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资本进入有助医疗行业良性竞争 缓解看病难

朱云来 原创 | 2012-08-21 09:47 | 收藏 | 投票

  可能一般情况下从事金融机构好像跟这个行业相关性不高,但是我们一直关注医疗体系的发展。因为医疗体系是关系到每一个人健康生活,也是一个非常重要、非常复杂的事情,医务劳动是非常高级的劳动服务,而且是责任重大,一定要有长期的保证基本体系和体制。

  医疗资源利用率低导致看病难

  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又是大国,相对发展程度不够高。我们相对医疗体系还是相当不错的。但是为什么这个系统总是看病难、看病贵甚至医疗纠纷多的问题?根据我们现在已经有的基本医疗体系建立,应该说看病也不能算贵,至少跟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相比,也不应该。平均医师日均诊次不过七个人左右,按照这样理解,一天看七个病人,八个小时工作制,一个小时看一个人看的太慢一点。在病床利用率方面,除了非常好的医院比较紧张以外,其他还有大量的盈余。这些问题是社会现象。

  社会资本加入医疗服务体系的发展显然很重要,毕竟中国医疗发展体系还有很多可以提升的地方。还有很多医疗服务或者未来随着经济发展、随着大家经济生活水准的提高,会有更多的医疗服务基本需求,所以引入社会资本认为是非常正确的方向。实际上我们民营医院从数目来说不算少,现在总共在全国两万多家医院里边,民营医院也有将近8500多,但真正医疗活动进行的并不多。比如从诊次来说,90%还是从公立医院体系,民营医院只占40%,实际医疗活动占比连10%不到。

  医疗服务只有成为有偿服务才能继续发展

  说到底医疗服务是一种服务,这种服务不能是无偿的,因为无偿服务没有持续发展的基础。但是,当然谁不愿意医院变成暴利的机构,那么怎么才能防止暴利?主要需要一个政策的体系,有一个公平的准入标准。实际通过市场竞争可以使医疗服务价格产生一定的制约作用。每个医院都有具体的地点,就带来天然的地域垄断性。比如有人做了一些问卷调查,发现居民选择医院首选因素还是离的近,因为有这样天然垄断性的因素,所以也需要一定的监管体系制约,市场竞争能够制约不合理价格和利润,需要政府系统性政策补充。但如果有了这样体系以后,民营医院的发展就是自然市场平衡。这也是为什么社会资本愿意进入最高端的服务?医疗服务是最高级的第三产业服务,现在政策框架新的开发,为社会医疗事业发展提供很好的基础。对过去已经成立民营医院也有很大的提升作用。

  因为要有新的发展,我们会面临一些问题。比方说民营医院发展:过去没有资源,但有机制灵活、服务定价自主权,这些实际对现有公立医院体系产生很大的冲击。新型民营医院发展,需要一个很好的机制把激励机制扭顺。按照现在医疗服务定价体系,一个阑尾炎,最小的外科手术,可能定价标准是几百块,显然不符合医务劳动人员为了达到有质量的服务之前的学习付出。显然这个定价体系相当扭曲,因为反而医院收入药将近占了50%,没有把医务人员劳动服务价值体现出来。

  会计师做假账终生不得从业 医疗纠纷裁定制度或可借鉴

  我个人认为非营利性医院总体说应该是有偿服务,因为无偿服务成本非常高,容易引起不必要的浪费。无成本的服务可能无度的滥用,会遇到非常特殊的原因、局部性的问题,这部分问题应由政府解决,同时有公益机构、慈善机构作为补充,总体还是应该看就像其他服务行业一样的道理。即便可以引用社会资本,还要看到可能出现的问题:医疗服务有完整的组织体系、完整的管理体系,比如医生资质是不是有很清晰?就像金融行业金融分析师每年还要年检,医生怎么评价?关于医疗事故怎么裁定?所以就需要有资格的认证、要有质量的监管、纠纷的仲裁。比如会计师行业如果做了假账,终身不得从业,医生体系也需有类似的管理。

  中国两万多家医院真正三甲以上医院大概200家,这些确实代表中国优秀的医疗资源,但是怎么把这些资源用好也还是很重要的课题。如果医院跨地区整合和兼并,这样可以利用三甲医院丰富管理经验、高级诊疗技术,通过总院和分院合作指导关系,提升系统性服务水平、也增加市场竞争。比如某三甲医院非常好,就可以把其他二级医院或者社区三级医院领导起来,可以增加市场相对有效的竞争。对于每个居民来讲,可能在居住小区半径三公里、一公里内可能有几家不同体系的医院,他们代表不同的服务体系,满足病人不同需求,同时在价格上有一个竞争,这样形成更为良性的竞争。

个人简介
1998年加入中金公司,参与了中国石油首次公开发行的前期工作,主持领导了中国电信移动电话业务收购及增发,中国石化、中国铝业、中国电信、中国网 通、中国人寿、中国人保、国航、中国神华和中国建设银行首次公开发行等项目,…
每日关注 更多
朱云来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