搭建RCEP数字经济体

郑磊 原创 | 2021-02-19 19:30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RCEP 数字经济体 

 郑磊(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国际新经济研究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香港中文大学深圳高等金融研究院客座教授)

 

    美国等全球经济龙头国家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进入信息化时代,至今已经30余年,此时此刻,一部分国家已经迈入了“数字经济时代”,2018 年,中国信通院测算的 47 个国家数字经济总规模超过 30.2 万亿美元,占 GDP比重高达 40.3%。中国保持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体地位,规模达到 4.73 万亿美元。笔者有个判断,2020年是中国数字经济元年。

    2020年大疫加速了全球经济向数字化转型。由于物理空间隔离的需要,大量经济活动转到线上,客观上推进了数字经济进程。我们可以从2018年的统计数据中推测出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达到了GDP40%左右。

    从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和世界银行提供的各国数字经济数据中看到,中国正在成长为数字经济大国,而韩国和新加坡的数字经济结构合理且独具特色。从金融科技发展角度看,马来西亚、印尼等国在数字代币交易领域勇于尝试,越南已成为亚洲乃至全球重要的加工出口贸易新星。随着RCEP协议签署,亚洲大陆的东部和大洋洲已经成为举足轻重的联合经济体和世界最大的自贸区。

    最近有新加坡学者提出“建设亚洲数字经济体”的建议,本文打算对RCEP体系内搭建数字经济体的可行性做一些初步探讨。

RCEP数字经济体的经济基础

    亚洲东部和东南亚、澳洲近年来已经结成了紧密的经济伙伴,中、日、韩、新、澳等国之间签订了多个双边或多边自由贸易协议。在此基础上,201911月,东盟10国和中、日、韩、澳、新又签订了目前世界最大的FTA协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该协议有望年底前获批并实施,涵盖22亿消费者,经济总量约占全球GDP30%,进出口总金额超过10万亿美元。根据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测算,到2030年,RCEP有望带动成员国出口净增加5190亿美元。

    RCEP成员国均为中国重要经贸合作伙伴。2019年,中国对RCEP成员国出口规模达6683亿美元,约占中国出口总额27%,进口额达7588亿美元,约占进口总额37%。这一比例随着中美经贸关系的调整,有望继续提升。中国作为全球第三大经济体,具有足够的市场贸易空间,引领RCEP经济进一步高速发展。

    这个区域的数字经济发展迅速,数字经济总量超过1000亿美元的国家分别是中国、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新加坡和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泰国、越南和新西兰在240-780亿美元之间。RCEP数字经济总量在47个国家的占比接近30%。韩国、日本、中国和新加坡的数字经济占GDP比重都超过了30%,中国、韩国、新加坡、新西兰、马来西亚数字经济增速显著高于其GDP增速,成为名副其实的数字经济体。韩国、日本的工业数字经济发展迅速,韩国、新西兰、日本的农业数字经济程度较高,这些数字表明RCEP具备搭建数字经济联合体的雄厚基础,有足够多的成员国可以作为关键节点,形成一张从北到南,覆盖太平洋的数字经济网络。

 

RCEP与全球地缘政治考量

    地理经济学认为数字平台有助于克服或减少空间距离造成的国际贸易阻碍,可以跨越海洋和文化差异将人们和企业联系在一起,降低贸易成本,增加贸易和收入。至少从国际贸易角度看,搭建数字经济体的益处是明显的。尤其是服务贸易受益最大,这使得很多服务可以数字化方式提供。

    RCEP国家间的数字经济合作不是心血来潮,实际上,一些国家之间已经开始行动。2020年初,新加坡、新西兰和智利共同签署了《数字经济伙伴关系协议》(DEPA)。不久前,新加坡和澳大利亚签署了《数字经济协议》(DEA)(于20208月批准)。该协议内容包括数据保护、无纸化海关程序、电子发票等相关条款,旨在降低电子商务成本。RCEP首次在亚太区域内达成范围全面、水平较高的诸边电子商务规则,包括促进各国电子商务合作、保护在线消费者权益、完善监管政策等,并维持当前不对电子传输征收关税的做法。各成员国在RCEP协议里也表达了对贸易便利化和电子商务的关注。在通关便利方面,RCEP要求各成员方允许货物在抵达前提前申报,从而加快放行。

    但是,也有人质疑RCEP能否顺利得到各国批准。目前看来,日本、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可能存在变数,主要原因是这三国的对外政策受美国影响较大。澳、新是五眼联盟成员,澳大利亚和拜登政府致力于扩大这个联盟。尽管澳、新两国和中国存在着紧密的贸易关系,而中国与新西兰2020年进出口总额为181亿美元,我国已连续多年成为新西兰第一大贸易伙伴,澳、新是否愿意参与搭建这个数字经济体,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但是新西兰是最值得争取的国家。

    南海问题则是横亘在中国与部分东盟国家之间的主要障碍。新加坡、泰国和马来西亚在这方面与中国利益冲突较少,但可能会受到美国亚太战略牵制,比如不得不“选边站”,韩国的情况与此类似。如果中、日、韩能够达成自贸协议,则韩国或日本积极参与的概率会增加。印度原本也参加了RCEP谈判,印度也是亚洲较大的数字经济国家,退出RCEP十分可惜。在分析RCEP数字经济体的可行性时,不应忽略美国拜登政府对各成员国可能产生的影响。

推进路线图与实施建议

    在推进这个多边合作数字经济项目时,最容易取得进展的突破口是各国都十分关注的贸易便利化和电子商务。

    RCEP12条款强调电子商务是一个关键的优先事项,该条款规定了电子识别和电子签名、促进无纸化贸易、保护互联网上的消费者以及保护互联网上的个人信息。这方面,企业层级的联盟已经走在了前面。俄罗斯直接投资基金(RDIF)、Mail.ruAlibabaMegafon等机构已开展一个推进电子商务的发展的联合项目。而国家层面的项目,可以将电子商务和进出口贸易的数据互联作为推进的抓手,在国家/地区层面创建进出口贸易的数字平台,建立数据存储、处理和传输统一标准。作为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数字平台上,可以先实现数字报关清关,提升跨境电商和其他数字化服务贸易规模,让率先参与的成员国尽快体验和了解数字平台带来的好处。

    在推进顺序方面应远交近攻,以点带面。从地理上看,韩国或日本在东北亚,新西兰在太平洋的南部,中国在东亚,新加坡是东盟经济最活跃的国家,新加坡一直热心推动数字经济合作,其中只要有四个国家参与,比如中、韩、新加坡和新西兰,就可以撑起RCEP数字经济骨干网。

    在起步阶段,中国可以和新加坡携手推进签署一个包括一些东盟国家,如越南,泰国,印尼,马来西亚、柬埔寨等在内的数字经济合作协议。同时积极吸引韩国和新西兰加入,形成一个联结RCEP关键节点的数字网络。这个骨干网络之后扩大到包括其他东盟国家,并争取日本、澳大利亚和印度的参与。

    推进RCEP数字经济体,可以作为“一带一路”的战略补充和完善。同时,各国可以在数字资本市场的建设方面有更多交流借鉴和协同,加快工业和服务业数字化转型。这个数字经济网络也有助于进行数字人民币的国际化试验,进一步将中国经济融入亚太地区,促进区域共同市场的建设,通过高水平开放,实现高质量经济发展。

郑磊 的近期作品

个人简介
宝新金融首席经济学家,香港中文大学(深圳)SFI客座教授,行为经济学者,创新发展,金融投资专家,南开大学经济学博士,荷兰maastricht管理学院mba,兰州大学数学学士 email:prophd@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郑磊 的日志归档
[查看更多]
赞助商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