的计算机科研组织。我本人也是ACM一员,正负责专业化发展工作组。请问ITU能否使ACM和他的成员获益?

赵厚麟: 当然会有帮助。我们可以寻求机会和他们合作,ITU的成员也会可以乐意和他们合作的。我认为像ACM这样的组织会有很多新的想法和很创意的东西。我相信和他们的合作可以实现双赢。

价值中国: 这非常好。ACM在全世界覆盖了超过3400万人,其中有1500万人正在使用ACM的数字图书馆服务。ACM拥有超过500项发明专利,数字图书馆的信息也非常丰富。

赵厚麟: 提到图书馆,我认为我们做的还不够。我们需要和图书馆深入合作。和图书馆的合作是我们另一个主要任务,2005年在突尼斯我们通过了一个用ICT技术连接世界各地图书馆的计划。目前这个计划的进度对我们来说仍然是个挑战。我们期待完成这个项目使世界各地的信息使用者获益。我举个不丹的例子,我三年前在不丹参观过一所小学。这所学校时专为国王服务的。这所学校里有电脑等设施但仅仅是国王念书时才会使用。当时那所学校的电脑还不能联网,也就是说这个国家的信息都和整个网络世界隔离了。这个国家的文化和书籍都无法快捷高效地与世界相连。这也是ITU一直致力于连接世界各地图书馆的原因之一。

价值中国: 请问你能否在与我们分享一些您个人独特的经历和最新的有意思的想法?

赵厚麟: 哈哈哈,我只是个平常人,如果要说一些有意思的故事我可需要想一想。我对自己在2015年一月开始的新的工作挑战感到非常兴奋。不少地区仍然没有覆盖手机信号,仍然一些国家他们的电话普及率今天还不到30%。你可能不相信,但这是真实的,在某些领域的沟通还是非常困难的。

在非洲大陆的一些村庄的居民需要步行40公里步行到一个通信中心,这个通讯中心由30多个村庄共享。在那里他们才可以看看所谓的互联网或笔记本电脑。这对我们还是一个挑战。

另外,科技的发展十分迅速,我们目前在讨论3G、4G技术,5G技术离我们也不再遥远了,但马航客机消失后我们的搜索工作几乎毫无头绪。现在全球很多领域的科技差距仍旧很大,不同地区的差距也很大,所以解决这个问题对我来说十分重要。

我想举一个危地马拉的例子,2012年危地马拉发生了7.4级地震,我记得时间是11月7日。震后我去过他们国家的一所大学,去了解他们正在做的教育课程和研究项目。其中的一个项目是显示30个村庄范围的实时情况。他们国家大学里的一些教授可以使用互联网,但他们国家的很多人都没有这个条件。他们的通讯设施也十分落后,极少有人可以使用移动电话,我们在那里工作时信息交流和通信都是很大的问题。所以说目前仍有很多国家的通信水平非常落后,ITU的使命之一是和各成员一起帮助这些欠发达国家提升ICT技术水平,帮他们的民众实现使用良好通信的目标。

价值中国: 非常感谢赵厚麟先生接受我的采访。期待在你的领导下ITU可以有更好的发展。我也很期待2015年在日内瓦能和你再次见面。

赵厚麟: 非常感谢。我也很期待在日内瓦能有机会和你再次见面。

价值中国: 再次祝贺你当选新一届的ITU总秘书长。

赵厚麟:非常感谢。感谢你的邀请和你的观众。谢谢。

赵厚麟
简介

赵厚麟,现任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ITU)秘书长。1975年毕业于南京邮电学院有线系;大学毕业后在原邮电部设计院工作;1979年作为中国政府派往瑞士的首批访问学者赴瑞士进修;1986年经原邮电部选拔,被国际电信联盟通过公开招聘程序录用,进入国际电信联盟工作。1998年后,经中国政府推荐,先后二次当选国际电信联盟电信标准化局局长(第一位非欧美籍局长)、二次当选国际电信联盟副秘书长,改变了一直由西方发达国家人士形成电联领导层的格局。

2014年10月23日,当选国际电信联盟新一任秘书长,2015年1月1日正式上任,任期四年。成为国际电信联盟150年历史上首位中国籍秘书长,也成为担任联合国专门机构主要负责人的第三位中国人。
京ICP证041343号 京ICP备12005815号-2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0378号
Copyright 2004-2017 版权所有 价值中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