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实验室”里的中西医结合研究都是伪科研

王世保 原创 | 2021-03-02 09:44 | 收藏 | 投票
关键字:中西医结合 

 “中医实验室”里的中西医结合研究都是伪科研

/王世保

 

与西医和科学在本次新冠肺炎面前遭遇既不能及时开发出预防的疫苗也不能提供治疗的特效药困境相比,中医不仅能够及时地提供预防处方降低发病率,还能针药并施有效治疗轻症、重症以及危重症疫病患者减少死亡率,且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中医主流学界并没有因为中医能够有效防治新冠肺炎而增强自身中医主体意识和理论自信,他们不但没有反思中西医结合以及中医科学化,反而更加强调要将中医疗效的自信建立在西医和科学之上;他们不但在各种场合呼吁继续强化中西医结合,而且推动国家加大投资中西医结合以及中医科学化的科研平台建设,企图继续在西医的实验室里去研究和发展中医。

科研平台的主体是实验室,实验室是进行科研活动的场所,它能有效地发展中医吗?要准确地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正确地认识实验室研究的适用范围和功能。实验室是在西方文化里发生发展出来的研究场所,它是由独立于自然时空之外的抽象时空场景和各种建构出来的抽象实体器具组成。与始终处在变化状态下的天地四时形成的自然时空相比,实验室里的抽象时空场景与器具主要用于实验的逻辑建构,它自绝于自然时空的变化,保持着抽象时空的独立性和静态性。科研人员只能在里面进行孤立的解构与建构实验,它背离了自然万物和人类生命体变化的规律。所以医学实验室里只能从事西医药的科研。

既然医学实验室里只能从事西医药的科研,比如西医学家在实验室里可以将人体作为无生命的抽象实体加以解构与建构,形成西医的解剖学、生理学与病理学理论。那么“中医实验室”里到底进行的是什么研究?其实就是以中医理论为对象,采用西医和科学的理论与研究方法对其加以阐释和改造,即“以西释中”和“以西化中”。“以西释中”就是采用西医和科学的手段去向中医理论投射原子论意识,阐释中医理论内含的子虚乌有的“科学性”,比如用西医的神经学理论去阐释中医针灸的作用机理。“以西化中”就是采用西医的理论形态、研究方法去改造中医,比如将中医改造成类西医的“循证医学”。

不管是“以西释中”的实验室,比如某中医科学院装备的肿瘤细胞生物学实验室、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糖尿病血管功能检测实验室、临床免疫(艾滋病)实验室、针灸生理实验室等;还是“以西化中”的实验室,比如某中医药大学构建的中医药循证评价实验室,本质上都是中西医结合以及中医科学化的产物,用以满足当下怀着文化自卑心理的中医主流学界所笃信的科学主义意识形态。从这些“中医实验室”的名称来看,都是采用西医理论和研究方法进行西医科研的场所,它们都是那些笃信科学主义意识形态的主流中医学界因丧失中华文化自信和中医主体意识而将发展中医的信心建立在西医和科学之上的体现。

“中医实验室”里采用西医的理论与研究方法去研究和发展中医符合中医理论特征及其自身发展规律吗?中医理论都是古人在天地四时形成的自然时空里对万物和人类生命体变化进行长期观察和感知总结出来的自然规律,它时时刻刻都在发生着,比如昼夜更替与寒暑往来,人类生命体也会随着自然的变化而变化,保持着天人合一与天人感应。西医和科学理论都是科研人员在实验室里将自然物解构异化成为抽象实体而后重新建构出来的逻辑知识,它是不同于自然形态事物的次级或者更加微观的抽象形态事物的知识。自然规律与逻辑知识具有不可通约性,“中医实验室”里的中西医结合研究都是伪科研。

从理论上可以论证“中医实验室”里只能进行不会有任何成果的中西医结合的伪科研,从历史实践上也可以验证这种伪科研不会收获任何有意义的成果。我国从20世纪50年开始兴建中医高等院校、中医研究院以及中医院,这些中医实体在国家大力支持下装备了众多的“中医实验室”,每年都会上报大量“以西释中”和“以西化中”的科研项目,虽然表面上也获取了大量“科研成果”,有的“科研成果”甚至获得国家级重大科技奖项,但是这些所谓的科研成果至今没有在中医临床上发挥任何有实际价值和意义的作用。国家每年投入中医的发展资金被白白地浪费掉,以至于被期望能够发展的中医越来越衰败。

或说屠呦呦教授通过“中西医结合”研究所获取的青蒿素不就是因为治疟效果好而获得诺贝尔医学奖吗?这种反问其实是对青蒿素的研究过程缺乏实质了解。屠呦呦教授不属于中医中药专业研究人员,她是不折不扣的化药研究人员。屠呦呦教授研究的目的不是阐释和改造中医理论,而是寻找能够治疗疟疾的化药。屠呦呦教授从中医治疟的方剂中找到的是花椒而不是青蒿,她提取青蒿素是从不需要任何中医理论指导的民间验方中获得的启示。青蒿素属于化药,她研制青蒿素的全过程是采用化药研制的过程,与中医中药没有任何关系。屠呦呦教授的研究是发展我国化药的独特路径,与中医中药发展无关。

所有“中医实验室”里的研究其实都是在中西医结合的骡子哲学指导下进行的“以西释中”或者“以西化中”的伪科研,它们都不会产生有任何有临床价值的学术成果。它们对中医的发展不但起不到预期的促进作用,而且导致大量中医人员因为在这些实验室里从事“不务正业”的西医科研而沦为西化的伪中医,最终还会浪费国家大量的纳税人的血汗钱。所谓的“科研平台建设是中医药发展的支撑”这种谬论只是骡子哲学催生出来的虚假幻觉。中医理论承载的是天道和生命变化的自然规律,需要回到自然时空去对其加以认识。“中医实验室”只能进行中西医结合的伪科研,成为中医走向西化性消亡的阵地。

 

个人简介
思想家,诗人。1975年2月生于河南省商城县,1998年毕业于北京中医药大学,致力于中国古典文化的复兴和西方文化的批判。已出版《中医是什么》《中医是科学吗》《当代天空飘过一缕古风》。 邮箱:zhjingxiuyuan@126.com)
每日关注 更多
赞助商广告