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中医:需先治中医先生们的“顽疾”

王世保 原创 | 2009-12-22 13:19 | 投票
标签: 振兴中医 

振兴中医:需先治中医先生们的“顽疾”
作者:王世保



每一种文化都是相应的文化主体在长期的生存实践中发展起来的,它充分反映了文化主体的存在状态。一个社会所持有的文化的变化,就是组成这个社会的文化主体的存在状态的变化。作为中国古典文化的一部分,中医在近代日益衰败正是中国人抛弃传统和谐的生态文明走向西方破坏性的物质文明的反映。由此看来,中医在近代衰败的原因,不在中医理论所谓的“落后”,而在中医家队伍的日益西化。
中医理论经过近五千年的发展已经完备,但要使其充分发挥救死扶伤的社会功能,就必须有一支精于理论和临床实践的中医家队伍。如果当下的中医家队伍不知道如何去掌握和利用这个工具,那么中医的社会功能就会被拟制,中医必然走向衰败之路。毫无疑问,中医在现代已经衰微至极,不仅医疗队伍日益萎缩,其疗效水平也日趋降低。我们要想再次振兴中医,就必须把工夫用在中医家队伍的拯救上;要想拯救中医家队伍,就必须先明了中医家队伍在西化的文化环境下患了哪些顽疾,只有正确清晰地诊断,才能做到有效地对证施治。


一、西化教育让中医家队伍先天营养不良



我们理解一种理论,自我意识里就必须先有用于理解该理论的知识框架,如果没有相应的认知基础,那么这种理论在自我意识里就是一个陌生者,也就必然被排斥在自我意识之外。理解西方文化如此,认识中国文化也是如此。为何现代中国人认为中医理论神秘、难以理解,个中原因就是现代中国人完全就受了西方理性主义文化,他们自我意识里缺乏纳入中医理论的认知框架,中医理论与其自我意识里的理性主义知识框架没有内在的通约性。
二十世纪中期以后的中国新生代在自己的早期教育过程中完全接受的是西方文化中的数理化教育,这种西化教育培养的是概念性的逻辑思维,建构的是理性认知的知识框架。他们既缺乏对自然事物的观察实践,也缺乏直觉的类比思维。这些新生代一旦进入中医高等院校,面对的将是与其已经形成的自我意识完全不同质的知识内容,这就让他们对中医理论有一种强烈排斥的陌生感。如果中医院校的课程进一步西化,必然会强化这种对中医既有的排斥性的陌生感,使其难以有效地接受和深入把握中医理论。即使通过五年的学习,恐怕中医理论还是处在这些中医学生自我意识的边缘。既缺乏有效的直觉类比思维,又缺乏牢固而又灵活地运用中医理论的能力,这种低素质的中医学生莫说按着中医理论自身的发生规律和创新路径进行理论上的开拓创新了,哪怕是按照中医理论及其思维对病人进行有效地诊疗也是困难。
常言道:要建高楼,必先筑牢根基,根基不固,高楼必当倾倒。要想治疗中医先生们的这一认识和把握中医理论存在着先天营养不足的状况,就需要强化其对中国古典文化的重视和再教育,尤其是对五经文化、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的学习。通过中国古典文化知识的强化,弱化这些中医先生们自我意识中的理性认知框架,培养起中医固有的直觉类比的认知框架,使其能够按着中医固有的思维和理论认识事物、进行诊疗。
工夫须用在中医之外,方能收效于中医之内。历史上的诸多中医大家的成长经历都印证了这一中医研习规律。广大中医家队伍要想提高自己的临床诊疗水平和理论创新能力,就必须改变中国古典文化知识先天营养不良的状况。这就是继承中医,就必须先继承中国的五经、儒家和道家文化。


二、科学主义让中医家队伍毒深昏迷不醒



中医有言: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中医家队伍既然处在早期教育中国古典文化营养不良的虚弱状态,那么也就难以抵御来自西方文化中心论之下的唯科学主义的侵袭,以致科学主义的邪毒日陷,让其面对中医理论“昏迷不醒”,只能两眼朦胧地用现代科技的知识去对中医“喃喃呓语”。
何谓科学主义?就是将科学的思维方式、研究方法和理论框架都作为绝对的价值标准进行信仰,而不是将其看作只是人类认识自然事物的一种相对有效的途径,进而排斥任何其他非科学的认识自然事物的途径,并要求所有的非科学文化接受科学的阐释与改造。一句话,科学主义就是极端的科学迷信。对科学主义的迷信必然会产生危害性的后果,即科学主义的信奉者以科学为标准怀疑和否定一切非科学的认知自然事物的途径,凡是那些不合符逻辑思维的、建构性实验研究的、概念性理论形态的都要被废弃,或者接受科学的改造。那些早已消失的文化不说,在当下与科学并存的非西方文化就会因这种信仰而遭殃。这就是中医为何会在中国不断地遭受来自中医学界内外的怀疑、异化、贬低和否定的原因。
新生代的中医家队伍从小接受的就是学科学、讲科学和爱科学的科学主义教育,他们的自我意识里只有科学知识,虽然在大学学习阶段接受了与科学异质的中医理论知识,但是这种知识是处在边缘化的,是从属于科学知识的。科学主义的疫毒内陷于每一位中医先生的心中,使得他们只能以科学的标准去要求中医,从科学主义的角度去发展中医。在文化属性上,将中医纳入科学之中,但这种“科学”不是显在的,因为中医理论思维和形态与西医和现代科技理论大异其趣;那么,这就要充分挖掘中医的“科学内涵”,证明其内在的“科学性”,改造其“自然哲学式的形态”,使其由隐性的具有“科学性”的医学转化为具有显性的“科学形态”的医学。
信奉科学主义的中医家队伍在科学价值的驱使下,不再是去研修中国古典文化强化对中医理论的继承与创新,而是将中医理论及其诊疗形态作为一种被改造的对象,用西医和现代科技既有的逻辑思维、建构性实验的研究方法和概念性理论形态去让中医改头换面。从此,科学主义就像一座难以穿透的屏障树立在中医家队伍的自我意识与中医理论之间,使得他们只能游离在中医理论之外,成为一个外在中医的看客。
要想拯救中医,就必须拯救中医家队伍;要想拯救中医家队伍,除了要推动其在中国古典文化领域里固本筑基之外,还需要驱逐内陷于其心中的唯科学主义疫毒;要想驱逐唯科学主义的疫毒,就必须大力剖析科学认知自然事物的缺陷以及由之而来的弊端和危害性,彻底消除笼罩在科学之上的无暇的真理光环,将其打回低级地认始自然事物的原形。
因此,我们要想在新的历史时期振兴中医,就必须和西方文化进行斗争,和西方文化中心论之下的唯科学主义进行斗争,根除中医家队伍在中国现代化进程中感染的现代化疫毒,将他们从科学的迷信中拉扯出来,重新树立中国古典文化的主体意识,进而推动中医的传播与发展。

正在读取...
个人简介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