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元钱一度电并不遥远

  2001年我回国创业,一方面是基于对能源危机和环境问题的清醒认识,另一方面也是出于知识分子的一种责任感和自豪感,想将自己所学投身于祖国的一种美好愿望和抱负。2002年尚德第一条生产线正式投产,生产的多晶硅太阳能电池的转换率不仅达到了世界同行业的先进水平,而且10兆瓦的产能也相当于此前4年全国太阳能电池产量的总和,一下子就使中国与世界光伏产业的差距缩短了15年。经过10年的发展,目前尚德的产能已突破1800兆瓦,2011年底将突破2400兆瓦。10年里,尚德已累计向80多个国家1800多家客户提供了超4000兆瓦的光伏产品和系统(相当于4个百万千瓦机组),如按平均1瓦一年发1度电计算,每年能够生产40亿度绿色电力。

  10年的时间,中国俨然成为了太阳能光伏制造大国,然而这并不是我们的终极目标,更不能成为我们沾沾自喜的理由。未来,我们更应向太阳能光伏应用大国的方向迈进,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破解能源短缺和环境污染的难题。

  目前太阳能产业和市场在中国还没有得到很好的结合,而纵观欧洲、日本,包括正在迅速崛起的美国光伏市场的发展经验不难发现,光伏市场的启动与发展离不开政府的支持。政府必须积极加入到鼓励太阳能光伏应用的队伍中来,站在未来的角度协调统筹,不仅要有目标,更要有可执行的行动计划。

  首先,开源节流是国家解决能源问题的主要途径。一方面,要将节能减排作为一项重要指标纳入各地GDP考核之中,通过一定的行政约束力,不断降低单位GDP的碳强度,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另一方面,要做到广开源,以包容开放的态度,鼓励各种替代性新能源的发展。在确保国民经济可持续发展的同时,使自然环境得到改善,从而确保人民生活水平和生活环境得到双重提高。

  其次,能源安全要成为国家制定能源战略计划的一项重要考量要素。国际纷争的频发常常导致石油、天然气等进口型能源面临中断或供应不足的威胁,而前不久日本福岛核泄露事故的发生,更使能源本身安全性问题成为了关注焦点。德国、瑞士已明确列出了弃核时间表,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也开始重新审视各自的核能发展计划。可见,对于能源的选择,不仅要考虑其可持续性,更要考虑其安全性。

  太阳能是自然界蕴藏最丰富、最清洁、最安全的能源,这一点已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同。然而在中国,这并不能完全说服人们放弃使用传统能源而选用太阳能,因为光伏发电使用贵、使用难的问题依旧困扰着终端用户。这就需要政府积极借鉴欧美的成功经验,一方面尽快出台合理有效的光伏上网电价政策,通过价格杠杆的调节作用实现抑火扬绿的目的;另一方面加强电网技术的改造,朝着智能电网的方向发展,确保电力供应的安全性、可靠性和经济性。

  当然,除了国家宏观政策层面的支持与鼓励,作为企业,我们也承担着相应的责任来推动市场需求。我们始终坚信,有了市场才能更好地反哺产业,实现可持续发展。

  这就要求企业不断降低光伏产品的生产成本,从根源上解决太阳能发电贵的问题。一方面,我们要积极引进和培养光伏人才,不断加强技术研发的力度,提高太阳能光伏电池的转换效率,因为每提高1%,成本就会降低7%;另一方面,企业也应从生产管理的角度降低成本,通过资源回收、再利用的方式,提高资源使用率,减少浪费,在生产清洁能源产品的同时,真正做到节能减排、清洁生产。

  此外,光伏项目的示范是对广大公众最直接、也是最有效的理念宣导,企业应该积极参与国内示范性项目的开发与建设。以尚德为例,在过去几年中,我们不仅为北京鸟巢、世博会中国馆和主题馆屋顶等公共基础设施提供了绿色电力,还在宁夏石嘴山投资建造了中国第一个10兆瓦级光伏电站。在江苏东台,尚德与华电合作,投资兴建了国内首个滩涂光伏电站。在2008年奥运圣火登顶行动中,我们策划了“珠峰行动”,为大本营提供了符合原始生态保护要求的光伏电力。我们还十分关注高海拔地区的能源利用,为世界最高海拔的小学、中学、村庄以及哨所捐赠了独立光伏系统,使那里的居民从此过上了有电的光明生活。

  我坚信,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太阳能光伏将很快实现“1美元1瓦”的成本目标,在中国实现“1元钱1度电”的电站发电成本目标也将不再遥远。“让家家户户能够使用上负担得起的太阳能”——怀着这一绿色梦想,我们已整装待发,向下一个10年,出发。

个人简介
出生于1963年2月,祖籍扬中。 1983年毕业于吉林大学,获学士学位。 1986年毕业于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获硕士学位。
每日关注 更多
施正荣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